刚刚更新: 〔无敌从反派狗腿子〕〔莹城第一校草:蓝〕〔掌河山〕〔都市之天眼邪神〕〔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锦鲤小农娘,卜卦〕〔侯门贵妾〕〔重生之石油大亨〕〔高武:我修炼的功〕〔蛮荒福运小地主〕〔重生后我和前任大〕〔凤鸾锦谋一品女少〕〔重生:人生优化面〕〔首富从穿梭1990开〕〔踏仙阶〕〔墨少追缉令:幸孕〕〔我靠卖盒饭火爆全〕〔男神拯救计划〕〔大秦:苟成陆地神〕〔网游之开局献祭了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2章 第 2 章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2章 第 2 章

    谢摘星连问两句‘你说什么’后,就直接消失了。

    萧夕禾早就料到事情不会太顺利,因此也没有特别失望,从地上爬起来后,拍拍屁股开始四处游走,打算先熟悉一下这里的地形。

    背阴谷内大树林立,每一棵都高耸入云。拜这些大树所赐,整个山谷都被树冠遮挡,鲜少有阳光露进来,所以谷内常年潮湿沉闷,地面堆积的落叶足有十寸厚,踩上去时又松又软,还能发出噗噗的水声。

    萧夕禾一边走一边观察,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溪流前。

    溪流上空虽然也被树冠覆盖,但两边却没有树木生长,是一片干净的空地。溪水清澈见底平缓流淌,水中鱼儿慢悠悠游动,身上花纹清晰可见。

    萧夕禾一眼就认出是溪石斑,这种小鱼个头不大,肉质却十分鲜美,不管是油炸还是清炖都很可口。

    萧夕禾摩拳擦掌,蹑手蹑脚地凑了过去,正准备下手捞鱼时,猝不及防在如镜的水面上看到一张脸。她吓得惊呼一声,一脸惊恐地跌坐在岸边。

    ……那什么玩意?!她默默咽了下口水,重新盯紧水面,水面上却什么都没有。

    然而她确定自己刚才没有看错,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那张脸的长相已经印在了她的脑海里,瓜子脸、柳叶眉,笔挺的鼻梁嫣红的唇,算是非常鲜明的一张脸,就是那双眼睛有点熟悉,有点像……她自己?

    萧夕禾顿了顿,第一次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视线却轻易穿过空气,只看到一地落叶。

    她似乎猜到了什么,再次看向水面时,果不其然又看到了同一张脸,而且脖子以下还是空空荡荡。

    她扯了一下唇角,水面上的倒影也扯了一下唇角,萧夕禾顿时气笑了……她把还穿着披风、但是帽子掉了的事忘了。

    所以,刚才在谢摘星的眼睛里,她就是一颗脑袋?!

    萧夕禾深吸一口气,不敢想当时的场景有多鬼畜,将隐身披风脱下后,便挽起裤腿和袖子便踏进了水中。

    根本没离开、一直在暗处观察她的谢摘星挑了挑眉,刚好奇她要做什么,就看到她手脚麻利地抓起一条小鱼,转头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只竹篓,直接放了进去。

    大概是背阴谷没什么人,谢摘星也不会闲着没事抓鱼玩,导致这些本该胆小警惕的鱼根本没什么危机感,她忙活小半个时辰,就已经抓了二十多条。

    萧夕禾略微估算一下,觉得也差不多了,便直起身伸了伸懒腰,正准备从水里出来时,突然听到一阵声响由远及近。

    “师姐,那个谢摘星肯定有古怪,我刚才好端端地站在他对面,突然就被石头打了,还一连被打了两次。”

    “他被幽禁在这里,跟个普通人差不多,怎么可能偷袭你,你确定不是错觉?”

    “当然确定,师弟也可以作证。”走而复返的大师兄忙道。

    他旁边的师弟连连点头:“我作证,虽然没看见石头,可大师兄被打的时候,确实感觉到背后有破风声。”

    “那我们就去会一会他,万一真有什么猫腻,就立刻禀告内门,说不定还是大功一件。”

    女子的声音一落,三人便出现在空地上。

    大师兄眼疾手快,三步并两步冲到溪流旁,直接拎起了竹篓:“师姐你看!谢摘星竟然还有闲情雅致抓鱼。”

    被他称为师姐的女子走上前来,看了眼竹篓里的鱼:“竹篓还在,谢摘星肯定就在附近。”

    说完,四下巡视一圈,却只看到幽暗的树林和潮湿的地面。

    “不会是听到动静躲起来了吧?”师弟怀疑。

    大师兄冷笑一声:“肯定是知道师姐来了,太害怕才藏起来。”

    “师姐威武。”师弟立刻拍马屁。

    躲在隐身披风下的萧夕禾扯了一下唇角,觉得这俩人修道实属浪费人才,该去凡间当个达官贵人家的狗腿子才对。

    “背阴谷说小也不小,他如果存心躲着,只怕我们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他。”师姐皱眉。

    “没事,我们就在这儿等着,不信他不出来!”大师兄说完,一脚将竹篓踢飞。

    托谢摘星从不发难的福,昆仑派的外门弟子都不怎么畏惧他,除了不敢直接找他麻烦,这种挑衅的事做起来十分无惧无畏。

    竹篓飞出两米远,里头的鱼尽数摔了出来,弹簧一样在地面上跳动。萧夕禾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被这么糟蹋,气得在心里问候三人的八辈祖宗。

    被骂的三人浑然不知,还在河边转来转去,迟迟没有要走的意思。

    萧夕禾看着鱼儿跳动的力度越来越小,有几条更是直接不动了,顿时心痛得滴血。这鱼吃的就是一个新鲜,得现杀现做才能最大程度保存口感,要是彻底死了之后再做,只怕味道会打折扣,而且这些都是她精挑细选的,小溪里剩下那些,要么太小要么太瘦。

    为了不白忙活一场,萧夕禾默默吸了一口气,轻手轻脚捡起一块石头,趁三人不备故技重施,直接砸了过去。

    “哎哟!”大师兄惊叫一声,捂着脑袋赶紧告状,“师姐!他果然就在附近!”

    “我看见了,石头是那边飞来的。”师弟忙指向萧夕禾的方向。

    两人的师姐板起脸,顺着师弟的手指看了过去:“谢摘星,我劝你赶紧出来,再装神弄鬼,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山林空荡,连回音都没有。

    三人静默片刻,大师兄试探:“我之前也是后脑勺被打,但谢摘星在我对面。”

    师姐恍然,扭头看向反方向:“谢摘星,赶紧出来!”

    “噗……”萧夕禾没忍住乐了。

    “谁?谁在笑!”师姐敏锐回头。

    或者说,故作敏锐。

    萧夕禾已经看出来了,这仨人一个比一个没头脑,顿时也不拘着了,轻手轻脚走到三人中间,然后趁三人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突然踢了小师弟一下。

    小师弟惊叫一声,师姐立刻回头:“怎么了?!”

    “有人打我!”小师弟忙道。

    师姐刚要问具体情况,一块石头便砸在了她脚上,她疼得脸都扭曲了,其他两人也愈发紧张。萧夕禾玩上瘾了,扯一下这个拽一下那个,三个人被她整得崩溃又恐惧。

    突然,被逼急的师姐抽出长剑,直接乱砍起来。

    萧夕禾没想到她会突然出手,一时间还没来得及躲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闪着寒光的剑朝自己迎面砍来。

    萧夕禾吓得脸色一白,本以为这下要死定了,谁知师姐突然手腕一颤,长剑随时掉了在地上。

    “唔……”师姐痛苦地捂着手腕,仿佛受了什么伤。

    两个师弟吓一跳,连忙上前搀扶,三人紧张又恐惧,跌跌撞撞地消失在树后,再不敢像之前一样嚣张。

    萧夕禾一脸莫名,想起师姐刚才的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打到了手,又像是抽筋了……应该是抽筋了,自己看得清清楚楚,根本没人碰她。

    萧夕禾轻呼一口气,耐心等了片刻,确定没人回来之后才脱下披风,赶紧将地上的鱼捡一捡。

    还好捡的及时,大部分都还活着,只是没有之前那么活蹦乱跳了。她不敢耽误,直接蹲在溪边开始收拾。

    这种小鱼的鱼鳞不硬,只需用手指逆着鳞片一刮,就能刮下大片鱼鳞,再用匕首将鱼腹开一条口,挤出内脏清洗一下,便彻底收拾好了。

    二十来条鱼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全部洗好,萧夕禾从乾坤袋里掏出之前集市上买的地锅,又掏出面粉、菜籽油及各种调料,先将小鱼用盐和酒腌上,再起锅烧油。

    谢摘星倚在暗处的树干上,懒洋洋地看着她忙碌,大约也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小鱼只腌了一会儿便被萧夕禾用溪水洗干净了,又加了调料食盐和面粉,拌匀之后开始下锅炸。

    第一锅小鱼开始炸时,她心心念念的魔尊大人突然出现。

    “这种小杂鱼没有二两肉,有什么可吃的?”他不急不缓地问。

    “魔尊?!”萧夕禾一脸惊喜。

    谢摘星扫了她一眼,似笑非笑:“装什么惊讶,你费这么大劲,不就是为了引我出来?”

    他为数不多被世人皆知的特点之一,就是喜好美食。

    萧夕禾干笑:“确实是为了引您出来,但您真来了,还是会觉得惊喜。”

    两人说话间,锅里的小鱼已经七成熟了,散发着阵阵香味,谢摘星勉强多看了一眼。

    萧夕禾将小鱼捞出来,多添了一把柴复炸之后,才盛出来递给谢摘星:“您尝尝?”

    “不尝。”谢摘星拒绝得利落。

    魔尊大人两大爱好,修炼和吃,只要味道好,就没有他不吃的,哪怕是别人吃剩的板栗跟红薯。萧夕禾递给他时,就没想到他会拒绝,愣了愣后忙解释:“这种鱼名叫溪石斑,你别看个头小,但肉质却很好……”

    “你当我不认识溪石斑?”谢摘星意味不明地打断。

    萧夕禾顿了一下,也是,魔尊吃遍天下美食,怎么可能不知道溪石斑……如果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算得上美食的话。

    “你为什么不喜欢?”萧夕禾好奇。她对溪石斑的味道很有信心,这人不吃肯定有不吃的理由。

    谢摘星扫了她一眼,转身便要离开。

    萧夕禾一看他要走,顿时有些着急,心念电转间突然想到,魔尊大人最喜欢的是修炼和吃,最讨厌的就是麻烦。

    她瞬间福至心灵:“我可以帮您挑刺。”

    谢摘星停下脚步,第一次正眼瞧她。

    “我挑刺水平很高。”萧夕禾含蓄自夸。

    谢摘星盯着她看了片刻,似乎在斟酌什么,斟酌的结果就是重新回到锅边。

    萧夕禾识趣地从乾坤袋里掏出小桌矮凳,顺便拿了两副碗筷。

    “你倒是准备齐全。”谢摘星乐了。

    萧夕禾讪笑:“这不是等着您救命呢,自然得周全点。”

    她这么一说,谢摘星又想起她刚才的请求,看向她的眼神带了些许深意。

    萧夕禾点到即止,低着头用两根筷子卖力挑刺。溪石斑的刺不算太多,但都比较细小,挑这个最费工夫,好在她足够熟练,不多会儿就挑好一条,挑完刺的鱼还算完整,没有被戳得细碎。

    “魔尊请。”她殷勤递过去。

    谢摘星拿起筷子:“确定挑干净了?”

    “绝对干净了。”萧夕禾保证。

    “你最好是,否则……”谢摘星没有多说,但看了眼旁边滚热的油锅。

    萧夕禾顿时汗如雨下。

    谢摘星全然不管自己一句没说完的话,会给她的幼小心灵留下怎样不可磨灭的阴影,优雅地夹起炸鱼尝了一口后,狭长漂亮的眼眸微微动容。

    “喜欢吗?”萧夕禾一脸期待。

    谢摘星看她一眼,继续吃鱼。

    萧夕禾顿时开心了,继续夹鱼挑刺,两个人一个挑一个吃,盘子里小十条鱼很快便只剩下三分之一。

    萧夕禾觉得气氛差不多了,又一次挑起话头:“魔尊大人,其实我手艺很好,会做的也不止这些,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以后一日三餐给你做。”

    “你一日三餐,我日1你?”谢摘星眼尾微挑。

    萧夕禾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也不用说得这么……粗俗。”

    “那文雅一点,”吃饱喝足的谢摘星很好说话,“睡你。”

    萧夕禾:“……”好像也没文雅到哪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