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全球游戏植树〕〔大案迷踪〕〔御兽神农〕〔大明1644〕〔长公主在上:反派〕〔墨修〕〔带三只废柴崽崽,〕〔逍遥小渔夫〕〔相声贵公子〕〔华娱:从古偶顶流〕〔大秦人皇〕〔从亮剑开始的特种〕〔神印:我只是一个〕〔都市兵王换脸归来〕〔洪荒:开局夺舍了〕〔司少甜妻宠定了〕〔重生后我娇养了疯〕〔快穿:疯批美人不〕〔全网黑的我挺着孕〕〔重生年代:炮灰长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3章 第 3 章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3章 第 3 章

    萧夕禾意识到跟谢摘星讨论文不文雅是浪费时间时,谢摘星已经放下筷子,起身便要离开,她赶紧挽留:“要来点鱼汤吗?”

    谢摘星若有所思。

    “番茄大葱翻炒小鱼,加香醋香菜酱油,清爽又鲜美。”萧夕禾继续引诱。

    谢摘星重新坐回小板凳。

    萧夕禾笑笑,端着剩下的两三条小鱼走到锅边,挽着袖子开始煮汤。她用了最家常的烹饪方式,十分钟就做好了一碗,一脸期待地送到谢摘星面前。

    谢摘星拿起勺子,轻轻舀了一勺。

    “如何?”萧夕禾眼睛晶亮。

    谢摘星扫了她一眼:“尚可。”

    这于他而言,已经算是夸奖了,萧夕禾心满意足,接着顺坡下驴:“我还会做很多菜呢!”

    “你还有几日可活?”谢摘星随口问了一句。

    他第一次主动提这事儿,萧夕禾瞬间仿佛看到了希望:“不到二十天了!”

    “嗯,还行。”谢摘星颔首。

    ……怎么就还行了?萧夕禾嘴角抽了抽,毫不气馁再接再厉:“二十天才够做几道菜的,只要您愿意救我,我可以一辈子留在背阴谷给您做饭。”

    “真的?”谢摘星勾唇。

    萧夕禾立刻点头。

    当然是假的,这魔头按照剧情再过二十年就出去了,然后继续持续作死,将整个修仙界搅得乱七八糟后被男主干掉,她怎么可能与他为伍。

    等阴阳合欢蛊解了,她就立刻出谷,改头换面重新生活,彻底跟他划清界限。

    “山珍海味家常小炒,蛋糕甜品双皮奶,你见过的没见过的我都会做,保证你救了我物超所值,”萧夕禾继续卖力推销自己,“而且我这人特别懂事,平时绝不会打扰你,更不会生出什么非分之想,我只是想活命而已。”

    谢摘星懒散地扫她一眼。

    萧夕禾心一横,扑通跪到他脚边,抱着他的腿声嘶力竭:“魔尊大人,求求你了!”

    谢摘星挑眉:“我如果是你,就会立刻离开背阴谷,而不是在这里纠缠。”

    萧夕禾不明所以。

    “昆仑派不是人人都蠢,刚才走的那三人,应该已将刚才的情况上报,我若猜得不错,他们的长老已知道你的存在,要不了多久,就会有高阶修者来这里一探究竟。”谢摘星勾唇。

    萧夕禾不放在心上:“没事,您这么厉害,在这儿都变成普通人了,其他人也一样,我只要穿上披风,他们就发现不了我。”

    “三年前也有人穿着隐身披风潜入,你猜他是怎么被发现的?”谢摘星玩味地看向她的眼睛,只觉得她这双眼生得干净清澈,与艳丽的外表略微不符。

    萧夕禾顺着他的话往下问:“怎么发现的?”

    “隐身披风藏得了人,却藏不了气味,上百昆仑弟子,人手一条狼狗,用最原始的方式搜山,”谢摘星想起往事,唇角挂着诡异的笑意,“那人被发现后,直接被狼狗撕咬啃食,最后只剩下零星几截骨头。”

    萧夕禾:“……”

    “再不跑,你这身板,只怕连零星几截骨头都不会剩下。”谢摘星好心提醒。

    萧夕禾嘴角抽了抽:“……你为什么不早说?”

    “为了喝鱼汤。”谢摘星坦然回答。

    萧夕禾:“……”狗日的!

    她来不及悲愤,便已经听到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响动,轻浅的人声还伴随着阵阵狗叫。萧夕禾瞬间意识到谢摘星说的都是真的,顿时头皮都发麻了,赶紧手忙脚乱地穿上隐身披风。

    “别跑太快,气味会漏出来。”谢摘星‘好心’提醒。

    萧夕禾把他祖宗十八辈都骂了一遍,裹着隐身披风拼命跑,可惜没跑几步远,就远远看到有人牵着狗来了,她心里咯噔一下,又赶紧换个方向跑。

    她东躲西藏的功夫,昆仑派长老已经出现在谢摘星面前。

    看着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桌椅大锅,长老意味深长:“老夫竟不知魔尊大人还有这些东西。”

    谢摘星闲散地坐在矮凳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小桌,直接无视了他的话。

    长老被这般无视,眼底闪过一丝羞恼,却不敢像那些没见识的外门弟子一样放肆。他忍了忍,耐着性子问:“敢问魔尊,今日可是有客来?”

    谢摘星抬眸扫了他一眼,虽然什么都没说,却将‘看不起’三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长老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长吸一口气咬牙道:“来人,搜山,别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混进来了,打扰了魔尊的雅兴。”

    “是!”

    弟子们领命,当即牵着狗开始有条不紊地搜寻,只有长老带着几个身强体壮的徒弟盯紧谢摘星,防止他突然出什么幺蛾子。谢摘星被关着的三十年里,他们不知已经搜过多少次,因此相当熟练地分工,各自负责一块区域。

    萧夕禾听着动静由远及近,狗叫声越来越响,吓得心跳都快停了。她像只绝望的大胖蚕一样挂在树上,连呼吸的频率都不敢太大。

    终于,两三个弟子搜到了她这里,狼狗们训练有素,伸着狗鼻子地毯式搜索,快搜到她这里时,终于对着大树狂叫起来。

    两条狗的异常迅速引来周围所有人,短短一刻钟的功夫,萧夕禾挂着的树下,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人十几条狗。她艰难回头看一眼,看到狼狗们龇起的牙后眼前一黑。

    完了完了,这下真要死在这里了……

    萧夕禾正心里哀嚎时,已经有人领了长老来,长老盯着面前的大树看了片刻,眯起的眼眸里闪动着危险的光:“谁在那儿?”

    无人回答。

    “若现在出来,可饶你不死。”长老又说一句。

    萧夕禾有点心动,但一看到下面虎视眈眈的狼狗,就瞬间放弃了投降的想法——

    开玩笑,这些狗一看就是生肉喂大的,说不定她刚一下去,就被撕成碎片了。

    长老迟迟等不到回答,冷笑一声抬手,众弟子见状立刻松开手中绳子,狼狗们当即冲到树旁,对着上方空气不断跳起撕咬。

    虽然在众人眼中,这些狗只是漫无目的地跳咬,但对萧夕禾而言,却是每一口都是奔着她来的,好几次狗鼻子都碰到她衣裳了。

    萧夕禾都快吓死了,紧抱着大树的双手又开始脱力,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下滑,原本只能碰到她衣角的狗,都快碰到她的脚了。

    狼狗们似乎也察觉到她体力不支,开始朝着她的脚攻击,萧夕禾好几次隔着鞋底,都能感觉到坚硬森冷的狗牙。

    ……好不容易摆脱残缺又痛苦的植物人生活,就要死在狗嘴下了,本以为穿书给了她第二次人生,没想到只是想给她第二种死法而已。萧夕禾扒着树干的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往下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正当她快要掉进狗群时,一道闲适的声音突然响起:“找到了。”

    正盯着狗群的众人同时回头,就看到谢摘星从密林走出,缓步朝着狗群去了。

    他身上似乎带着某种气场,所到之处所有人都为之让步,就连原本还在发疯撕咬的狗群也自主退让,给他腾出一条路来,有一条狗还蠢蠢欲动,被他扫了一眼后,突然发出一声哀鸣,低着头后退两步。

    谢摘星抬眸,当着众人的面从树梢里抓了一只兔子。

    兔子被抓走时,萧夕禾甚至能感觉到他修长的手指擦过自己的衣襟,她后背一紧,顿时心跳如鼓,生怕他突然把自己薅下去,给大家一个惊喜。

    “竟然躲到这里来了,”谢摘星似笑非笑,“近来刚养的兔子,让诸位见笑了。”

    “它们刚才是在抓兔子?”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一句。

    长老冷笑一声:“老夫倒是不知,连兔子都会上树了。”

    “我养的,自然可以。”谢摘星轻抚兔子后背,修长的手指在雪白的皮毛里若隐若现。

    “你……”

    “好走,不送。”谢摘星将兔子拎起来,对视片刻后又满意抱回怀里。

    他再三不给面子,长老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正要再说什么,谢摘星突然看了过来,狭长的眼眸一片冰冷。

    长老顿时一个激灵,黑着脸扭头就走。

    众弟子见状,也纷纷牵着狗跟上,与他还算亲近的弟子忙小声问:“我们就这么走了?”

    “什么都没搜到,还留下作甚?”长老冷笑一声,“他就是个疯子,即便关在这里修为全无,也是个危险的疯子。”

    “可异常还没查出来……”

    “吩咐下去,即日起谷外新添三百守卫,十二时辰交替看守,再用金刚罩加固外层结界,若真有人混进来,那就叫他与谢摘星一起关到天荒地老。”

    “是。”

    “还有,所有弟子不准再踏入谷内半步,违令者逐出仙门!”

    弟子连忙答应,再不敢多说什么。

    众人带着狗逐渐远去,萧夕禾终于撑不住了,整个人直接从树上啪的一声掉了下来,摔在了松软的枯叶里。

    谢摘星扫了她一眼:“还活着?”

    “活着呢……”萧夕禾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顺便脱了隐身披风。

    谢摘星啧了一声,将兔子递给她:“抱着。”

    萧夕禾手忙脚乱地接过兔子,刚抱稳某人就又不见了踪迹。她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这才后知后觉地跌坐在地,好一会儿都没爬起来。

    饶是如此,她还紧紧抓着兔子。

    看着瑟瑟发抖的兔子,她叹了声气:“你我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兔子继续瑟瑟,萧夕禾一脸爱怜。

    一个时辰后,红油兔肉出锅了。

    谢摘星本以为她经此一遭,肯定会知难而退,结果非但没等到她落荒而逃,反而闻到了浓郁的香味。

    他本来不打算搭理她了,但奈何味道太香,于是在傍晚时分,又一次出现在溪流旁的空地上。

    “魔尊快来,刚出锅。”萧夕禾热情招呼。

    谢摘星盯着她看了片刻,笑了:“你还真是不死心。”

    “死心就得等死了,我也是没有办法,”萧夕禾叹了声气,随即话锋一转,“我特意多放了辣子,麻辣鲜香保证好吃。”

    一回生二回熟,谢摘星熟练地坐到自己的小板凳上,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

    又嫩又弹,肥而不腻,红油与佐料用得极好,却又没有喧宾夺主,就是口感有点像……

    谢摘星顿了顿,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兔子呢?”

    “这不就是?”萧夕禾反问。

    谢摘星:“……”

    空气突然沉默,萧夕禾眨了眨眼睛,隐约察觉到不对:“兔子……不是食材啊?”

    “我不是说了,那是我养来解闷的?”谢摘星幽幽开口。

    “……我以为你是为了打发他们,故意这么说的。”萧夕禾干笑一声,默默给他夹了一只兔腿。

    谢摘星盯着泛着油光的兔腿看了许久,默默拿了起来。

    “……香吗?”

    “……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逍遥〕〔重启1986〕〔大明我开局带着皇〕〔都市医道高手〕〔人在盗墓刮地三尺〕〔网游我能掌握各系〕〔首辅大人的锦鲤医〕〔快穿:疯批宿主又〕〔修真弃少叶辰〕〔从不良人开始加点〕〔赛博时代的魔女〕〔华娱之生于1988〕〔只要把你们全都熬〕〔阿祖收手吧,外面〕〔诡异制作公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