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悬天门〕〔我的视界与众不同〕〔从军行〕〔福女娇妻带着空间〕〔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夜少的私养宝贝〕〔师徒文女主认错师〕〔兽域无疆〕〔喜得二宝财阀老公〕〔空间渔夫〕〔大妖猴〕〔绝品医圣〕〔爹地妈咪太撩了〕〔穿书后,我在娱乐〕〔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纵目〕〔毒医宠妃要逆天〕〔大时代之巅〕〔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6章 第 6 章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6章 第 6 章

    合欢散,依然是合欢宗特供药物,不论男女服下后都会丧失理智、彻底沦为欲的奴隶,是一种最下作最无耻的药。合欢宗虽不算什么名门正派,但也不耻用这种手段逼迫炉鼎,所以很久之前就将此物列为禁药了。

    萧夕禾一脸凝重地看着手上的药,很难忽略指尖上那一抹红。

    一旦用了合欢散,以谢摘星桀骜狠戾的性子,清醒之后会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吧……但是没关系,只要自己在他醒来之前离开,就能安然无恙。

    按照剧情,谢摘星还要在背阴谷关上三十年,只要她能逃走,最起码还能再过三十年好日子,而且即便他后期冲破封印离开这里,也未必能找到她。

    毕竟她现在从脸到身份都是假的,出了背阴谷,她跟谢摘星就是彻底的陌路人。

    要么不下药等死,要么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萧夕禾深吸一口气,觉得不用再考虑了。她捏着药包,在帐篷里僵坐许久,直到傍晚临近,才拿着药包去做晚饭。

    今晚她做了四菜一汤,摆满了整张小桌。

    等她将米饭也端上桌后,谢摘星缓步从树林深处走来,盯着今日格外丰盛的饭菜审视片刻后,意味不明地说了句:“今日倒是用心。”

    “……我哪天都很用心的,”萧夕禾假笑,“快坐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谢摘星突然看向她,沉若点星的眼眸闪过一丝凌厉。

    萧夕禾被他看得一个激灵,突然嗓子有些发干:“怎、怎么了?”

    谢摘星神色冷淡,径直到桌前坐下。

    萧夕禾默默松了口气,也跟着到他对面坐下:“今晚的菜多了点,吃不完也没关系,明天早上一锅烩了,再放些红薯粉条,熬一锅热腾腾的炖菜也很好吃。”

    说罢,便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然而谢摘星却没有动筷的意思。

    “魔尊?”萧夕禾不解。

    谢摘星依然只是垂眸看着桌上的几道菜。

    萧夕禾突然紧张:“……你不吃吗?”

    “小炒鸡,山药排骨,韭菜鸡蛋,清蒸南瓜,”谢摘星视线从几道菜上一一扫过,声音不带半点起伏,“你将药下到了哪道菜里?”

    轰隆——

    萧夕禾脑子里仿佛突然经历一场大爆炸,瞬间一片空白。

    许久,她艰难开口:“我、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谢摘星看着她慌张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嘲弄:“蠢货。”

    说罢,眼神彻底冷了下来,“一刻钟之内滚出背阴谷,否则……”

    话只说到一半就不说了,似乎连威胁都懒得威胁,但他周身萦绕的杀意与烦躁,却自动将未尽的话意补齐。

    萧夕禾默默咽了下口水,眼看他要起身离开,连忙拉住他的袖子:“我没下药!”

    谢摘星厌恶地看向她的手:“放开。”

    萧夕禾却不松开,一只手拽着他的袖子,一只手飞快拿起筷子,快速从每一个盘子里夹东西往嘴里塞,不多会儿脸颊便鼓鼓囊囊了。

    “真没下药……”萧夕禾努力吞咽。

    谢摘星眉头蹙了蹙。

    萧夕禾又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药包:“我确实动过下药的念头,但很快就放弃了。”

    说罢,一把将药扔到地上,还用力踩了两脚,直到药粉被潮气融化,才一脸诚恳地看向谢摘星。

    谢摘星与她对视许久,面无表情地拂开她的手。

    萧夕禾乖乖坐好。

    “为什么放弃?”谢摘星淡淡开口。

    萧夕禾舔了一下发干的唇:“觉得不合适,你性子那么骄傲,我要是对你用强……你肯定要恨死我了。”

    谢摘星眼尾微挑:“只因如此?”

    萧夕禾扯了一下唇角,苦笑:“最主要的,还是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不论给这件事加上多少正义的前提,在现实世界都是要上法制频道的。她好歹也受了这么多年教育,实在干不出这种混账事。

    谢摘星盯着她看了许久,突然抬手扣上她的额头。

    萧夕禾愣了愣,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你干什么?”

    “看你是否撒谎。”谢摘星随口道。

    萧夕禾嘴角抽了抽,尽可能严肃点。

    谢摘星眼眸微动,扫了她一眼后收手。

    萧夕禾表情微妙:“……验证完了?”

    “嗯。”

    “撒谎了吗?”

    “没有。”谢摘星回答,周身的低气压散了许多。

    “噗……”萧夕禾忍了很久,还是没忍住乐了,“你装得还挺像。”

    他所有修为都被背阴谷封印,就算会读心术之类的,也没办法施展吧。估计是为了诈她,才一本正经地装一装,她本来也想配合来着,但实在是太好笑了。

    “你怎么想的,明知自己修为全无……”萧夕禾搓搓脸,尽可能别笑得太过分。

    谢摘星慵懒地扫她一眼,重新拿起筷子。

    萧夕禾轻呼一口气,笑盈盈地给他夹了块排骨:“我用冰水煮的,很嫩……话说你是怎么知道我要下药的?难不成跑到帐篷外偷窥了?”

    谢摘星尝了尝排骨,眉眼愈发舒缓:“没有。”

    “那是怎么知道的?”萧夕禾真心好奇。

    谢摘星似笑非笑地看向她:“世上之事只要我想知道,就能知道。”

    ……你就吹吧。萧夕禾扯了一下唇角,讨好地与他对视:“君子论迹不论心,我虽然动过歪心思,但没有这么做,你别生我气了,这几道菜都是温补的,应该对你身体好,是我特意想的菜单呢。”

    谢摘星盯着她殷勤的表情看了片刻,勉为其难开口:“下不为例。”

    “好!”萧夕禾高兴答应。

    谢摘星唇角浮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

    一刻钟后。

    “你竟然不相信我。”萧夕禾哽咽。

    谢摘星:“……”

    “我对你这么好,每天费尽心思给你做好吃的,你竟然不相信我,”萧夕禾擦擦眼角不存在的泪,一脸悲伤地控诉,“我虽然想过下药,却没有下,这说明什么?说明我本质上是个好人,可你却不信任我,一来就甩脸子发脾气,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

    谢摘星:“所以呢?”

    “你补偿我一下吧。”萧夕禾往前凑了凑。

    “双修免谈。”谢摘星直接拒绝。

    “哦……”萧夕禾失望三秒,又开始悲痛,“看来你一点都没反省!”

    “你错在先,我为什么反省?”谢摘星反问。

    是哦……萧夕禾卡壳一瞬,控诉:“我给你做了这么久的饭,你多少也该念一点旧情吧?可你问都不问一句,直接给我判了罪,还骂我蠢货……”

    萧夕禾本来只是想引起他的愧疚,结果越说越气,“你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名字!”

    谢摘星面无表情:“别得寸进尺。”

    “哦……”他还是油盐不进,萧夕禾已经懒得失望了。

    两个人相对无言,只能默默吃饭。

    半晌,谢摘星问:“你叫什么名字?”

    “……娇娇。”萧夕禾没想到他还真问,赶紧编一个。

    谢摘星看她一眼:“名不符实。”

    “哦。”

    一顿饭结束,天已经彻底黑了,树林深处有若隐若现的萤火虫,飞动起来仿佛点点星子,逐渐汇聚成流动的星河。谢摘星难得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继续坐在萧夕禾对面。

    萧夕禾盯着看了许久,感慨:“真美啊。”

    谢摘星抬眸,不感兴趣:“不过是寻常一景。”

    “对我这样的人而言,不寻常了。”萧夕禾笑笑,突然欢呼着朝萤火虫扑去。

    萤火虫们惊得四窜,她大笑着,在林间跳跃奔跑,仿佛世上最自在的精灵,随时要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

    谢摘星静静看着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膝盖。

    萧夕禾在林子里玩了许久,等重新回到溪边时,某人已经不见了踪迹。她叹了声气,认命地将锅碗瓢盆都洗了,这才回到帐篷里躺下,心里是久违的平静。

    从她放弃下药那一刻起,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不管这么说,能多拥有三十天健康的人生,已经是她的幸运,有些事她还是不要强求了。

    萧夕禾轻呼一口气,闭上眼睛安然睡去。

    日升日落,转眼就到了最后一天。

    一大早天不亮,萧夕禾就起床了,简单扎个马尾就开始做饭。

    熟悉的香味飘来时,谢摘星缓缓睁开眼睛,看一眼上方蓝黑的天空,又重新闭眼。

    一刻钟后,他还是出现在小溪旁。

    谢摘星看着已经炸好的油条糖糕,眉头微微挑了起来。

    “你来啦?”萧夕禾笑着招手,“快吃吧,刚出锅的,糖糕馅儿很烫,你先吃油条。”

    谢摘星拿了一根油条,轻轻咬了一口。

    咔嚓,酥脆金黄的外皮在口中碎开,浓郁的奶香蔓延。

    “加了牛奶做的。”萧夕禾主动解释,又搬出一盆面。

    谢摘星沉默一瞬:“还要做?”

    “啊……对,多做点存在乾坤袋里,”萧夕禾笑着看向他,“你也知道,今天是我最后一日了,所剩的时间不多,尽可能多做些东西给你留着,这样你以后想吃了,就随时可以吃。”

    谢摘星静静盯着她的眼睛。

    许久,他开口:“刚才那段话,是为了让我心软吧?”

    “……是。”贼心不死的萧夕禾承认。

    谢摘星眯起长眸:“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