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悬天门〕〔我的视界与众不同〕〔从军行〕〔福女娇妻带着空间〕〔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夜少的私养宝贝〕〔师徒文女主认错师〕〔兽域无疆〕〔喜得二宝财阀老公〕〔空间渔夫〕〔大妖猴〕〔绝品医圣〕〔爹地妈咪太撩了〕〔穿书后,我在娱乐〕〔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纵目〕〔毒医宠妃要逆天〕〔大时代之巅〕〔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15章 第15章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15章 第15章

    可能是太没天分的缘故,越临近筑基,萧夕禾修炼的速度越慢,为了配合自己现在的情况,她只能减少和谢摘星一起修炼的次数。

    又是一个晚上,萧夕禾热情地躺在床上,招呼谢摘星赶紧过来。

    谢摘星正在吃薯条,闻言只是扫了她一眼。

    “……有那么好吃吗?”萧夕禾无语。魔尊大人为什么这么偏爱垃圾食品?越是油炸就越喜欢。

    谢摘星面不改色:“尚可。”

    萧夕禾嘴角抽了抽,翻个身继续盯着他看。

    她前些日子在乾坤袋里翻到一颗夜明珠,此刻正摆在床头,荧荧光辉将整个帐篷都照亮,也为她镀上一层暖光。因为已经躺下,她只穿了轻便的里衣,这会儿舒适地滚了几圈后,领口也有些松散,露出清晰好看的锁骨。

    谢摘星的薯条突然不香了。

    萧夕禾正打着哈欠,突然感觉身边的被褥往下一陷,愣了愣后抬头,就看到谢摘星已经在身侧躺下。她眨了眨眼睛看向不远处的盘子,里头还剩半盘薯条。

    “……今天的不好吃?”她顿时狐疑。

    谢摘星静静看着帐篷顶:“尚可。”

    跟刚才一样的答案,说明薯条味道是没问题的,萧夕禾松了口气,伸手摸摸他的脑袋:“也没生病啊……为什么没有吃完?”

    谢摘星面无表情:“不是你让我过来?”

    “是我让你过来……可你哪次不是全部吃完才来?”萧夕禾继续纠结。

    谢摘星被她连问几个问题,眉头终于蹙了起来,萧夕禾立刻识趣地收起夜明珠,扑腾着在他身边躺好。

    帐篷里恢复安静与黑暗,萧夕禾却没了睡意,躺了片刻后想起什么,小手悄悄往谢摘星那里伸。

    两人同盖一床被子,她呼吸几次谢摘星都听得清清楚楚,自然也没错过她欲盖弥彰的手。只是他没有制止,而是慵懒地闭上眼睛。

    萧夕禾在经过‘漫长’的长途跋涉之后,飞速摸了一把他的腹肌又撤离,然后遗憾开口:“我就知道,你吃再多都不会长胖。”

    然后就没有后话了。

    谢摘星眼皮一跳,许久终于沉声开口:“你近来,真是越来越懈怠了。”

    “……嗯?”萧夕禾一脸迷茫。

    然而谢摘星却不再理她。

    ……一日三餐按时做,碗也不用他洗,平时家务也都是她做,萧夕禾想了大半夜,都想不通自己哪里懈怠了,最后结论是魔尊大人故意给她找不痛快。

    这么想着,她顿时释然了,翻个身离他远点,很快便睡了过去。

    帐篷里静悄悄的,能听到近处的风声和远方的虫鸣,谢摘星缓缓睁开眼睛,将快挤到墙边的某人重新抱了回来。

    睡得迷迷糊糊的萧夕禾不满地轻哼一声,却还是本能地攀上体温过低的某人。

    接下来几日,萧夕禾继续经历筑基前的瓶颈期,每天修炼得都快焦灼了,结果每次回头,都能看到谢摘星一脸‘筑基有什么可焦灼’的表情。

    每当这个时候,萧夕禾就会看他格外不顺眼,偏偏不敢将他怎么样,只能默默在菜里给他多加点盐。

    结果谢摘星吃得一脸淡定,仿佛没有尝出咸味。

    ……味觉失灵了?还是她下手不够狠?萧夕禾狐疑,然后在下一顿加重剂量。

    连续两三顿后,她终于忍不住了:“你觉得今天的菜色怎么样?”

    “尚可。”谢摘星回答。

    萧夕禾看向他面前的鱼香茄子,确定自己加了两大勺盐,可再看他平静的样子……她没忍住,拿起筷子夹了一块。

    “呕……”她连忙吐出来,赶紧喝水漱口。

    谢摘星眯起长眸:“怎么吐了?”

    “……我胃口不好。”萧夕禾假笑。

    “胃口不好啊,那更得多吃了,”谢摘星说着,将茄子推到她面前,“全部吃完,胃口就好了。”

    萧夕禾:“……”

    “吃。”谢摘星加重语气。

    萧夕禾只好不情不愿地拿起筷子,浅尝一口后苦着脸道歉:“魔尊,我错了。”

    谢摘星冷笑一声。

    “魔尊!”萧夕禾扑过去抱大腿。这一招从第一天见面她就一直用,现在已经炉火纯青。

    谢摘星也熟练地把她拎开:“自己资质差,迁怒我?”

    “……你每次都用那种嘲笑的眼神看我,我还不能迁怒一下吗?”萧夕禾一脸无辜。

    谢摘星眯起长眸。

    “我错了。”萧夕禾滑跪认错。

    谢摘星这才放开她。

    萧夕禾连忙起锅烧油重做饭菜,两刻钟后,谢摘星重新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继续吃饭。萧夕禾趴在桌子上捧着脸看他,半晌突然说了一句:“你竟然为了让我主动上钩,忍了那么多顿。”

    要知道她前几餐饭就已经开始下黑手了。

    谢摘星反问:“所以呢?”

    萧夕禾哪敢惹他,当即抱拳投降,顺便踩他一脚:“所以咱俩是烂锅配烂盖,烂到一处了。”

    “烂锅烂盖。”谢摘星轻嗤一声,倒没有反驳。

    当晚,萧夕禾的修炼又一次停滞不前,独自趴在床上生闷气。谢摘星进来时,眼尾微微一挑。

    “你那是什么眼神?”萧夕禾眯起眼睛。

    谢摘星一顿:“什么眼神?”

    “你像在看一只生气的河豚。”萧夕禾不高兴。

    谢摘星想了想:“很贴切。”

    萧夕禾更不高兴了,可打又打不过,只能翻个身背朝他。

    谢摘星不急不缓地在床边坐下,静了片刻后缓缓开口:“你钻牛角尖了。”

    萧夕禾眼皮一跳。

    “修炼最忌急于求成,想想你修炼的初心。”谢摘星提醒。

    萧夕禾愣了愣,好一会儿突然豁然开朗……对啊!她本来也没打算追求多强大的力量,就只是想健康平顺地过完这辈子而已,当务之急是体内残存的合欢蛊,而不是什么筑基!

    她眉眼瞬间舒展,心境也感觉开阔了许多,谢摘星见状,唇角浮起一点弧度:“也不算烂泥。”

    萧夕禾斜了他一眼,突然有点好奇:“你修炼的时候,也有过急于求成的时候吗?”

    “每一天。”谢摘星回答。

    萧夕禾愣了愣:“那你怎么熬过去的?”

    “为什么要熬?我资质又不差。”谢摘星是真心不懂。

    萧夕禾:“……”好气啊。

    谢摘星看着她的表情,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句话不妥,看在她最近辛苦的份上,他勉为其难安慰:“你资质虽差,但心态不错。”

    “……您还是别说话了。”萧夕禾无语躺倒。

    谢摘星勾唇,也在她身边躺下,帐篷里渐渐静了下来。

    许久,萧夕禾问:“魔尊,你困吗?”

    谢摘星眼眸微动:“不困。”

    “那要不要修炼?”她又问。

    谢摘星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被子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响,大小不同的两套里衣陆续丢在地上。夜色宁静,却有海浪拍岸、小船摇晃。

    萧夕禾放平心态后,瓶颈期反而很快就过去了。筑基那天,她深刻地悟到一个道理——

    心大点,没坏处。

    不知不觉已是腊月,不知道是不是萧夕禾的错觉,总觉得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晚,晚到她都忍不住抱怨了:“冬天为什么还不来?”

    谢摘星停顿一瞬:“你不是说不喜欢冬天?”

    “不喜欢归不喜欢,但该有还是得有啊,”萧夕禾叹了声气,“不冷不下雪的,都没年味了。”

    谢摘星面无表情地别开脸,拒绝跟这个反复无常的女人说话。

    然而翌日一早,整个背阴谷都覆上了一层白色。

    “下雪了诶!”萧夕禾兴奋地跑到林间,捧起一把雪撒出去,笑弯的眼睛亮晶晶,简直比筑基那天还高兴。

    谢摘星慵懒地靠在树上,看着她四处撒欢,只偶尔在她拿雪丢自己时,随手挡开。

    萧夕禾玩了将近半个时辰,才气喘吁吁地回到他面前:“魔尊,我们烤红薯吧。”

    谢摘星盯着她看了片刻,扭头朝小桌走去,萧夕禾赶紧拉住他:“去帐篷里烤。”

    谢摘星不明所以。

    萧夕禾突然笑了。

    一刻钟后,帐篷四角都被掀开,寒气一股脑地涌了进来,而两个人趴在床边,身上还裹着厚实的鹅绒被,离床两步远的地上放着一只小小的火炉,几块红薯摆在上头,萧夕禾时不时用火钳翻两下。

    虽然天气寒冷,但有厚实的被子和温暖的火炉,倒也不觉得冷。

    萧夕禾翻了两下红薯,笑嘻嘻地看向谢摘星的侧脸:“是不是很好玩?”

    谢摘星扭头与她对视,静了片刻后‘嗯’了一声。

    竟然亲口承认了,看来他是真的喜欢。萧夕禾高兴了,红薯烤好后第一块先给他吃。

    第一场雪下完,冬天便彻底来了,而随着某天清晨一阵炮竹声响,新年似乎也来了。

    冬天的早上最适合赖床,萧夕禾听到动静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发现谢摘星也没起后,笑着重新闭上眼睛:“魔尊大人,外面怎么这么吵?”

    “除夕,昆仑派的那群蠢货又开始了。”谢摘星淡淡开口。

    萧夕禾鼻尖蹭了蹭被子,感慨:“又到除夕了呀,时间过得真快,我都来背阴谷两年多了。”

    “嗯。”谢摘星眉眼舒展。

    萧夕禾渐渐清醒,总算睁开了眼睛:“所以这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二个新年。”

    “你要放鞭炮庆祝?”谢摘星一眼看穿她的目的。

    萧夕禾违心否认:“怎么会呢,我知道魔尊大人最讨厌鞭炮,当然不会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了,再说那些炮仗都放两三年了,也不知道过期……”

    “去吧。”谢摘星打断。

    萧夕禾:“……啥?”

    “你说呢?”谢摘星反问。

    萧夕禾与他对视许久,突然从床上窜了起来:“我这就去!”

    说着话飞速下床,裹上厚厚的衣裳便往外跑,只是跑到一半又折回来,抓着谢摘星的手晃了晃:“一起去呀?”

    谢摘星扫了眼她的手,没有反对。

    两个人来到空地上,萧夕禾简单清理了一下周围的枯叶,一边摆鞭炮一边道:“鞭炮朝什么方向、摆什么形状,都是有讲究的,摆不好很容易炸成一锅粥,没有那种噼里啪啦的效果。”

    “看来你很懂。”谢摘悠闲地靠在树上。

    “当然了,小时候回老家过年,就属我鞭炮摆得好,家里每年都是让我弄,”萧夕禾颇为骄傲,“好多小伙伴都特别羡慕。”

    谢摘星唇角浮起一点弧度,安静地看着这位鞭炮大师。

    然后这位大师就来到了他面前:“好了,该你了。”

    “什么?”谢摘星不懂她的意思。

    “去点火呀,我都摆好了。”萧夕禾嫌他不上道。

    谢摘星沉默许久:“我点火?”

    “对呀。”

    “你为什么不点?”

    “我以前只负责摆鞭炮,没有自己点过,”萧夕禾相当坦诚,“而且这东西都放两年多了,虽然乾坤袋保鲜一切,但我还是怕炸到自己。”

    谢摘星气笑了:“就不怕炸到我?”

    “你是魔尊嘛,怎么可能被鞭炮炸到。”不过要是被炸到,还是挺好玩的,萧夕禾脑补了一下他乱窜的画面,强行忍住笑意。

    谢摘星盯着她看了片刻,勾唇:“不去。”

    “魔尊……”

    “要么自己点,要么收起来。”谢摘星半点都不通融。

    萧夕禾与他对视许久,最后认命地叹了声气,找个根树枝点了火,哆哆嗦嗦凑近鞭炮。谢摘星看着她缩成一团的怂样,没有提醒她完全可以施咒点火。

    不过提醒也没什么用,她似乎一个咒术都没学过。谢摘星扯了一下唇角,就看到她手里的棍子颤抖几下后,终于点燃了捻子。

    随着鞭炮声响起,她蹭地一下朝他冲来,义无反顾惊魂未定。谢摘星喉咙有点痒,下意识便要伸手接她,然而下一瞬,她就绕过他,直接躲在了他身后。

    谢摘星:“……”

    鞭炮声轰鸣,他独自一人面对爆炸,直到鞭炮燃尽,萧夕禾才探出头:“结束了吗?”

    “你说呢?”谢摘星反问。

    萧夕禾拍了拍心口:“吓死我了。”

    “叶公好龙。”谢摘星扫了她一眼,折身往溪边走。

    萧夕禾跟上,不断夸自己神勇厉害,第一次点鞭炮都能这么成功,说完了,又有些遗憾:“可惜我就买了一串,放完就没有了,真应该多买点的。”

    “中午吃饺子吧。”谢摘星提议。

    “你负责擀皮?”萧夕禾趁机提出。

    谢摘星没有一丝犹豫:“不要。”

    “……就你这样的,在我们村是找不到媳妇儿的。”萧夕禾吐槽。

    谢摘星脚步停了一瞬,清浅看她一眼:“你确定?”

    高大英俊,实力还强……可恶,又被他装到了。萧夕禾轻哼一声,洗手开始和面。

    包饺子不算难,可工序十分繁琐,尤其是一个人做时更是麻烦,萧夕禾忙活大半天,总算在傍晚之前吃到了迟来的‘午饭’。

    吃完饺子,她又开始忙活年夜饭,谢摘星在旁边坐着,没有搭把手的意思。

    “刚吃完饭,晚饭就不做了,留到夜里跟年夜饭一起吃,你要是饿了就先找点零食垫垫。”萧夕禾提醒。

    谢摘星无所谓:“一定要吃年夜饭?”

    “当然了,这可是除旧迎新的第一顿。”萧夕禾想也不想。

    谢摘星扯了一下唇角,随她去了。

    来背阴谷两年多,萧夕禾之前备的那些食材几乎都用完了,她在乾坤袋里翻找了半天,最后两眼无神地坐在地上,仿佛遭受了人生的重大打击。

    “怎么了?”谢摘星问。

    萧夕禾:“我想做土豆牛腩。”

    “然后?”

    “没有土豆了。”萧夕禾悲伤地看向他。

    谢摘星沉默片刻:“那就做别的。”

    “可我就想做土豆牛腩。”萧夕禾吸了一下鼻子,更悲伤了。

    谢摘星:“……”

    萧夕禾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这么难过,只是情绪到了就不受控制,连做饭的心情都没了。

    谢摘星就看她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精神不振,思索片刻后缓缓开口:“我去昆仑派后厨拿。”

    萧夕禾顿了顿,笑了:“你又出不去,拿什么拿?”

    魔尊大人都会开玩笑了,她心情顿时好了点。

    然而下一秒,她就看到谢摘星突然腾空而起,轻易揭开了上空巨大的封印。萧夕禾怔愣地看着他,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谢摘星悠然远去,她才露出惊恐的表情——

    次奥!他为什么能揭开封印?!他为什么能出去!

    等一下……难道他的修为根本没被封印压制?一想到这种可能,萧夕禾更惊恐了。她还打算过几天等蛊毒彻底解了,就一个人悄悄离开这里,彻底与他划开界限……如果他的修为一直在,神识随时都能捕捉到她的位置,她还跑得了吗?!

    什么牛腩什么土豆,萧夕禾瞬间都顾不上了,焦虑地原地转悠几圈后,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如果不趁现在离开,那她以后就再也没机会走了。

    可是现在走的话,她体内的合欢蛊怎么办?

    萧夕禾焦虑许久,终于还是下了决心。

    半个时辰后,谢摘星回了背阴谷,却没在溪边见到熟悉的身影,他随意将手中的东西丢在桌上,慵懒地唤一声:“娇娇。”

    无人应答。

    他扬唇看向帐篷,片刻之后察觉到什么,笑意顿时如潮水一般褪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