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悬天门〕〔我的视界与众不同〕〔从军行〕〔福女娇妻带着空间〕〔再造盛唐从召唤玩〕〔夜少的私养宝贝〕〔师徒文女主认错师〕〔兽域无疆〕〔喜得二宝财阀老公〕〔空间渔夫〕〔大妖猴〕〔绝品医圣〕〔爹地妈咪太撩了〕〔穿书后,我在娱乐〕〔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纵目〕〔毒医宠妃要逆天〕〔大时代之巅〕〔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16章 第 16 章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16章 第 16 章

    正是除夕,昆仑派张灯结彩,到处都透着喜悦的气氛,有刚入门的弟子摆好了烟花,点燃之后扭头就跑,烟花在身后炸开,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然后又是一声旁的巨响,弟子们愣了愣,回过神时门派大门已经烂了个大洞,有什么东西似乎从身边闪过,然而不等他们看清,便已经消失不见。

    昆仑山巅,林亦正夜观天象,突然脸色一变猛地后退,原先站的地方瞬间炸开。

    烟雾重重中,一道高大的身影逼近,林亦看清是谁后目露惊愕:“谢、谢摘星?!”

    谢摘星脸色阴沉,一瞬闪至他面前:“她呢?”

    “……谁?”

    “娇娇。”

    “什么娇娇?”林亦心中仍在惊愕,面上已经冷静下来。

    谢摘星死死盯着他,眼底隐约泛起诡异的红:“你的人抓了她。”

    “不可能!”林亦当即否认,“今日除夕,昆仑所有弟子都在内门聚集,无一人缺席,谁能出去抓人?更何况我连你说的是谁都不知道!”

    谢摘星却不信他,直接抬手便要抽取他的记忆。林亦看出他要做什么后匆忙出手,两人就此打了起来。

    山巅之上的动静很快引来其他人注意,当看清与自家掌门争斗的是谁时,昆仑弟子皆是震惊不已,尤其是原先挑衅过谢摘星的那些外门弟子,更是吓得腿都哆嗦了。

    谢摘星发起疯来,确实有将人吓哆嗦的本事,尤其是盛怒之时。相比他的不管不顾,林亦却要为昆仑上下考虑,还手时束手束脚,很快便落于下风。

    眼看着谢摘星步步紧逼,已经将山巅毁得一片狼藉,林亦不得不后退叫停:“我以心魔立誓,方才所言绝无半点虚言,否则叫我受天雷刑罚不得超生!”

    修仙之人最怕心魔,这誓立得不可谓不狠,谢摘星猛地收手,盯着他看了许久后,才一字一句道:“纵然你不知晓,但抓她之人也定是你昆仑弟子,限你三日之内将她完好地送还背阴谷,若有半点伤痕,我定血洗昆仑。”

    说罢,直接甩袖离开,还放火烧了昆仑派正殿。

    林亦脸色铁青,却也只能任由他离开,咬着牙咽下这口闷气,扭头看向匆匆赶来的众弟子:“马上通知各大仙门,背阴谷封印失效,谢魔头跑出来了!”

    “是!”

    谢摘星回到背阴谷时,昆仑山巅的大火已经熄灭,因为他这个不速之客,整个昆仑派都如临大敌,再无人燃放吵闹的烟花炮竹。

    背阴谷里静悄悄的,连虫鸣都少了许多,放眼望去一片寂寥,风景还是同样的风景,却与从前全然不同。

    牛腩还放在案板上,旁边是几样搭配好的青菜,只等着下锅了,做饭的人却不在。谢摘星静坐在矮桌前,却没有熟悉的身影从帐篷里出来,一边弱唧唧抱怨一边生火炒菜。

    他从天黑坐到天亮,一直到光亮驱逐黑暗,才意识到除夕已经结束。

    他们的第二个新年,结束了。

    谢摘星垂着眼眸,如同一尊石化的雕塑一动不动。

    接下来两天,他也继续坐在矮桌前等着,直到一阵风吹过,不同于树叶的纸张声响起,他才抬起眼眸,看到了案板下压着的一方字条。

    字条本就不大,几乎大半截都压在案板下,所以他一开始没有看见。谢摘星抬手,字条便飞到了掌心,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

    “魔尊大人对不起,我先走一步,将来若有机会,我再给你做好吃的。”

    背面,画了一个哭泣的小人,旁边写着‘不要怪我’。

    谢摘星盯着看了许久,笑了,只是眼底一片冰冷。

    上空人影窜动,源源不断的灵力朝着封印输入,背阴谷空气颤动,动物不安探头,又飞快躲入山洞。谢摘星烦躁到了极致,一抬手化出一把青柄红刃的长剑,朝着上空封印挥去。

    封印应声碎开,一瞬间风云变色、大地震烈,上方所有人都被这汹涌的魔气震得连连后退,等回过神时,谢摘星已经出现在树冠之上。

    众人不敢犹豫,连忙持剑杀了过去,谢摘星面无表情,握紧了手中剑。

    树冠之下,小溪旁的矮桌上,还放着他从昆仑派厨房拿的番茄,以及顺手带的两串鞭炮。

    ……

    夏日炎炎,万里无云。

    一处不知名的山脚,有三五成群的修者席地闲聊,改头换面的萧夕禾混迹其中,默默低着头休息。

    “这场大战耗费了三天三夜,各大仙门损失严重,却还是没能拦下魔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去,昆仑派更是元气大伤,气得林掌门扬言要跟他势不两立……不过势不两立又如何,以谢魔头的实力,哪会怕他啊。”一个散修对着几个低阶修者侃侃而谈,说完之后满足地喝了口水。

    其他人见他不继续了,赶紧追问:“那魔头跑出来了,岂不是要为祸苍生、天下大乱了?”

    “目前来看似乎暂时不会。”散修故作高深。

    旁人忙问:“为什么?”

    一旁偷听的萧夕禾也默默支棱起耳朵。

    “因为,”散修看一眼四周,刻意压低了声音,“因为他忙着找人。”

    萧夕禾:“……”

    “找人?找什么人?”低阶修者顿生好奇。

    散修看了几人一眼:“好像是一个名叫娇娇的女子,师从长生门,可据我所知,修仙界根本没有叫长生门的门派,也不曾听说谁叫娇娇,我怀疑是那女子骗了他。”

    众人顿时哗然:“还有人敢骗他呢?!”

    “是活得不耐烦了?”

    萧夕禾:“……”谢谢,就是因为活得太耐烦了,才斗胆骗他。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但看他发疯的阵势,估计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原因,”散修摇了摇头,“这半年他寻遍修仙界,连凡间都去过几回,每到一处就祸害一处,近来还害苦了合欢宗。”

    “怎么又跟合欢宗牵扯上了?”这是萧夕禾没有听过的全新版本,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

    散修看向她,她顿时心虚地别开脸。

    散修眼底闪过一丝狐疑,才继续道:“听我一个合欢宗的老相好说,似乎是因为那个叫娇娇的女子只习了合欢之道,身上还带着许多合欢宗的灵药,他这才怀疑合欢宗。”

    “难怪都说他近来一直待在合欢宗,我还以为他动凡心了,合着是为了寻仇。”一个修者恍然。

    另一个修者立刻调侃:“他那秉性,怎么可能动凡心,要我说肯定是有什么血海深仇,这女子虽不知是谁,但只要落他手里,只怕是要比死还难受。”

    萧夕禾:“……”明明已是六月天,她的心却像冰块一样凉。

    修仙界一向死气沉沉,鲜少有这样的大八卦,众人聊了半天尤不尽兴,于是继续探讨。萧夕禾知道自己该离开了,再待下去只会有危险,可还是忍不住继续听。

    “所以他去了合欢宗这么久,可是将人找着了?”

    “若是找着了,又怎会继续待在那儿?”散修又扫了萧夕禾一眼。

    众人认同地点了点头,一个一直没说话的修者突然道:“但他要找的人,十有八九是合欢宗的。”

    其他人继续认同。修仙界中,也就只有合欢宗的人时常以假身份假容貌示人,更何况合欢宗功法奇特,也就只有合欢宗的人修习,如今那女子透露的信息,每一条都指向她是合欢宗弟子的身份。

    “他既然去了合欢宗,想来找到那女子也只是早晚的事,也不知道抓到后会如何处置。”散修说着,又看向萧夕禾的方向,然而那里空空如也,已经没人了,他顿时愣住。

    “看什么呢?”有好事者问。

    “没事……”散修一脸怀疑,“我总觉得刚才那女子,就是咱们讨论的娇娇。”

    “怎么可能!”

    “绝对不可能,我要是她,早藏得死死的了,哪敢跑出来闲聊。”

    众人七嘴八舌,只有散修皱了皱眉头。

    另一边,萧夕禾一直跑到无人的河边,才猛地松一口气,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心急如焚——

    怎么办怎么办,谢摘星去合欢宗了,她的真实身份不会要曝光了吧?!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逃离背阴谷半年了。

    刚离谷那段时间,她潜伏在边陲的一座小城里,整天吃吃喝喝也算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只是这种好日子没过太久,她便在小城上方看到了隐隐魔气。出于惜命的本能,她当即离开了小城,结果没过多久就听说谢摘星去小城的消息。

    那会儿她才知道,谢摘星一直在找她,而且不仅自己在找,还召了魔界的人一起找,只是碍于修仙界和魔界的微妙平衡,只叫了几个得力部下,而不是带上十万魔军……她怀疑他是想带的,只不过亲爹不答应。

    也就是那次差点暴露的事,让她意识到作为一个修者,想隐匿在普通百姓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即便她用了醉容颜,也无法改变身为修者的气度,反而如鹤立鸡群更易暴露,因此她不得不重回修仙界。

    可回修仙界容易,想隐匿身份却难,毕竟这里大部分人都有门派来历,只有她一个人说不出个来处,总用‘无名散修’来介绍自己的话,难免会遭人怀疑,毕竟如今也有不少修仙人士想在谢摘星之前抓到她,以她为要挟同谢摘星换取好处。

    虽然她不觉得谢摘星会接受要挟。

    这段时间她一直提心吊胆,就差找个山洞躲着了,但能避开各大仙门耳目的山洞似乎也不好找,她只能继续提心吊胆,尤其是今天听说了谢摘星去了合欢宗,更是有种死到临头的感觉。

    ……他之前说,要是她敢逃走就做什么来着?对了,腿打断,然后扔万魔渊。

    万魔渊,传说中世上最凶恶之地,长年聚集着至恶至凶的怨灵魔魂,活人一旦被扔进那种地方,从身体到魂魄,都会被那些东西一点点啃噬干净,简直比灰飞烟灭还惨。

    萧夕禾打了个哆嗦,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她必须要找个更安全的地方待着才行,最好是能给自己找个合法的身份,又不会轻易怀疑她的来历、关键时候还能护住自己的地方。萧夕禾仔细回忆一下原文,隐约有了合适的选择。

    日落西山,夜晚来临。

    合欢宗内灯火通明,门内所有弟子都战战兢兢地聚在一个院子里,院子四角被魔将把守,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正厅门前,一把玄木盘龙椅摆在正中央,直接拦断门厅和院落之间的路。谢摘星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人在合欢宗弟子中穿梭,最后来到他面前。

    “少主,没有您要找的人。”魔将恭敬开口。

    一旁的合欢宗宗主忙道:“魔尊大人,如今还在门内的弟子全在这儿了,还有几十余人如今正在外头试炼,我也不知都去了哪……”

    “名册。”谢摘星冷淡打断。

    宗主顿了顿,赶紧叫人将弟子名册递了上来,谢摘星却不接,她不敢上前,只好看些旁边的魔将。

    “将所有近三年没回合欢宗的弟子,单独列一张纸上。”魔将吩咐。

    合欢宗宗主连忙去做。

    一刻钟后,列了二十多个人姓名的名单便出来了。

    魔将看了一眼:“这些人中,有谁刚刚筑基?”

    “她们许久没回,我也不太清楚,”合欢宗宗主为难,“倒是有一些出宗门前就筑基的。”

    “那便先将她们的名字划去。”魔将将名单还她。

    合欢宗宗主闻言照做,对他们要找的人是什么修为心中有了计较……还以为谢摘星这般大费周章,要找的是个什么人物,结果只是个刚筑基的人?一个刚筑基的人,又怎会有机会得罪他?

    合欢宗宗主思绪万千,不妨碍她刷刷划掉名字。

    能出去试炼这么久的弟子,大部分都是资质不错的,所以这一下就划去大半人名,最后只剩下七八个。魔将接过来看一眼,双手呈给谢摘星。

    谢摘星神色清冷:“将出宗门前没到炼气的也划去。”

    宗主应了一声,又划去五个名字,这下名单上就只剩下三人了。

    谢摘星抬眸,第一眼便看到了最中间的名字——

    萧夕禾。

    合欢宗宗主察觉到他的视线,顿时流露出一丝嫌弃:“您要找的人绝不可能是她,她资质奇差,更没有什么慧根,不可能三年时间就修成筑基。”

    是吗?看来找到了。谢摘星面无表情,周身充斥肃杀之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