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喜得二宝财阀老公〕〔空间渔夫〕〔大妖猴〕〔绝品医圣〕〔爹地妈咪太撩了〕〔穿书后,我在娱乐〕〔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纵目〕〔毒医宠妃要逆天〕〔大时代之巅〕〔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替嫁后,大叔乖乖〕〔沐雨时节更待落桑〕〔一品布衣〕〔宇智波的正确崛起〕〔三国之大汉再起〕〔超品〕〔诸天轮回:我精神〕〔金圣祖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17章 周五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17章 周五

    “阿嚏!”萧夕禾抖了一下,疑心重重地回头看一眼。

    ……没人跟着,那怎么感觉后背一凉?她按了按太阳穴,只当是最近听多了谢摘星去合欢宗的消息,有点草木皆兵了。

    她轻呼一口气,放平心态后看向前方略显寒酸的大门,知道自己找到了理想的庇护地——

    药神谷,一个专属医修的仙门。

    由于修仙界的人普遍不怎么生病,受了伤也大多能自我疗愈。加上如今修仙氛围浮躁,个个急于求成没了救世的觉悟,所以愿意加入仙门研习医术的修者越来越少,如今的药神谷越来越落寞,谷主加弟子总共就只剩下三四人了。

    而萧夕禾之所以选择这个门派,一来是因为这里的人潜心钻研医术,除去必要的出门行医,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状态,她藏在这里不会被人轻易发现,二是因为原文五十万字,虽然只有不到三百字描写了这个门派,但却透露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信息——

    药神谷谷主曾救过谢摘星亲爹、魔界之主谢无言的命。

    谢摘星自幼丧母,是谢无言亲手拉扯长大,他性子虽然暴戾反复,可对亲爹却十分尊敬。而药神谷谷主柳江,则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只要能成为他门中弟子,将来万一她身份暴露,谢摘星杀了过来,柳江兴许会为了她去向谢无言求情。

    谢无言的话……谢摘星总是会听的吧?

    萧夕禾轻呼一口气,一脸郑重地走到门前,咚咚咚敲了三声。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是一位外貌四十左右的半老徐娘,态度极好地问:“是来求医还是问药?”

    “我来拜师。”萧夕禾忙道。

    女人愣了一下,似乎陷入了犹豫。

    ……药神谷常年人手短缺,看到有人来拜师不该高兴吗?为什么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萧夕禾突然心里打鼓:“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你先跟我来吧。”女人说着,便低着头往里去了。

    萧夕禾赶紧跟过去。

    药王谷四面环山,中间一条长河贯穿,乍一看与背阴谷差不多,环境却是千差万别。这里种的大多数是花木,最粗也不过碗口粗,高不过三五米,不会遮挡阳光,空气也干燥温暖、泛着点点甜香。

    萧夕禾看着这个环境,愈发想留下来了。

    再往前走,空气里的甜香便被药材的苦味取代了,萧夕禾伸着脑袋看,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大院子,地上铺满了需要晾晒的药材,左侧的厨房冒着白烟,里面有人影闪动,似乎在熬煮什么。

    女人带她走到院中便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她道:“你等着,我去问问谷主的意思。”

    “好。”萧夕禾点头答应。

    女人微微颔首,便扭头进了厨房。

    萧夕禾独自站在院里,忍不住悄悄打量四周。她这半年虽然东躲西藏,但也长了不少见识,药神谷与其他仙门比起来,的确穷酸得可怜,别说高楼玉宇了,就连瓦房都只有三两间,最大的那间开着门,隐约能看到里面的药架。

    她正看得入神,厨房里突然传出一道暴躁的声音:“我说不收就不收,你不用劝我!”

    “你小声点!”是女人的声音。

    萧夕禾扭头看去。

    暴躁的声音顿时更高了:“我偏不小声!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别的仙门不收,就跑到我这儿来退而求其次,等将来吃足了灵药养打好了根基就投奔他方,算盘打得啪啪响,是将我当傻子不成?!”

    “哎呀你可真是……还没见到人就这般下定义,是不是太草率了?”女人无奈劝解。

    那人冷哼一声:“这种人我见多了,你现在就让她走,我药神谷绝不给他人做嫁衣裳!”

    “那你至少见一见,万一合眼缘呢?”女人还在劝。

    片刻之后,女人牵着一个白胡子老头走了出来,萧夕禾一瞬间跟老头四目相对,顿时尴尬一笑。

    老头冷哼一声,没好气地看向女人:“看完了,现在能让她走了吧?”

    萧夕禾:“……”

    “你什么都没问呢!”女人也忍不住瞪他了。

    老头气势瞬间矮了一截,但还是相当不耐烦:“有什么可问的,她连脸都是假的,这种人你觉得是诚心拜师?!”

    萧夕禾心下一惊:“您怎么知道?”她从背阴谷出来时,用的确实是自己的脸,但自从听说谢摘星去了合欢宗,便换成了全新的一张脸。

    这张脸属于典型的大众脸,平凡且真实,比她第一次幻化的艳丽脸还要可信几分,这老头怎么一眼看出来的?

    这是她跟老头说的第一句话,老头连正眼都懒得瞧她,但还是不悦解释:“人之相貌、身高、胖瘦,皆是相辅相成而生,你那容貌纹理与走势,一看就与骨架不符,估计来拜师也要用假名吧?”

    萧夕禾确实打算用假名拜师,闻言尴尬一笑。

    老头也不管她,扭头呵斥女人:“别什么人都往自家领,她这种一看就是在外头惹了什么麻烦,想先找个地方避祸,这种来历不明的人别家都避之不及,你倒好,问都不问一句就给我带了过来!”

    “我不也是看你人手不足,想给你找个帮忙的?”女人有些憋火。

    老头冷笑:“你倒是经常找人,可找来的都是些什么人,有一个能用的吗?”

    “你怎么不说是你脾气太差才把人逼走了?”女人被怼了几句,语气也不好了。

    老头一听她说自己脾气不好,直接就要炸:“你说谁脾气太差?!”

    “别吵别吵……”萧夕禾连忙劝架,“我我我不拜师了,你们别吵架,不值当的。”

    “你不用管,我忍这老头已经许久了,成天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摆脸子给谁看呢?!”女人叉腰。

    老头不服气:“我怎么摆脸子了?”

    “你现在就在摆脸子!”

    萧夕禾:“……”谁来救救她啊!

    她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想拜个师,现在不仅没拜成,反而成了人家门派内斗的导火索,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劝架。

    可惜两人越吵越凶,已经有要打起来的趋势,萧夕禾头大如斗,正思考要不要溜走时,院外一阵哭声由远及近。

    院内三人同时扭头,便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哭着跑了过来,直接扑到了老头身上:“爹!娘!师姐快不行了,你快去救救她!”

    爹?娘?萧夕禾扭头看向老头和女人,嘴角抽了抽。她先前一直以为女人是老头的弟子来着,还寻思这弟子胆子挺大,竟敢跟师父这样呛声,合着人家是两口子。

    “我半个时辰前就跟你说了,她胎大难产,孩儿与她只能保一个,你非要两全,可不就只能一尸两命。”老头脸色难看。

    小姑娘哭得更厉害了:“可、可师姐不想伤害孩儿。”

    “那就只能牺牲她了。”老头皱眉。

    “那是我师姐!你怎么能轻易牺牲她!”小姑娘痛哭控诉。

    老头还要再说什么,一旁的女人不悦开口:“你就不能亲自去瞧瞧?说不定还有转机呢?怜儿跟了我们这么多年,你就半点情分都不念?”

    萧夕禾默默点头。

    “念什么情分?当初我都说了她年纪大了不好生,是她非要子嗣,还偷跑出去跟野猪苟合,现在出事了倒要我念情分了!”老头暴跳如雷,“但凡我能救她,我能说只保一个?!”

    萧夕禾闻言,表情有些微妙……不是说药神谷谷主最宠弟子吗?怎么徒弟都要死了,他还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就算救不了,也至少该去看一看吧,而且他骂人也太难听了,竟然把徒弟的夫君骂成野猪。

    “我不管!我要师姐我要师姐!”小姑娘崩溃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女人当即怒视老头,老头又气又恼,偏偏在媳妇儿发火之后不敢吱声,正憋屈时,突然与默默吃瓜的萧夕禾对视了。

    萧夕禾:“?”

    “你!”老头板起脸,“不是要拜师吗?”

    萧夕禾:“……啊。”

    “你去救怜儿,如果你能救活,我就准你拜入门下。”老头说完,直接甩袖离开。

    小姑娘没想到他直接溜了,顿时声嘶力竭:“爹!”

    “不急不急,我去叫他回来。”女人连忙安慰一句,然后扭头就追了出去。

    小姑娘还在持续崩溃,萧夕禾无言许久,正准备悄悄离开时,小姑娘突然抬头看向她。

    “……看我干嘛,我半点医术都不通。”她就是个厨子。

    小姑娘却像看见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突然抱住了她的腿:“我爹说你能救,那你肯定能救,求求你帮帮我……”

    萧夕禾嘴角抽了抽:“他那是随口找的借口,你还真信啊?”

    “哇呜呜呜……”

    “……我真不会接生。”萧夕禾头大。

    “哇哇呜呜呜……”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声音最是清脆好听,可一旦哭起来,就如同指甲刮黑板尖利刺耳,萧夕禾顿时头都大了:“你先别哭了!”

    小姑娘瞬间憋住,抽抽搭搭地看着她:“那你去看看师姐。”

    “……行。”

    萧夕禾一答应,小姑娘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就朝院外去了。萧夕禾默默跟着,两人一前一后穿过小道与花林,最后来到一个山洞前。

    “师姐就在里面。”小姑娘哽咽道。

    萧夕禾点了点头,正要跟她进去,山洞里突然传出一声猪哼。

    “……还有别人?”萧夕禾艰难开口。

    小姑娘茫然:“没有啊,只有师姐。”

    “那你师姐……应该挺疼的。”都疼出猪叫了。

    萧夕禾咽了下口水,看向山洞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洪水猛兽。她两辈子都没见过女人生孩子,但也能想到里面是怎样血淋淋的画面,一细想就忍不住打哆嗦。

    “姐姐……”小姑娘催促。

    萧夕禾看了眼小姑娘红肿的眼睛,只好硬着头皮往山洞里走。

    山洞不大,却也干净明亮,一进去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臭味,萧夕禾强忍着不适,顺着前方动静看过去,然后就看到一……头猪。

    猪……

    她震惊地睁大眼睛:“不好了,你师姐不见了!”

    “哪不见了?”小姑娘迷茫地看向地上干草堆,“不是在这儿吗?”

    萧夕禾愣了愣,突然意识到不对:“你说的师姐……是一头猪?”

    “她叫怜儿,”小姑娘认真解释,“她不是一头普通的猪,是一头有了灵智的猪,算得上低阶妖兽了。”

    有什么区别!就算它得道飞升,那也是头猪!她叫它师姐……所以那老头宁愿收一头猪做徒弟,都不愿意收她?!萧夕禾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冷静下来。

    两人说话的功夫,地上的猪已经有进气没出气了,小姑娘看了又要哭:“姐姐,姐姐你快救救师姐!”

    萧夕禾为难:“我不知道怎么救……”

    “你快过去!”小姑娘推着她往前走。

    萧夕禾只好上前,猪……怜儿察觉到她的靠近,不安地动了动身子,小姑娘连忙上前安抚:“师姐你别怕,这个姐姐是来救你的。”

    萧夕禾顿时压力很大,磨磨蹭蹭走过去后,伸手摸了一下怜儿鼓鼓囊囊的肚子:“……猪崽还在动,应该是还活着。”

    “但是生不下来,”小姑娘又开始抹眼泪,“我爹说在里头缠住了,想保住孩子就必须将肚子剖开……师姐如今已经三十余岁,剖开肚子只怕就活不了了。”

    怜儿无声地看着她,似乎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

    萧夕禾看着一人一猪,轻轻叹了声气:“但我帮不了你们。”

    “可是我爹……”

    “你爹是骗你的,我真的什么都不会,”萧夕禾无奈,“你想啊,他都救不了,我如果能救岂不是比他还厉害,又怎会跑到这里来拜师?”

    小姑娘哑口无言。

    山洞里静了一瞬,怜儿突然呜咽一声开始抽搐,小姑娘顿时急了:“师姐,师姐……”

    “再不做选择,真要一尸两命了,”萧夕禾看了眼什么都听不进去的小姑娘,只好蹲下看向怜儿,“你呢?你想怎么做?”

    “哼哼……”怜儿虚弱地哼唧两声。

    萧夕禾却莫名懂了它的意思,抿了抿唇看向小姑娘:“将你爹叫过来接生吧,这是你师姐的选择,你要学会接受。”

    “我不……”

    “不是你任性的时候。”萧夕禾加重了语气。

    小姑娘愣了愣,对上萧夕禾的眼睛后又是一阵泪意,但这次却没有哭出声,而是胡乱擦了一把眼睛,头也不回地朝外头奔去。

    山洞里只剩下萧夕禾一个人,她在猪旁边的干草垫上坐下:“加油啊怜儿,一定要坚持住。”

    “哼……”

    萧夕禾打了个哈欠,一边等小姑娘带人回来,一边思索离了药神谷自己能去哪。修仙界肯定是待不下去了,魔界更不用考虑,妖族想都不用想,她这个修为去了等于送菜,唯一能去的凡界……除非她自废修为。

    实在不行,废就废了吧,做个凡人也挺好的,她以前不就是凡人么,就是可惜了她好不容易得来的两百年寿命。

    萧夕禾正思考得认真,旁边的猪突然惨叫一声,整个身躯都开始抽动。她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拍它的脸,试图让它保持清醒。猪被拍得一阵狂躁,忍不住拱了她一下。

    “嘶……”萧夕禾的手被它的牙齿划伤,顿时流出殷殷血迹,血顺着手心滑落,滴在了猪嘴里。

    猪眉心一点流光闪过,接着便嘶吼一声,萧夕禾错过了它额上流光,一抬头就看到了小猪被挤出来的画面。

    ……太吓人了啊啊啊啊啊!!!

    “早让你做决定你不做,现在怜儿快不行了你才找我,耽搁到现在恐怕早就凶多吉少了!”

    “呜呜呜……”小姑娘继续伤心。

    “行了,别刀子嘴了,你要一点不关心怜儿,又怎么会一直在外头等着?”女人劝道。

    “我才没有等着,她自己死活不让我救,现在又跑来找我,最佳救治时机就是被这么耽误的!”

    老头骂骂咧咧的声音由远及近,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家三口同时出现在山洞里。

    萧夕禾双眼发直,抬头看向三人:“母子……女,我也不知道性别,总之平安,另外……”她咽了下口水,“好像生的是头野猪。”

    一家三口同时沉默了。

    “哼唧……”怜儿弱弱表示自己还活着。

    小姑娘呜咽一声,扑过去将它抱住。

    萧夕禾看向老头:“我能加入药神谷了?”

    “……你怎么做到的?”老头无语。

    萧夕禾一脸茫然:“不知道。”

    老头嘴角抽了抽,正要开口说话,旁边的女人突然笑了:“你之前不是说过,想成为优秀的医修,光有医术是不够的,还得有点好运气,医术易得,运气难得,看来你这次收了一个不错的徒弟。”

    老头轻哼一声,勉为其难地开口:“跟我来。”

    萧夕禾打起精神,连忙跟了过去。

    一刻钟后,两人重新回到院子里。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胆敢有半点隐瞒,就不用聊了。”老头随意找个凳子坐下。

    “是。”萧夕禾打起精神,恭恭敬敬站在他面前。

    “你叫什么,原先在哪个门派?”

    “我叫萧夕禾,以前是合欢宗的。”萧夕禾回答。

    老头挑眉:“羲和?这名字未免有些大了。”

    萧夕禾一听就知道他误会了:“不是代表太阳的那个羲和,是夕阳的夕,禾苗的禾……好像跟太阳也有点关系。”

    老头微微颔首,又问:“你为何避世?”

    萧夕禾顿了顿,犹豫要不要说实话。

    老头顿时眯起眼睛。

    ……算了,家门都报了,也不在乎这点了。萧夕禾深吸一口气:“我得罪了谢摘星。”

    老头一顿,回过味来:“难怪你要来药神谷,合着是想让我做靠山。”

    萧夕禾讨好地笑笑,却也没有否认。

    老头思忖片刻,总算缓缓开口:“今日起,你不再是什么萧夕禾,而是我药神谷的徒弟,在你之前还有三个,你排行老四,以后……就叫阿肆吧。”

    萧夕禾:“……”名字好敷衍哦。

    “不愿意?”老头问。

    萧夕禾:“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