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鸾锦谋一品女少〕〔重生:人生优化面〕〔首富从穿梭1990开〕〔踏仙阶〕〔墨少追缉令:幸孕〕〔我靠卖盒饭火爆全〕〔男神拯救计划〕〔大秦:苟成陆地神〕〔网游之开局献祭了〕〔大明1644〕〔我在木叶肝经验〕〔我绑定了搞事修仙〕〔这个领主大人非常〕〔东厂最后一名紫衣〕〔祖传老店倒闭后,〕〔穿梭万界:从要听〕〔浩劫余生〕〔夜烬天下〕〔篮坛科学家〕〔重生之工业狂潮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27章(掉马了)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27章(掉马了)

    谢摘星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柳安安简直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找到小师妹。

    她放下竹篓便出门了,结果在外头转了两圈都没找到人。眼看着日头高升,她生出些许担忧,正准备找第三遍时,突然遇到一个眼熟的弟子。

    “柳道友回来啦,怎么没见阿肆道友与你一起?她刚才还向我问起你呢。”弟子打招呼。

    柳安安顿了一下:“你见过她了?那你指定她去哪了吗?”

    “应该在少宗主那儿吧,方才还是我请她过去的。”弟子笑道。

    怎么又突然去了,难道是余毒没有清干净?柳安安犹豫一瞬,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再说。

    已是晌午,偌大的院子里却是清清冷冷。柳安安径直走到门前,抬手敲了几下。

    片刻之后,房门吱呀一声开了,赵少卿出现在她面前。

    “少宗主,我小师妹在吗?”柳安安忍不住往里看,却没有看到人影。

    赵少卿笑着往旁边让了一步,大方让她往里看:“我方才闲得无聊,便请阿肆来坐了坐,但她心不在焉的,没过多久就走了,难道没回住处?”

    “没有啊。”柳安安顿时皱起眉头。

    赵少卿面色不变:“或许是心情烦闷,出去散心了吧。”

    “她就算要散心,肯定也会先跟我说一声的……”柳安安心中担忧。

    “御剑宗总共就这么大,她又出不去,想来找人也容易,”赵少卿温和安抚,“不如我叫人随你一起去找。”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柳安安说完,又忍不住叮嘱一句,“你好好休息,晌午叫人炖碗补品吃。”

    说完,她又掏出两颗补药,“养身的。”

    赵少卿不明所以,但还是接了过来。

    他身后的寝房深处,萧夕禾听着两人对话,拼命喊叫提醒柳安安,然而不管她怎么喊,门外的柳安安都仿佛听不到一般。她拼命挣扎,想往门口挪,可惜手脚被缚仙绳牢牢捆着,挣扎半天才勉强坐起来,根本没力气挪动。

    喊也不行逃也不行,只能眼睁睁看着柳安安远去。

    房门关上,脚步声响起,萧夕禾的呼吸微微急促,却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阿肆,”他温和地拿起桌上一只铃铛,“这个叫幻月铃,是父亲送我的十六岁生辰礼,摇晃之后可遮一切,声音或身形,都在其遮挡之下,即便柳道友进了寝房,来到你面前,只怕也找不到你。”

    萧夕禾盯着他的双眼:“你想做什么?”

    赵少卿没有回答:“时间还早,阿肆你先休息,我也累了,等天黑之后我们再聊。”

    说完,当真就去了床上躺下。萧夕禾叫了他两声,却迟迟得不到回应,只能咬牙继续对付手腕上的缚仙绳。

    另一边,柳安安从赵少卿那出来后,又开始寻找萧夕禾,一连找了好几趟后终于意识到萧夕禾可能出事了,自己一个人找速度太慢。她没敢再犹豫,赶紧去了沭阳殿请赵无尘帮忙找人。

    “你师妹不见了?”赵无尘皱眉,“小友莫急,我这便叫人去寻。”

    “多谢赵宗主。”柳安安连忙道谢。

    赵无尘随她一起出了门,叫来几十名弟子一起寻找,一时间御剑宗热闹不已。然而众人即便将御剑宗翻了一遍,都未曾见到萧夕禾的影子。

    柳安安万分焦急之下,突然想到还有一个地方没搜,当即独自跑了过去。

    客苑中,谢摘星百无聊赖地敲着桌子,似乎在等什么人,听到外头的脚步声后,唇角微微浮起一点弧度,眼底却没有半点笑意。

    下一瞬,柳安安便冲了进来,张口便直接质问:“是不是你做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柳安安瞪眼:“你少装傻,我小师妹呢?”

    “本尊哪里知道。”谢摘星相当心平气和。

    柳安安却不信他,板着脸继续吓唬:“我爹对你爹有救命之恩,你爹曾经许诺,魔界所有人都不得伤害药神谷的人,违令者斩,你想公然抗命吗?”

    “少吓唬本尊,你若不信,自己找就是。”谢摘星轻抿一口清茶,觉得难喝又放下了。

    柳安安狐疑地看他一眼,当即不客气地在房中搜查。

    然而她找了两三遍,都没找到小师妹的影子,最后不得不回到谢摘星面前:“你究竟将她藏到哪去了?!”

    “不是本尊藏的,”谢摘星慢条斯理,“但本尊倒是知道她在哪。”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谢摘星盯着她看了片刻,反问:“她在哪关本尊什么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本尊这次来御剑宗,只为找萧夕禾。”言外之意,除非她承认阿肆就是萧夕禾,否则就不必谈了。

    柳安安咬牙看着他,怎么也说不出承认的话。

    谢摘星不急不慢:“你慢慢想,离天黑还早。”

    ……跟天黑又有什么关系?柳安安皱起眉头,与他对视许久后突然道:“好吧我承认,她就是萧夕禾。”

    反正就一句话,大不了之后再否认就是。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短暂的沉默之后,柳安安冷笑一声:“我自己会找到她。”

    说罢,便气哼哼离开了。

    谢摘星不以为意,闲适地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最后将剩下那半杯难喝的茶直接倒在了地上。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太阳终于缓缓落下山头,当周围开始暗下来,萧夕禾还是渺无音讯,柳安安终于有点动摇了。

    不知为何,她直觉谢摘星没有骗她,再这么拖下去,小师妹可就危险了,但让她去谢摘星面前承认小师妹的身份……她怕谢摘星就算肯找小师妹,之后也会痛下杀手。

    是让小师妹现在有危险,还是被找到之后有危险,柳安安犹豫不定,急得在原地来回踱步。

    终于,她还是下了决心:“不管了!”

    说着话便朝谢摘星的寝房走去,然而在穿过一片林子时,突然被一人叫住:“安安。”

    柳安安猛地回头,看到对方后眼圈倏然红了。

    太阳下山,御剑宗彻底迎来了黑夜,然而找人的弟子们高举火把,将周围照得灯火通明。

    赵无尘帮着找了一会儿后,便将事情交给了弟子们,自己则抽出空去见儿子。

    找人的声音此起彼伏,即便是赵少卿房中也隐约能听到。

    萧夕禾被捆在地上心如死灰,正当快感到绝望时,突然听到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她精神一震,一抬头看到是赵无尘来了,赶紧艰难坐起来:“赵宗主!赵宗主!”

    然而赵无尘却仿佛什么都没听到,径直走到床边坐下:“少卿,今日感觉如何?”

    “还不错,”赵少卿咳了几声,唇角挂着浅浅笑意,“父亲,外面在喊什么,怪吵的。”

    “赵宗主!你看看我,我在这儿!”萧夕禾仍未放弃。

    赵无尘皱起眉头:“药神谷的那个小徒弟走失了,弟子们正在找寻。”

    “我在这里啊!”

    “阿肆?”赵少卿目露担忧,“好端端的,怎么会走失?”

    “我也不知,这不正找呢,”赵无尘叹了声气,“爹先去找人,明日清早再来找你。”

    萧夕禾一听他要走,当即挣扎着朝床边撞去,桌上的幻月铃突然发出一声响动。

    父子俩同时看了过去,赵少卿唇角的笑意倏然淡了,赵无尘则蹙起眉头,起身将幻月铃拿了起来。

    “父亲咳咳……”赵少卿突然咳嗽。

    赵无尘眼眸微动,连忙放下铃铛为他倒了杯水。

    “谢谢。”赵少卿接过。

    赵无尘盯着他看了片刻,道:“你好好休息吧,爹得走了……若觉得外头找人的动静太吵,我叫他们去远点的地方找,就不来打扰你了。”

    “多谢父亲。”赵少卿说着便要亲自送他。

    赵无尘拦住他,转身走到门口时又想到什么,停下来回头叮嘱:“幻月铃是不可多得的法器,你记得好好收着。”

    “是。”赵少卿笑着答应。

    “赵宗主……”萧夕禾眼睁睁看着他离开,还不忘从外面把门关上,顿时一阵绝望。

    寝房里突然静了下来,赵少卿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来到萧夕禾面前将她扶起,这才温和道:“我都说了,听不到的,你又何必白费力气。”

    萧夕禾盯着他看了片刻,耳边找人的声音越来越远,不用想也是赵无尘已经吩咐下去了。

    许久,她深吸一口气:“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只是想让你救我而已。”赵少卿回答。

    萧夕禾尽可能保持冷静:“你已经死了,我怎么救?”

    赵少卿唇角的笑意突然僵住,证明她猜对了。

    赵少卿这个人,确实已经死了,她那天晚上见到的鬼影,根本不是什么阿雨,而是他的魂体,他手腕上的疤就是证明。

    有些事乍一看是一团乱麻,可真当抓到了线头,抽丝剥茧之下倒也各有理由。

    阿雨一看到她们就这么大反应,不肯让她们给赵少卿诊脉,是因为怕她们的医术太精进,会探出赵少卿的脉搏只是假象,不肯让赵少卿吃她们给的任何东西,是因为赵少卿已经死了,无法像活人一样消化东西,汤药也好零食也好,都会对他的身体形成负担,吃完后还要用魂力催出来。

    或许没有她跟二师姐,他不必当着众人面吃东西,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开始杀人。但那日为了不在人前露出破绽,他只能吃下她给的梅子,也是当天晚上,她见到了没有脚的鬼魂。

    “若我猜得不错,阿雨早就知道你已经死了吧?”萧夕禾不动声色地试探。

    赵少卿无奈地笑了一声:“阿肆,你真的很聪明。”

    “我不聪明,否则也不会今日才知道。”萧夕禾长叹一声,默默将谢摘星骂了一句。

    难怪他会给赵少卿冰魄,难怪他在第一次听到她和二师姐提赵少卿的脉象时,会不以为然地轻嗤一声,也难怪那日在测玲珑塔时,他会突然说有人还没测。

    只怕他早就知道赵少卿不是人了,只是一直没说,看她和二师姐两个蠢医在那忙忙碌碌。

    提起玲珑塔,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日你测玲珑塔,为什么会没有反应?”

    “玲珑塔只能测异身灵魂,我的魂就在我的身体里,自然不会有反应。”赵少卿好脾气地回答。

    萧夕禾恍然,原来如此。

    赵少卿笑了笑,干脆在她旁边席地而坐,回答她刚才的问题:“阿雨她……的确早就知道了,因为就是她,帮我将魂魄引回体内的。”

    萧夕禾眼皮一跳。

    “阿肆你知道吗?人大限将至时是有预感的,我那日便是,所以央着父亲准许我出门,想在死之前再瞧一瞧大好的河山,”赵少卿提起往事,眼底满是笑意,“我便是那时遇见的阿雨。”

    “她真的很单纯,不谙世事,唯独喜欢同我在一起,可惜我没有陪她太久便不行了。她性子也是执拗,用了妖族禁术强行将我的魂魄留在身体里,让我能像常人一样走动谈笑。”

    在真实的相遇故事里,不是他救了阿雨,而是阿雨救了他。

    “可鬼就是鬼,又如何能与常人相比,为了维持我尸身不腐,她每日都耗费大量元气,还不惜去吸取活人阳气……”

    “你抓我,是因为发现了我的全阳体质?”萧夕禾突然问。

    赵少卿被打断也不生气:“全阳体质世间少有,你体内蕴含的阳气,要比上百个男人的都多。”

    “所以有了我,你就不用再吸食他人阳气了。”萧夕禾总结。

    赵少卿眼底闪过一丝愧疚:“抱歉阿肆,我也不想的。”

    看来她又猜对了,难怪他在她撞鬼之后的第二天,便开始与她热络,原来一切都是有迹可循。萧夕禾盯着他看了看,片刻之后才斟酌开口:“谢摘星不是说他的东西可以救你吗?你又何必要害人性命。”

    “来历不明的东西,我怎敢一直带在身上,”赵少卿苦笑一声,“我也不想害人性命,可阿雨太过执着……”

    “她已经死了,你既然觉得她做的不对,何必一错再错。”萧夕禾看着他的眼睛。

    赵少卿与她对视许久,惆怅地别开脸:“是啊,她已经死了……我背负着她的一腔深情,怎敢轻易放弃性命。”

    萧夕禾闻言沉默了。

    “阿肆,你不会怪我吧?”赵少卿看向她。

    萧夕禾静了片刻:“临死之前,我能讨一杯水喝吗?”

    赵少卿笑笑:“当然。”

    说着话,他挣扎着从地上起来,朝着桌前去了。萧夕禾看着他脚下虚浮无力,每一步都走得缓慢,心中隐隐有了计较。

    “你住口!”赵少卿面色更加扭曲,终于撕去伪装,“能保尸身不腐又怎样,我要的是健康的体魄,不是一具苟延残喘的身体!”

    萧夕禾硬着头皮:“我之前在背阴谷……也与你双修了,我、我我还告诉你,我名字叫娇娇……”

    萧夕禾心念电转,立刻开口道:“赵宗主节哀,原来少宗主多日前就已经死了,一直是这只鬼魂占据了他的身体,诱骗阿雨为他卖命,好在现在已经被魔尊大人给抓住了。”

    萧夕禾:“……”真奸啊,连她事后会否认都想到了。

    “证据。”谢摘星不紧不慢地开口。

    只要拿到铃铛解除屏障,她便能叫二师姐来救她,只要能……萧夕禾的手还未碰到铃铛,一只血肉模糊的手便已经提前抢走了。

    赵无尘呼吸急促,死死盯着被谢摘星踩在脚下奄奄一息的魂体。

    萧夕禾怒了:“你这是屈打成招!”

    许久,他咬牙开口:“可否请魔尊大人将此魂体交给我,我好亲自惩戒。”

    ……近距离看实在是太刺激了,萧夕禾瞬间做了决定:“我、我昨晚……跟你双修了。”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赵少卿喘着粗气问。

    他这一拳没用灵力,却是实实在在的力量,赵少卿的魂体被打得脸一偏,旁边的身体也跟着出现同样的伤。

    “不准你这么说她!”

    她咽了下口水,在死在赵少卿手上和死在谢摘星手上纠结半天,就在天平快要往前者倾斜时,赵少卿的眼珠子突然掉下来一个。

    “我杀了你!”赵少卿挣扎着便要朝她扑来。

    别的不敢说了,怕勾起魔尊大人不好的回忆,直接将她了结了。

    萧夕禾被提了起来,憋得脸都红了,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蹬脚,慌乱之余还不忘看向他的手腕。

    萧夕禾乐了:“你心里清楚,只要你求情,你爹肯定会放过阿雨,可她还是死了,说明什么?说明你根本没想让她活,你对她做了这么多恶心事儿,还跟我装什么深情?”

    谢摘星不怀好意地勾起唇角。

    她静了静,在赵少卿的注视下突然将杯中水泼在了他脸上。赵少卿闭了一下眼睛,任由水顺着脸颊往下落,唇角却还噙着笑:“不渴了吗?”

    “萧夕禾!我是萧夕禾!”萧夕禾赶紧承认。

    赵少卿的手在距离萧夕禾眼睛一寸的地方停下,谢摘星慢悠悠开口:“确定?”

    “装什么好人,”萧夕禾看着虚弱的他冷笑一声,“明明占尽了便宜,却口口声声说自己身不由己,还把一切过错都推给女人,就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自私自利的狗杂种!”

    萧夕禾小心翼翼地睁开眼,迎面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师兄,没人啊。”柳安安却着急地看向身后之人。

    他眼底闪过一丝恐惧,拼了命开始挣扎。谢摘星冷眼看着这团烂肉不断扭动,走上前来慢条斯理地挽起衣袖,俯身揪住他的衣领一拳砸了过去。

    “确定确定。”萧夕禾忙点头,心想大不了之后就说是为了保命才胡说的。

    “有事?”谢摘星面无表情。

    没有出现伤痕。

    说话的功夫,柳安安已经冲到了萧夕禾面前,快速将她身上的缚仙绳解开了。被她称为师兄的人则走到尸体前,随意掀开衣袖。

    “我怎么不懂,可我至少没害过人,不像你个废物成天惦记别人的东西,尽做损人不利己的事!”萧夕禾都快紧张死了,却还在不断输出。

    萧夕禾僵硬地歪头,便看到谢摘星似笑非笑地倚在门框上。

    她倒抽一口冷气,却发现这东西仿佛静止了一般。

    “你是萧夕禾的证据。”

    她大为感动:“魔尊大人……”

    赵少卿没想到她突然发难,魂体顿时被撞个实在。全阳体质的身体对于鬼魂而言,就好像烧得滚烫的热油,赵少卿被撞到的地方顿时滋啦啦冒出白烟,烧得他跌在地上翻滚起来,而一旁地上的身体,也跟着冒起阵阵白烟。

    “不够。”谢摘星冷眼看她。

    “幸好他不是少宗主,否则就是少宗主勾结妖族伤害御剑宗弟子了,这要是传出去,赵宗主的脸面何在、威望何在?”萧夕禾活动一下手脚,赌他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不敢承认。

    谢摘星眼底闪过一丝不悦,正要开口说话时,房门突然被撞开,一行人直接冲了进来。

    萧夕禾:“……”

    萧夕禾心里咯噔一下,再抬头就看到一张如油锅里刚炸完一样的脸……她的全阳体质这么厉害吗?

    男人勾起唇角:“小师妹所言非虚,的确已经死了许久了,各位道友不信的话皆可以上前查看。”

    谢摘星也不废话,直接放开了赵少卿,血肉模糊的赵少卿再次朝萧夕禾抓去。

    “她要是知道阳气续命的办法,就不会对我们如临大敌了,大不了帮你害个人就是,也好过整日咋咋呼呼惹人怀疑。只怕她用自身元气为你续命是真,杀人取阳气是假,从头到尾害人的只有你一个而已。”

    萧夕禾不屑:“你现在残破之躯,除了能用法器缚住我,还能做别的事吗?废物!蠢货!渣男!”

    谢摘星思索片刻,一脚将魂体碾碎。

    不是奇幻小说吗?怎么像斗殴?

    萧夕禾咽了下口水:“可、可以了吧?要不给他个痛快?”

    “嗬……”

    赵少卿瞳孔扩大,声音逐渐严厉:“你懂什么,你这样生来就康健的人懂什么!”

    萧夕禾咽了下口水,心一横便要故技重施,可惜还未碰触到他,便被一道无形的气墙隔开。

    男人扫了他一眼,视线落在桌上的铃铛上,柳安安当即取了过去。赵无尘见状当即要抢,男人却没给他机会,直接捏碎了。

    虽然并不在乎旁人怎么想,但听到她为自己解释,谢摘星还是扫了她一眼。

    虽然是魂体,可吸了这么多人的阳气后,也不再像萧夕禾第一次见时那样漂浮了,反而在摔的瞬间发出沉闷的响声。

    萧夕禾眨了眨眼,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一道闲适的声音从赵少卿身后传来:“倒比我想的动手早,看来是真迫不及待要重获新生了。”

    赵少卿一发现自己能动了,便立刻杀向萧夕禾,可惜手还未伸出去,便仿佛被什么抓住了一般朝后拖去。

    三言两语,直接否认了赵少卿魂体的身份……反正也已经打得看不出原样了。

    一秒两秒……不知多久过去了,却没有疼痛感传来。

    “阿肆!我阿肆!”萧夕禾吓得尖叫。

    这下她彻底慌了,赵少卿没错过她眼底的恐惧,疯癫地大笑一声后朝她扑来。萧夕禾尖叫一声缩成一团,用捆在一起的手死死抱住脑袋。

    “也难怪死了那么多人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若凶手真是阿雨,他们怎么可能一点防备也没有。我真可怜那些弟子,估计到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他们的少宗主会害他们的性命。”

    萧夕禾:“?”

    萧夕禾手心冒汗,却还是挑衅地勾唇:“好,不说她,那我说你,你这个蠢货知不知道,冰魄虽无药用价值,却是防腐的好材料,你带在身上可保尸身不腐百年,根本不用吸食阳气,你却将东西给扔了,蠢货!废物!”

    萧夕禾:“……”咋滴,不认识了啊?

    谢摘星盯着她看了片刻,正要再说什么,突然注意到她脖子上的淤青,眼神瞬间暗了下来:“他弄的?”

    萧夕禾顿了顿:“什么证据?”

    谢摘星突然抬头,萧夕禾吓得瞬间闭嘴。

    谢摘星一拳又一拳,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被他按着揍的魂体脸骨都碎了,眼珠子牙齿飞得到处都是。

    萧夕禾:“……”嗯,还是奇幻小说,没有哪个小混混打架脑袋都转一圈了还能乱叫的。

    在场的大多数人虽然不是医修,可死了多日跟刚死的尸体之间区别,还是能分得清的。

    “我杀了你!”赵少卿咬着牙,隔空掐住了她的脖子。

    赵少卿很快端着茶杯回来,萧夕禾道了声谢,勉强用两个捆在一起的手捧住杯子,因为太不方便,还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指。

    见萧夕禾不回答,谢摘星打了个响指,刚才还不会动的鬼当即挣扎起来,甩起的手险些扇到萧夕禾的脸。

    “像你这样自私自利的女人,又怎么懂阿雨的伟大!”赵少卿咬牙,英俊的脸微微扭曲,“你根本不配说她。”

    谢摘星抬手,做出要打响指的动作:“你是谁?”

    猜对了!她第一次见鬼时,无意间打到了鬼的手腕,赵少卿的手腕上便出现了久久不愈伤痕,而她刚才碰触赵少卿身体的手指,却没有半点伤口,说明他只有在魂体状态时才会被伤害。

    没了魂体做掩护的身体,此刻呈现出正常的尸僵,一眼就能看得出死了多日。

    萧夕禾面无表情。

    “我不是那种人……”赵少卿咬牙。

    “我就说那女人蠢了,牺牲了性命惹来一身骂名,却也只是成全了你人前的重情重义好名声,顺便灭了自己的口。”

    “动我的人。”谢摘星又是一拳。

    “小心。”赵少卿耐心十足。

    “你不是那种人,那到底是哪种人?”萧夕禾不屑,“也就阿雨那种蠢蛋,才会信了你的鬼话,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从一开始就在pua她吧?认识她之后,就利用她的天真无知,博取她的好感,好让她在你大限已至时为你强留下魂魄。”

    萧夕禾:“……”不愧是魔尊大人,有台阶也不下。

    这就是不会追究的意思了,萧夕禾默默松了口气,期待地看向谢摘星。

    赵少卿嘴唇已经烂透,露着森森白牙和血红的牙印,看起来已经理智全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当看到同样的伤疤后,最后一点猜测也确定了,萧夕禾没有犹豫,当即爆发所有力量朝他的魂魄撞去。

    “想好了再说。”谢摘星眯起长眸。

    只有灵体的赵少卿摆脱了身体的束缚,动作顿时自如轻盈起来。

    “赵宗主不信,可以验尸,看是不是已经死了多日。”萧夕禾立刻道。

    赵无尘大怒:“你胡说,这明明就是我儿!”

    “啊,脚重了。”谢摘星遗憾开口。

    “……什么?”萧夕禾不解。

    刚冒出这个疑问,赵少卿的脑袋就被打得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惨叫得更厉害了。

    然后就是第四拳、第五拳……萧夕禾吓傻了,看着刚才还一副大反派模样的赵少卿,这会儿被揍得像孙子一样,不由得感觉到这个世界的魔幻——

    赵少卿惨叫一声,谢摘星打了第三拳:“你也配?”

    “你承认了?”萧夕禾冷笑,“你在人前为她求情也是假意吧,只怕在她顶罪之前,你已经说服她自尽了,否则以她那样的性子,明明可以活着,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去死。你怎么骗她的?告诉她只有为你牺牲性命,才是真的爱你吗?”

    “你……”

    谢摘星盯着她看了片刻,冷笑:“你与柳安安不愧是一个师门出来的。”

    “……你想干什么?”萧夕禾生出不好的念头。

    “所以她为你顶罪了啊。”萧夕禾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看见了,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赵无尘不悦开口。

    赵少卿伸手抬起她的下颌:“既然不渴了,那便开始吧。”

    “少卿!”赵无尘看见赵少卿的样子,眼睛瞬间红了。

    说罢,便俯身凑了过去。萧夕禾默默掐紧手指,在他即将贴上来时猛地用头撞了他一下。赵少卿被撞得后仰,挣扎半天都没起来。

    萧夕禾看着谢摘星沉郁的双眼,渐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魔尊……魔尊……”

    谢摘星也不废话,一甩袖子赵少卿直接翻转狠狠摔在地上。

    她故意激怒他,便是逼他冲动地现出魂体,眼下一击即中,萧夕禾不敢多留,挣扎着去抓桌上的幻月铃。

    谢摘星盯着她这张平平无奇的脸看了片刻,问:“你谁?”

    所以即便成为了鬼魂,有的却还是苟延残喘的身体。萧夕禾继续挑衅:“所以就要害人性命?可笑!”

    赵少卿死死盯着她:“你懂什么,阿雨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

    一瞬间所有屏障消失,萧夕禾三人就这么暴露在众人眼前。

    萧夕禾听到她的称呼愣了一下,下一瞬便看到一个长得像狐狸一样貌美的男人走了进来,再后面便是赵无尘跟他的弟子们。

    她满脸厌恶句句羞辱,赵少卿再也控制不住,灵体突然从身体里钻出。相比她第一次见的鬼魂,他此刻的灵体要厚重许多,显然是害了那么多条人命的缘故。

    被她这样盯着,赵少卿终于流露出一丝恼怒:“是她自愿的。”

    萧夕禾一眼就看到了柳安安,当即大声招呼:“二师姐,我在这里!”

    萧夕禾拿稳杯子,特意扫了眼他被自己碰触过的指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