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喜得二宝财阀老公〕〔空间渔夫〕〔大妖猴〕〔绝品医圣〕〔爹地妈咪太撩了〕〔穿书后,我在娱乐〕〔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纵目〕〔毒医宠妃要逆天〕〔大时代之巅〕〔三国之壮丽河山〕〔碰瓷之王〕〔替嫁后,大叔乖乖〕〔沐雨时节更待落桑〕〔一品布衣〕〔宇智波的正确崛起〕〔三国之大汉再起〕〔超品〕〔诸天轮回:我精神〕〔金圣祖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30章 第 30 章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30章 第 30 章

    已是隆冬时节,识绿山却生机盎然,没有半点寒意。

    秘境即将开启,山下聚集了大量仙门弟子,为这个原本清幽的地方增添了几分热闹,附近居住的百姓纷纷挑了担子,叫卖一些寻常之物,想趁着这份热闹多挣点过年钱。

    “这位仙子真有眼光,这簪子是我家夫君亲自打磨,上头的花儿是照着当朝宰相墨宝绘制,可是顶好的东西呢!”一个妇人夸道。

    被她夸的女修撇了撇嘴,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宰相又如何,不过是个凡人罢了。”

    “那是那是,我们这些凡人,自然跟仙子们比不了,仙子若是喜欢,不如就留着吧,就当是行善积德,照顾照顾寻常百姓。”妇人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识绿山做生意,深谙跟修者做生意之道。

    女修本来只是随意看看,没打算买这种做工拙劣的东西,可一听到‘行善积德’四个字,犹豫一下还是付钱了。

    “谢谢仙子!”妇人感激收下。

    目睹了这一切的萧夕禾幽幽转头,同旁边的许如清道:“修者都这么人傻钱多吗?”她虽然见的世面不多,但当初去背阴谷之前,也是亲自采买过不少东西的,女修给的那些银钱,估计能买下两个首饰摊。

    结果就买了一个木制的簪子。

    许如清闻言轻笑一声:“修者有修者的道,凡人有凡人的智慧,她轻视凡人的智慧,自然要为自己的轻视付出代价。”

    萧夕禾恍然:“大师兄总是这么有道理。”

    许如清掏出折扇,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你要学的还有很多。”

    大冬天的,还要拿把扇子装逼,不愧是大师兄。

    萧夕禾眨了眨眼,默默看向某个方向:“师妹以后一定会跟着大师兄好好学习,在此之前……大师兄要不要先去拦一拦二师姐,她好像快把银钱败光了。”

    许如清一回头,便看到某个傻姑娘抱着一堆吃的,正站在路边傻乐。

    “……你去叫她回来。”许如清说完,转身去了一间四面漏风的茶肆坐下。

    萧夕禾顿了顿,看了眼爱面子的大师兄,到底还是承受了她这个辈份不该承受的压力。

    柳安安买买买正开心,被强行召回时很是不满,还好萧夕禾在她发作之前说了句:“我第一次参加试炼,二师姐你给我讲讲经验嘛。”

    柳安安瞬间想起自己做师姐的责任,于是主动跟她离开了。

    两人来到茶肆后,许如清已经给她们倒了两杯水,还不忘与萧夕禾说一句:“这里的茶,与你泡的那些相比差远了。”

    “等回药神谷,我再给大师兄泡。”萧夕禾好脾气道。

    柳安安立刻接话:“再给我做个奶茶。”

    “好。”萧夕禾欣然同意。

    三人正聊着天,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嚣,萧夕禾抬头看去,就看到几个年轻人吵成一团,随时有打起来的意思,其中左边那几个的装扮,便是她熟悉的昆仑派。

    “这是怎么了?”萧夕禾惊讶,“也太不体面了。”

    修仙界最喜欢自诩清高,很少会吵成这样,而且还在百姓们的摊子前……不怕被骂吗?

    “昆仑弟子跟蜀山弟子啊,那就不奇怪了,”柳安安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他们两家撞属性了,从几百年前就已经不和,每次遇上都要大吵一架的。”

    萧夕禾扯了一下唇角:“我还是第一次见。”

    “没事,等进了秘境你会经常看见,”柳安安叹气,“所以我说讨厌来秘境,人太多了,呱呱呱个不停,聒噪得要死。”

    “你少说两句,说不定会清净点。”许如清笑她。

    柳安安轻哼一声不理他,拉着萧夕禾介绍:“吵架的这两队,着青色道袍的是昆仑派,白色是蜀山派,你左前方的那队,就是华青门。”

    萧夕禾按照她的指示一一看去,对来此试炼的人大致有了了解后,满脑子只剩下一句话——

    修仙界果然帅哥美女多如狗.

    想想也是,修仙之人皮肤光滑细腻,不会像凡人一样出油冒痘,还个个都整洁干净……能不干净么,随便捏个清尘咒,就能从头到脚焕然一新了,根本不用辛辛苦苦洗头洗澡。

    肤色好、又干净,还穿着各门派统一发放的漂亮袍子,即便五官没那么优秀,氛围也是拉足了,妥妥的年轻貌美。

    萧夕禾看得心情愉悦,再扭头蜀山派跟昆仑派的人已经打起来了。

    她:“……”行吧,帅哥美女打起架来,也是会急到面目狰狞的。

    她叹了声气,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柳安安问许如清:“大师兄,我们要不要去劝个架,万一打出人命了还得我们费心。”

    “不打出人命,又怎么凸显医修的优秀?”许如清反问。

    萧夕禾无语地看向这个狐狸一样的男人,半天憋出一句:“师父要是知道你的言论,肯定要罚你闭门思过三百年。”

    许如清勾起唇角,桃花眼波光流转:“可惜,他不会相信是我说的。”

    萧夕禾:“.…”这个狐狸精。

    根据卜算,秘境还得半个时辰才开启,柳安安趁等待的功夫,尽职尽责地给萧夕禾补课。

    “这个秘境相对简单,咱们进去之后入口会彻底关闭,十日后出口开启,咱们只需在出口开启之前找到鹿蜀就行,在此期间需要小心一些有攻击性的灵兽,和某些心怀不轨的修者。”

    萧夕禾一顿:“什么是心怀不轨的修者?”

    “你不知道吗?”柳安安惊讶,“秘境试炼没有规则,杀人夺宝都是常有的事。”

    萧夕禾睁大眼睛:“这么野吗?”好像记得原文有这么一条潜规则,男主当时还因此吃了不少苦来着。

    许如清怕把小师妹给吓走了,便不紧不慢地开口安慰:“不必担心,咱们又不找什么法宝,只是取点鹿蜀血而已,不会有人起坏心。”

    “那可未必,鹿蜀血也很宝贝呢,”柳安安不认同,“更何况他们这些人,估计多半都是冲着鹿蜀来的。”

    “怎么说?”萧夕禾好奇。

    柳安安被她问得一噎:“……小师妹,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萧夕禾一脸无辜:“我就是不知道嘛。”

    眼下这个时间点,按照原文剧情来说,男主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谢摘星还在背阴谷待着,连剧情都还没铺开的地方,她怎么可能了解。

    “唉,小师妹,你真得补补课了,”柳安安摇了摇头,“你知道这个秘境里的秘宝都是从何而来吗?”

    “从哪里来的?”萧夕禾追问。

    “那些灵兽身上,”柳安安扯了一下唇角,“灵兽的羽毛、内丹、心脏,都可能是锻造法器的好材料,鹿蜀作为上古神兽更是浑身是宝,虽然杀不死,可每次围攻都能得些东西,每一样都会引起争夺,虽然鹿蜀血只有孕育新生的力量,但也难保不会有人抢。”

    “原来如此,”萧夕禾有点同情那些灵兽,对试炼却不怎么担心,“有大师兄呢,他肯定能护住咱们。”

    许如清乐了:“你还真会给我戴高帽。”

    萧夕禾眨了眨眼睛,柳安安立刻懂了:“怎么会是高帽呢,大师兄可是金丹修为,这里哪个是你的对手?“

    许如清轻嗤一声,视线突然停在了某处:“喏,那不就是。”

    柳安安和萧夕禾同时看过去,只见一群身着粉蓝衣衫的少年少女们朝这边走来,其中带头的女子眉如远黛、眼如星河,在人群中美得仿佛独自加了滤镜,她一出现,好像四周都亮了起来,所有人的注意都被她吸走,连打架的两拨人都停了下来。

    这样的美貌,原文中或许不算少见,可穿粉蓝衣衫、以八角琴为武器的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女主陈莹莹。

    陈莹莹是与男主暗生情愫时才修上金丹,眼下这个时间还只是筑基中期,那大师兄说的堪当他对手的人……萧夕禾视线往旁边略一移动,便看到一张透着一股疯劲的俊脸。

    ……妈的,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萧夕禾僵硬地别开脸,飞速抢过许如清的扇子遮住自己的脸。

    许如清无言一瞬,对上她惊慌的视线后顿了顿,抬眸看向朝茶肆走来的一群人。

    “啊,缔音阁的人,”柳安安语带羡慕,“他们的衣裳真好看,不像咱们只有月白道袍,丢到人堆儿里都找不出来。”

    “你一个医修,要这么高调作甚?”许如清勾唇,视线还在这群人身上。

    柳安安轻哼一声:“我不管,等这次事成,我要爹给咱们买好看的衣裳。”

    许如清轻笑一声,再看萧夕禾头低得更深了,思索片刻后起身往外走。萧夕禾察觉到他动了,下意识要去抓他的衣角,可惜指上一空,他便已经去了茶肆门口,挡住了陈莹莹等人的路。

    “这位道友?”陈莹莹不解开口。

    许如清勾唇,桃花眼没有半点攻击性:“抱歉,这茶肆我刚包下,只怕各位要另寻歇脚处了。”

    “你说什么?”陈莹莹旁边的少年顿时不悦,“还不滚开!敢挡我师姐的道,活得不耐烦了?”

    “阿幽,不得无礼。”陈莹莹蹙眉道。

    少年当即闭嘴,只是一双眼还死死盯着许如清。

    许如清笑了笑,也看出谁比较当家了,直接同陈莹莹点了点头:“抱歉。”

    “无妨,我们去别处就是。”陈莹莹回礼,便要带人离开。

    “师姐……”少年站在原地不肯动,“只有这里有凳子。”

    他对其他人不客气得就像一条疯狗,对陈莹莹就是温柔加撒娇,萧夕禾用扇子默默挡着脸,无声地做了个干呕的动作。

    旁边的柳安安看看她,又看看挡在茶肆门前的许如清,大约明白了什么,于是主动到萧夕禾身前坐下,为她做一些遮挡。

    萧夕禾十分感激,悄悄拉了拉她的手指。

    这边,少年还赖在原地不肯走,陈莹莹正耐心劝导时,突然一阵脂粉香扑面而来,接着就是一阵娇笑声:“哎呀呀真是巧呢,没想到在这儿也能遇见陈道友!”

    萧夕禾:“……”这声音也耳熟哦。

    她借着折扇遮挡悄悄往外看,果然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出现。

    严格来说不是什么衣衫不整,只是露出的皮肤太多而已,一身纱裙顾得住肩膀就顾不住腿,一走一动之间风情万种。

    可不就是她的老东家,合欢宗宗主的大徒弟蛮腰儿么。

    蛮腰儿自带风情,不少仙门弟子都红了脸,一边面上鄙薄嫌弃,一边忍不住偷偷瞄人家。陈莹莹旁边的少年皱了皱眉,直接仗着身高优势将陈莹莹挡住,不准她看蛮腰儿。

    蛮腰儿笑了一声:“古道友的占有欲还是那么强呢,连女人的醋也吃呀。”

    “阿幽。”陈莹莹无奈。

    少年抿了抿唇,却还是不肯让开。

    萧夕禾看着这群人唱大戏一般聚在茶肆前,只觉得一阵无语——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她的旧相识除了谢摘星,基本上全来了。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一阵强大的威压突然袭来,一时间风云变色飞沙走石。众人皆面露惊色,正不知发生了何事时,两道身影从天而降。

    “是谢摘星!”有人惊呼,众人纷纷看了过去。

    萧夕禾:“……”全员到齐。

    陈莹莹眼眸微动,下意识上前一步,却被身旁的少年拦住了去路:“师姐。”

    陈莹莹回神,不好意思地笑笑,少年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却没有开口说话。

    谢摘星与林樊落地,刚才还在叽叽喳喳的年轻人们顿时不敢吱声了。此时的谢摘星还没作下大恶,修者对他只是听说了太多传闻,一时畏惧大过厌恶,旁的情绪倒是没什么。

    “好热闹啊!”林樊笑嘻嘻开口。

    谢摘星面无表情抬眸,视线直直看向茶肆。萧夕禾记着他先前说的话,对上他实现的瞬间,顿时鸵鸟一般躲进扇子。

    谢摘星的眼神愈发冷了。

    陈莹莹与蛮腰儿都站在他视线的去处,陈莹莹唇角克制地扬起,对他微微颔首,蛮腰儿则一改狐媚模样,严肃正经地把衣服穿好。

    谢摘星无视了两人,转身朝山上去了。林樊无奈跟上:“急什么,秘境还没开呢!”

    谢摘星不理人,转眼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陈莹莹眼底闪过一丝失落,蛮腰儿则松了口气,与对面的陈莹莹八卦:“这位魔尊大人前些日子来过合欢宗,对我真是半点兴趣都没有,我真怀疑他不喜欢女人。”

    何止是没兴趣,简直差点要了她的命,幸好师尊及时叫人将她带走,她才保住性命。

    “魔尊潜心修炼,自然无心七情六欲。”陈莹莹温和道。

    少年一听她为谢摘星说话,眼底闪过一丝阴郁。

    谢摘星的到来,如同一颗巨石落在水中,周围愈发热闹起来,纷纷议论他因何而来。

    “定是识绿山秘境出了什么绝密法宝,他才会屈尊赶来。”

    “那……咱们还去吗?”

    “去啊,为什么不去,他吃肉咱还不能喝点汤吗?”

    众说纷纭,离开的人寥寥无几,可见这里头吸引谢摘星的东西,也吸引了他们。

    萧夕禾绞尽脑汁回忆原剧情,却找不到关于这段的描写……好像就几句话,说女主在里面受了重伤,回缔音阁疗养许久,然后便是她与男主进一步发展的仙魔比试大会了。

    ……所以谢摘星因何而来?

    萧夕禾正百思不得其解时,四周突然凭空一阵妖风,不远处的山脉上一道金光闪过,接着便是虚空破开,隐约现出一道大门。

    “秘境开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一时间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朝山上冲去,蛮腰儿掩唇轻笑:“没出息,都急什么呢。”

    “蛮道友怎么有空来识绿山了?”陈莹莹终于有空与她闲聊。

    蛮腰儿媚态百生地看向她:“这不是闲着无聊,便来物色几个炉鼎,那些老油条都太没劲了,还是这些刚出茅庐的小年轻们火力旺。”

    说着,还朝她身边的少年挑了一下眉。

    也算初出茅庐的陈莹莹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萧夕禾察觉到短暂的沉默,忍不住偷瞄一眼,恰好看到蛮腰儿正在向陈莹莹抛媚眼。

    ……不愧是合欢宗的得意弟子,男女不忌,荤素不忌。

    她正无言时,陈莹莹旁边的少年突然朝这边看来,萧夕禾下意识遮住脸。

    秘境大门已经开启片刻了,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去,茶肆里只剩她这一桌还有人,显得十分突兀。

    蛮腰儿顺着少年的视线看过来,先是对上了柳安安的目光,接着便注意到她身后鬼鬼祟祟的萧夕禾。

    “这位道友可是不舒服?怎么还将头埋起来了?”蛮腰儿笑问。

    萧夕禾汗都快下来了。

    蛮腰儿见她不答,感兴趣地上前一步,却被许如清拦住了路:“抱歉,我家小师妹怕生,蛮道友还是别上前了。”

    蛮腰儿闻言抬头,看清许如清的相貌后眼睛一亮:“这位道友好生眼熟。”

    许如清笑容不改:“的确去合欢宗为您医治过。”

    “哦?原来是位医修小友,那时去合欢宗,定是用了假面示人吧,否则我怎会记不住你的样貌?”蛮腰儿说着,伸手抚上他的脸。

    柳安安立刻站了起来:“别碰我师兄!”

    “小丫头,脾气还挺爆,”蛮腰儿笑了一声,然后便伸手揽上了许如清的脖子,“不知道友为我医的是什么病,对你的相思病吗?”

    许如清为难地看了陈莹莹等人一眼,脸颊突然有些红:“难言之隐,只怕不好说。”

    蛮腰儿看着他泛红的脸,愈发笑得开心,整个人都快贴了过去:“说嘛,时间太久,我都忘了。”

    “真的要说?”许如清还在为难。

    蛮腰儿呵气如兰:“只管说。”

    “脚气。”

    蛮腰儿气呵到一半突然僵住,某些记忆瞬间涌入脑海……在很久很久之前,好像有过一个老头子来过宗门,为她医治某些小秘密。

    “对了,”许如清补充,“方才还未问过道友,吃了我那些药,是否已经痊愈了?”

    蛮腰儿:“……”

    其余人:“……”

    死一般的寂静之后,蛮腰儿松开了许如清,一瞬清心寡欲:“秘境门怎么好像要关了,我先走一步。”

    话音未落,便直接走了。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还是许如清打破了沉默:“各位,该出发了。”

    “……我们这就走,”陈莹莹艰难将‘脚气’二字从脑海划去,“道友要一起吗?”

    少年听到她主动邀请,顿时虎视眈眈。

    许如清笑了一声:“不必,我们还要再等几个人。”

    “好的。”陈莹莹没有久留,带着缔音阁的人直接离开了。

    转眼之间,山脚下就只剩药神谷的三个人。

    许如清拿回自己的扇子:“人已经走了。”

    萧夕禾猛地松了口气,无言半天后问:“……修者也会得脚气?”

    “修者还会吃坏肚子呢,又不是已经飞升成仙,谁还没个身子虚弱病邪入体的时候。”许如清斜了她一眼。

    萧夕禾一言难尽:“是有道理,就是觉得……有点割裂。”原文中描写这位风情万种的大美人,提过她喜欢穿凉鞋,原先自己以为是露出染了蔻丹的脚趾更有魅力,谁知道是因为……脚气。

    不是说大美人不能得脚气,但这种东西怎么说……就是怪怪的。

    柳安安看着她复杂的表情,顿了顿后问:“你认识刚才那些人吗?啊,你以前是合欢宗的,肯定认识蛮腰儿,那跟缔音阁的是怎么认识的?”

    萧夕禾心情复杂地看向她:“蛮腰儿曾带着我,去过缔音阁采买乐器。”

    “然后呢?”许如清到桌边坐下。

    “然后我一杯茶没拿稳,弄脏了陈莹莹的裙摆,”萧夕禾叹气,“古幽为了报复,就对我下了阴阳合欢蛊。”

    古幽便是陈莹莹身边的少年。

    柳安安和许如清同时一愣,回过神后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就因为弄脏了衣角,便要毁了你?”柳安安气愤,“蛮腰儿不是你的师姐吗?她没护着你?”

    “你当古幽的阴阳合欢蛊哪来的?”萧夕禾无奈。

    柳安安猛然睁大了眼睛。

    “她知道你的全阳体质?”许如清问。

    萧夕禾默默点头。

    柳安安深吸一口气:“知道你是全阳体质,还叫古幽给你下阴阳合欢蛊,这是摆明了要置你于死地吧!”

    “她得了什么好处?”许如清透过现象看本质。

    萧夕禾耸耸肩:“那批乐器打了五折,省了五千灵石。”

    “五千灵石,小师妹你还挺值钱。”许如清笑了。

    柳安安不满:“大师兄,你怎么能拿这件事开玩笑。”

    “那能怎么办,我去将她打一顿?”许如清一脸无奈。

    柳安安犹豫一瞬,似乎在纠结。

    萧夕禾乐了:“算了吧,有仇以后再报,这次最要紧的还是完成师父的任务。”

    “懂事。”许如清夸奖。

    柳安安撇了撇嘴,突然想到什么:“小师妹,你这事儿合欢宗宗主知道吗?”

    “没说。”蛮腰儿是宗主寄以厚望的徒弟,而她是一个连炼气都没有的废物,不用想也知道宗主会偏向谁,那个时候与其多嘴,不如偷点东西离开。

    柳安安睁大眼睛:“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当人人都跟师父一样称职?”许如清敲了她一眼,扭头看向萧夕禾,“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萧夕禾见他没有撇下自己,顿时高兴地答应。

    许如清轻嗤一声,敲了敲她的脑袋:“跟紧我,不要单独行动。”许如清说完,又看向柳安安,“你也一样。”

    “知道了。”

    “赶紧走吧,早点完成任务,才能更好地躲开他们,”许如清叹了声气,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件轻飘飘的兜头披风,直接丢给了萧夕禾,“我能护住你,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萧夕禾接过,穿戴好后直接挡住了大半张脸:“谢谢师兄。”

    许如清摸摸她的脑袋,无声地安慰一下。

    三人说着话,便一路朝着秘境去了。

    秘境门没有彻底关闭之前,内里只有一片白茫茫的空旷,萧夕禾一进去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还是许如清及时将人扶住。

    “就不能小心点。”许如清很是无奈。

    萧夕禾有点尴尬:“谢谢师兄。”

    话音未落,便察觉一道凌厉的视线朝自己射来,萧夕禾哆嗦一下想起他的警告,赶紧背过身去,结果下一瞬险些与古幽对视,只好又匆匆低头。

    ……就这么几个熟人,全到齐了真是麻烦。萧夕禾心里叹息一声,叫上师兄师姐去了较为清净的位置。

    谢摘星周身散发着阴郁的气息,方圆五米之内除了林樊连个人影都没有,这叫喜欢热闹的林樊都快憋坏了。

    “我就说伪装一下吧,你这张脸实在是太出名了,跟你一起出来,我连交朋友的机会都没有,”林樊说着,突然注意到他盯着某个方向看,“看什么呢?”

    谢摘星收回视线,脑海中却仍停着刚才的画面——

    她让别的男人扶她,她还对那个男人笑。

    “发什么呆?”林樊见他不理人,忍不住在他面前挥了挥手。

    谢摘星烦躁地抓住他的手腕:“老实点。”

    ……懂了,孕夫脾气又犯了。林樊瞬间老实许多。

    萧夕禾在相反的方向坐下后,却总忍不住偷瞄某个角落里的人。几个月没见,他似乎憔悴了些,眼下一点黑青,肤色却是苍白,也消瘦了,下颌都锋利许多……是没好好吃饭,还是修炼走火入魔了?

    萧夕禾正担心时,他的视线突然穿过人潮与她对上,她愣了一下,尴尬地挤出一点微笑,谢摘星却面无表情地别过脸去。

    萧夕禾揉揉发僵的脸,默默叹了声气,接着听到有人颐指气使:“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真是废物!”

    “算了师兄,跟他一个废物计较什么。”

    萧夕禾仔细看了眼,是一个长相周正的青年。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青年温驯一笑,毫不介意那些人的恶言恶语。

    这应该就是男主钟晨了吧。萧夕禾看了眼他腰间的穗子,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秘境的大门只开启一刻钟,一刻钟之后便开始缓缓关闭,萧夕禾眼看着虚空的缝隙越来越小,片刻之后终于彻底阖上,连痕迹都没有了。

    天地、四周彻底成了白茫茫一片,人在一片雪白中眼睛都快瞎了。好在这种白没有维持太久,便开始逐渐变得透明,山河、树林逐渐显露出来。

    终于,最后一点白也消失,所有人都置身于一片幽暗的森林中。

    森林草木野蛮生长,远方有空谷幽鸣,视线所及一片绿意。与外头似乎没什么不同,可又似乎全然相同。

    “小师妹小心点,试炼开始了。”柳安安提醒。

    “不过是个简单的秘境,你别吓唬她。”许如清嘴上不在意,却像老母鸡一样将两只小鸡崽护在身前,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萧夕禾背靠许如清,正警惕地观察情况时,一粒小石子突然打在身上,吓得她往前跳了一步,脱离了许如清的庇护圈。

    “怎么了?”柳安安不解。

    萧夕禾跳这一下引起不少人注意,比如缔音阁的某人。她轻咳一声低下头:“没事,可能踩到石头了。”

    “你过来,我牵着你。”柳安安不放心地朝她伸手。虽然都是筑基初期,但小师妹显然不具备保护自己的能力,让同样菜鸡的她简直操碎了心。

    萧夕禾乖乖绕到二师姐那边,刚跟她牵上手,突然听到一阵鸟儿拍打翅膀的声音。

    她能听到,其他人也听到了,正疑惑是什么鸟儿时,天空突然一片阴云,遮住了所有光线。众人纷纷抬头,不知是谁突然嚷了一句:“好多乌鸦!”

    话音未落,乌鸦便乌央央朝修者扑来。众人本来没有当回事,直到看清这些乌鸦眼睛血红、翅膀边缘也异化成银色的钢刃,才渐渐意识到不妙。

    可惜已经晚了。

    乌鸦嘶吼着朝修者攻击,有反应慢一些的,直接被乌鸦翅膀割断了脖子。当惨叫声此起彼伏,众人才惊慌地建起结界。

    然而没用,乌鸦的翅膀能轻易划破结界,继续攻击结界内的修者。

    萧夕禾哪见过这阵仗,慌忙从乾坤袋里掏出平底锅,一边挥锅抵御一边问许如清:“这真的是个简单的秘境吗?怎么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哪有一上来就见血的简单秘境。

    许如清眉头轻蹙:“我从前来过一次,那时候的乌鸦不是这样。”就只是简单的乌鸦而已,也没有这么多。

    萧夕禾心里叫苦不迭,挥舞着平底锅拍乌鸦,一旁的柳安安本来还觉得她的武器太丢人,想借一把自己的峨眉刺给她,结果发现她那东西比自己的好用多了。

    “二师姐小心!”萧夕禾惊呼一声,以打网球的姿势帮柳安安拍走一只。

    柳安安:“……还有锅吗?借我一个。”

    萧夕禾当即掏出一口炒锅。

    乌鸦一只只死去,却总也不见减少,修者们简直焦头烂额。

    谢摘星烦躁地看着这群乌鸦,任由林樊为自己保驾护航。

    林樊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儿,一时间叫苦不迭:“少主,你就不能动动吗?”

    “不能。”谢摘星慢条斯理地开口。

    林樊嘴角抽了抽,继续奋斗在杀乌鸦一线,正努力时,身后的某人突然抬手,一道灵力放出,径直击杀了三米之外的几只乌鸦。

    林樊愣了愣,回头:“少主,你准头有问题啊,怎么杀那边去了。”

    谢摘星冷淡地看他一眼,不予回答。

    林樊心头一动,重新看向五米之外,只见一个像狐狸一样貌美的男人,此刻正蹙着眉头用手中折扇击退乌鸦。

    林樊刚想再嘲笑谢摘星两句,突然心神一动:“少主,你为什么帮他?”

    谢摘星抬眸,看了眼某道略显狼狈的身影,静了静后淡淡开口:“因为她是害我有孕的罪魁祸首。”

    林樊愣了愣,看看那人,再看看谢摘星,然后又一次去看看那人……长得是漂亮,但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吧?

    他倒抽一口冷气,心底某处好像咔嚓一声,裂开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服了宝可梦〕〔聘为妻〕〔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离婚吧,别耽误我〕〔极品天医〕〔医世无双〕〔震惊,冷冰冰的厉〕〔仙阵世家〕〔盖世龙婿〕〔吞噬古帝〕〔凡人觅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