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34章 第 34第 章
    _:魔尊怀了我的崽[穿书] 第34章 第 34第 章

    谢摘星死死盯着地上的乾坤袋,连呼吸都急促了两分。

    时间仿佛突然慢了下来,他能清楚地看到柳安安的脸色由震惊转为痛苦,看到许如清眼底的空白与错愕,能看到林樊的不可置信,能听到慢速的风、所有人的呼吸、也能听到自己巨大的心跳声。

    一瞬间,时间恢复正常,柳安安冲到乾坤袋前跪下,哭得撕心裂肺。许如清略微冷静些,只是一向带着笑的桃花眼里,笑意早已如潮水般褪去。

    “小师妹……”柳安安哭得发抖,拼命去抱地上的乾坤袋,可惜不管如何努力,始终无法将乾坤袋拿起来。

    许如清喉结动了动,沉默地走到她身边半跪,一言不发将她拉进怀中:“没、没关系……”

    他尽可能冷静,可惜发颤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

    “小师妹!小师妹!”柳安安挣扎着要从他怀里出来,拼命去够地上的乾坤袋,仿佛只要将乾坤袋拿到手,萧夕禾就会回来。

    “没关系……”许如清抱紧了她,盯着乾坤袋看的双眼还是红了。

    林樊怔怔看着这一切,好半天才轻声开口:“怎么会呢……”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事呢?他扭头看向谢摘星,喉结动了动,却不知该从何安慰。

    明明死的只是一个不重要的筑基修者,可所有人都静了下来,自觉离谢摘星三米远,连动也不敢动一下,生怕闹出一点动静,就会惊扰到他。

    一片安静中,陈莹莹走到谢摘星面前,犹豫一下后开口:“魔尊,节哀。”

    谢摘星蹙了一下眉,再抬头钟晨已经走到了萧夕禾消失的地方,正面色凝重地行礼。

    “行什么礼,人还没死呢。”谢摘星不悦。

    他一开口,陈莹莹顿时一愣,林樊眼底满是担忧:“少主……”

    “她这般惜命,没那么容易死。”谢摘星说罢转身就走。

    林樊急忙追去:“少主,你去哪?”

    “找那群灵兽,叫它们放人。”谢摘星冷淡开口。

    林樊眉头紧锁:“可是少夫人是被一口吞下,即便找到灵兽剖开肚子,也是不可能还……”

    话没说完,谢摘星身上突然多了几分肃杀之意,林樊愣了愣,顿时不敢再多说。

    两人很快消失在山林深处,药神谷二人没有回头,依然定定看着乾坤袋。众人群龙无首,只好求助身份最高的陈莹莹:“陈道友,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陈莹莹看着还沉浸在悲痛中的许如清二人,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秘境处处古怪,如今试炼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出口开启前保住性命,若大家愿意,便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吧,免得再生枝节。”

    众人闻言纷纷答应。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从进秘境到现在,也不过才短短一天,也就是说,他们还得在这里待上九天。

    时间真是长得令人绝望。

    夜,越来越深。

    山林里起了风,树叶发出簌簌的响动。

    萧夕禾挣扎着想要醒来,却又一次陷入深黑的梦。

    她梦到一口棺材,散发着幽幽绿光。短暂的几次半梦半醒,她已经梦到这口棺材很多次了。

    前几次的梦境里,她看见棺材扭头就跑,这一次却没有离开,而是盯着棺材看了许久,大着胆子走上前去。

    是空的。

    萧夕禾愣了一下,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喘息的同时试图坐起来,可惜身体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连动一动都十分艰难。

    她挣扎两下就不动了,双眼盯着漆黑的虚空发呆……她不会死了吧?记忆里的最后一个画面,好像是一只巨大的灵兽将她一口吞了,所以她是被吃了吗?

    应该是被吃了,既然被吃了,那肯定死得不能更死,这下二师姐肯定要哭了,大师兄也会伤心,就是不知道谢摘星是感激她,还是嫌弃她多管闲事,毕竟连她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会不自量力去救他。

    ……啊,当时闻到一股奇异的味道来着,然后就好像有了无限勇气,可现在回忆那股味道是什么,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萧夕禾安静躺着,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大堆,渐渐地突然意识到另一件事……自己都死了,为什么还能思考?不会是又重生了吧?

    一冒出这个念头,她的手指仿佛受到指引一般动了动,接着就是胳膊上传来刺穿一样的疼痛,应该是被灵兽一口叼进口中时,牙齿咬住的地方。

    ……嗯?灵兽牙齿咬住的地方在疼?萧夕禾眨了眨眼,心跳渐渐快了起来。

    她肯定没死!不然为什么能感觉到疼!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萧夕禾努力动一下脚,当知觉渐渐恢复时,她眼底闪过一阵狂喜,刚要试图坐起来,就看到上空突然多出八个大灯笼,在黑夜中散发着或幽绿或暗红的光。

    哪来的大灯笼?萧夕禾一愣,随即惊恐地发现,这些不是什么灯笼,而是四只大型灵兽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它们想干什么!萧夕禾内心咆哮,身体却诚实地僵住了,一动都不敢动。

    “呼哧……”

    一只灵兽喷出一团鼻息,直接给萧夕禾带来一阵风,她惊恐地掐住指腹,努力扮演一具死尸。

    “啊嗷——”

    又一只灵兽叫起,声音传到萧夕禾耳中,竟然自动变成了一句人言:“怎么还没醒,不会死了吧?”

    萧夕禾:“?”就叫了一声,能翻译出这么多意思?不对,她为什么能听懂灵兽说话啊!

    像是为了应和她的想法,另一双‘大灯笼’的主人……兽回答:“没死,还有呼吸。”

    “那为什么一直没醒?”

    萧夕禾瞬间闭眼。

    “可能是伤口太疼,不愿意醒。”一开始说话的灵兽道。

    剩余三只发出原来如此的吼叫。

    萧夕禾:“……”为什么感觉他们不太聪明的样子。

    “那怎么办?”

    “我来给她治吧。”

    萧夕禾顿了顿,刚疑惑灵兽怎么治伤,便听到一声“喝——tui!”

    一口巨大的口水喷涌而出,直接将萧夕禾喷了个满身满脸。

    萧夕禾:“……”

    “这样就好了。”吐口水的灵兽满意道。

    “但对她来说有点多了,堵住口鼻的话容易窒息。”

    第三只灵兽想了想:“没事,我给她抠一下。”

    说完,一只比萧夕禾脸还大的指甲尖伸了过来。

    萧夕禾再也忍不住了,在指甲尖碰到脸之前一个翻滚,直接躲到了一盘。指甲尖扑了个空,在不算松软的地面上钻出一个大坑。

    萧夕禾:“……”这一下要是戳在她脸上,能把她头盖骨给戳碎。

    “醒了!”第四只灵兽惊呼。

    萧夕禾干笑一声,四周突然萤火虫纷飞,照亮了整片山林,也照亮了四只巨大灵兽的长相,其中嘴最大的那只,就是之前吞她的那个像站立版鳄鱼一样的家伙。

    面对四只巨大的灵兽,萧夕禾压力极大,但经过刚才的事,也隐隐意识到他们并不想杀自己。

    至少现在不想。

    她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说话,之前吞她的灵兽突然鞠了个躬:“对不起小老大,我不是故意咬你的。”

    萧夕禾愣了一下,不知道该震惊他叫自己小老大,还是该震惊他作为一只灵兽竟然会鞠躬。

    “小老大肯定生你的气了,要是我也生气,”旁边的长了像鸡一样的嘴,体型却更像鹰的灵兽吐槽,“幸亏你还算机灵,能尝出小老大的血跟其他人的味道不一样,不然嚼碎了就说什么都晚了。”

    另外两只像熊一样的家伙深表认同。

    萧夕禾呆滞地看着四只灵兽,半天才憋出一句:“为什么叫我小老大?”

    “因为你有老大的血脉,是老大的后代。”鸡嘴兽说完,一脸慈爱地用翅膀拍拍她,结果把她拍了个大跟头。

    萧夕禾:“……”

    “你别碰她。”熊大不满。

    熊二跟着附和:“人类血脉是很脆弱的。”

    鸡嘴兽顿时一脸懊恼,以至于刚挣扎着爬起来的萧夕禾都心生怜爱,呸呸两口嘴里的泥后赶紧安慰:“没事没事,我好好的。”

    “小老大真乖。”鸡嘴兽的爱意更泛滥了,捏着嗓子说话的女声娇滴滴。

    萧夕禾干笑一声,开始捋现在的情况:“所以是鳄鱼把我吞下时,尝到了我血的味道,所以即使住口没吃我,还跟你们一起把我带走了对吗?”

    “鳄鱼是谁?”熊大歪头。

    萧夕禾顿了顿,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取的外号给秃噜了出来,顿时不敢吱声了。

    “是我,”鳄鱼兽主动解释,“小老大给我取的爱称。”

    ……原来这是爱称。萧夕禾讪讪一笑,愣是没敢反驳。

    这下另外三只不干了,嚷嚷着也要萧夕禾给自己取名字,巨大的声音差点将她的耳膜给戳破。

    萧夕禾赶紧安抚:“你叫鸡嘴,你们俩一个叫熊大,一个叫熊二!”

    名字通俗简单,只是不懂为什么是熊大熊二,而不是大熊二熊。

    萧夕禾很难解释动画片的存在,思索片刻后道:“倒装句,比较可爱。”

    四只灵兽恍然。

    一人四兽又聊了片刻,萧夕禾大概弄清楚了,他们因为她血的味道,把她当成了什么小老大带回了栖息地,目前有两只灵兽去找那位传说中的老大了,而他们四个负责在这里等她醒来,至于其他灵兽,都守在通往这片山林的各条路上。

    也就是说,她想逃走,难于登天,只能留在这里等待他们的‘老大’。

    翻遍全文,对她这个炮灰的描写都只有寥寥几笔,还是为了衬托古幽对陈莹莹偏执的爱,算得上作者不上心的千千万万人设之一,怎么可能还有隐藏身份。

    萧夕禾看着四只目前来说还算友善的灵兽,想到待会儿身份被戳穿后,他们迫不及待分食自己的画面……萧夕禾打了个哆嗦,觉得不能坐以待毙。

    萧夕禾视线乱飞,将四只灵兽打量无数遍后,突然停在了鳄鱼的尾巴上。

    “你受伤了?”她问。

    鳄鱼试图回头看,可惜脸太长眼太高,扭了一点微小的弧度又扭了回来:“不知道,但是尾巴有点疼。”

    “好像是那个一身黑的男人砍的,”鸡嘴斟酌道,“他好像挺厉害,杀了我们不少伙伴。”

    “要不是为了尽早把小老大带回来,肯定不能轻易放过他!”熊大一捶地,顿时激起阵阵灰尘。

    萧夕禾被灰尘呛得直咳嗽,鸡嘴立刻嗔怪地看了熊大一眼:“蠢货,小心点!”

    “我不是故意的……”熊大讪讪。

    萧夕禾干笑一声,勉强掩饰自己的心虚,结果下一瞬就听到鳄鱼问:“小老大,你认识那个男人吗?”

    “……不、不认识!”萧夕禾赶紧撇清干系。

    鳄鱼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可当时你跟他站得很近……对了,你好像还保护他来着,要不是你推他一下,我就把他吞了。”

    另外三只也齐刷刷看向她。

    萧夕禾勉强挤出一点笑意:“我、我跟他不熟的,也没保护他,估计是当时被吓傻才会推他一下。”

    “都怪你,把小老大给吓傻了!”

    “你下次别这么莽撞,幸好小老大没事!”

    鳄鱼虚心挨骂,萧夕禾咳了一声:“我先给你治疗吧。”

    “不用,我吐点口水帮他愈合就行了。”鸡嘴道。

    萧夕禾看一眼自己身上黏糊糊的不明液体,嘴角顿时抽了抽:“没事,我来治也一样。”

    说完,先拈一个清洁咒将身上洗了一遍,又用灵力将鳄鱼咬出的伤愈合,这才主动绕到鳄鱼身后检查伤口。

    不是简单受伤,而是尾巴尖直接断掉了,此刻正隐约露着骨头。

    萧夕禾的乾坤袋给谢摘星了,眼下也没有可用的东西,只能用灵力为他疗伤,好在鳄鱼的伤势不太重,她简单止血之后,又催着结了疤。

    “小老大好厉害!”鸡嘴捧场地夸奖。

    熊大熊二配合鼓掌。

    萧夕禾被夸得不好意思:“就是个简单的治疗。”

    “那也很厉害,就像老大一样厉害。”鸡嘴继续夸。

    听她又一次提起老大,萧夕禾忍不住好奇:“你们说的老大是谁啊?”

    “老大就是老大啊,还能是谁?”鸡嘴好奇。

    萧夕禾顿了顿:“长什么样子?”

    鸡嘴回忆一番:“他有着光滑的皮毛,健壮的体魄,还有柔顺的鬓发的,奔跑起来像风一样快……”

    萧夕禾一脸茫然。

    “是不是很英俊?”鸡嘴眼睛就差冒心形泡泡了。

    萧夕禾:“是……吧。”所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好像是灵兽。

    ……灵兽的话,她怎么可能是他的后代啊!

    萧夕禾这下更加确定是这几只弄错了,心如死灰的同时,又不甘心坐以待毙,正思考该怎么博取好感,以让他们关键时候饶自己一命,对面的鸡嘴突然惊呼一声。

    “怎么了?”萧夕禾瞬间紧张。

    鸡嘴往地上一蹲:“我的尾巴也疼。”

    萧夕禾恍然,赶紧绕到她身后去看,发现是毛被烧焦了,连带下面的皮也烧黑了点。

    “别紧张,小伤。”萧夕禾说着,直接用灵力为他治好了。

    鸡嘴开心道谢,另外两只不好意思地凑了过来。

    “你们没受伤吧。”萧夕禾看着这俩。

    熊大熊二对视一眼,巨大的熊头上竟然浮现一丝可疑的娇羞:“那个……你能治便秘吗?”

    萧夕禾:“……能。”

    灵兽多以肉食为主,偶尔也会吃点草促进一下消化,但总有一些灵兽死都不肯吃草,这就导致出现了便秘的问题。

    ……虽然灵兽便秘听起来,一点都不奇幻,但萧夕禾看着面前突然排起的长队,想起蛮腰儿的脚气,深刻感受到某些疾病就算到了修仙世界,也真的很难摆脱。

    “他们听说你能治病,所以想让小老大帮着瞧瞧。”熊二刚才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这会儿有点不好意思。

    萧夕禾看着不久之前还在攻击她的灵兽群,紧张得后背都出汗了,但还是点了点头。

    算了,医者圣心,病痛面前不分人……兽。

    她干脆搬来一块石头当桌子,坐在地上摆起了露天诊所。灵兽们经年累月地生活在识绿山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毛病,好在病痛都不算太严重,萧夕禾还应付得来。

    只是治着治着,才发现大部分灵兽的病都是因为外伤,有一只相对弱小的山羊兽,身上更是几十道伤口,简直没一个好地方。

    秉持着多问多错的态度,萧夕禾本来是没打算打听的,可看到她的状态后也忍不住开口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都是那些修者砍的。”山羊兽提起前事就忍不住眼圈泛红。

    萧夕禾愣了愣,旁边的鸡嘴就主动解释了:“还不是那些修者每隔几年就要来一次,识绿山又没有别的秘宝,只能从我们这些灵兽身上弄,她还是运气好的,最起码活了下来,不像她的父母姐妹,全都被那些修者打死做了炼器的材料。”

    “那些修者自诩大义,动不动就要拯救苍生,其实全是一群自私鬼,吸血虫一样只会贪图自己不该有的东西,真是虚伪死了!如果不是老大每次都出去捱一顿打,掉落一些鳞片毛发给他们,恐怕他们还要一直追着我们打。”

    “最可怜的还是我们,时不时就要被那些人闯进家里屠杀一番,父母妻儿稍有不慎便会丧命,即便活下来也可能会一身伤,再无精进的能力,若非老大有多子多福绵延长寿的力量,我们这些灵兽早就灭绝了,又怎会一直活到现在。”

    萧夕禾越听越心虚,拈着灵力的手指微微颤抖,熊大眼底闪过一丝不解:“小老大,你怎么了?”

    “啊?!”萧夕禾惊慌抬头。

    “笨!小老大是心疼我们了!”鸡嘴说完,又想摸摸萧夕禾,随即想起自己翅膀的威力,硬生生忍住了,“小老大别担心,这次跟以前不一样,等这次结束,就不会再有人能骚扰秘境了。”

    萧夕禾干笑一声,正要说些什么时,前方排队的灵兽突然自觉让出一条路,叽叽喳喳地说着老大来了。

    萧夕禾心里咯噔一下,一抬头便看到幽深山林中,一匹高大矫健的战马朝自己而来。说是战马,身上却长了老虎一样的斑纹,一条火红的尾巴轻甩,每一寸肌肉纹理都充满喷薄的张力。

    是鹿蜀,她来之前看过他的画像。

    萧夕禾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时候遇到要找的上古神兽。

    “老大!”鸡嘴激动地迎上去,“我们找到了一个小老大。”

    “小老大可贴心了,还帮我治疗尾巴。”

    “也给我治便秘了,我终于不用吃草了!”

    “小老大真是个好孩子,不亏是老大的后代。”

    萧夕禾在一声声夸赞中头晕脑胀,差点就地昏厥——

    不管怎么看,自己都不像这位大佬的后代吧!

    果然,鹿蜀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开口便是悦耳磁性的男声:“真当什么人都配做本尊的后代?”

    萧夕禾后背一凉。

    鸡嘴闻言连忙帮她说话:“她真的是小老大,鳄鱼……赤影已经确定了!”

    ……原来鳄鱼的名字叫赤影,比自己取的不知好听多少,所以他们刚才果然只是哄着她玩吧。萧夕禾后背都快被汗水浸透了,面上还在故作镇定:“老、老大好。”

    刚打个招呼,灵兽们就哄笑起来,熊大一边笑一边提醒:“你该叫老祖宗。”

    萧夕禾:“……”别玩我了行吗?

    所有灵兽都神色轻松,萧夕禾却半点都笑不出来,只能颤颤巍巍仰着头,看着面前高大的鹿蜀。

    鹿蜀神色冷淡,与她对视许久后缓缓开口:“滚出本尊的地盘,否则杀了你。”

    灵兽们一愣,瞬间安静下来。

    半晌,鸡嘴试探开口:“老大,她真的是你的后代,与你流着一样的血,你自从三千年前伤了内丹,便无法再亲自孕育子嗣,说不定她是你最后一点血脉。”

    “同样的血脉,又能证明什么?”鹿蜀语气毫无波动,“她在选择修者一方时,便已经不配做本尊的后人。”

    熊二急忙解释:“她没有选择修者,她对我们特别好,还帮我们……”

    “她若没有选择修者,为何会来识绿山?”鹿蜀打断。

    熊二被噎了一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本来想说也许是来认亲的,可刚刚萧夕禾的表现,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是老大的血脉。

    一片安静中,鹿蜀再次开口:“修者,说出你来的目的。”

    灵兽们齐刷刷看向萧夕禾。

    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萧夕禾突然难以启齿。

    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羞愧,是侵略者对受害者的羞愧,也是医者对患者的羞愧。

    万籁俱寂下,萧夕禾艰难开口:“我是一名医修,我这次来……是想为一对无法生育的夫妇,取一点鹿蜀血。”

    此言一出,所有灵兽都失望了。

    鸡嘴噙着眼泪,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怎么、怎么能这么做,老大是你的祖宗啊!”

    “你这个骗子,我还以为你与其他修者有什么不同,没想到都是一样的,我讨厌你!”山羊兽悲愤离开。

    其他灵兽也后退两步,对她表现出极大的失望,有几个格外仇恨修者的,直接迸出阵阵杀意。

    鹿蜀盯着她看了片刻,转身朝来路走去,只是走了几步后又停下:“滚出去,这里没有你的位置。”

    不杀她,还放她走。

    萧夕禾抿了抿唇,掐着手心默默转身离开。

    一步两步……鸡嘴在抹眼泪。

    三步四步……鳄鱼也流露出些许不舍。

    五步六步……熊大熊二伸着头眼巴巴地看着她。

    萧夕禾没忍住停了下来,再次转身看向往相反方向离开的鹿蜀:“我想帮他们把病看完再走!”

    鹿蜀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看她。

    萧夕禾觉得自己脑子肯定抽了,这会儿不赶紧跑,竟然还想着给这些灵兽治病,但……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身新伤叠旧伤的灵兽,她没办法就这么离开。

    所以他们干嘛对她这么友善可爱!

    “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但我发誓绝不会做伤害他们的事,只是想帮他们治病,否则就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萧夕禾说着,直接伸出三根手指。

    修者发誓与凡人不同,话说出口的瞬间便有天道为证,若是违背誓言便会心魔加身,轻者走火入魔彻底断了修仙的路,重者便真是永不超生了,所以修者鲜少立誓,哪怕是与心爱之人的婚誓,也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建立。

    萧夕禾此言一出,灵兽们一阵哗然,或多或少都生出些动容。鸡嘴用翅膀擦擦眼角,哽咽着说了句:“我就知道小老大是个好人。”

    “老大,你让小老大给他们治病吧,错过这次,以后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熊二憨憨地求鹿蜀。

    “老大,你就答应吧!”

    鹿蜀沉默片刻,突然抬脚离开了。

    萧夕禾不解他这是答应还是没答应,正疑惑时,灵兽们突然欢呼着一股脑涌过来,险些将她的临时诊台给轰塌。

    “等、等一下,还按刚才的顺序排队!”萧夕禾差点被一头河马踩死,一个翻滚逃出来后赶紧组织纪律。

    灵兽们依然哄闹。

    “都闭嘴!”鸡嘴一阵长吟,尖锐的声音刺破上空。

    连人带兽瞬间捂住耳朵,鳄鱼的两手短短够不到耳朵,焦躁地原地走了几圈后,忍不住一巴掌将鸡嘴拍到了地上。

    鸡嘴虽然倒下了,但灵兽们却是老实了,于是秩序很快就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萧夕禾松了口气,继续为下一只灵兽诊治,顺便叮嘱旁边的熊大熊二:“你们去给我找几样草药来。”

    “可我们不认识草药。”

    萧夕禾想了想,一抬手在虚空化出几种草药的样子。

    熊大恍然:“是我们经常吃的一些灵草。”

    灵兽有灵兽的生存方式,虽然不知道这些灵草具体是做什么用的,但也知道时不时吃一些准没错。

    听到他们说经常吃,萧夕禾笑了:“那你们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了。”

    “对,我们现在就去!”熊二当即要出发。

    萧夕禾赶紧叮嘱:“不要连根拔,这样以后还能长。”

    “好!”

    熊大熊二勾肩搭背离开,萧夕禾继续刚才的事,周围萤火虫飞舞,为幽暗的山林增添一点光亮。扰人的蚊子应光而来,却被壁虎兽通通吞下,半点都没打扰到萧夕禾。

    山林深处,鹿蜀独自立在山巅。

    来找草药的熊大熊二见到他,欢快地与他打招呼。

    “她还没走?”鹿蜀忍不住问。

    熊大点头:“没走呢!小老大特别好,一直在帮灵兽们看病。”

    “虚伪。”鹿蜀淡声评价。

    熊二想了想:“老大,你身上不也有伤吗?不如叫她给你看看?”

    “用不着。”鹿蜀说完,直接走了。

    熊大熊二对视一眼,耸耸肩开始采草药。

    月亮渐渐升至高空,又从高空缓缓落下,深蓝色的天空终于泛起光亮。

    天亮了。

    萧夕禾打了个哈欠,为最后一只灵兽剜出留在体内多年的碎剑片后,总算伸了伸懒腰:“这几日最好是躺着休息,等伤口长好之后再活动。”

    “好!”困扰自己多年的东西总算解决,灵兽当即欢快地跑掉了。

    萧夕禾看着他一蹦一跳的背影,额角顿时青筋直跳:“慢点!”

    灵兽脚下一软,瞬间慢了下来。

    萧夕禾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扭头发现鸡嘴还在,笑了笑后将剩下的草药给她:“这些你应该都知道怎么用了,以后生病了就给自己简单治疗,千万别生熬着。”

    “你要走了吗?”鸡嘴不舍地看着她。

    萧夕禾微微颔首:“我该走了。”

    “不能不走吗?”鸡嘴再次眼泪汪汪。

    萧夕禾顿了一下,苦笑:“不能,我的家人还在等我。”

    “老大才是你的家人,”鸡嘴说完,又赶紧补充,“真正的、有血缘关系的家人。”

    萧夕禾叹了声气,安抚地摸摸鸡嘴的翅膀。

    鸡嘴足有三米多高,每一片翅膀都犹如一把铁扇,萧夕禾摸得不疼不痒,她甚至没什么感觉,却还是红了眼眶。

    萧夕禾叹了声气:“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爱哭的灵兽。”

    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熊大嗷嗷的哭声:“老大,你就让小老大留下吧啊啊啊!”

    萧夕禾:“……”

    “你要不要去看看,他哭起来挺好笑的。”鸡嘴实事求是。

    萧夕禾扯了一下唇角,半晌憋出一句:“我就……不用了吧?”

    一听就知道熊大在跟鹿蜀说话,那位……并不喜欢她。

    这边,熊大还在嗷嗷哭,见鹿蜀不为所动,直接趴在地上开始打滚,搞得尘土飞扬一片污糟。鹿蜀如果有人形,此刻肯定连青筋都爆起来了。

    “闭嘴!”他忍无可忍。

    熊大不肯起来:“让小老大留下,让小老大留下,让小老大留下……”

    他不断重复同一句话,鹿蜀听得头都快炸了,正准备强行让他闭嘴时,一抬头就看到了某道纤瘦的身影。

    萧夕禾:“……”都怪鸡嘴的蛊惑性太强,逼得她忍不住来看‘张着傻嘴大哭的熊’是什么样。

    熊大也发现萧夕禾了,当即从地上爬起来:“小老大!”

    萧夕禾尴尬一笑。

    鹿蜀扫了她一眼:“你自己问她,她要是愿意留下,本尊不会拒绝。”

    这下压力瞬间给到萧夕禾这边。

    面对熊大灯笼一样纯真的双眼,萧夕禾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熊大见她不说话,当即将眼睛睁得更大,鹿蜀也忍不住看向她。

    许久,萧夕禾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拒绝:“对不起……”

    鹿蜀冷嗤一声,喷洒的鼻息激起灰尘,心情突然烦躁起来:“既然要走,就赶紧滚吧,不要打扰我们的清净。”

    这脾气,跟谢摘星倒是有点像。

    萧夕禾尴尬一笑,还是转身离开了。

    熊大看着她越走越远,终于一个没绷住又开始嗷嗷哭。萧夕禾走出好远还能听到身后有熊在哭,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可是没办法,她必须要离开。

    鸡嘴躲在暗处看着她渐行渐远,没忍住又开始擦眼泪。

    鳄鱼站在她旁边,犹豫一下开口:“别看了吧,怪伤心的。”

    “我得看着她跟那些修者汇合才放心。”鸡嘴操碎了心。

    鳄鱼不以为然:“她可是筑基修为,我们的人也不攻击她,她就是走个山路而已,有什么不放心的?”

    话音未落,不远处的萧夕禾突然扑通一声,踩到石头摔倒了。

    鸡嘴:“……”

    鳄鱼:“……” .w. 请牢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星空彼岸〕〔违规者俱乐部〕〔极品天医〕〔我在大宋卖报纸〕〔神荒笈〕〔高手下山:退婚七〕〔仙阵世家〕〔离婚吧,别耽误我〕〔聘为妻〕〔吞噬古帝〕〔九转星辰诀〕〔医世无双〕〔神医狂婿〕〔被夺一切后她封神〕〔锦衣状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