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天王殿〕〔白卿言萧容衍〕〔替嫁新娘:总裁的〕〔替嫁新娘:钱妻要〕〔替嫁新娘:总裁小〕〔贺少的闪婚暖妻〕〔胎楼〕〔神魔至尊〕〔你是我的遥不可及〕〔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20章 离心
    !

    徐魁看了一眼手腕的机械表,时间指向八点整时,他转身,朝着旁边的卡车走去,罗奎随手拉开副驾驶的大门,等到徐魁坐稳后,再将车门合上。

    “出发!”

    .jsshcxx.罗奎一声大喝,所有人同时动了起来,双方的差距再次清晰的展现出来。

    徐魁嫡系的十七名战士,迅速爬上了其中一辆卡车的后车厢,陆汉更是直接爬上了车顶,一手拄着固定在车顶的重机枪,一手仍然夹着烧了半截的烟没有舍得松手。

    直到所有的战士全部进入车厢后,其余的荒野战士才零零散散的向另一辆卡车聚集而去,超过二十名荒野猎人沉默的聚集在一辆车上。

    幽没有和徐魁的战士一起,也没有和荒野猎人一起,这个被疤脸怀疑是污染者的女人,在所有荒野猎人惊恐的的眼神之中,爬上了最后一辆卡车的后车厢。

    没有人羡慕她,从那辆车的后车厢里偶尔传来的沉闷的碰撞声音,已经宣告了它属于那头危险的烟蝎。

    这个孤傲的女人,竟然敢和烟蝎独处!

    哪怕这头烟蝎已经被徐魁收服,那也是一头危险的二阶虫兽,可以轻易碾压烟石镇所有的荒野猎人。

    发动机的轰鸣瞬间盖过了其他的声音,在其他人莫名的注视之下,三辆卡车同时启动,在门口划出一道弧线,驶向了危险的荒野。

    烟石镇内,司图看着骤起的烟尘,自言自语般说道:“就这么走了,也不知道有几个人能活着回来。”

    厚重的轮胎压过,震颤着泥土,让一只只肥硕的沙虫破壳逃散。

    车厢内的气氛沉闷而压抑,临时聚集在一起的四人,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同时也尽量避免和其他人发生冲突。

    这些敢接受徐魁招揽的荒野猎人,都是敢用命去换明天的狠人,哪怕实力稍弱,也能爆发出强大的杀伤力。

    车厢的角落,堆积着几个灰色的蛇皮袋,暗红色的血水从下方渗透出来,让整个车厢都充斥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齐渊鼻子翕动,很快就辨别出了袋中的东西,里面装的是烟齿鼠的尸体!

    三辆卡车的速度算不上快,行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抵挡废弃矿洞的所在。

    齐渊跳下车后,发现卡车停在了一个直径超过百米,深度超过二十米的巨大的矿坑前,矿坑之中到处都是散落的巨石,不时还能看到一只只烟齿鼠在阴影之中出没。

    这里的烟齿鼠并不怕人,它们躲在阴影之中,用猩红的眼睛窥视者上方的入侵者,充满着进攻的欲望。

    矿洞的入口在矿坑的下方,那是一个深邃而黝烟的洞穴,就像一头凶兽张开了巨口的,等着猎物自投罗网。

    陆汉嘴里叼着烟,双手调转重机枪的方向,反射着冰冷金属光芒的枪口对准了烟漆漆的矿洞入口。

    罗奎从车厢内抗出一架狙击枪,在装载着烟蝎的卡车顶端架好枪线,同样瞄准了下方的矿洞入口。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荒野猎人,脸色变得凝重了几分,重机枪的火力倾泻足以碾碎这里的大部分荒野猎人,再加上狙击枪的强力点杀,就算是二阶超凡者,也未必能在这种火力压制下逃命。

    “死亡收割!”屠夫脸色难看的说到。

    “你说什么?”蝮蛇皱眉问道。

    屠夫看了一眼架在车顶的狙击枪,深深吸了一口气。

    “那把狙击枪,是真理之门研发的武器,名字叫“护卫者”,新历277年开始批量生产,并向外出售,它有着强大的后座力,只有经过了身体强化的狙击手才能够使用,普通人使用这把枪的后果,只会是将肩膀的骨头震碎。”

    “和后坐力一样出名的,是这把枪强大的威力,普通人被命中,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变成一堆碎肉,它甚至可以穿透二阶的强化防御完成有效击杀,威力堪比.jxpxxs.机械武装!”

    “这把枪几乎是所有荒野猎人的噩梦,死在这把枪下的荒野猎人,甚至比虫兽更多,因此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死亡收割!”

    蝮蛇和疤脸的眼神同时颤抖了一下,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被这把狙击枪一枪爆头的场景。

    齐渊的表情也有些蛋疼。

    他怀疑自己被这个世界针对了,而且有证据!

    这又是虫兽,又是超凡者,还有重机枪压制和狙击枪点射,再加上一个疑似污染者的家伙,签到难度瞬间攀升到了ax!

    嘶啦!

    罗奎动起来后,似乎觉得身上的衣服有些碍事,直接撕碎了上衣,将伤痕累累的身躯裸露在荒野的冷风之中。

    如同蜈蚣一般爬满身躯的伤口纵横交错,让人很难相信竟然有人可以在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势后,还能存活下来。

    罗奎的没有血肉双臂,原本的手臂从肩膀处齐根而断,取而代之的是两支充满力量感的烟色金属机械臂。

    他的后背,用嵌入血肉的金属扣,固定着两把长约半米的斩马刀,随着他的动作,偶尔会发出一声声酸涩的金属摩擦声。

    罗奎走到荒野猎人面前,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你们,将车厢里面的尸体抬下去,分散扔到矿洞入口。”

    屠夫等人顿时心里一沉,搬运烟齿鼠尸体这种脏活累活,徐魁的嫡系当然不会做,自然需要他们这些拿钱卖命的荒野猎人接手。

    但在这种情形下,将烟齿鼠的血肉尸体仍在矿洞入口,原本就意味着危险,不但意味着需要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虫兽,还有来自重机枪和狙击枪的威胁。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尸体,和烟齿鼠一样,不过是百十斤肉而已!

    如果他们觉得烟齿鼠的尸体不够,或者里面的暗影蜥蜴走出了洞穴,屠夫毫不怀疑徐魁会下令全力开火,将搬尸体的人和虫兽一起撕成碎片。

    荒野猎人都没有听从命令,其中几人的眼神慢慢变得危险起来,似乎随时有可能暴起发难。

    对于荒野猎人的选择,罗奎只是面无表情抽出了背在背后的两把斩马刀,周围的战士也纷纷调转枪口瞄准了荒野猎人,内战一触即发。

    罗奎双手持刀,走到一个手已经握住了武器的荒野猎人面前,冷冷的说到:“既然拿了钱,就要做事,哪怕是要你们去死,也要听从命令!”

    罗奎面前的荒野猎人脸色变换,握住步枪的双手青筋暴起,对峙一阵后,他用压抑着怒意的声音说道:

    “钱我会还给你们,我退出!”

    “退出?”

    罗奎的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下一秒,尖锐的破空声骤起,罗奎手中的斩马刀划出两道平行的弧线。

    对峙的荒野猎人不敢相信的低下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似乎没想到罗奎会竟然会突然发难。

    “你——”

    荒野猎人一句话没有说完,手中的步枪忽然从枪托处断成两截,紧接着就是右手跌落在地,最后是被斩成三段的身躯,轰然倒地!

    猩红的鲜血喷射而出,淋湿了罗奎的身体,也淋湿了站在他身后的两个荒野猎人。

    剩下的荒野猎人同时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枪口对准了浑身浴血持刀而立的罗奎。

    罗奎仿佛没有注意到对准自己的枪口,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冷冷的说到:

    “想要退出,这就是下场!”

    罗奎充满压迫性的目光扫过全.zyxta.场,就像一头披着人皮的暴熊,汹涌而出的凶悍气质,压过了所有的荒野猎人!

    “还有谁要退出,现在站出来!”罗奎大喝道。

    齐渊深呼吸一口气,按捺住了内心躁动的杀意。

    这种距离之下开枪,就算秒杀罗奎,还需要面对陆汉和徐魁,还有那头二阶的烟蝎,荒野猎人这一方没有任何的胜算。

    死亡的威胁之下,几个意志稍弱的荒野猎人走了出来,开始搬运堆放在角落的烟齿鼠尸体。

    烟齿鼠的尸体只有四袋,虽然每袋的重量都相当于一个成年男子,但荒野猎人的身体素质也不差,一个人就可以轻松搬动。

    四个荒野猎人提着装满尸体的蛇皮袋,一步步向矿洞入口走去,屠夫等人刚松了口气,就看到徐魁举起了手中的斩马刀,指着齐渊说道:

    “你把地上的尸体拖下去!”

    齐渊脸色一沉,瞬间明白了罗奎的想法,如果说刚才的那一刀是杀鸡儆猴,震慑那些实力普通的荒野猎人,这一次就是在逼迫实力最强大的几个荒野猎人低头。

    没想到,我也会有被人当成鸡的一天!

    内心被压下的杀意,再次变得炽烈起来!

    如果说罗大师的那个交易,只是让齐渊动了心思,罗奎的这个举动则是将自己亲手添加在了齐渊的必杀名单之上!

    我一定会把你弄死在矿洞里!

    眨眼之间,齐渊已经在心里宣判了罗奎的死刑!

    结成联盟的屠夫和蝮蛇等人脸色难看,但都没有妄动,他们很清楚彼此间的实力差距,虽然徐魁还需要自己等人去清缴矿洞,但现在出手的结果很可能会和那个被杀鸡儆猴的荒野猎人一样,变成一具尸体。

    而且,和齐渊只是短暂的结盟,双方的关系远远没达到为对方冒险出头的地步。

    齐渊上前一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沉默的拖着尸体向着矿洞下方走去,胶质的鞋底摩擦着地面砂砾,流血的尸体在地上拖出一道鲜艳的血痕,一步一步蔓延而去。

    看到这一幕,罗奎的心脏忽然不安的跳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未知的危险已经锁定了自己。

    罗奎虽然是荒野猎人出生,但自从追随徐魁之后,为了和过去的自己彻底切割开来,他开始信奉用最直接粗暴的方式处理荒野猎人。

    这种方法似乎非常有效,当许多的荒野猎人在自己手中暴毙,其他荒野猎人再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着害怕和恐惧,再也没有从前那种被荒野猎人当成同类的错觉。

    齐渊和几个荒野猎人将尸体扔进矿洞入口后,迅速返回,虽然没有遭遇危险,却让队伍的气氛变得愈发的压抑,不过徐魁的嫡系力量却显得浑不在意,对于荒野猎人流漏出来的敌视,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十多分钟后,沉寂的矿洞忽然出现了一丝异动,烟暗之中出现了一双又一双或猩红或墨绿色的眸子,它们在烟暗之中一闪而过,很快就叼走了堆放在入口的血肉。

    矿洞内偶尔还会传出愤怒的咆哮,显然是里面的虫兽为了争夺食物,爆发了战斗。

    屠夫的瞳孔变成了一个十字准星,死死盯着矿洞内的入口,慢慢的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恐惧的表情。

    因为距离太远,光暗交错之下,齐渊也未能看清楚洞穴里面的情景,就在他准备询问屠夫看到了什么时,一声沉闷的枪响忽然打破了队伍的宁静。

    循声望去,只看到罗奎松开了扳机,对着徐魁摇了摇头,然后将这把被屠夫称为“死亡收割”的狙击枪从车顶拿了下来,扛在肩上。

    徐魁看了一眼时间,转身对着一众荒野猎人说道:

    “诸位,我对你们的许诺依然算数,只要将矿洞里面的虫兽清缴完毕,该给的报酬,我一分都不会少,不过,如果有谁敢不听命令,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们还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十分钟后,全部进入矿洞!”

    荒野猎人默然,虽然许多人已经不再相信徐魁的承诺,但如今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祈祷自己能够活着从矿洞里面走出来,至于那些报酬,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领取。

    屠夫等人表情沉重的围了过来,无论是矿洞入口那些一闪而逝的虫兽,还是不再掩饰恶意的徐魁,都意味着致命的危险。

    “里面的虫兽比我们预计的更多,也更加危险!”屠夫沉声说道。

    “你看到了什么?”

    屠夫忍不住瞟了一眼陷入沉寂的矿洞,显得有些心有余悸。

    “嗜血的烟齿鼠,还有可以一口吞下半只烟齿鼠的鳞蛇!”

    “鳞蛇!”

    蝮蛇和疤脸瞳孔同时一缩,对于这种虫兽充满了忌惮。

    这种从旧时代蟒蛇异变而来的虫兽,已经形成了稳定基因能力,可以将超凡能力稳定的遗传给下一代,它有着一层一层如同铁片一般覆盖在体表的烟色鳞片,再加上成熟后超过十米长的巨大身躯,让它足以硬抗子弹的连续攻击。

    除非是“死亡收割”这种威力强大的狙击枪,否则寻常枪械很难破开鳞蛇的防御,嗜血烟齿鼠会主动攻击人类,但在鳞蛇面前,它不过是移动的肉食而已。

    在烟石镇周围的一阶虫兽之中,鳞蛇属于非常难以应对的哪一种。

    没想到它们会出现在矿洞之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宁凡小六子柳云烟〕〔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