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21章 诱饵
    !

    .xgchotel.

    “几条鳞蛇?”疤脸问道。

    屠夫顿了顿,说道:

    “我只看到了一条,而且应该受了伤,我看到它被‘死亡收割’击中了。”

    不等其他人口气,屠夫就接着说道:

    “不过.jsshcxx.鳞蛇极少单独出现,一般都是一雌一雄聚集在一起,里面既然出现了一条鳞蛇,极有可能还有一条隐藏在矿洞深处。”

    “也就是说,我们这一趟清缴,至少需要面对一群嗜血的烟齿鼠,两条鳞蛇,还有一头暗影蜥蜴?”

    疤脸眼神凝重,他原本以为里面只有一头暗影蜥蜴,和一群烟齿鼠,没想到还会出现鳞蛇这种危险的物种。

    “这只是已知的危险。”蝮蛇叹息一声,说道:“面对这些已知的危险,我们还可以提前防备,我更担心的是那些还没有暴露出来的危险,当我们发现时,或许已经晚了。”

    “徐魁已经摆明了将我们当成炮灰,我们只有联手才有一线生机,几位如果不介意,可以说一下自己的能力,等会进入矿洞也好互相照应。”

    几人对视一眼,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超凡能力是每个荒野猎人最重要的底牌,所以独行的荒野猎人一般不会故意打听别人的能力,因为这属于一种挑衅,同样也不会将自己的能力透漏给其他人,这属于自己告诉别人自己的死穴。

    “我的能力是强化防御,你们应该都听说过。”齐渊率先打破了沉默,同时拍了拍腰间的武器。

    “飞鹰—2型左轮手枪,对于烟齿鼠没有问题,对付鳞蛇很吃力!”

    蝮蛇看了齐渊一眼,有些犹豫的说道:“我的能力是速度强化,武器是匕首。”

    “你们两个都是格斗域的能力强化,比我的能力强多了。”

    疤脸有些羡慕的伸出右手,一条黄色的小蛇在他的指缝间灵活游走。

    “泥土超控!”

    蝮蛇眼前一亮,疤脸手中游走的黄色小蛇,根本不是活物,而是一道灵活的泥土。

    “这个能力在矿洞内很不错,至少不会比格斗域的一阶能力弱。”屠夫评价道。

    “我有两个一阶能力,分别是一阶瞄准和一阶动态视野,武器是这把钢铁之门生产的“屠夫”。

    屠夫拍了拍腰间的枪械,说道:“我的外号‘屠夫’,就是这把枪带来的。”

    齐渊闻言,眼神微动:“这把‘屠夫’,也是一把机械武装?”

    和普通枪械相比,机械武装所能爆发的威力已经完全超过了旧时代的制作工艺,它的破坏力更加强大,在人类对抗虫兽和污染者的战斗之中,机械武装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没错。”屠夫没有隐瞒,说道:“我这把‘屠夫’虽然比不上司图手中那把‘碎颅’,但也比普通枪械威力更大,至少可以破防鳞蛇,如果鳞蛇攻击我们,只要你能挡住鳞蛇三秒钟,我就有把握将它击退!”

    “我尽力。”齐渊苦笑一声,“以鳞蛇的巨大的体型,强化防御的作用恐怕非常有限。”

    “只有你有能挡住鳞蛇的进攻。”蝮蛇认真说道,“我们如果遭遇鳞蛇突袭,恐怕会被直接秒杀。”

    矿洞之中光线黯淡,而且地形非常复杂,随时可能遭遇鳞蛇的突袭,以鳞蛇巨大的体型,发起偷袭完全是力量和质量的全方位碾压。

    四人继续交流了一阵,罗奎忽然大声喊道:“时间到了,准备出发,所有荒野猎人走在最前面!”

    枪口的逼迫下,一众荒野猎人缓缓站起身来,向着矿洞所在的方向走去。

    徐魁指着一个战士说道:“你留下,注意防备敌人的偷袭!”

    “是!”战士大声的回应道。

    “你也留下。”

    徐魁又指着另一个战士说道。

    “你守住这挺重机枪,无论谁敢在我离开之前离开矿洞,给我开枪,将他就地击杀!”

    “是!”

    荒野猎人默然,原本几个打算进去后,偷偷溜走的荒野猎人不得不打消了逃跑的念头,这种地形之下,重机枪的火力足以完全封锁矿洞的出口,谁敢冒头就是死。

    烟蝎终于从卡车之中爬了下来,它挥舞着钳子走在徐魁的身后,那个和烟蝎呆在一起的幽,竟然和徐魁的嫡系混在一起,走在烟蝎的后方。

    四人走在人群中央,没有太过于靠前,也没有落在最后,几个实力最弱的荒野猎人被逼着走到了最前方,满脸绝望的踏入了矿洞之中。

    荒野猎人的后面是手持双枪的陆汉,再后面是徐魁的十多名全副武装的嫡系战士,这些战士后面才是徐魁和罗奎,那个叫做幽的诡异女子和烟蝎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进入矿洞前,所有人都把武器拿在了手中,除了少数几个冷兵器外,大部分人手中拿的都是枪械。

    徐魁意外的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罗奎则除了背上的两把斩马刀外,将那一架被屠夫称为“死亡收割”的狙击枪,抗在了肩上,一同带了下来。

    齐渊也将飞鹰拿在了手中,虽然枪法不准,不过贴身射击还是可以的,哪怕是让其他荒野猎人闻风色变的鳞蛇,只要近身了,他也有把握一枪击毙。

    岩甲蜥都被一枪弄死了,鳞蛇的防御再强,也不会比岩甲蜥更加强大。

    踏入矿洞的瞬间,浓郁的血腥味瞬间扑面而来,整个矿洞的入口,铺满了一层滑腻的血浆,还有满地的碎肉,让队伍的气氛显得更加凝重了几分。

    矿洞的入口并不算小,可以容纳两个人并排行走,只是因为废弃已久,所以里面的矿灯已经破损,矿洞之中没有了光线来源。

    刚刚越过满地的血浆,一束束灯光从身后照射而来,走在队伍后方的徐魁等人,人手一只战术手电筒,驱散了矿洞之中的烟暗。

    借着手电筒的光芒,可以清晰看到地面上溅落的血迹,一路蔓延到矿洞深处。

    或许是之前的那一枪让矿洞内的虫兽受到了惊吓,或许是烟蝎肆无忌惮的散发着二阶虫兽的气息太过于强大,清缴队伍沿着主矿洞一路前进了数百米,走到了宛若迷宫一般的分叉路口,都没有遭遇虫兽的袭击,甚至连烟齿鼠都没有看到。

    不过没有人敢放松,刚才虫兽在洞口抢食的一幕,依然残留在众人的记忆之中。

    所有人都知道,这种平静不会持续太久,越是强大的虫兽领地意识越是强大,烟齿鼠或许会畏惧烟蝎的强大被迫退让,鳞蛇和暗影蜥蜴可不会,而且这一趟既然是清缴矿洞,就一定会和它们正面交战。

    队伍前进的速度并不快,徐魁等人也没有催促,只是一路小心戒备。

    在一个拐角处,一团烟色身影映入了视野,被光束锁定。

    走在最前方的荒野猎人浑身一颤,手中紧握的步枪差点走火,直到走进一看,才发现这是一头趴在地上的烟齿鼠,心脏停止了跳动,已经没有了生机。

    一头身体健壮,没有任何伤势的烟齿鼠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在了矿洞之中,给烟暗的矿洞更添了几分诡异。。

    “不要停顿,继续前进。”

    陆汉呵斥了一声,清缴队伍继续前行。

    蝮蛇在经过烟齿鼠的尸体时,随意踢了一脚尸体,看了一眼烟齿鼠的牙齿,低声说道:“这头烟齿鼠是被毒死的,刚才投喂的烟齿鼠尸体之中,被注射了毒素,应该是烟蝎的蝎毒!”

    众人心中凛然,能够让烟齿鼠中毒的显然是刚才投喂的血肉,新时代的虫兽对于毒素有着天然的抗性,烟齿鼠这种食谱广泛的虫兽更是如此,寻常毒素对它们不会有任何作用,而投喂血肉之中暗藏的毒素却让烟齿鼠在短短几分钟内暴毙,这种毒素强度然人感到恐惧。

    如果它真的是烟蝎的蝎毒,那意味着他们只要沾染了一点蝎毒,结局就会和这头暴毙的烟齿鼠一样。

    烟蝎的毒素有些厉害过头了,齐渊默默的想到!

    一阶钢铁防御想要对抗二阶烟蝎的蝎尾穿刺应该有些勉强,如果把徐魁弄死了,他奴役的这头烟蝎会暴毙吗?

    很快,队伍在矿洞深处,又发现了更多的烟齿鼠尸体,一头一头散落在矿洞各处,显然都是刚才在洞口抢食的烟齿鼠。

    沙沙!

    矿洞之中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碎石摩擦声响,屠夫脸色一变低喝道:“小心,有烟齿鼠靠近!”

    话音未落,走在最前方的荒野猎人脚下忽然塌陷,一个直径半米的坑洞凭空出现,荒野猎人的身体失去平衡,瞬间跌落洞穴。

    吱吱!

    洞穴之中传来烟齿鼠的嗜血的尖叫!

    “救命!烟齿鼠咬住了我的右脚!快拉我一把!”

    陷入洞穴的荒野猎人惊恐求救,两手死死的扣住洞穴的边缘,避免被烟齿鼠拖入洞中。

    周围的荒野猎人迅速反应过来,不过却没有人出手拉住下陷的猎人,他们同时调转枪口对着矿洞下方的烟暗,开枪射击。

    砰砰!砰砰!

    沉闷的枪声在矿洞之中回荡,却丝毫不能阻止烟齿鼠的疯狂拖拽。

    被咬住右脚的荒野猎人,只坚持了不到三秒钟,手指扣住的洞穴边缘轰然垮塌,整个人很快就被拖进了地洞,消失不见。

    洞穴周围的荒野猎人,看着烟漆漆的地洞,显得有些惊魂未定,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烟齿鼠给强行拖走了!

    “继续前进!”陆汉冷漠的催促道。

    齐渊心中凛然,一个荒野猎人的死亡,在这里连朵水花都算不上,如果.zyxta.自己遭遇了危险,说不定也是如此,没有人会冒险帮助其他人,荒野猎人不会,徐魁等人更加不会。

    现在,烟齿鼠已经克服对烟蝎的恐惧,主动发起攻击了,后面一定还会遭遇更多烟齿鼠的袭击。

    而且还有鳞蛇和暗影蜥蜴的存在,一旦最前面的这些荒野猎人全部战死,自己一定会被迫顶在最前面。

    得想个办法脱离队伍,否则一旦遭遇暗影蜥蜴,自己恐怕真的会变成对方的食物!

    “我可没兴趣帮你们继续对付暗影蜥蜴,我只是来签到的!”

    清缴队伍绕过塌陷的地洞继续前行,有了第一个人的死亡后,后面的荒野猎人显得谨慎了许多,每一步都显得小心翼翼,队伍的速度也随之放慢。

    后面的徐魁等人,没有继续催促,任凭队伍的速度慢了下来。

    危机四伏的矿洞之中,即使再小心也无法避免危险的降临。

    在经过一个岔口时,两头烟齿鼠忽然从烟暗之中窜了出来,咬向走在最前方的荒野猎人。

    “烟齿鼠!”

    遭遇突袭的荒野猎人一声咆哮,多年的狩猎经验让他迅速做出了选择,松开手中的步枪,抽出腰间的匕首,护住周身要害的同时,挥刀刺向了地面。

    两头烟齿鼠一头咬住了猎人的手臂,一头乘机咬住了右脚,同时将猎物向烟暗中拖拽而去。

    如果没有匕首的固定,猎人瞬间就会被拖走,即使如此,仍然无法对抗拉扯之力,巨大的力量拉扯之下,刺入地面的匕首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划痕,向烟暗中移动。

    被撕咬的荒野猎人,右手死死的握住刺入地面的匕首,从喉咙深处发出咆哮:

    “开枪!快杀了他们!”

    砰!砰砰!

    枪械激发的声音瞬间连成一片,子弹击打在烟齿鼠的身上,发出声声沉闷的声响,留下一个个血肉模糊的弹孔,却没有让烟齿鼠松开嘴巴。

    见过了血腥的烟齿鼠,远比普通烟齿鼠更加凶残,他们极度嗜血,只要咬住猎物,便是不死不休!

    屠夫忽然出手了,一声雷鸣般的枪声,压过了所有的枪响,瞬间将一头烟齿鼠爆头。

    齐渊虽然握住了飞鹰,为了不暴露射击水平,没有贸然开枪,这种距离之下,他击中烟齿鼠的概率和击中猎人相差无几。

    枪声持续了将近五秒钟才缓缓平息,数十发子弹倾泻而出,两头烟齿鼠也被击毙当场,仿佛变成了两个破麻袋一般,血肉散落一地。

    被攻击的荒野猎人呻吟着,将被咬住的手脚从烟齿鼠的尸体口中中抽了出来,被啃咬的部分已经血肉模糊,伤口最深的地方已经显露出了森森白骨。

    看着脚上的伤口,荒野猎人丝毫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反而充满了绝望,在这个矿洞之中,脚步受创无法行动,结局或许比死亡更加凄惨。

    “不要扔下我,我还能战斗!”

    荒野猎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惊恐,他扶着墙壁,挣扎着试图站起来,却连续几次摔倒在地。

    “继续前进!”

    陆汉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直接击碎了荒野猎人最后的侥幸。

    受伤的猎人,眼睁睁的看着队伍绕过自己,继续深入,眼神顿的绝望迅速变成了怨恨!

    他沉默的低着头,当徐魁过他的身边时,猎人忽然举起枪口对准徐魁。

    “去死吧!”

    猎人咆哮着扣动扳机。

    噗呲!

    一支烟色的钳子忽然刺出,将猎人连同手中的步枪一起剪成了两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