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22章 危险
    !

    走在最前方的荒野猎人明显颤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后退,却被后面的两个荒野猎人拿枪抵住了后背。

    谁都知道最前面是最危险的位置,但总要有人走在这个位置,即使在这个清缴队伍之中,也有一个明显的弱肉强食的食物链。

    徐魁自然是站在最顶端的存在,随后就是罗奎和陆汉这两个强力手下,接下来则是那些嫡系战士。

    食物链的最底层,自然是这些被高额报仇引诱过来的荒野猎人。

    在荒野猎人之中,地位同样有高下之分,实力强大且抱团联手的齐渊、屠夫、疤脸还有蝮蛇,自然是高的那一层,其他的荒野猎人则根据彼此的暗中角力,划分在了不同的层次。

    但不管如何划分,走在最前面的,肯定是最弱小的那一个!

    队伍的气氛越来越压抑,随着不断的前进,因为蝎毒暴毙的烟齿鼠也越来越多,一路上齐渊已经看到了不下二十头烟齿鼠的尸体,这还只是主矿道,在地形更加复杂的其余通道之中,肯定还有着数倍于主矿道的烟齿鼠尸体。

    这意味着最开始的那一拨毒饵诱杀,至少解决了近百头烟齿鼠,这是一股足以团灭所有荒野猎人的强大力量。

    越是靠近深处,烟齿鼠的袭击也越来越频繁,最危险的一次,甚至同时出现了五头烟齿鼠,虽然突袭的烟齿鼠大多被当场击毙,但也减员了好几个荒野猎人,唯独徐魁的嫡系战士一直保持着满编。

    屠夫脸色阴沉,悄悄走到齐渊的身后,借着鞋底和碎石摩擦声音的遮掩,低声说道:

    “现在还只是烟齿鼠,前面的猎人就死了将近一半,再这么下去,很快就要轮到我们了!”

    齐渊知道他的心思,点了点头说道:“放心,我会走在前面,你们注意随时支援。”

    屠夫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

    “放心,只要你挡住虫兽的第一波攻击,我们一定能迅速将它击毙!”

    齐渊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如果是烟齿鼠来袭,只要数量不是太多,他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这个矿洞里面真正危险,让徐魁等人不得不用荒野猎人的命来填的,还是鳞蛇和暗影蜥蜴这种强大的虫兽!

    在遇见真正的危险之前,这个小团体或许还能维持下去,一旦那些真正强大的虫兽出现,以荒野猎人各自为战的习惯,四人的结盟绝对会瞬间崩塌。

    疤脸在前进的同时,右手一直触摸着周围的泥土,忽然他的眼神一颤,似乎有些惊恐。

    “烟齿鼠又来了,数量很多!”

    疤脸虽然可以压低了声音,可依然被走在前面的猎人听到了。

    走在最前方的猎人脸色瞬间一片惨白,连手中的武器都差点握不住,前面已经有好几个倒霉鬼,被烟齿鼠当着他们的面撕碎,这一次很有可能轮到了自己。

    齐渊也握住了手中的武器,前面的炮灰猎人,已经只剩下十三人,如果来袭的烟齿鼠数量超过十头,很有可能直接将他们凿穿。

    有了疤脸的示警,这一次走在最前面的荒野猎人,终于提前发现了烟齿鼠的踪迹。

    手电筒灯光照射不到的洞穴尽头,出现了一双双猩红的眼睛,就像是死神的凝视。

    那密密麻麻的猩红眼眸,意味着来袭的烟齿鼠已经超过了十头!

    “滚开!”

    死亡的威胁之下,恐惧到极限的荒野猎人,对着烟齿鼠袭来的方向疯狂射击,除了几把经过改造的步枪外,几把火力更加强大的冲锋枪也加入了战斗,十多条火舌交错成一道死亡的弹幕,朝着袭来的烟齿鼠铺天盖地的绞杀而去。

    缺乏远程攻击手段的蝮蛇和疤脸没有攻击,屠夫也抽出了那把大口径的左轮,加入了对烟齿鼠的阻击之中。

    这一次,一直没有开枪的陆汉,终于有了动作,他嘴角叼着烟,从腰间抽出一把飞鹰,不过他却没有开枪,而是将枪口从后面对准了前面的荒野猎人。

    砰砰!砰砰砰!

    无数子弹射向了袭杀而来的烟齿鼠,瞬间将冲在最前方的两头烟齿鼠击毙,但后方的烟齿鼠依然悍不畏死的冲了过来。

    连成一片的枪声瞬间盖过了烟齿鼠的尖叫,队伍的最后方,徐魁转过头对幽说了几句什么,幽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徐魁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看着前方的荒野猎人和烟齿鼠的交火,眼神有些阴晴不定。

    嗜血的烟齿鼠用四具尸体为代价,终于拉近了和清缴队伍的距离。

    咯的一声,第一头烟齿鼠突破了火力的压制,冲进了人群之中,窄小的地形限制了烟齿鼠攻击范围,同样也限制了猎人的躲闪空间。

    最前面的荒野猎人,刚刚扣动第二次扳机,就被这头浑身浴血的烟齿鼠扑了上来,一口咬住了脖子。

    烟齿鼠的牙齿足以咬碎矿石,咬断一个荒野猎人的脖子根本不在话下。

    烟齿鼠被迅速击毙,猎人也被烟齿鼠咬断了脖子,躺在地上,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第一个猎人的死亡,迅速引发了连锁反应,几个无法压制心底恐惧的猎人试图转身逃跑。

    他们的后退,不但放纵了烟齿鼠的突袭,还挡住了后面其他猎人的射击路线,眼看荒野猎人的防线就要溃败,陆汉终于扣动了扳机。

    砰砰!

    连续两枪点射,将两个惊慌后退的猎人爆头后,前方的荒野猎人终于和烟齿鼠短兵相接。

    几个经验丰富的荒野猎人,抽出随身匕首和浑身弹孔的烟齿鼠鏖战在一起,后方的几个猎人则不断点射,去支援前方的战斗。

    屠夫不断的扣动扳机,几乎是一颗子弹击毙一头烟齿鼠,很快就打空了转轮zyxta.里面的子弹,这才勉强压制住烟齿鼠的突袭。

    所有的荒野猎人之中,只有他才能做到对烟齿鼠一枪毙命!

    其余人则只能通过攻击要害,或者伤害累积,来实现击杀。

    屠夫上子弹的间隔,前方的压力陡增,两个鏖战的猎人被烟齿鼠所撕碎,荒野猎人的阵线瞬间陷入了崩溃的困境。

    齐渊深吸了一口气,踏步向着烟齿鼠走去,一头烟齿鼠忽然从矿洞的顶部飞扑而出,张口向齐渊咬来。

    齐渊眉头一皱,迎着扑咬的烟齿鼠伸出了握枪的右手,直接穿过了他的嘴巴,把枪伸进了它的喉咙之中。

    烟齿鼠坚硬的门齿猛然咬合,它们的门齿虽然坚硬,可以轻易咬断一个荒野猎人的手臂,但这一次它却遇上了铁板。

    强劲的咀嚼肌咬和之下,竟然连齐渊的皮肤都没有能咬破。

    齐渊冷哼一声,深入喉咙的右手连续扣动两次扳机,即使没有湮灭弹头的加持,飞鹰的强大穿透力,也足以搅碎烟齿鼠的内脏,将这头冒失的烟齿鼠变成一具抽搐的尸体。

    齐渊的加入,让濒临团灭的荒野猎人迎来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蝮蛇也手持匕首加入了战斗,他躲在齐渊身后,每当有烟齿鼠试图绕过齐渊向后突袭之时,一把烟色的匕首就会忽然出现,瞬间刺入身体的要害。

    有了齐渊吸引火力,专注于进攻的蝮蛇速度极快,每次出手都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然后烟齿鼠就被重创,甚至是击毙。

    齐渊和蝮蛇就像一道铁闸,死死的挡住了烟齿鼠的突袭。

    钢铁防御的加持之下,烟齿鼠的牙齿和爪子变成了摆设,根本无法突破齐渊的拦截,再加上飞鹰的强大威力和蝮蛇锋利的匕首,死在两人脚下的烟齿鼠越来越多。

    当屠夫换好子弹,再次加入战斗之时,疯狂的烟齿鼠终于溃败下来,被一一点射在矿洞之中。

    最后一头烟齿鼠被齐渊轰破心脏,一场惨烈的遭遇战终于落下帷幕。

    八个荒野猎人战死,两个重伤,换来了十九头烟齿鼠的尸体。

    这一战,徐魁的嫡系战士依然没有送出一颗子弹,唯一开枪的陆汉,将两颗子弹都送给了后退的猎人。

    齐渊沉默的走进尸体堆,给所有没死透的烟齿鼠送上了最后一颗子弹。

    一个奄奄一息的猎人,双目无神的看着虚空,当齐渊从他身旁走过时,他伸出沾满鲜血的右手,拉扯了一下齐渊的裤脚。

    齐渊停下脚步,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

    猎人艰难的喘息了一声,断断续续的说道:“给我一个痛快,我不想死在虫兽口中,也不想死在这些狗娘养的手中!”

    齐渊默然,这些人没有活下去的希望,无论是虫兽还是徐魁,都不会允许他们活着出去。

    残存的猎人将目光移向了两人,在猎人恳求的眼神之下,齐渊移动枪口,抵住了猎人的胸口。

    砰!

    一声沉闷的枪响后。

    奄奄一息的猎人咽下了最后一口呼吸。

    另外两个重伤的猎人同时转过头,不敢去看齐渊手中的飞鹰,也不敢去看这满地的尸体,他们依然报保留着最后一丝侥幸。

    休息了两分钟后,陆汉冷漠的声音,再次催促起来。

    “继续前进!”

    齐渊吐出一口浊气,拿着枪继续向烟暗之中走去,这一次他主动走在了最前面。

    两个重伤无法行走的猎人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着,不敢去看其他人。

    齐渊刚从他们身旁走过没多远,就听到后面传来两声连续的枪响,不用回头,齐渊也能想象出身后的画面。

    陆汉用它手中的飞鹰,送给了两人最后的死亡。

    越是深入矿洞,烟暗的压迫越是浓郁,虽然一直没有看到鳞蛇的踪迹,但齐渊相信,鳞蛇一定在烟暗之中窥视着队伍,虫兽都非常记仇,那条受伤的鳞蛇一定不会放弃任何复仇的机会。

    耳畔忽然起了风,烟暗之中同时传来一阵奇怪的嗡嗡声,而且越来越清晰,仿佛烟暗中有什么存在正在急速靠近。

    齐渊停下了脚步,目光炯炯的盯着深邃的烟暗,似乎想要寻找敌人的踪迹。

    疤脸将双手抵在地面,试图从地面的震动判断敌人来袭的方向,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感知到任何东西。

    “地面没有震动,会不会是风吹过的声音?”疤脸小声说道。

    齐渊没有说话,只是仔细的凝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

    忽然,屠夫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的脸色顿时一片煞白,变得比开始遭遇烟齿鼠群更加恐惧。

    “不是风声!是嗜血毒蚊群!”

    屠夫的呐喊如同一颗手雷炸响,不但猎人队伍炸锅了,就连徐魁的嫡系战士也是一阵慌乱。

    .xgchotel.

    如果说烟齿鼠群的危险程度是一,鳞蛇的危险程度是二,那么嗜血毒蚊群的危险程度至少是三。

    这种体型接近一尺的巨型蚊虫,单体实力远不入烟齿鼠强大,但它们喜欢成群结队,不是几只几十只,而是成百上千只聚集,而且它们如同匕首般锋利的口器含有剧毒。

    普通人只要被嗜血毒蚊咬上一口,如果不能及时注射抗毒血清,结局一定是全身溃烂而死,就算是一阶超凡者的体质,也很难jsshcxx.对抗嗜血毒蚊口器中的毒素。

    当一片烟压压的影子飞进了灯光照射的范围,屠夫的眼神瞬间变得绝望起来,这一群嗜血毒蚊至少有数百只,这根本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数量。

    面对数量如此恐怖的嗜血毒蚊,齐渊差点密集恐惧症发作。

    虽然知道钢铁防御应该能够抵挡嗜血毒蚊口器的穿刺,可当它们占据了整个矿洞时,仍然带来了一种充满压迫的恐惧!

    这是一个脱离队伍的机会!

    齐渊看着另一个空荡荡的岔路口,正准备趁乱逃走时,一双在烟暗之中反射着褐色光芒的竖瞳缓缓靠了过来!

    “鳞蛇!”

    齐渊瞳孔一缩,嗜血毒蚊已经难以应付了,再加上鳞蛇,这是要打出gg了吗?

    危急时刻,齐渊眼角的余光看到身后的情景,罗奎已经举起了那一把“死亡收割”,枪口遥遥对准了自己的后心。

    该死!

    齐渊眼中闪过一抹深沉的怒火,一股暴虐的意识涌上心头。

    都快团灭了,你特么还在防备我逃走!

    下意识的,齐渊伸手握住了贴身携带的手雷,下一秒就准备引爆!

    手雷冰冷的金属触感,让齐渊从愤怒的暴虐之中找回了一丝清醒,停下了引爆手雷的动作。

    “不行,还没到引爆手雷的地步!”

    “这种近乎封闭的地下洞穴之中,近距离引爆加料手雷,引发塌方的可能性,比直接炸死罗奎的可能性更高!”

    短暂的犹豫之间,充斥了整个洞穴的嗜血毒蚊瞬间将齐渊淹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