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天王殿〕〔白卿言萧容衍〕〔替嫁新娘:总裁的〕〔替嫁新娘:钱妻要〕〔替嫁新娘:总裁小〕〔贺少的闪婚暖妻〕〔胎楼〕〔神魔至尊〕〔你是我的遥不可及〕〔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23章 脱身
    .630shu. ,最快更新机械血肉最新章节!

    昏天黑地中,齐渊蜷缩着身体,避免承受太多嗜血毒蚊的攻击,身体的每一寸皮肤依然不断传来被锐器穿刺的撞击声,除了一连串金属碰撞的“叮叮”声外,并没有太多的不适。

    “嗜血毒蚊的口器果然无法穿透钢铁防御!”

    砰!砰砰!

    枪声从身后传来,徐魁的嫡系战士,终于得到了开火的命令,开始疯狂向袭来的嗜血蚊虫倾泻子弹。

    嗜血毒蚊面对子弹的攻击,它们的身躯却显得不堪一击,一颗子弹可以直线穿透几头嗜血毒蚊,但它们的数量太多了,多到十多把机枪火力交叉封锁,也无法抵挡它们的前进。

    透过铺天盖地的嗜血毒蚊,齐渊看到罗奎移开了瞄准自己的枪口,抽出了背在身后的两把斩马刀。

    密集的枪声之下,嗜血毒蚊坠落如雨,再也没有人注意到最先被虫群淹没的齐渊。

    “机会来了!”

    齐渊匍匐着迎着嗜血毒蚊逆流而上,缓缓的离开战场,脱离徐魁等人的掌控。

    黑暗之中,齐渊刚刚穿越了密集的虫群,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瞪着金色的竖瞳死死的盯住了自己。

    嘶!

    第二条鳞蛇出现了!

    这条鳞蛇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显然是被罗奎用狙击枪重创的那一条,不过从它凶逆的眼神和气势判断,即使受了伤,也无法掩盖鳞蛇猎食者的凶悍!

    晦气!

    齐渊暗骂一声,抽出了别在腰间的飞鹰,对着鳞蛇勾了勾手指。

    能够让屠夫等人心生恐惧,鳞蛇的实力不算弱,但也不会比岩甲蜥更强,对于拥有钢铁防御和湮灭弹头的齐渊来说,只要击中要害,就是一枪的事,哪怕没有击中要害,也只是多开几枪的事。

    只要在在鳞蛇将自己咬死前,将它击杀就完事了!

    嘶!

    鳞蛇被齐渊的手势激怒,金色的竖瞳中凶光大盛,它微微弓起身体,然后猛然向前一冲,张开血盆大口猛然一口咬下。

    鳞蛇的体型巨大,当它张嘴时,极限分开的上下颚,几乎将整个洞穴吞噬。

    眼看就要被鳞蛇一口咬住,齐渊忽然向前一跃,在空中蜷缩着身体,将自己的整个人囫囵送进了鳞蛇的口中!

    呃!

    鳞蛇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个嚣张无比的人类,不但没有抵抗,还主动进入了自己的口中,以至于,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噎住。

    食物入口,鳞迅速闭上嘴巴,蠕动着喉咙的肌肉群,试图将猎物吞入腹中。

    不过食物还在反抗,向腹部移动的速度非常缓慢,从外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喉咙处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凸起,执着的不愿向下挪动。

    愈发激烈的火力倾泻几乎让整个矿洞都微微颤抖起来,即使鳞蛇也没有把握对抗如此激烈的攻击,再加上卡在喉咙没有完全吞咽下去的食物,鳞蛇犹豫了一阵,终于带着齐渊离开了战场,向黑暗之中游去。

    齐渊蜷缩在鳞蛇狭小的腔体内,正调整着姿势,准备给鳞蛇来上一枪,却诧异的发现自己好像正在向签到点迅速靠近。

    犹豫了两秒钟后,齐渊松开了扣住扳机的右手,任凭鳞蛇带着自己向着签到地点靠近。

    鳞蛇的消化液有着强烈的腐蚀性,但在钢铁防御面前,却有些不够看,没有几天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破开皮肤的防御。

    被包裹的黑暗之中,齐渊只能通过自己和签到点的距离,来判断自己的位置,在距离签到点不到两百米时,齐渊感知到鳞蛇停了下来,从身体的压迫判断,鳞蛇似乎是将身体盘了起来。

    感受了一下鳞蛇消化液对皮肤的侵蚀速度,齐渊忽然安静了下来,静静的潜伏在鳞蛇体内。

    矿洞内充满着危险,在徐魁和占据矿洞最深处的暗影蜥蜴分出胜负之前,鳞蛇体内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另外一边,和嗜血毒蚊正面遭遇的清缴小队,终于杀退了嗜血毒蚊的进攻,上身赤裸的罗奎持刀而立,在他的前方,到处都是沾满粘液的破碎尸体。

    荒野猎人已经全部倒下,变成了一具具干瘪的干尸,嗜血毒虫吸食的并不仅仅是血液,只要被它的口器刺入身体,血肉都是他的食物。

    徐魁的嫡系战士也倒下了近半,除了几个倒霉鬼被变成了干尸外,还有几个剩了一口气,他们怀抱着武器,靠坐在尸体中间,身上有着一个个形状骇人的血肉窟窿,眼看已经活不了多久。

    陆汉也喘息着靠坐在墙边,嘴里叼着的香烟也因为被粘液浸透而熄灭,身上虽然没有明显的伤势,整个人也显得狼狈无比。

    这一场遭遇战,清缴队伍用巨大的牺牲换来了一场惨胜。

    只有站在最后面的徐魁和幽没有收到任何伤害,罗奎用手中的两把斩马刀,将所有袭来的嗜血毒蚊斩杀殆尽,没有一只能够越过他的防线。

    “主人!”罗奎收回双刀,对着徐魁单膝跪地。

    “跑了几个诱饵?”徐魁问道。

    “疤脸、蝮蛇、屠夫,三人利用疤脸操纵泥土的能力,从地下逃走了,还有两个被鳞蛇吞噬,生死不明!”罗奎低着头回答。

    “一群废物,竟然连暗影蜥蜴的面都见不到,就死光了!”徐魁的声音带着几分杀意。

    “属下办事不利,请主人责罚!”罗奎依然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一动不动的说到。

    徐魁摸了摸黑蝎坚硬的甲壳,眼中闪过一抹幽光,淡淡的说到:“先不用管他们,黑蝎已经感受到了暗影蜥蜴的位置,它就在前面,给受伤的人一个痛快,继续前进!”

    “是!”

    罗奎站起身来,不需要任何命令,两个重伤垂死的战士,同时用枪口顶住了自己的下颚,用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扣动了扳机。

    砰砰!

    两声沉闷的枪声之后,矿洞内平添了一抹血腥的颜色。

    清缴队伍继续前行,没有了荒野猎人打头阵后,徐魁手下仅存的嫡系战士开始充当了探路的角色,一步一步,继续深入矿洞深处。

    清缴队伍大规模的减员,让黑暗之中窥视的虫兽再次蠢蠢欲动起来,被一战屠杀了将近二十头同类后,黑齿鼠原本已经停止了袭击,但猎物的虚弱和矿洞之中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却让这群嗜血的黑齿鼠再次疯狂起来。

    黑齿鼠开始频繁的发起袭击,而且数量越来越多,虽然嫡系战士的武器更加强大,而且有陆汉的支援,伤亡依然一点点增加着。

    悍不畏死的黑齿鼠不断用自己的生命,换取着嫡系战士的死亡,当最后一个战士也倒下之时,徐魁忽然停下脚步,说道:

    “我的人已经快死光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出手!”

    黑蝎也停了下来,那一对如同黑宝石般的眼睛,忽然锁定了走在最后面的幽。

    陆汉悄然握住了腰间的双枪,罗奎也握住了双刀的刀柄,只要一声令下,就会随时对幽发起进攻。

    气氛陡然变得冷峻起来,幽和徐魁对视一眼,忽然轻笑一声,摘下了带在脸上的黑纱,漏出一张带着几分妖艳的面孔。

    她的皮肤苍白,左脸纹着一朵绽放的黑莲,嘴唇也涂成了浓郁的黑色。

    “它来了!”

    幽唇齿轻动,一句话就让徐魁变得紧张起来。

    矿洞微微抖动起来,黑暗之中传来黑齿鼠密集的叫声,从声音判断,这一次袭来的黑齿鼠,数量绝对超过了两位数,达到了三位数。

    面对如此数量的嗜血黑齿鼠群的冲击,哪怕是黑蝎也会被鼠群锋利的牙齿撕碎!

    “别害怕,我来解决它!”幽轻笑着越过黑蝎,向着矿洞深处走去。

    吱吱!吱吱吱吱!

    黑齿鼠的叫声越来越近,很快一双双占据了整个矿洞的猩红眼珠出现在几人的面前。

    幽缓缓走向袭来的鼠群,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随着幽的靠近,暴躁的黑齿鼠忽然安静了下来,它们停下了进攻的脚步,一点一点向后退去,仿佛不敢触碰幽一般。

    徐魁冷眼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直到幽和黑齿鼠群完全消失在黑暗之中,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快走!”

    徐魁催促了一声,在黑蝎的带领之下,三人开始加快脚步,迅速向着暗影蜥蜴所在之处靠近。

    阴暗的洞穴深处,有着一个空旷的地下巢穴。

    一头浑身漆黑的四脚蜥蜴盘踞在洞穴中央闭眼假寐,这是一头体型和岩甲蜥差不多大小的蜥蜴,只是它的气息更加强大,身体周围的阴影也更加浓郁,随着它的呼吸,一缕缕阴影缠绕在身体周围,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将它完全和阴影融合在了一起。

    从洞穴外偶尔传来的枪声,显然惊扰到了它的沉睡,这头矿洞内最强大的虫兽,眼睑微微抖动着,似乎随时可能从沉睡之中苏醒。

    忽然萦绕在暗影蜥蜴周身的阴影凝固起来,这头体型庞大的虫兽直接消失在了矿洞之中。

    下一秒,一束凝实的光束从洞穴的入口照射进来,打破了有如实质的黑暗。

    一路都显得非常安静的黑蝎忽然变得好动起来,剧毒的尾刺轻轻甩动着,长着倒刺的尖锐节肢,彼此摩擦着,发出咔嚓的声响,熟悉黑蝎的徐魁知道,这是黑蝎面对强大敌人的兴奋。

    徐魁环视一周,这个巨大的地下巢穴,空空荡荡,没有一丝其他虫兽的踪影,不过在洞穴的中央,泥土有着明显翻动的痕迹。

    看着那一抔新鲜的泥土,徐魁嘴角微微上扬。

    终于被我等到了!

    “两个出口,你们两人一人封堵一个,无论是人还是虫兽都不允许放进来!”

    “是!”

    罗奎和陆汉各自堵住一个出口后,黑蝎和徐魁一左一右,缓缓向巢穴中央走去。

    黑蝎挥舞着钳子走在前面,徐魁手持手电筒走在后方,不过手电筒的灯光,却是一直聚焦在洞穴中央的那一块被翻动过的泥土之上。

    随着黑蝎的靠近,灯光照射之外的阴影开始变得越来越浓郁,徐魁嘴角的笑容逐渐癫狂。

    “如果你没有陷入产卵的虚弱,我和黑蝎联手也未必能够在黑暗之中胜过你!”

    “二阶虫兽之中,你的实力评分,远远超过了黑蝎,但今天,死的一定是你!”

    “向我臣服,否则你和你的幼崽都会死!”

    啪!

    一道快若闪电的黑影,忽然击中了徐魁手中的手电,灯光熄灭,巢穴再次陷入了黑暗!

    手电被破坏,徐魁不但没有后退,眼神也变得更加冷酷起来。

    “找到你了!”

    徐魁一声低喝,黑蝎挥舞着钳子迅速向前方的黑暗横扫而去。

    战斗忽然爆发,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在黑暗之中回荡,夹杂着一声声暗影蜥蜴的嘶吼,显然即使在黑暗之中,这头虚弱的暗影蜥蜴也难以对抗徐魁和黑蝎的联手。

    罗奎双刀在手,警惕的看守着入口,等待里面的战斗结束,忽然一股恶风从黑暗的洞穴之中疯狂袭来!

    “鳞蛇!”

    罗奎狞笑一声,不但没有后退,反而挥舞着双刀,向着恶风背后那一双金黄色的竖瞳挥斩而去。

    咔嚓!

    机械臂的巨力加持之下,锋利的斩马刀轰然破碎了鳞蛇坚硬的鳞片,深深的没入了皮下血肉之中。

    吃痛的鳞蛇一声嘶吼,猛然一个冲撞将罗奎撞飞。

    鳞蛇足以将普通人胸骨撞碎的巨力,落在罗奎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

    “不过如此!”

    罗奎只是低吼一声,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再次挥舞着双刃向鳞蛇冲刺而去。

    罗奎用力一跃,躲过鳞蛇的死亡撕咬,落在了它的头部。

    “给我去死!”

    罗奎低吼一声,双刀对着鳞蛇硕大的双眼同时刺出!

    鳞蛇虽然有着足以对抗子弹的坚硬鳞甲,但眼皮却远不如其他地方的鳞片坚硬,罗奎的一阶力量和机械双臂骤然发力,双刀直接破开了眼皮的防御,深深刺入了鳞蛇的眼眶,刺破了那两颗金色的竖瞳!

    嘶!

    双眼骤然遇袭,鳞蛇瞬间陷入了疯狂,猛然一个抬头,将骑在头生的罗奎直接冲撞到洞穴顶部,狂暴的力量挤压之下,罗奎的内脏几乎被压碎。

    噗!

    罗奎吐出一口心血,刺入眼眶的双刃却没有拔出,他收回左手抵住头顶的泥土,右手用力向下一按,刀刃继续深入,几乎将整只手臂都陷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宁凡小六子柳云烟〕〔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