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43章 真正的危险
    “鬼蛇怎么还不出来?”孙野的语气变得焦躁起来。

    “再等等!”聂休看了一眼时间,心中隐约有些不安,但没有表露出来。

    越是危险的时候,越是需要冷静,否则只会死得更快!

    唯有低头站在旁边的贾涛,心中不断浮现出一个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

    难道鬼蛇真的死在了里面?

    死在了齐渊那个一阶的手中?

    他是怎么做到的?

    鬼蛇的防御堪比二阶,而且还有二阶的强化速度,就算遭遇偷袭也不会轻易翻船,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在一个一阶手中。

    他甚至没有开枪!

    又过了五分钟,依然没有等到鬼蛇出来,孙野再也等不下去了。

    他尝试着喊了几声鬼蛇,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变得愈发的焦躁不安。

    “鬼蛇可能出事了,我们得想想办法!”

    聂休眉头紧锁,他不是没想过蛇鬼可能会出意外,毕竟冰蟒是二阶虫兽,冰霜吐息也很恐怖,但以蛇鬼的变异能力和二阶速度,就算出事,也不至于这么快,一定有时间发出示警。

    可现在,蛇鬼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没有回来,没有示警,没有回信,他的诡异消失就像一块石头压在众人心底。

    三人都没有发现,脚下的寒意似乎减弱了,好像是冻土在解冻。

    随着寒意的消失,周围的黑色荆棘似乎已经没有了开始那么坚硬,随着微风的吹拂轻轻摇摆起来。

    扭木附近的空地隐约缩水了一圈,黑色荆棘似乎正在侵蚀这块原本不敢跨越的区域。

    聂休抬头看了一眼高高的扭木,眼中闪过一抹挣扎,最后沉声说道:“先离开这里!”

    孙野微微一愣,随后有些不甘的说到:“可是,蛇鬼还在里面!”

    荒野猎人之间,很难建立起信任和友谊,可一旦双方建立起了信任,彼此间又会非常珍惜这种友谊,因为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精神寄托和背后的依靠。

    聂休,孙野和蛇鬼就是如此,他们已经相识超过十年,不管对其余外人如何心狠手辣,至少自己人之间能够默契相处,甚至愿意为了对方做出一些牺牲。

    否则蛇鬼也不可能独自一人进去查探情况,如今蛇鬼情况不明,自己却要离开,这让孙野有些难以接受。

    “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蛇鬼连你的呼喊都没有回应,你以为他可能还活着吗?”

    聂休的声音有些低沉。

    “蛇鬼也是我的兄弟,我也想去救他,可里面的危险既然能让蛇鬼连示警都做不到,我们进去也只是送死,”

    “我们先离开,虽然无法百分之百确认里面的虫兽是冰蟒,但也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这已经足够了,这个消息足够给我们带来丰厚的回报,我们去找黑金商会,让他们派人过来,也算是给蛇鬼报仇!”

    孙野沉默了,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黑色的扭木,咬了咬牙,冲着贾涛低吼道:“你来开路,原路返回!”

    贾涛闻言,身体轻轻一颤,眼神闪过一抹挣扎,机械臂凝聚出猩红的能量之刃,却没有去劈斩环绕的荆棘,而是挥动机械臂在黑色扭木的树干上用力敲打了几下,然后抬起头用一双充满仇恨和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仿佛随时可能暴起发难。

    对于贾涛的反应,聂休并不意外,他只是冷冷的注视他。

    “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们翻脸?没有我的能力,你根本无法离开这个沼泽。”

    孙野手中举起手中的左轮手枪,枪口对准贾涛的眉心。

    “去开路,否则我会打爆你的头!”

    “你以为你们还能活着离开!”贾涛脸上浮现一个疯狂的笑容。

    “为了对付你们,我在机械臂里面植入了一颗电浆炸弹!只要我的心脏停止跳动,它就会在一秒钟内引爆,你们谁也逃不掉!”

    “来啊,开枪啊!朝这里开枪!”

    贾涛上前一步,用自己的眉心抵住孙野的枪口。

    眼中已无惧色,只有疯狂!

    电浆炸弹!

    聂休和孙野脸色急变,他们曾经见过电浆炸弹的恐怖威力,那毁灭一切的蓝色电弧,完全是死亡和毁灭带名词,三阶防御以下,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从电浆炸弹的爆炸之中活下来。

    黑色荆棘的包围之下,完全没有任何躲避的空间,如果真的引爆一颗电浆炸弹,结果必然是同归于尽。

    看着贾涛疯狂的眼神,聂休抓着孙野的右手,将它的枪口移开。

    到了这一刻,聂休终于知道,正如自己之前的猜测一样,贾涛和自己的这次联手确实不是意外,而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安排,不过贾涛的却从一个足以为聪明的蠢货,变成了一个极度危险的存在。

    虽然电浆炸弹很难获取,但从贾涛疯狂的眼神之中,他可以肯定,贾涛应该没有欺骗自己。

    他的手臂之中很有可能真的植入了足以将自己杀死的电浆炸弹!

    “贾涛,别冲动,我们可以联手离开这里!”

    “如果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你可以说出来,我相信我们可以解开误会,何必这么剑拔弩张!”

    “误会!”贾涛用凶狠的眼神盯着他。

    “三个月前,你们邀请我妹妹去猎杀虫兽,结果只有你们三人活着回来,你来告诉我,这是什么误会!”

    聂休心底一沉,这些年他们兄弟三人的伪装一直做得不错,和其他人联手出任务,基本都能够活着回来。

    但偶尔,他们也会做一做坑杀同伴,独吞任务奖励的事,因为他们坑杀目标都是精挑细选,没有多少背景的,所以这些事情一直没有爆发出来,偶尔有人察觉,也会因为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一个苦主。

    “我们最近几个月出了几个任务,大部分任务都能够平安归来,只有一次出了意外,导致一个叫岳余荟的猎人葬身虫兽之口,我们不知道她是不是你妹妹,但那只是一次意外!”

    “那不是意外!”贾涛怒吼道。

    “我虽然没有找到她的尸体,但我找到了她留下的机械臂,她的机械臂里面有录音设备,录下了她死亡的过程,她不是被虫兽杀死的,她是被你们侵害后抛尸杀死的!”

    聂休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偶尔一次的放纵,竟然会着了一个小姑娘的道,被人用录音设备录下了整个过程。

    眼看贾涛的眼神越来越危险,聂休忽然脸色一变,他指着贾涛的身后喊道:

    “小心,你身后的黑色荆棘活了,它正在向你靠近!”

    贾涛脸色一变,正要说什么,他忽然看到聂休和孙野身后的黑色荆棘也活了过来,正向两人缠绕而去。

    三人同时发现了身后的异样,纷纷躲开黑色荆棘的缠绕,试图远离靠近的黑色荆棘,但可以躲避的范围越来越小,黑色荆棘蔓延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很快就让他们失去所有躲避的空间。

    几人根本不敢被黑色荆棘缠绕,以这些黑色荆棘的硬度,一旦被缠绕住身体,就再也没有脱身的可能。

    荒野之中有不少会主动狩猎的植物,只要警惕一些,基本都能逃脱,但是在这个小岛之上,已经陷入黑色荆棘的重围,再想冲出去,几乎变得不可能!

    贾涛尝试着挥动能量之刃,斩断靠近的黑色荆棘,活过来的荆棘出任意料的没有了之前的硬度,却变得坚韧了许多,挥斩之时根本不受力,斩断难度直线提升。

    就算斩断了一根,它也会迅速落地生根,更多的黑色荆棘依然在源源不断的涌过来。

    “怎么回事,这些黑荆棘怎么活了!”

    孙野也发现了黑色荆棘变得更加难缠了,眼中闪过一抹惊恐,蛇鬼刚失去联系,贾涛的威胁还没有解除,黑色荆棘的危险又相继爆发,几乎是瞬间就陷入了绝境之中。

    聂休忽然发现地下渗透的寒意正在减弱,原本因为霜冻而难以超控的泥土变得可以控制起来。

    “进树洞!”

    聂休低吼一声,双手忽然触地,脚下的泥土开始缓缓上升,承载着自己和孙野的身体缓缓向上攀升而去。

    被扔下的贾涛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乘机对两人发难,只是挥动着手中的能量刃冷哼一声。

    “敢扔下我,我现在就引爆电浆炸弹,大家一起死!”

    聂休停顿了一下,随后操纵泥土将贾涛一起升了起来,只是速度比两人慢了一点。

    升高两米之后,聂休向下看了一眼,黑色荆棘已经将黑色扭木团团围住,正环绕着扭木不断向上攀升。

    “它们似乎还能追踪血肉的气息!”

    聂休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树洞之内隐藏着未知的危险,外面又有黑色荆棘缠绕,旁边还带了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电浆炸弹,逃生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

    脚下泥土持续上升,聂休和孙野交换了一个眼神,很快就靠近了扭木的顶端。

    眼看就能触摸到扭木顶端的树洞的边缘,贾涛忽然脚下一软,蔓延而上的泥土阶梯轰然崩塌。

    失去借力点,贾涛仰面向下倒去,轰然砸落在丛生的黑色荆棘之中,被缠绕而来的荆棘枝条淹没。

    聂休警惕的向下看了一眼,看到贾涛依然没有引爆电浆炸弹,顿时暗骂一声。

    “被他骗了,这个蠢货手中根本没有电浆炸弹!”

    “准备进入树洞,小心被冰蟒偷袭!”

    聂休低喝一声,直接超控泥土将自己和孙野送到了树洞顶端的入口。

    就在两人刚刚抵达树洞入口之时,孙野忽然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自己的眉心,枪口的后面还有一张熟悉的面孔。

    孙野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齐渊!”

    齐渊微微一笑。

    “答对了,奖励你一颗子弹!”

    “不!”

    在孙野惊怒的咆哮之下,齐渊果断扣动了屠夫的扳机,一颗加持了湮灭弹头的破甲弹轰然激射而出。

    砰!

    孙野的头颅如同西瓜一般破碎开来,炸裂成漫天猩红的血雨,染红了下方蠕动的黑色荆棘。

    “孙野!”

    聂休瞬间两眼通红,试图伸手去抓孙野跌落的尸体,却只抓了个空。

    轰!

    聂休暴怒之下,身下的泥土猛然翻滚起来,沿着他的身体向上蔓延,仿佛泥土盔甲一般将聂休层层包裹,变成了一个大号的兵马俑。

    “齐渊!”

    泥铸兵马俑一声咆哮,身高超过四米的巨大身躯猛然站起身来,俯视着攀附在树洞内测的齐渊。

    “我要亲手把你撕碎!”

    聂休怒吼着伸出右手,向齐渊抓来。

    巨大的手掌如同雨伞一般当头盖下,还未触摸到齐渊,就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从树洞之中传来!

    砰!

    泥土凝聚的手掌应声而碎,一颗灰蒙蒙的子弹沿着泥土手臂一路向上,穿透出一条深邃的弹孔,最后从肩膀处穿透而出。

    一枪立功,齐渊却并没有摆脱危机,泥土巨人的手臂迅速愈合,再次抓了下来。

    “糟糕,湮灭弹头的主要能力破除目标防御,对敌人造成有效杀伤,对于这种体型巨大的泥土巨人,只能形成有限的破坏,根本无法杀伤目标。”

    齐渊目光扫过泥土巨人的身躯,试图寻找聂休本体隐藏的位置。

    泥土巨人乘机一把抓住齐渊的右手,将他从树洞里面拎了出来。

    在巨大的泥土巨人面前,身高不到一半的齐渊显得瘦小无比。

    “我说过,我会将你撕碎!”

    泥土巨人咆哮着,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了齐渊的左手,两只手臂用力一拉,试图将他分尸。

    咔嚓!

    用力之下,粗壮的泥土手臂裂开一道道明显的缝隙,本该被撕裂的齐渊却丝毫无损。

    “你——”

    看着齐渊有恃无恐的表情,泥土巨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震惊的神色

    泥土之躯庞大的身躯带来了将近二阶的力量,虽然仓促之下凝聚的泥土身躯的强度不够,但撕碎一个拥有一阶力量和防御的猎人已经足够,没想到会奈何不了齐渊。

    “你的力量好像不够!”齐渊笑了笑。

    “你逃不过我的手心!”

    聂休低吼一声,泥土巨人不再撕扯齐渊,反而双手一合,将他压在手心,泥土翻滚交融成一幅棺材的模样,试图将齐渊彻底挤压封闭,窒息而死。

    眼看齐渊就要被彻底封死在泥土之中,他忽然抬起头和泥土巨人对视一眼。

    “我找到你了!”齐渊嘴角忽然弯出一个危险的弧度。

    “不好!”

    聂休心头一跳,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正要控制泥土巨人封土成棺,彻底封死齐渊,忽然发现双手的泥土失去了控制,再也无法封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