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叶飞明晓浠〕〔封晏唐柒柒的小说〕〔随身英雄杀〕〔高手寂寞2〕〔郡主是孤心上朱砂〕〔陆先生每天都想复〕〔异世厨神〕〔大叔别走〕〔游戏降临现实〕〔许若晴厉霆晟全文〕〔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史上最强炼气期〕〔开局登基当皇帝〕〔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82章 血债血偿
    戾和羽微微喘息,刚才的战斗虽然短暂,他们却是全力爆发,击杀这些污染者已经消耗了不小的体力,远没有齐渊和灰袍的从容不迫。

    在灰袍的控制下,受伤的二阶污染者匍匐在破碎的污染者尸体上,贪婪的吸食者它们体内的黑色粘液。

    齐渊看了一眼污染者的体内,它体内的那只灰色章鱼快速蠕动着,吞吐着污染者体内的黑色粘液,对破损的身体进行修补。

    灰袍控制的是污染者本身,而是这头章鱼?

    齐渊隐约察觉到了一丝污染者的本质,人类的躯体似乎只是容器,体内的这个章鱼模样的污染核心可能才是真正的控制者。

    如果猜测属实,那智慧型污染者的控制者又是谁?

    如果是智慧污染者自己,那他们又是如何控制这些兽性污染者?

    如果是它们体内的污染核心,它们又如何保持人类的智慧?

    污染者吞噬黑色粘液,断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起来,齐渊也没有催促,直到污染者完全恢复之后,灰袍缓缓说道:

    “这里的污染者数量太多,让它走在最前面。”

    见识到灰袍的能力后,羽和戾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起来,这种悄无声息控制其它生命体的神秘域能力,太过于可怕,灰袍既然可以控制污染者,也就可以控制他们。

    如果真的遇到危险,他们担心自己会被灰袍控制着断后。

    踩踏着同伴的尸体逃命,在荒野之中是很常见的一件事,更何况几人不过是临时队友。

    楼梯间比走廊更加幽暗,被控制的污染者走在最前方,赤裸着脚踩踏在楼梯之上,留下一个个暗黑的脚印,然后逐渐暗淡。

    齐渊走在距离污染者身后三米左右的地方,时刻保持着区域探测对周围的感知,踏入旧日都市之前,齐渊就已经在体内储备了足够的能量和液态金属,足以支撑后续的战斗。

    被一次剿灭了十多头污染者后,潜伏在大厦内部的污染者再次安静了下来,不过齐渊却知道这只是假象,在楼梯间之外的更多房间内,依然有着污染者的潜伏,只是他们依然在沉睡,在等待着黑夜的降临。

    灰袍拿出一个机械怀表,看了一眼时间。

    “还有一个小时,马上就要天黑了,我们需要加快脚步!”

    “为什么一定要在楼顶坚守?”羽忽然问道。

    “污染者可以在墙壁上奔走,我们就算登上楼顶,也无法躲避污染者的攻击!”

    羽说话的时候,目光落在了齐渊的身上,因为齐渊和狼牙狩猎队的关系不错,所以她试图从齐渊口中得到答案。

    “我也不知道。”齐渊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只是平静的说到:“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听从狼牙狩猎队的安排,狼牙狩猎队的口碑向来不错,而且这次的任务有猎人公会背书,我相信狼牙不会敢拿这么多人的生命来开玩笑。”

    羽默然,如果不是狼牙狩猎队的口碑和猎人公会的背书,她也不会冒险深入蓝色区域,进入这个盘踞着污染者的旧日都市,哪怕任她这个任务的报酬非常丰厚。

    当四人一路向上,快要抵达楼顶时,齐渊看到楼梯转折的墙壁上,写着四个猩红的血色大字——血债血偿!

    齐渊停下脚步,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铺面而来。

    “是人血,而且血迹还没有完全干涸!”

    齐渊仔细观察了片刻,沉声说道:

    “字迹之中,还有破碎的骨骼碎片,这是直接用一个人的断臂写上去的!”

    几人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它们哪里来的人类手臂,难道在我们之前,还有人进入了这栋大楼?”戾低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因为他们全都知道了答案。

    就在距离头顶不远的地方,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咀嚼声,就像有人在大口大口吃肉一般。

    戾咽了咽口水,他已经听到了十多头污染者的咀嚼声,而且它们的实力比之前出现的污染者更加强大,里面肯定有三阶污染者。

    “能不能控制三阶污染者?”齐渊忽然问道。

    灰袍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可以,不过需要时间。”

    齐渊不再说话,污染者的战斗极为疯狂,根本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

    通过区域探测,他已经看到了头顶污染者的位置,就在头顶那一层楼梯的出口,十多头污染者围在楼梯口,吃着一顿鲜血淋漓的“大餐”!

    被围食的人类已经看不清原本的模样,大半的身体都已经被污染者吞入腹中,只能通过一只沾满鲜血的大码鞋子,隐约可以判断出,那是一具男人的尸体。

    “上面有十多头污染者,至少有两头三阶!”戾脸色苍白的说到。

    羽和戾对视一眼,眼神有些挣扎,似乎在犹豫是继续上前,还是转身离开。

    “来不及了,上面的污染者已经发现了我们,而且下面也有污染者包过来!”齐渊平静的说到。

    羽的脸色一变,双手同时变成六管加特林,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下面的楼梯。

    “不能等了,上面的交给我,下面的交给你们!”齐渊从口袋掏出一颗闪光弹。

    为了对付这些污染者,齐渊从曲师的工作室,顺了不少好东西,不但有闪光弹,连电浆炸弹都带了一颗!

    “闭上眼睛!”

    齐渊提醒了一句,然后闭着眼睛拿着闪光弹快步冲了上去。

    白色光芒凌空绽放,漆黑的楼梯口瞬间亮如白昼,十多头污染者顿时捂着眼睛尖叫起来。

    他们它们的眼睛早已经适应了黑暗,闪光弹猝不及防的照耀之下,它们的眼睛如同被太阳炙烤,留下了一道道漆黑的血痕。

    齐渊闭着眼睛,亮如白昼的闪光弹没有对区域探测造成任何影响,他左手握着末日之击,右手提着斩首者,一头冲进了污染者中央。

    刷!

    斩首者一刀横斩而出,直接将一头三阶污染者枭首,黑色的血液如同泉水一般从他颈部的断口喷洒而出。

    剩下的污染者感受到了危机,不顾还在闪耀的闪光弹,闭着眼睛疯狂的冲了上来。

    群魔乱舞之中,齐渊面不改色,抬起末日之击,对准另一个三阶污染者的头颅,猛然扣下扳机。

    砰!

    末日之击紫色光芒闪耀,一颗灰光缠绕的子弹从枪口飞出,直接命中了一头三阶污染者的眉心。

    砰!

    污染者的头颅如同一个坏掉的西瓜,轰然破碎,黑色的粘液喷洒在他身后的墙壁上,就像一朵黑色梅花。

    这头被掀开了整个头盖骨的污染者倒在地上,却没有死去,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破碎的头颅竟然在缓缓愈合。

    这都不死!

    齐渊也被污染者的强大生命力震撼到了!

    下一秒,齐渊就趁着那头三阶污染者头颅破碎没有恢复之时,再次一刀斩向了它的脖子。

    污染者摇摇晃晃的试图躲避,但头颅的破碎显然影响了它的动作,根本无法躲开致命的攻击。

    直到斩首者将它剩下的半颗脑袋砍了下来,它才轰然倒下,失去了所有的挣扎。

    吼吼!

    污染者疯狂的怒吼响彻整个楼梯间,下面的污染者也和三人交上了手,羽左右双手变成两把加特林,疯狂的倾泻着火力,如同割草一般收割着下方的污染者,声势甚至超过了齐渊的战斗。

    震耳欲聋的枪声下,齐渊在一群不敢睁开眼睛的污染者包围之中,左冲右突,手中的斩首者,如同死神的镰刀疯狂的收割着污染者的生命。

    每一刀下去都是尸首分离,失去了两头三阶污染者的牵制,剩下的这些二阶和一阶污染者,根本无法威胁到他一丝一毫。

    闪光弹持续了两分钟的时间,炽白色的灯光还未熄灭,十多头污染者已经变成了斩首者刀下亡魂,而齐渊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手臂被一头污染者划出了一条血痕,仅此而已。

    下方的战斗也逐渐平息,加特林疯狂扫射的枪声终于停止,戾挥舞着短斧将一头污染者的头颅劈开后,下面的污染者也被消灭一空。

    三人喘息着走了上来,当看到满地的残肢和粘稠的黑血,还有坐在楼梯上休息的齐渊时,恐惧的眼神之中,有了一丝无法压抑的震撼。

    下面包围的污染者只有一头三阶,剩下的都是二阶和一阶,他们两个三阶和一个二阶联手之下,差点都没有挡住。

    而齐渊只有一个人,竟然砍翻了两头三阶,还有十多头三阶之下的污染者。

    这种近战实力,简直恐怖!

    哪怕是那些资深的三阶格斗域猎人,在面对这么多污染者时,也未必能做到这么干净利落。

    戾深深的看了齐渊一眼,他也有两个二阶格斗域能力,但和齐渊相比,简直就是渣渣。

    “马上就要到顶层了!”齐渊忽然说道。

    灰袍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灰色光芒,缓缓说道:

    “楼顶有星能石!我能感受到我的能力被压制了!”

    羽和戾的眼神一变,对于星能石的压制,他们没有神秘域的敏锐,如果楼顶真的有星能石,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污染者也会被压制,但它们的数量更多,一旦被包围恐怕连跑都跑不过。

    只有齐渊心神一动,他已经可以清晰的感应到签到点的位置,就在这栋大厦的楼顶,如果上面真的有星能石,或许签到点就在星能石上。

    “我先上去看看!”

    齐渊快步向上走去,他隐约有种预感星能石可以压制和干扰其他人的能力,很可能无法影响到他。

    几人快步跟了上来,无论上面有没有星能石,他们都不敢离开齐渊太远了,只有齐渊的强大实力,才能给他们在这个危险的旧日都市带来一丝安全感。

    很快,齐渊就走到了楼梯的尽头,不过却没有抵达楼顶,通向楼顶的最上面两层楼梯竟然每人破坏了。

    齐渊愕然的看着前方断裂的楼梯,心里一口卧槽,差点忍不住就吐了出来。

    这肯定是智慧污染者的手笔,那些憨憨兽性污染者绝对没有这种骚操作!

    三人上来后,也在断裂的楼道出停下了脚步,灰袍沉吟不语,羽和戾将目光投向了齐渊。

    “现在怎么办?”

    经过两场恶战后,他们已经意识到齐渊才是这支队伍的大腿,所以齐渊的意见,开始成为队伍的主导意志。

    齐渊沉默的看着断裂的楼道,区域探测已经清晰的“看”到了楼顶的景象。

    在楼顶中央的水泥之中,镶嵌着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石头,那一道只有他能看到的签到光束,就悬浮在那个石头的之上。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星能石,但齐渊可以肯定,那颗黑色石头就是灰袍口中的星能石。

    齐渊的心脏砰砰跳动起来,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天赋能力的躁动,不但没有被星能石压制,而且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开始变得活跃起来。

    它们在渴望着那颗星能石!

    它们想吃掉它!

    在距离星能石不远的地方,四头强壮的兽性污染者沉默的围绕着星能石,蹲坐在楼顶。

    八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颗镶嵌在水泥之中的黑色石头,眼神有些畏惧,又有些渴望。

    在距离四个兽性污染者不远的地方,还站着一个穿着作战服的男子,他站在楼顶的边缘,背对着星能石,嘴里还叼着一根染血的香烟。

    狂风的吹拂下,香烟暗红色火焰忽明忽暗,青烟随风飘散。

    污染者也这么能装逼?齐渊默默吐槽了一句。

    在“看”清男子的面容后,齐渊的瞳孔却忽然一缩。

    这个男子不但是一个智慧型污染者,而且是一个“熟人!”

    独眼强!

    那个将他当成引诱腐狼的诱饵,然后被悍然反杀的独眼狼。

    虽然独眼强那个黑窟窿一般的左眼已经完全恢复,但齐渊仍然一眼就认出了他。

    独眼强甚至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换,还是死亡那天穿的那件单兵作战服!

    独眼强怎么会在这里?

    死人也能变成污染者吗?

    齐渊忽然想起了他当初击杀独眼强的那一幕,一颗心渐渐的沉入了谷底。

    独眼强已经发现了自己!

    那双在楼顶窥视自己的眼睛就是他!

    写在墙上的“血债血偿”四个字,也是他写给自己的!

    齐渊紧紧握住了斩首者,冷漠盯者独眼强“看”了一眼。

    变成了污染者又怎样?

    我能杀你第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你是我击杀的第一个能力者!

    也会是我击杀的第一个智慧型污染者!

    在伟力归于自身的新时代,楼梯被敲断根本无法阻止一个能力者登顶,只不过麻烦一点而已。

    利用区域探测,确认了一下楼顶的环境后,齐渊转身离开楼梯间,走进了这一层的走廊。

    “跟我来!”

    齐渊穿过走廊,转过几个空荡荡的房间,然后停下了脚步。

    星能石就在头顶的方向,签到点也在正上方,距离他们只有两层楼而已!

    “把这里给我轰开!”齐渊指着房间顶部的灯盏说道。

    羽点了点头,六管加特林对准齐渊所指的方向,开始疯狂轰击。

    砰砰砰砰砰砰!

    水泥虽然坚硬,但在加特林的轰击之下,就像是纸糊的一般,很快就被羽轰出而来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窟窿。

    灰尘飘飘洒洒的落下,齐渊眯着眼睛双腿微微弯曲,然后纵身一跃,直接掰住了洞窟之中裸露出来的钢筋,然后用力一拉,整个人直接穿过窟窿来到了上面一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