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95章 压制
    镰刀眼睁睁看着齐渊直接落到电浆炸弹所在的位置,然后双手握住锁链,止住了下降的速度。

    没爆炸?

    这小子之耍我?

    不等镰刀出声,齐渊一手按在隐藏着电浆炸弹的那一节手臂粗细的钢管之上,坚硬的钢铁瞬间融化,一颗拳头大小的银色炸弹缓缓显露出来!

    真的有电浆炸弹!

    镰刀瞳孔一缩,看向齐渊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电浆炸弹为什么会没有引爆?

    那种徒手拆卸钢管的能力又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能力?

    眼看着齐渊直接将拆卸下来的电浆炸弹收入腰间的口袋,镰刀就忍不住滑动了一下喉结。

    不怕被引爆吗?

    你特么倒是先将触发装置给卸下来啊!

    镰刀化作血影惊疑不定的靠近齐渊,唯恐电浆炸弹忽然引爆,忽然齐渊举起左手,再次示意他停下。

    “下面还有一颗电浆炸弹!”齐渊低声说道。

    这一次镰刀不再有丝毫的怀疑,电梯井中黑暗无光,即使是他的视野距离也非常有限,但齐渊却能精准的发现十米之外隐藏的陷阱,这如同bug一般的感知能力,即使是他也自愧不如。

    眼看着齐渊故技重施,松开锁链直接向下坠落十多米,然后再次融化一截钢管从里面掏出一颗加载了触发装置的电浆炸弹,镰刀也有些心底发寒。

    陷阱的设置者显然非常狡诈,如果不是齐渊,几乎没有人能够发现隐藏的电浆炸弹。

    在电梯井这种封闭的空间内,电浆炸弹的杀伤力会直线提升,如果不是齐渊解除这两颗电浆炸弹,自己恐怕已经触动了下面那个炸弹的引爆装置,死在了电浆炸弹的爆炸之下。

    处理完电浆炸弹,齐渊沿着黑暗的电梯井缓缓下降,直到快要抵达底部的出口时,齐渊再次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是不是门口还有电浆炸弹?”镰刀低声问道。

    齐渊摇了摇头。

    “不是电浆炸弹,是人!”

    “右手边的第二个房间,里面藏着一个人,他手中有警戒装置,如果让他发出警戒,我们很有可能会被围杀!”

    “交给我!”

    镰刀冷笑一声,化作一抹血色阴影迅速消失,齐渊通过区域探测“看”着镰刀化身的血影,飘入了房间之中。

    那个负责警备的能力者,嘴里叼着一根烟,手里把玩着一个黑色的警报器,不断的将它抛起,然后接住,显然并没有太过于警惕,他没有意识到,真的会有人从这个电梯井侵入地下室。

    呼!

    戒备的能力者在黑暗中吐出一口烟圈,右手随意的将警报器轻轻抛起。

    就在警报器出手的刹那,一抹血色的阴影在黑暗中一闪而逝。

    呃!呃——

    戒备者的身体忽然一僵,一道猩红的血线在脖子上浮现,他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点燃的香烟从嘴角掉落,终究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独臂男子,手持巨大的血色镰刀从身后走出,接住抛落的警报器,然后一脚踩灭地上的香烟,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镰刀!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眼中带着不解和疑惑,头颅终于从脖子上滚落,然后血如泉涌。

    竟然没有把目标吸成干尸,这是吃饱了吗?

    不过,这一刀还真是干净利落啊!

    齐渊忍不住赞叹一声。

    镰刀的战斗方式就像是一个残暴的刺客,先是化作血影靠近猎物的背后,在对方松懈的刹那,暴起发难,那一把血色的死神之镰也是残暴异常,背刺斩首,三阶强化防御之下,只需要一刀就是尸首分离。

    “警报器别扔了,后面还有用!”齐渊提醒了一句。

    镰刀点了点头,警报器也是一个吸引敌人注意力的手段。

    借助区域探测,齐渊在黑暗之中一路摸索,拆卸了好几个隐藏的报警器,慢慢的向着签到点所在的方向靠了过去。

    另一边,栗子也再次回到了地下实验室。

    看着独自回来的栗子,还有他脸上难看的表情,獠心中一沉,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回事?”

    “齐渊……死了!”栗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獠双手猛然紧握,有些不敢相信从栗子口中说出的消息。

    “你之前不是说齐渊他们那一组已经成功登顶,他怎么突然就死了?”鸾沉声问道。

    “因为他们的楼顶有一颗星能石!”

    栗子将自己从羽口中打听到的情报全部说了出来,几人沉默许久,不住一声长叹。

    星能石的诱惑,确实是一个足够让人背叛的理由,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齐渊突破污染者的封锁,成功登顶之后,竟然会先被自己的队友背叛,然后被人暗中打黑枪。

    “齐渊太可惜了,没想到卢泰和镰刀联手都没有能保住他!”獠轻轻摇了摇头。

    齐渊死了,三个考察的预备队员死了一个,同时也切断了和镰刀的联系,对于现在的局势来说,完全是个噩耗。

    气氛再次变得沉重起来,黑沙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现在如何,是放手一搏,还是放弃一号和二号,全力争夺其它星能石?”

    为了这些星能石,他们已经做出了巨大的投入,只是招募这些三阶猎人的加入,就是一笔巨大的投资,再加上物资的消耗,如果不能获取足够的星能石,就算安全回到聚集点,这一次行动也是血亏。

    所以,即使嗅到了危险,他们也不可能完全放弃星能石的争夺,底线是放弃一号和二号,多拿几颗破碎的星能石,就算不能回本,也能弥补部分损失。

    獠看了几人一眼,虽然心有不甘,但他不得不承认,面对狮心堡、松城、鬼镇三家联手,钢铁战车和黑暗童话的联盟终究还是弱小了几分,想要夺取一号和二号两颗星能石必将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就在獠准备退让之时,贺鹏和罗凡骁的战斗局势突变。

    依靠着双腿改造的机械武装,贺鹏一直压制着罗凡骁,手中的双手大剑不断斩杀出一道道毁灭的能量之刃,逼迫着罗凡骁只能躲闪,没有丝毫进攻之力。

    依靠着机械武装的力量,贺鹏腿部的速度和力量,全部都在罗凡骁之上,眼看就要获取最后的胜利之时,没想到,一直处于下风的罗凡骁忽然发难。

    罗凡骁一个狼狈的防滚,惊险的躲过贺鹏斩杀的一道能量刃,还未站起身来,罗凡骁忽然对着他的机械假腿伸出了右手,同时握手成拳。

    “爆!”

    罗凡骁做了个爆炸的口型,同时握拳的右手猛然张开,正准备乘胜追击的贺鹏忽然身体一僵,原本强大而灵活的机械双腿,忽然失去了动力,就像固定在了地上一般。

    怎么回事?

    充当双脚的机械武装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发生故障?

    这不是巧合,是罗凡骁做了手脚!

    贺鹏刚刚反应过来,就看到罗凡骁身边出现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银色金属球,眨眼之间,这颗金属球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瞬间变成了无数颗砂砾大小的金属粒。

    贺鹏瞳孔猛然缩成最危险的针孔状,他终于明白双腿的机械武装为什么会忽然出现故障,无法移动了!

    可一切都已经迟了!

    悬浮在罗凡骁周围的砂砾大小的金属粒,瞬间由禁止加速到极致,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将贺鹏笼罩。

    双腿出现故障的贺鹏完全无法移动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砂砾大小的金属粒铺天盖地的激射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贺鹏甚至来不及喊认输,只能蜷缩身体,双手抱头护住身体的要害。

    下一秒,贺鹏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无数坚硬的钢针穿刺,堪比二阶强化防御的身体,瞬间被金属砂砾摧残到千疮百孔。

    贺鹏甚至感受到了这些金属砂砾穿透了自己的皮肤,有的没入了血肉之中,有的潜入了骨骼,还有些射进了血管,更有的渗透进入了内脏。

    看到这一幕,毒液嘴角微微上扬。

    “拿下了!”

    “认输!”

    獠发出一声愤怒到极致的咆哮,同时化作一头周身环绕着猩红电弧的黑色巨狼,直接向着身体被射成塞子的贺鹏冲了过去。

    在金属砂砾击中贺鹏的瞬间,完成任务的罗凡骁就急速向后退去,暴怒的獠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存在,那是毒液和沙鳄他们任务。

    黑色巨狼没有去追击罗凡骁,直接冲到贺鹏身旁变回人形,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贺鹏。

    “贺鹏!”

    抱着昏死过去的贺鹏,猩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双手,看着又一个老战友倒在自己的怀中,獠瞬间感觉鲜血上涌,恨不能将毒液的人撕成碎片。

    鸾也快步靠了过来,给贺鹏注射了一只昙花药剂,这才吊住了贺鹏的最后一口气。

    看着两人对贺鹏的救治,罗凡骁眼中伤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暴虐。

    昙花确实可以保证贺鹏在二十四个小时内不会死去,但只要无法清除他故意留在体内的那些金属砂砾,等到昙花的药效过去之后,贺鹏依然会死,而且会死得更加痛苦!

    “干得不错!”毒液夸奖了一句。

    血鳄舔了舔嘴唇,眼中凶光闪烁,似乎有些按捺不住的想要上去和獠大战一场。

    “留着他比杀了更有用!等会混战,獠如果不想放弃他,就必然会浪费一个三阶战力去保护!”

    毒液点了点头,狼牙狩猎队的队员之间交情深厚,所以他们在战斗之中能够默契配合,战胜强大的敌人,但在这种时候,彼此的交情就会变成一种负担。

    “獠,你是准备亲自上场吗?”毒液忽然喊道。

    獠转头看着毒液,两人的目光虚空交汇,森冷的杀意四射开来。

    感受到獠心底的咆哮和火山一般燃烧的怒火,鸾伸手按在了他的肩上。

    “别冲动!”

    现在的局势对于他们已经极度不利,一旦獠被激怒不顾一切的开战,如果胜了还好,如果输了,活着的那些猎人未必会愿意在明显劣势的情况下死战。

    “你把贺鹏带回去,下一场战斗我来!”

    鸾闻言一怔,正要出言阻止,只听獠寒声说道:“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星能石,而是将我们全部留在这里!”

    从罗凡骁的暴起发难,獠忽然明白了一个事实,以毒液为首的那些人的胃口比他想象的更大,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不顾一切的来激怒自己,削弱己方的战力。

    毒液他们想要全面开战,但又对凌幽的怒火心存畏惧,不敢主动挑起战争。

    一旦自己这边主动开战,然后他们被动迎战,就算是凌幽想要发难,也找不到借口。

    鸾将昏迷不醒的贺鹏交到鸾的手中,缓缓说道:

    “让栗子带人去地下通道的入口做好防御戒备,不要让人包了我们的后路。”

    鸾沉默了一阵,他很清楚獠此刻登场的后果,对方一定会派人消耗獠的战力,然后再由毒液或者弧光等人完成最后的致命一击。

    鸾看着獠的眼睛,眼眶微红,最后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贺鹏重伤昏迷,狼牙狩猎的队的老人只剩下她和獠两人还能战斗,如果他们再选择退避,以后或许就再也没有狼牙狩猎队了!

    鸾抱起贺鹏离开了角斗场,獠站起身来,深冷的目光锁定了退到边缘的罗凡骁。

    “过来受死!”

    獠的声音平静,可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他低沉的声音之下,压抑着火山一般的疯狂杀意。

    被点名的罗凡骁脸色微变,激怒獠的计划已经成功,可如果这个需要直面獠怒火的人变成自己,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除非是凌幽那种半只脚踏入了四阶的顶级三阶强者,否则就算是毒液,也没有足够的把握正面击败战力无损的獠。

    想要消耗獠的战力,那是需要用人命去填的,以獠的战斗方式,被他失败几乎等同于死亡!

    罗凡骁没有回头,不过他很清楚毒液的行事风格,谁敢在这种时候后退,结果必然是全家一起上路。

    “不用担心,我不需要你打败獠,你只要坚持三分钟,就可以认输!”

    獠的低沉的声音传来,罗凡骁点了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

    自己想要正面击败獠,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如果只是坚持三分钟,未必就没有机会,而且贺鹏的生死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可以以此胁迫獠,让他投鼠忌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