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叶飞明晓浠〕〔封晏唐柒柒的小说〕〔随身英雄杀〕〔高手寂寞2〕〔郡主是孤心上朱砂〕〔陆先生每天都想复〕〔异世厨神〕〔大叔别走〕〔游戏降临现实〕〔许若晴厉霆晟全文〕〔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史上最强炼气期〕〔开局登基当皇帝〕〔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99章 怀疑
    !

    砰!

    失控的傀儡男子,一拳将最后一个人的胸腔击碎,徒手将他的心脏掏出,温热的鲜血从胸腔涌出,将他全身染红。

    遭遇的三人全部被击杀,尸体被宣泄愤怒的男子撕碎,

    男子喘息着站在满地破碎的尸体中央,身上同样是伤口狰狞,腹部甚至有一个前后贯穿的刀伤,如果不是对方在最后搏命一刻害怕了,这一刀足以将他击杀。

    喘息片刻后,男子从尸体上撕下一截带血的衣裳,系住腹部的伤口,肌肉蠕动控制之下,伤口已经没有出血,不过腹部内脏的伤势却没有这么容易愈合。

    “谁?”

    男子忽然警惕的看向身后的走道,一抹血色的阴影逐渐凝聚,镰刀从血影之中走了出来。

    镰刀被战斗的动静吸引了过来,他原本以为是齐渊在和敌人战斗,结果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又见面了,梵!”镰刀平静的说道。

    “镰刀!”

    梵眼皮一跳,顿时变得警惕起来。

    经过刚才一番生死搏杀后,将心中郁垒的杀意宣泄后,眼中的疯狂微微收敛了些许。

    梵被傀奴役控制,并不是秘密,镰刀早已有所耳闻,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很快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别紧张,我们不是敌人!”

    镰刀散去手中的死神之镰,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你来这里干什么?”

    梵警惕的看着镰刀,虽然镰刀没有表现出任何恶意,但过往的经历,却让他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

    对于荒野猎人来说,信任是一种奢侈品,需要用生命去交换。

    梵也没有乱动,他很清楚镰刀的实力,就算自己没有受伤,也不会是镰刀的对手,如果镰刀现在发难,自己连逃走的机会也没有。

    “毒液在这里,我自然会过来!”

    镰刀看了一眼电浆炸弹爆炸的痕迹,问道:

    “是齐渊帮你摆脱的了傀的控制?”

    听到那个名字,梵的眼神一寒,显得有些躁动,随后强行平息下来。

    “如果你说的齐渊,是一个可以徒手把玩星能石的年轻人,那就是他!”

    镰刀点了点头,能够徒手把玩星能石,那肯定是齐渊,而且也只有星能石可以让梵摆脱傀的控制。

    “前面现在是什么情况?”镰刀问道。

    梵沉默一阵,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镰刀既然和毒液为敌,那就肯定会站在傀的对立面,梵很愿意给傀增加一个强大的敌人。

    听到前方的局势仍在僵持后,镰刀微微放心了一些,虽然钢铁战车一方暂时处于劣势,但经历了污染者的冲击,还有刚才自己与齐渊的一番杀戮后,毒液一方已经损失了十多个三阶能力者,未必能够继续进行压制。

    刚才收缩战线的信号就是证明,毒液他们必然是无法继续承受人手的损失,才会选择收缩。

    “你现在准备去哪儿?离开?还是去钢铁战车或者烟暗童话?”

    梵目光闪动。

    “我已经重伤,没有余力继续战斗!”

    镰刀闻言,深深的看了梵一眼。

    “你可以从电梯井出去,外面的看守着已经被我们解决。”

    说完,镰刀再次化作血影,掠过受伤的梵,向着齐渊所在的方向追了过去。

    梵看了一眼镰刀离开的方向,拖着受伤的身体,消失在了烟暗之中。

    镰刀很快就追上了齐渊,两人已经接近生活区的出口,再也没有遇到敌人的阻拦。

    “不能走了!”齐渊在烟暗之中停下了脚步。

    “这片区域只有一个出口,继续往前,将会迎头撞上毒液他们的大部队!”

    镰刀也停了下来,化身血影的能力虽然强大,但绝对不是无敌,贸然冲入,一旦撞上毒液他们的大部队,哪怕是他自己也别想活着离开。

    不说毒液、弧光、血鳄、傀、鬼面这些三阶巅峰的强者,就算是那些招募的猎人联手,就足够将他轰杀成渣了,在没有绝对碾压的个体力量之前,量变完全可以引起质变。

    “我们可以继续在这里,等他们开战!”镰刀低声说道。

    镰刀将自己从梵知道的情报整理了一下,告诉了齐渊,他几乎可以断定,双方的赌斗不过是权宜之计,等到将星能石瓜分完毕,双方肯定还有一场混战。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齐渊摇了摇头。

    “怎么说?”

    镰刀眉头微蹙,前面被毒液他们的大部队封堵,等待前面混战,他们在后面浑水摸鱼才是最好的选择,现在去冲击出口,只会变成送死。

    “梵或许没有撒谎,但他肯定有所隐瞒!”齐渊说道。

    “我猜到了!”

    镰刀点了点头,梵没有留下来,而是转身离开,就已经透露了许多信xgchotel.息,他认为钢铁战车和烟暗童话没有赢的可能,所以才会选择离开,否则以他和傀之间的深仇大恨,一定会选择留下来向傀复仇!

    “毒液他们或许还有其.jsshcxx.它布置,但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并不多,前面不开战,我们也出不去。”镰刀说道。

    “那倒未必!”齐渊若有所指的说到,“出口虽然只有一个,但我们未必只能走出口才能出去!”

    虽然毒液的大部队已经封锁了通道的出口,但齐渊已经通过区域探测找到了其他出去的方法。

    齐渊走进一间幽暗的房间,指着房间的墙壁。

    “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去!”

    镰刀微微一愣,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难道想凿穿墙壁?”

    齐渊微微一笑。

    “从这里,继续往前面,只需要凿穿五个房间,我们就能突破毒液他们的封锁,离开这片区域!”

    镰刀满脸震惊的看着齐渊。

    你这是什么感知域能力?

    能够远距离感知电浆炸弹!

    能够穿透烟暗的封锁!

    能够远距离捕捉敌人的详细信息!

    还特么能够自动穿墙寻路!

    看着齐渊微笑的表情,镰刀强行压下心底的震惊,伸手在墙壁上轻轻敲了几下,发出一声声咚咚的声音。

    “这里的墙壁可是厚度超过四十厘米的合金,你准备怎么凿穿?”

    旧时代的合金虽然远不如新时代的金属坚硬,但合金就是合金,远比岩石泥土更加坚硬,想要凿穿这种厚度的金属墙壁并不容易。

    就算能够用蛮力凿穿,巨大的动静也一定会吸引到敌人的注意力,毒液他们可不是聋子,就算是忌惮钢铁战车发难,也不会对这种动静视而不见。

    在毒液疑惑不解的目光之下,齐渊伸出右手按在了厚重的金属墙壁之上。

    齐渊在心里默默的说出那句台词: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钢铁自愈的能力发动,镰刀慢慢长大了嘴巴,脸上的疑惑一点一点变成了目瞪口呆。

    在齐渊的右手触碰之下,这一面厚度超过四十厘米的厚重金属墙壁,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开来,迅速溶解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大缺口。

    这又是什么奇怪的能力?

    镰刀忽然想起了齐渊徒手拆卸电浆炸弹的那一幕,好像当时就是用这种方法溶解了钢管,取出了放置里面的电浆炸弹。

    可溶解那样一小节钢管,和溶解这样一面巨大的金属墙壁,带来的视觉冲击,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

    而且,镰刀敏锐的注意到,厚重的合金墙壁虽然溶解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但化作液态滑落的金属却只有一小部分,远远没有溶解的金属多。

    消失的那些金属去哪儿了?

    镰刀有些不安的看了齐渊一眼,消失的金属可不是一点点,而是数百公斤!

    齐渊所展现的每一种能力,似乎都超过了他的想象!

    jxpxxs.   作为一个资深三阶能力者,镰刀也见过许多奇奇怪怪的能力,但齐渊所展现的这几种能力,他几乎都没见过。

    两人悄无声息的穿过合金墙壁上消融的窟窿,很快就看到了第二面金属墙壁,这一次齐渊故技重施,再次溶解了坚硬的金属合金墙壁,镰刀注意到,这一次消失的金属少了许多。

    就在齐渊悄然靠近实验室时,余烬和其他的搜寻人员已经全部撤离,毒液看着狼狈不堪的余烬,表情变得愈发阴郁起来。

    “怎么回事?你带了五个人过去,就算是遭遇镰刀也足以正面一战,怎么就回来了你一个人?”

    余烬沉默的伸出了自己焦烟的双臂,虽然死里逃生,但被电浆炸弹的余波波及,仍然让他受伤不轻。

    “我们中了埋伏,他们都死在了电浆炸弹的爆炸之下!”

    电浆炸弹!

    毒液心里一沉,他怎么也没想到开始爆炸的那一颗电浆炸弹,竟然落在了余烬的头上。

    “你们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毒液沉声问道。

    余烬和刚才一起逃离那个感知域能力者,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

    “你是说你们遇到的人,不是镰刀?”毒液愕然的看着两人。

    “肯定不是镰刀!”两次死里逃生的感知域能力者心有余悸的说道。

    “那是一个年轻人,他的武器是一把模样怪异的弯刀,还有一把实体弹药的左轮手枪!”

    鬼面已经看到了镰刀,熟悉鬼面的人知道,这不可能是假消息,不过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却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意味着他们的后方,出现了两个入侵者!

    这绝对不是令人愉快的消息。

    “那一颗电浆炸弹是怎么回事?以你们的实力,应该完全有能力避开电浆炸弹的爆炸!”弧光忽然出声问道。

    余烬沉默了一阵,有些迟疑的说道:

    “那颗电浆炸弹应该是加载了感应装置,然后被人放在了我们经过的地方,如果不是电浆炸弹的启动有大约05秒的延时,我也会死在电浆炸弹的爆炸之中!”

    投掷的电浆炸弹很容易躲闪,但这种加载了触发引爆装置的电浆炸弹就危险多了,即使是他们自己,一不小心也会中招。

    几人变得愈发警惕起来,如果那个年轻人身上还有这种改装的电浆炸弹,那贸然的搜寻就会变成送死。

    弧光眼中电弧一闪,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05秒!

    怎么会这么巧!

    弧光眉头皱了起来,他藏在电梯井内的电浆炸弹,设定的触发爆炸延时也是05秒。

    电浆炸弹并不是非常稳定,想要给电浆炸弹加载感应触发的装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延迟时间取决于设置者的设定,这一颗忽然出现的电浆炸弹,竟然同样是延迟05秒引爆,这让弧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隐约觉得,刚刚爆炸的那颗电浆炸弹,或许就是他安装在电梯井内的电浆炸弹。

    可是理智却又告诉他,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两颗电浆炸弹的红外和生物感应触发装置,是他亲手加载,陷阱放置也是他利用能力,亲手放置进入钢管的,除了他自己,哪怕是凌幽亲自,也不可能从封闭的钢管中将这两颗电浆炸弹拆卸下来。

    弧光苦思无果,除非抓住那个入侵者,或者去电梯井检查那两颗电浆炸弹,才能揭开他心中的疑惑。

    “梵是怎么失控的?”傀忽然问道。

    梵的突然失控,已经让傀有些惊疑不定,他开始怀疑那个入侵的年轻人。

    不过余烬的反应却出乎了傀的预料之外。

    “梵失控了?”余烬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

    傀的目光猛然锁定了余烬。

    “梵和你们一起过去的,他们都死了,只有你一个人活着回来,你怎么会不知道梵失控的事!”

    面对傀的质问,余烬脸色变幻,他看了毒液一眼后,这才沉声说道:

    “我离开的时候,梵并没有失控,而且——”余烬停顿一下,接着说道。

    “在电浆炸弹触发以前,梵就感知到了电浆炸弹的存在,停止了前进,不过他并没有向我们示警,所以我带去的人都被炸死了,我也是死里逃生,只有梵毫发无伤!”

    “我听到哨声后,就立刻返回,至于梵在后面是如何失控的,我并不清楚!”

    傀还要追问,却被毒液冷哼一声,给挡了回去。

    “傀,被电浆炸弹炸死的是我的人!受伤的也是我的人,你的傀儡明明发现了电浆炸弹,却没有向他们发出示警,这件事你该如何解释!”

    傀脸色阴沉,没有回答毒液的质疑,梵在场的这些人之中,毒液的实力是最强的,这种能够削弱毒液实力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他相信,如果换成其他人,同样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将钢铁战车和烟暗童话的人解决之后,毒液很可能会从盟友变成敌人,他们都想要一个实力强大的盟友,但并不想面对一个实力强大的敌人。

    眼见矛盾爆发,气氛变得紧张起来,鬼面开始站出来打圆场。

    “好了!大家别为了一个入侵者伤了和气,星能石还在铅盒之中,如果我们现在内讧,对面的钢铁战车和烟暗童话翻了身,倒霉的就该是我们了!”

    假面看了角斗场上,被在獠的压制下苦苦支撑的罗凡骁一眼。

    “罗凡骁已经快支撑不住了,你再不认输,他就要死在獠的手中了。”

    毒液的嫡系手下已经损失惨重,罗凡骁不能再死了,再死下去,接下来的战斗,毒液就该出工不出力了!

    毒液冷哼一声,直接走进角斗场,喊出认输,让罗凡骁退出了战斗。

    獠虽然不甘,没有完成对罗凡骁的击杀,替贺鹏报仇,但也算是赢下了一个小胜场。

    而且,接下来的决斗,认输退场的人,是不能继续返场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