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英雄杀〕〔高手寂寞2〕〔郡主是孤心上朱砂〕〔陆先生每天都想复〕〔异世厨神〕〔大叔别走〕〔游戏降临现实〕〔许若晴厉霆晟全文〕〔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史上最强炼气期〕〔开局登基当皇帝〕〔十万个氪金的理由〕〔重生农门小福妻〕〔极品透视民工〕〔史上第一美男〕〔大宋有种〕〔好孕连连:总裁爹〕〔我为国家修文物〕〔嘉平关纪事〕〔凤落蛮荒小说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100章 汇合
    !

    侥幸逃过一死的罗凡骁颤抖着从角斗场中央退下来,虽然没有能够赢下第二个胜场,夺回一颗星能石,但将獠逼上角斗场,而且消耗了对方战力,就已经算是完成任务。

    烟色巨狼从鼻孔中喷出粗重的鼻息,眼睁睁的看着罗凡骁离场。

    罗凡骁实力不弱,否则也不可能重创贺鹏,刚才鏖战之下罗凡骁虽然处于下风,但还没有溃败,就算继续追击,也无法迅速完成斩杀,而且毒液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破坏规矩。

    罗凡骁即将离开角斗场,距离入口百米左右的金属墙壁,忽然融化开来,墙壁之上凭空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金属窟窿,一个血影笼罩的模糊人影站在洞窟之后,冷漠的注视着外面的一切。

    血影浓郁,罗凡骁甚至还没看清楚来人的样貌,一个恐怖的名字忽然浮上心头。

    镰刀!

    他竟然用这种方式踏入了实验室!

    他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视线的原因,据守在入口房间内毒液等人没有看到墙壁上的窟窿,他们只是看到罗凡骁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

    意识到危险的罗凡骁忽然一声大喝。

    “小心镰刀!”

    罗凡骁迅速向毒液跑去,同时右手一挥,一颗颗龙眼大小的银色金属球如同子弹一般向着窟窿背后的人影激射而去。

    齐渊看着站在实验室中央的烟色巨狼,又看了一眼狼狈逃离的罗凡骁,迅速猜到了现在的局势!

    “杀了他!”

    齐渊一声低喝,镰刀化身的血影迅速向罗凡骁侵袭而去。

    獠也发现了齐渊和镰刀的存在,虽然他不知道栗子口中已经摔死的齐渊是如何复活的,但齐渊和镰刀的到来,无疑给己方加了一针强心剂。

    “小心!”

    獠一声低吼,贺鹏就是被罗凡骁控制的这种异种金属给阴了,刚才的战斗之中,他就已经领教这些这些金属圆球的强大,它们看似并不起眼,但撞击的威力比实体弹药还强大,只有三阶强化防御才能抵挡住这些金属圆球的冲击。

    但它们的数量太多了,而且可以彼此融合变成各种奇形怪状的金属零件,干扰进攻,和罗凡骁的金属控制简直就是绝配。

    獠迅速向齐渊冲了过去,以防止毒液他们出手围杀。

    &nbs.whhryl.p;  面对激射而来的金属圆球,齐渊却是恍若未绝,丝毫不将它们放在眼中。

    獠心中一紧,他知道齐渊的防御很强,即使比二阶的强化防御也不弱,但毕竟不是三阶,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些金属圆球重创。

    齐渊大意的举动,让獠有些担忧,在面对敌人之时,任何一丝轻敌,都会变成致命的危险,更不用说这一场战斗,他们还处于下风。

    啪啪!啪啪啪啪啪!

    金属圆球精准的命中齐渊,如同雨打芭蕉一般,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

    獠原本还充满担心,可下一秒,这种担心就变成了目瞪口呆。

    如同子弹一般激射的金属圆球,在命中齐渊后,竟然如同水滴一般炸裂开来,在齐渊身上绽放出一朵朵银色的水花,完全不复和自己战斗之时的坚硬。

    炸裂的水花没有落地,也没有回归罗凡骁的控制,而是缓缓向齐渊的体内渗透而入,就像一滴一滴的水珠被海绵所吸收。

    齐渊的身体,竟然把这些异种金属吃了!

    这是就是齐渊溶解了金属墙壁的新能力?

    罗凡骁脸色急变,他也察觉到了这些异种金属忽然失去了控制,这些完全契合自己能力的异种金属,珍贵程度不下于星能石,他花了巨大的价钱才弄到手,这也是他能和獠纠缠这么久的底气所在,如果没有这种神奇的异种金属,他的实力至少要下降三层!

    不过,罗凡骁已经来不及去处理那些失去联系的异种金属,因为镰刀血影已经靠了过来。

    在罗凡骁刚刚开口示警之时,毒液就已经冲了出来,

    毒液比镰刀更快,他横刀立马站在罗凡骁身前,对着袭来的血影,张口吐出一口墨绿色的毒气。

    毒气凝聚如箭,向着镰刀化身的血影激.xgchotel.射而去。

    猩红的死神之镰从血影之中凝聚而出,一只无形的血影手臂将其握住,猛然一刀迎向了毒液吐出的毒箭。

    镰刀毒箭轰然相撞。

    噗呲!

    猩红的镰刀如同刀切黄油一般掠过毒箭,墨绿色的毒气瞬间融入镰刀,将猩红的镰刀刀锋侵染成墨绿之色。

    罗凡骁连滚带爬退了回去,镰刀从血影之中显出身形,冷冷的看着毒液,一道血影之气涌入镰刀,沸腾的血影瞬间压过了入侵刀锋的毒气,再次将镰刀变成了猩红之色。

    “毒液!”

    “镰刀!”

    数年未见的两人,终于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既然已经消失了这么多年,何必在这个时候跑出来送死,继续呆在钢铁战车当缩头乌龟多好!”镰刀缓缓说道。

    镰刀平静的看着毒液,早已经没有了从前那种年轻人的冲动,不会被敌人一句话轻易触怒。

    “我们的恩怨也该有个了解了!”

    镰刀平举死神之镰,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瞬间喷涌而出。

    “何必这么着急!”

    毒液轻笑一声,周身环绕着一道墨绿色毒雾,轻松挡住了袭来的血腥之气。

    “今天,你我之间,必然只有一人可以活着离开!”

    镰刀冷冷的看着他,眼中战意勃发,似乎随时准备暴起发难。

    毒液微微向后退开几步,意外的选择了退让。

    他并不想之这个时候和镰刀正面开战,这样做只会便宜了其他人。

    “按照规矩,现在是獠的决斗时间,我们的恩怨先放在一边,等会再来了解!”

    说完之后,毒液的目光掠过镰刀,落在了从窟窿之中走出的齐渊身上,眼中闪过一抹忌惮。

    “深渊,我们之间也有笔账要算,你杀了我毒液这么多人,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

    齐渊咧嘴一笑,杀人不成反被艹,说的大约就是毒液了。

    自从荒野之中那一场伏杀以后,直接和间接死在手中的毒液成员,差不多已经有四个,和毒液之间的仇怨当真是仇深似海!

    “别激动!等我把你们全部杀光,这笔账也就清了!”齐渊笑着说道。

    深渊有恃无恐的模样让毒液心中一沉,到了现在,他才隐约意识到,深渊的实力绝对很强,否则也不可能一路走到这里。

    如今自己这一方实力受损,刚才清点人数,直接和间接死在镰刀和齐渊手中之人,已经不下十个,数量甚至比角斗场上死的人还多。

    而钢铁战车一方,又多了两个强者!

    此消彼长之下,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进一步被拉近,如果不是还有那些后手,毒液几乎怀疑,自己这方现在未必能够正面击溃钢铁战车和烟暗童话的联盟。

    双方的人马已经隔着实验室,远远对峙起来,只需要一点火星,瞬间就会从决斗变回之前的乱战。

    毒液目光扫过全场,最后冷冷的说到:

    “獠,你是准备全面开战吗?”

    獠已经变回人形,一声冷哼。

    “全面开战又有何惧!毒液,你真以为我们不敢开战吗?”

    若是之前,獠还没有足够的底气这么说,但齐渊和镰刀的出现,不但弥补了巅峰三阶的战力差距,而且给他传递了一个信号,对方的实力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强大,否则齐渊和镰刀也不可能凿穿对方的防线。

    “当然不是。”毒液笑了笑。

    “这座旧日都市真正的敌人,还没有出现,一旦我们全面开战,最后被它们捡便宜,我们谁也别想活着回去。”

    獠也是目光一沉,虽然外面有许多猎人的牵制,还有光辉之球的压制,但他可以肯定,这些污染者一定隐藏了实力,能够占据这样一座旧日都市的污染者,绝对不会这么容易被压制,他原本是希望双方先联手解决这些污染者,可那些实力强大的污染者突然消失,让他们迅速接触到了星能石,这才提前引爆了双方的矛盾。

    双方都知道还有污染者在暗中隐藏,但面对唾手可得的星能石,大部分人都无法控制心中贪恋。

    星能石才是他们这次冒险踏入旧日都市的最终目的!

    双方已经剑拔弩张,只需要一.jxpxxs.点火星,双方就会放下所有顾忌,再次抱团厮杀。

    “我们走!”獠沉声说道。

    他终究还是克制住了报仇的冲动。

    镰刀深深的看了毒液一眼,然后转身离开,刚才的两次试探,毒液已经证明的他的实力,他比之前更加强大了。

    当年那一战,毒液虽然不弱,但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如果不是还有两个强大的三阶联手,他不会战败,手臂也不会被毒液斩断。

    如今,掌握着一个庞大烟帮的毒液,已经汲取到了足够的资源,实力早已今非昔比,除了凌幽之外,在场的这些能力者,没有一个人敢放言,能够单独击杀毒液。

    镰刀自己也没有足够的把握!

    就在齐渊准备转身离开之时,毒液忽然出声喊道:

    “深渊!”

    齐渊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双方的仇怨早已是不死不休。

    “有事?”

    “你想不想知道,是谁雇佣我们杀你!”毒液忽然说道。

    齐渊眉头一挑,随后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毒液如果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真正的雇主,毒液烟帮的信誉也就彻底臭了,毒液显然不会是这种蠢货,所以他只是想要挑拨离间而已。

    “你不会告诉我真正的雇主,我也不想听你的挑拨离间,无论是谁想要对付我,我都会把他揪出来,不过在那之前,我会先把你的人全部杀光,包括你!”

    看到毒液似乎还想说什么,齐渊把手揣进口袋,直接转身离开。

    “我和你们毒液的人已经打过几次交道,杀了你不下十个手下,别想着用那些谎话糊弄我!”

    “与其在这里费尽心思的挑拨,不如赶紧把遗书写好,等会你可能连写遗书的时间都没有了。”

    转过身后,齐渊的眼中闪过一丝差异,就在刚才,区域探测在在毒液的身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令人惊讶的秘密!

    这就是你对付镰刀的底牌吗!

    齐渊冷笑一声,镰刀隐藏的这个秘密确实很隐蔽,如果不是区域探测,他也不会想到毒液竟然还藏着这样一张出其不意的底牌。

    镰刀如果贸然迎战毒液,这个秘密会让镰刀吃个大亏,甚至很有可能会被毒液斩杀。

    既然被我发现了,你的这张底牌也就没用了!

    被齐渊一番嘴炮轰到没有机会说话的毒液,深深的看了齐渊的背影一眼,沉默的转身离开。

    就在刚才,他在齐渊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如同针刺般的危险,那种危险的预警,甚至比直面镰刀更加浓郁。

    这是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发现,自己已经是三阶巅峰的强者,深渊在今天之前,还是一个一阶。

    一阶和三阶巅峰之间的差距,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哪怕齐渊的真实战力堪比三阶,也不应该给人这种威胁的错觉!

    齐渊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毒液心中浮现出了一丝忌惮。

    三人回到据点后,暗流再次涌动起来,雷蝎和烟沙等人和镰刀打过招呼后,几人聚集在一起商量起了后面的对策。

    在这些巅峰三阶强者眼中,镰刀才是真正的助力,齐渊的作用不过是将镰刀拉入他们阵营的工具人而已。

    鸾和小烟、栗子走了过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齐渊。

    他们也没想到,栗子刚刚才带来齐渊的死讯,结果转眼,齐渊就凿穿了对方的防线,活生生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小烟偷偷在齐渊身上摸了一下,确认有体温,这才嘿嘿一笑。

    “有温度,不是尸变,是大活人!”

    “差点死了,侥幸捡回一条命!”

    齐渊干咳一声,随便说了一句,没有多做解释,这种事情他不可能解释清楚,还不如让他们自行脑补。

    “是不是镰刀救了你?”鸾笑着说道。

    “幸亏曲师说动了镰刀,否则我们可就看不到你了!”

    齐渊耸了耸肩,请继续脑补!

    “现在情况怎么样?”齐渊问道。

    鸾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情况不是很好,不过镰刀来了,给我们缓解很大的压力,至少我们三阶巅峰的战力差距已经拉平了。”

    鸾将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齐渊听完显得有些惊讶,佩佩口中的那颗巨大无比的星能石了?

    怎么就剩下这么一堆碎片?

    哪怕是最大的一号和二号,和佩佩口中那颗巨大的星能石也相去甚远!

    是佩佩在撒谎?

    还是有人破碎了这颗星能石?

    如果是佩佩撒谎,他欺骗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是有人破碎了那颗巨大的星能石,那又是谁干的?

    星能石原本就是最坚硬的几种异种金属,再加上它压制和干扰能力的特性,想要将一块巨大的星能石破碎到这种程度也不容易,别说三阶,就算四阶能力者也未必有这种实力。

    还有,徐魁和徐小霜在哪儿?

    为什么他们没有死守这堆星能石?

    齐渊将目光投向了那个装载着星能石的铅盒,眼中闪过一抹光芒,双方都盯上了那些星能石,怎样才能火中取栗,神不知鬼不觉的吸收里面的星能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