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天王殿〕〔白卿言萧容衍〕〔替嫁新娘:总裁的〕〔替嫁新娘:钱妻要〕〔替嫁新娘:总裁小〕〔贺少的闪婚暖妻〕〔胎楼〕〔神魔至尊〕〔你是我的遥不可及〕〔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血肉 第103章 两败俱伤
    jsshcxx.!

    狂暴的雷电缓缓散去,滋滋作响的电蛇沿着金属地面,向四周蔓延开来。

    被雷电包裹的两个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其他人的视线之中。

    只看到弧光单膝跪地,周身一片焦烟,瞳孔之中跳动的白色电弧已经彻底熄灭,他闭着眼睛,猩红的血痕从七窍流出。

    变回人形的獠躺在弧光身后的地上,同样是浑身焦烟,生死不明。

    同归于尽?

    还是两败俱伤?

    齐渊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自己虽然已经不再迫切的想要加入狼牙狩猎队,但狼牙狩猎队对自己的帮助颇多,和狼牙狩猎队的几位队员相处也很融洽,算是进入新时代后,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

    无论如何,齐渊也不愿意看到獠就这么死在自己的面前。

    “獠!”

    鸾一声尖叫,挥舞着钢铁玫瑰,直接冲入角斗场,小烟和栗子紧随其后,贺鹏已经重伤濒死,如果獠再出事,狼牙狩猎队也就散了。

    弧光缓缓站起身来,几个来自松城的嫡系能力者,同样迅速冲了过来。

    鸾没有理会对方的戒备,直接略过弧光,冲到獠的身边,先给他注射了一支昙花药剂,然后才颤抖着着伸出手指,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确认獠仍然有呼吸后,鸾一直悬着的心,才缓缓放了下来。

    鸾抬头盯着弧光,眼中充满着刻骨的仇恨。

    獠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却一直昏迷不醒,那样一场恐怖的爆炸之下,很难说会不会留下什么严重的后遗症。

    几个松城的能力者,警惕的将弧光护在身后,防备着鸾的暴起发难。

    獠战败,弧光惨胜!

    相比于这一场战斗的赌注,两人的身体状况更加牵动人心。

    咳咳!

    弧光咳嗽几声,吐出一口焦烟的瘀血,急促的喘息几次后,呼吸缓缓平缓下来。

    弧光双眼依然禁闭,却仿佛“看”到了鸾的目光。

    .xgchotel.

    “你应该感到幸运,他毕竟活了下来,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如果你想为他复仇,随时可以找我!”

    说完之后,弧光在几个心腹的搀扶之下,缓缓离开角斗场,虽然只胜了一场,但受伤太重,他已经没有了余力继续战斗。

    “竟然都没死!”毒液眯着眼睛看着同时退场的两人。

    “侥幸还是其它原因?”

    鬼面沉默片刻后,轻轻摇了摇头,他也无法判断。

    刚才那种层级的能量爆炸,绝对是真正的博命,獠和弧光两人都没有留手。

    &nbs.jxpxxs.p;  但两人都活了下来,却有些太过于巧合,在他的预料之中,两人同归于尽才是最可能出现的结果。

    弧光虽然赢了,但失去了后续的战力,对于毒液一方来说,并没有争取到太多的机会。

    “下一场谁来?”血鳄忽然沉声问道。

    毒液和鬼面对视一眼,淡淡的说道:“先看看对方如何应对,如今我们依然实力占优,獠重伤濒死,狼牙狩猎队基本已经废了,对面也该沉不住气了,一个镰刀挽回不了注定的败局!”

    “别忽略了那个深渊!”傀忽然说道,梵的失控让他对深渊变得极为忌惮。

    “他所展现的实力,完全不是资料里面记载的一阶,绝对有三阶的实力!”

    “他的实力确实不弱。”毒液点了点头。

    “镰刀既然愿意和他同行,一定是认可了他的实力,他的实力或许没有达到巅峰三阶,但比普通三阶肯定要强。”

    直到此刻,毒液才有些后悔当初接下那个暗杀深渊的任务,双方几次交手,都是齐渊获胜,自己一方损失惨重,算上被齐渊用电浆炸弹炸死的那几人,因深渊而死的成员,已经接近十个。

    这是一个让毒液也感到极为肉痛的数字。

    “放心,他既然走进了这个实验室,就别想活着离开。”鬼面低声说道。

    “毒液,你埋伏在外面的人手,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就位?”血鳄忽然问道。

    “不要着急!”毒液平静的说道。

    “等到一号和二号的归属权尘埃落定,我的人自然会就位,现在出动只会暴露他们的存在,引起钢铁战车和烟暗童话的忌惮。”

    鬼面没有说话,血鳄和傀对视一眼,顿时不再追问,五人之中,实力最强大的无疑是毒液、鬼面和弧光,如今弧光失去战力,毒液和鬼面眉来眼去,已经没有丝毫顾忌。

    弧光被搀扶回来,不过却没有继续去毒液他们所在的房间,而是去往松城能力者盘占据的另外一间房间,更让三家联盟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另外一边,獠被带回来后,蝎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声音低沉的说道:

    “放心,我一定会把獠带回庇护所,这些年他积累的功勋值,通过凌幽领主的渠道,足够从庇护所兑换一支crp—5型药剂,无论他的伤势多重,都能够救回来!”

    crp—5型药剂,又名复生药剂,是生物与机械实验室的标志性成果之一,理论上连新死之人都能救活!

    生物与机械实验室生产的每一支复生药剂,都有着独立的编号,不会有任何流入烟市的机会,就连庇护所内部,也只有4或者p4以上的权限,才有资格申请使用。

    獠当然没有申请复生药剂的资格,但凌幽有!

    作为钢铁战车的首领,她是整个钢铁战车,唯一一个拥有庇护所序列的能力者,虽然只是3,但钢铁战车最近评级不错,烟钢庇护所提升了凌幽的部分权限,可以申请4才有资格使用的复生药剂。

    “下一场我上,我去杀了他们!”

    鸾眼中怒火燃烧,提着钢铁玫瑰就准备走进角斗场。

    “站住!”

    蝎一把按住鸾,制止了她登场的冲动。

    “接下来的决斗,交给我们!你现在的任务是照顾好獠和贺涛!”

    蝎在鸾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鸾暴躁的眼神才略微平复了些许。

    齐渊利用区域探测,查探了一番,忽然发现,镰刀和烟沙竟然不见了,己方的五个巅峰三阶,除了重伤昏迷不醒的獠之外,就只有蝎和魔偶在场。

    另外两人在哪儿?

    最大的两颗星能石,还在角斗场中央的铅盒之中,己方的人手已经处于劣势,还能有什么比争斗星能石更重要?

    齐渊默默的观察了一阵,发现雷蝎小队的队员一个都没有离开,但几个实力强大的招募猎人却不见了踪影。

    这些人都去哪儿了?

    隐约间,齐渊好像猜到了什么,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獠,齐渊沉吟一阵,缓缓靠了过去。

    “不要触碰獠的身体。”蝎忽然挡住齐渊,沉声解释道。

    “獠的伤势太重,已经注射了昙花药剂,为了他的安全,除了狼牙狩猎队的人之外,谁也不能靠近。”

    齐渊看了蝎一眼,停下了靠近的脚步,心中的猜测已经得到了印证!

    果然是这样!

    齐渊眼中光芒闪烁,钢铁战车这边果然还有后手,这群老银币胃口比他想象之中的更大。

    齐渊隐约猜到了他们的谋划。

    这个危险的计划如果成功了,这一次不但能报仇,同时还能将敌对的几个聚集点彻底压在身下,可一旦失败了,十年之内,钢铁战车都会被压制到无法翻身。

    这么大的胃口,稍有不慎,就会吃撑!

    对面的那些人可不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同样是喝血吃肉的老狐狸,他们或许也打着同样的算盘,梵放弃复仇,选择离开就是证明。

    如果双方都打着同样的算盘,那就看谁的手段更狠,最后摊牌之时,无论谁占据上风,肯定都不会轻易认输,必然还有一场惨烈的恶战!

    齐渊陷入了沉思,如果真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那作为导火索被争夺的星能石,就只是一个吊住双方的诱饵,双方真正的目的,都是彻底将对方吞下。

    如果能在双方摊牌之前,将水彻底搅浑,自己似乎也不是没有浑水摸鱼的可能!

    至于将水搅浑的机会,齐渊忽然想起了一直没有现身的徐魁和徐小霜两人,他们或许是搅乱局势的关键。

    双方之所以现在还保持着相对克制的态度,没有全面开战,除了双方都没有准备好,还在布置后手之外,应该也是在防备这一群隐藏起来的污染者。

    它们到底躲在了哪里?

    齐渊目光闪烁,他有种感觉,徐魁和徐小霜一定也在盯着这里的战斗,它们也在等待出手的机会,一旦双方忍不住全面开战,最后坐收渔翁之利的,一定是藏在暗中的污染者。

    这些星能石碎片,不但是双方用来吊住对方的诱饵,同样也是徐魁和徐小霜吊住人类的诱饵,目的就是让进入这里的人类自相残杀。

    就在齐渊试图寻找徐魁和徐小霜的踪迹之时,烟暗童话的另一个巅峰三阶——魔偶,走进了角斗场。

    魔偶从铅盒拿出一颗标注着三号的星能石,然后将它放了回去。

    盖上铅盒,魔偶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几声酸涩的咔嚓声,就像是生锈的机械缓缓启动,开始抖落暗色的铁锈。

    魔偶刚刚走出几步,他脖子上的脑袋忽然咔嚓一声,从脖子上滚落下来,身体却依然一步一步继续向前走去,仿佛没有注意到头掉了。

    掉落的头颅如同保龄球一般,在地上滚动几圈后,忽然从脖子的断口出长出一双烟色机械假腿。

    机械假腿在地上一蹬,整个头颅向后倒去,不等后脑勺触地,一双五指纤细的机械手臂从后脑勺之中延伸出来,纤细的机械手臂在地上一按,整个头颅凌空一翻,在半空之中转了几圈,旋转着飞向行走的无头之躯,同时释放出一连串密集的金属摩擦碰撞的咔嚓声响,整个头颅的外形迅速变幻。

    咔嚓!

    旋转的机械头颅变成一个小型的人形机器人,正好站在无头之躯的右肩膀。

    无头之躯肩膀上的机器人,双眼射出两道猩红的光芒,口吐人言,直接点名喊道:

    “实力不够的人,别上来送死!傀,带着你的血肉傀儡,上来和我一战!”

    魔偶!

    傀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他和魔偶已经是老对手了,一个是控制血肉傀儡战斗,一个是控制机械魔偶战斗,荒野之中的几次试探性交手,互有胜负。

    那几次试探,双方都没有全力搏杀,所以几次战斗也不过各自损失了几具傀儡而已。

    两人彼此忌惮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傀虽然已经做好了迎战魔偶的准备,但魔偶的点名挑衅还是让他心生忌惮。

    三具强大的血肉傀儡之中,梵已经失控消失,只凭借剩下的两头血肉傀儡,傀没有多少把握应对魔偶的挑战。

    毒液看了目光闪烁的傀一眼,一眼就看穿他心中的忌惮。

    “魔偶已经点名挑战,你难道还准备避战?”

    被拆穿心思,傀也不生气,冷哼一声,说道:

    “我们既然已经占据了优势,我又何必去和魔偶赌命!”

    “青蕾!”傀一声低喝。

    一个穿着青色旗袍的女人忽然出现在房间内,几人微微一惊。

    好快的速度!

    女人头上戴着一朵青色的珠花,身上穿着一件青色的旗袍,上面绣着一朵朵拳头大小的嫣红花苞,旗袍下摆开叉到腰际,露出一双修长而雪白的大腿。

    赛雪欺霜的手腕之上,戴着一对翠绿的玉镯,俨然一副旧时代的仕女模样,根本不像是一个强大的能力者。

    唯一有些让人感觉不适的,就是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无神而空洞,仿佛没有焦距。

    青蕾的出现,迅速吸引了房间内几个巅峰三阶的目光,他们显然也听说过青蕾的大名。

    青蕾虽然不是巅峰三阶,但实力也很强大,比毒液手下的罗凡骁和余烬这两名悍将,实力只强不弱。

    除此之外,青蕾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傀的女人,在傀还是二阶时,他是青蕾的男人之一,当傀踏入三阶巅峰之后,其他男人全都被他奴役成为了傀儡,青蕾也变成了他的女人之一。

    鬼面轻笑一声,说道:“傀,你竟然舍得让青蕾去面对魔偶,可真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傀似乎没有听出鬼面的嘲讽,平静的对青蕾说道:

    “对手是魔偶,你知道该怎么做!”

    青蕾没有出声,只是沉默的转身离开房间,独自走进了角斗场。

    看着青蕾离开的背影,毒液若有所思的看了她手腕上的那一对手镯一眼,淡淡的说道:

    “以魔偶的强大爆发,她一旦落败,可未必能够活着走下来!”

    傀冷笑一声,说道:“魔偶虽然强大,但想要击杀青蕾,也没那么容易。”

    “为了对付魔偶的电浆炸弹,我特意给他准备了一份大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