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南初夏宁蓉蓉〕〔狂枭在都〕〔顾漓〕〔我让地府重临人间〕〔盛宠名门佳妻喻色〕〔韩三千苏迎夏〕〔我穿成了昏君大反〕〔一世龙皇〕〔龙都兵王〕〔医鸣惊人:残王独〕〔超级军工科学家〕〔北国谍影〕〔重生之狂暴火法〕〔我真没想入赘〕〔逆流一九九零〕〔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史上最强皇太子〕〔孟伯昭〕〔重生之我是楚国太〕〔楚墨降雪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边关种田忙 第五百六十七章 呔,纪负负还我白玉簪!
    此话一出,不等肖雨栖发话,金大丫立刻回头,嘴里愤声怒喊,“我可不是笨蛋小气鬼!”,人却已经提着双刀,纵身飞了出去。

    可怜俩猪头,眼看着城门就在眼前,胜利在望,结果……

    “嗷!”。

    “痛痛痛……”。

    可不是痛么,金大丫看着跑的屁颠屁颠的俩猪头,见了对方的怂样,她也不动宝贝刀子了,干脆飞身上前,刷刷踹出两脚,一怂蛋赏一脚,正中奔跑中二人的后背心。

    可以想象,飞奔中的人被人巨力踢到后背,那会是如何一个火葬场的场面。

    因为惯性与地心引力,好吧,飞奔中的俩怂蛋,根本就止不住前进的势头,猛地的一个倒栽葱的往前扑倒,就跟击打保龄球的球一样,直接在城门口的土黄官道上,飞扑出去了很远很远。

    然后球歪了,怂蛋们一头撞在了城门楼边的城墙上,顿时眼冒金星。

    金大丫上来,一脚踩上两个怂蛋的脑袋瓜,想着干脆给暴打晕了,跟前头那堆褚色人山堆作伴去得了,肖雨栖心里却又想法,急忙出声,制止了金大丫的利落动作,“金大,等等。”。

    金大丫疑惑,回头看来,肖雨栖却已经领着自家姐姐纵马过来。

    马儿站定,踢踏着蹄子,某少身体前倾,双手交叉支棱在马鞍扶手上,笑眯眯的看着俩怂蛋问他们。

    “怂货,你们来的这般快,是你们那软蛋主人找他爹?那堆山,都是软蛋他爹派来找茬的?”。

    怂蛋们两眼都是小星星,想到家主大人的威严与狠辣,俩人本是想威武不能屈的,再负隅顽抗一下下的,只可惜,在金大丫狠狠一脚踏上他们的脑袋瓜,使得星星更多,转的更勤快后,怂蛋屈服了。

    “嗷!别踩,别踩,爷,爷,祖宗,小的交代,小的交代啊!就是家主李兆靖大人派我们来的,熬……”。

    李兆靖名字一出,李蘅妙的身体又是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脑海里不由的闪现过,自己再不愿意想起的一幕又一幕。

    察觉到姐姐的情绪再变,肖雨栖心中叹气,心疼自己这个可怜的姐姐,安慰的话不知从何说起,只郑重的朝着她道了句,“姐,别怕,我帮你灭了他!”,这样,你就再也不必害怕了。

    李蘅妙却被自家妹妹话里的坚决与煞气吓到,“不,不要!”。

    “为何?”,那样的人,不杀了难道还留着过年?

    再说了,如今仇怨已经结上,认真说起来,早在当初她收了妙娘姐姐献出的那些物资时,他们跟陇西李氏的仇怨就早已注定了的。

    被妹妹追问,李蘅妙终于收拢心神,甩开不愿再想的过往,淡淡道。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为了这样的人,不值得脏了你的手。再说,不管如何,他也姓李,曾经对我也算慈爱怜悯过,当初他留了我一命,如今我也得容他一命。”。

    额,这个听着,好像也有道理。

    肖雨栖倒是不好再坚持,不过既然对方先犯到了自己手里,作为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肖雨栖觉得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也不是自己的优良作风呀。

    于是,最后在饶恕过城外这三十二条狗腿子性命,领着姐姐们骑马进城时,肖雨栖一边走,心里一边还暗暗做下决定,待到今天夜里,她就找些好朋友,跟那什么辣鸡的家主,谈谈理想人生去。

    在她看来,那么挫,那么是非不分,那么狠心的一个人,身上不可能不背负人命。

    只要他身上带着孽债,呵呵,不好意思,死罪可免,鬼罪难逃。

    进了城,肖雨栖也不是那花花大少,不是十万火急救人救命的情况下,她自然不会纵马奔行于闹市。

    所以在金大丫掏了身份文书,给刚才只顾着磨洋工站岗,外带兼职看了一场大戏的守城兵丁,缴纳了高出正常人好几倍的入城费,喂饱了这些中饱私囊的家伙后。

    肖雨栖就跟李蘅妙还有金大丫,三人谨慎的控制着身下的马儿,小心的慢慢骑行在不算宽敞的青石板街道上,马蹄脚踏青石板子,发出哒哒哒的响动,瞬间传出好远。

    在前方不远处,一座二层临街茶馆二楼,倚着窗户,手里端着茶盏品茗的纪允挑眉,心道来了。

    果不其然,没让他久等,街道一端,就在自己正对着的方向,迎面走来了三人三骑,最前方打头的,可不就是自己熟悉的眉眼,熟悉的故人么。

    此时眉眼柔和的纪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的表情是那般的轻松自在,勾得对面绸缎铺子的二楼,那半遮半掩的窗户后,两个小娘子都羞红了脸慌乱了心,纪允却全不自知。

    眼看着打马而来的人近了,再近了,直到马头打茶馆门前过时,纪允才轻笑一声,手里的茶盏端起,轻轻朝着楼下的马上人举杯示意,“楼下的朋友,不知可否赏光,上来喝杯茶?我请。”。

    肖雨栖……

    好家伙,这声音有点熟呀!

    这是在跟谁说话?她吗?

    肖雨栖下意识的抬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眼便看到了街边茶馆的二楼,此刻大敞的窗户内,某人正一脸的奸笑(人家是温柔的笑好吧!),惬意的倚靠着窗棱,还朝着自己举杯邀约的……

    我草,纪负负!

    她这是出门没看黄历吧?怎么哪里都有他?

    曾经抢到了舍利子珠串这个大宝贝的时候,她深以为,得了舍利子,负负皆可抛,以后自己便可万事大吉鸟!

    结果事实教她做人,想着那只能供着,不能用着,如今还戴在自己腕上的鸡肋珠串,肖雨栖当即运气,脚尖轻点马背,人就朝着二楼敞开的窗口急射而去,嘴里还不住的脆喊一声。

    “呔!好你个纪负负,还你狗屁串串,把我的白玉簪还我!”。

    纪允先是一愣,随后却是粲然一笑,居然还顽皮上了。

    纪允长身玉立瞬间起身,端着茶盏,一个旋身避过急射入窗的某人,瞬间落座回原位上后,手中茶盏里的茶汤都不带晃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