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又怂又萌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另一边江羡上完洗手间出来,看着眼前复杂的路线有些犯迷糊。

    正寻思着找个服务员问一问的,却遇上了一个熟人。

    说是熟人,其实不算,毕竟也只有一面之缘。

    乔觅荷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江羡,她在微微的惊讶之后,就面色如常的上前来打招呼了,“江小姐,这么巧?你也来这里玩?”

    “是啊,乔小姐你好。”江羡礼貌的跟她打招呼。

    乔觅荷左右看了看,便问江羡,“你一个人来的?”

    “和朋友。”

    “这样啊,你是江海的人,对原京这边应该不熟悉吧,这家会所是会员制的,我是这里的高级会员,权限什么的也比较多,要不我给江小姐开个好一点的包间吧。”

    “谢谢乔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下次有机会请你吃饭,我朋友还在等着我呢,我先过去了。”江羡微微的点了个头之后,往前走去。

    乔觅荷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的眯了眯眼。

    其实她也不是那么热情的人,只不过在上次金曲盛典的时候,没能在江羡这里找到优越感,很是不服。

    自己是乔家的千金,背靠家世,多少人见了她都得捧着端着奉承着啊。

    可她的那些优越感,在江羡面前愣是没发挥出一星半点。

    这让乔觅荷挺不服的。

    是,江羡的父亲江知奕在江海是数一数二的大鳄,可那又怎样?

    在原京这里,乔家最大,她江羡到了这里,还端着架子做什么?

    乔觅荷略微思索了一下,就跟上了江羡的步伐。

    她也没打别的什么主意,就是想去看看,她江羡的朋友到底是谁?

    万一是哪家富二代或者原京商业圈的人,谁人不识她乔家十小姐的身份呢。

    到时候她就去露个脸,让那些人谦卑一下,也好在江羡面前找一点存在感,让她以后见着自己,也客气点,别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江羡在跟乔觅荷道别之后,凭着感觉往前走了一点距离,到底是没方向感,便拉了一位路过的服务员问了路。

    对方恭敬的给她指明了方向,江羡谢过之后便往服务员指的方向走去。

    紧跟着没几步的乔觅荷也拉住了被江羡询问过的服务员询问她,“她刚刚跟你说了什么?”

    “十小姐,她刚刚跟我问了包间的方向。”

    原来是迷路了啊。

    乔觅荷示意服务员去忙之后,继续跟了两步,发现江羡走的方向是云绕会所里最顶级的包间。

    她是这里的高级会员,自然懂开那个包间的人是谁。

    乔觅荷吓了一跳,她不死心的又跟了两步,亲眼看见江羡进了那间包间。

    她就算有十个胆子也没敢再继续跟过去查看情况,而是慌不择路的返回。

    回到包间里,朋友们正跟她说话呢。

    可乔觅荷一句也没听进去,端着酒喝了好大一杯,才压住了心头的震惊。

    稍稍冷静之后,她又坐立难安起来。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提前跟朋友道别,起身出了包间。

    她并没有马上离开云绕会所,而是去找了经理,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话。

    果然从经理那里问出了一点东西,今晚乔忘栖来了会所。

    晚上,乔觅荷没有像以前那样按时回房间休息,而是一直在楼下大厅里看手机。

    九点多的时候

    ,华瑶瑶回来了。

    乔觅荷看似很随意的收起手机跟华瑶瑶打了个招呼,“三婶婶回来了,吃过饭了吗?要不要吩咐厨房做点夜宵什么的。”

    “不用了。”华瑶瑶哪里有心情吃东西,拒绝了乔觅荷的好意后,便打算上楼去休息。

    乔觅荷及时开口,“三婶婶,我今天好像见着九哥了,原来他回来原京了啊,怎么不见他回家呢?我都好久没见他了。”

    “你见着他了?在哪里见到的?”华瑶瑶果然停下了脚步,回头询问的看向乔觅荷。

    “是云绕会所,其实也没见着九哥本人,只是知道他去了那里,我想着他应该跟是跟朋友聚会,就没去打扰,想着他反正是要回家的,总能见上面,没想到他没回来,我还跟爷爷说了呢。”

    华瑶瑶顿了顿,道,“他也是刚回来,事情太多没忙得过来,等他忙完了,自然是要去看他爷爷的,时间不早了,觅荷,你也早些休息吧。”

    说完便不做停留,上楼了。

    乔觅荷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三婶婶是个小心敬慎的人,但没想到她都那样说了,也依旧没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怎么想都觉得心有不甘,最后又跟上楼去敲了华瑶瑶的房门。

    “觅荷,你这是……”华瑶瑶审视的打量着她。

    乔觅荷笑了笑说道,“三婶婶,我今儿个瞧见九哥好像是带了女伴的,九哥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咱们家是不是又要有喜事了啊?三婶婶知道是哪家千金吗?你可早点告诉我啊,我也好有心理准备呀。”

    “你不是都看见了,还来问我?”华瑶瑶面带微笑的说道,明明是最和善的语气,说出的话却让人有些不舒适。

    “原来三婶婶知道啊,那怎么乔家一点动静都没有呢?”乔觅荷装傻的问道。

    华瑶瑶拂了一缕垂在耳边的头发,漫不经心的道,“觅荷,你也是成年人了,在国外也留学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你思想很开放呢,男女之间虽说没有纯友谊,却也未必就是人生大事,你九哥这个年纪,有几个异性朋友不是很正常吗?何必说风就是雨呢?”

    乔觅荷被华瑶瑶这么一怼,还真说不上话了。

    她脸色有点尴尬,想要赔礼道歉的。

    华瑶瑶却微微抬手,“时间不早了,我乏了,就先休息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说完便关上了门,留下乔觅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她咬着唇憋着气回到了房间,气恼的砸碎了一个价值不菲的花瓶。

    乔家人口众多,为避免互相影响,除了澄园是正院之外,还有许多的别院。

    别院都是独立,互不干扰的。

    乔觅荷就住在靠近大门旁的别院。

    除了这个别院的佣人,没人知道她在发脾气。

    佣人们战战兢兢的收拾着花瓶碎片,乔觅荷的怒气也下去了。

    她细细的想了一下华瑶瑶的那番话,理解出了弦外之音。

    这个发现,让她忍不住轻笑起来,心情也好了不少。

    原来三婶婶的意思是,江羡那种女人,不过是九哥一时兴起而已。

    乔家并不认可。

    像江羡那种女艺人,的确像是富人的玩物。

    她心情大好,又开了瓶酒喜滋滋的喝了起来。

    ……

    因为乔觅荷跟老爷子说了乔忘栖回原京的事,他怎么着也得去看看老爷子的。

    而江羡又改了行程,第二天就飞回江海,乔忘栖自然是不能陪同的。

    而

    且他还知道江羡为什么着急回江海。

    就她那点小心思啊,看在乔忘栖眼里,还真是有些可爱呢。

    又怂又萌。

    他家老婆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怕揭穿她会恼羞成怒,乔忘栖便没揭穿她的小心思,还和寻常一样特别叮嘱她要注意安全,到江海后给他打电话报平安。

    “我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忙完了我就来找你了。”

    江羡特别理解的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又不是那种粘人精,你就别担心我了,安心去做你的事情吧。”

    “好吧。”乔忘栖摸摸她的头,亲自送她上了车,直至车子离开远去消失不见。

    秦粤还在说呢,“我看乔先生都快站成望妻石了。”

    “你就羡慕吧。”

    江羡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美滋滋的。

    可才到机场,她就被打脸了。

    当然,是自己被自己打脸。

    方才她还信誓旦旦的跟乔忘栖说,她不是那种粘人精,不会因为短暂的分离就难舍难分的,恨不得时时刻刻都黏在另一半身边的女人。

    刚才她说话有多爽快,现在就有多打脸。

    承认吧,自己就是个粘人精,和其他女人没什么区别。

    当然,她是不可能让乔忘栖知道的。

    顾梦渔女士的名言录里提到过,夫妻相处之道就是给对方合理的空间。

    上飞机前,江羡受到了红姐发来的工作邮件。

    是一个饮料的广告。

    这款饮料非常出名,每年都会请当红的明星为其代言,国民度非常高,对上升期的艺人来说,是非常好的选择。

    这红姐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

    江羡翻阅着资料,这次饮品公司的方案是请两位当红偶像代言产品。

    一个是江羡,另一个则是前阵子刚凭借甜宠剧大火了一把的男偶像宋继颜。

    资料里还放了宋继颜的照片,虽说有点美颜过度,但长得是时下女粉丝们最喜欢的那一款。

    秦粤刚取了登机牌回来,看到了江羡手机上的照片,眉头一皱问道,“羡姐,你看别的男人,乔先生会吃醋的。”

    “我没看。”江羡反驳,“是红姐给我的资料,下个广告就是和他合作的。”

    “什么?!”秦粤猛然站起身,还弄翻了一旁的行李箱。

    大概是反应太大了,秦粤也觉得不合适,正想着如何解释呢。

    江羡好奇的问,“难道你也是宋继颜的粉丝?”

    “我瞎了也不会粉他这种败类!”秦粤挺激动的反驳。

    “哦,我还以为你吃他的颜呢。”江羡嘀咕了一句。

    毕竟号称少女杀手来着。

    秦粤冷嘲了一句,“我怎么可能吃他的颜,他这脸太多人工的痕迹了,也只有那些不谙世事的少女才会被欺骗,我可不会被骗。”

    江羡继续翻阅资料。

    可秦粤心里却泛起嘀咕,最终没忍住劝江羡,“羡姐,要不你让红姐把这个工作给推了吧,我听人说了,这个宋继颜是个好色胚子,我怕你吃亏。”

    “吃亏?”江羡笑了,“你羡姐我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你可不用担心我。”

    “羡姐你是不知道,他这个人很渣的,你就听我一句劝……”

    “秦粤,你是不是认识宋继颜啊?”江羡好奇的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