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第一百七十九章 第三种关系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大金商场的顶级vip室里,江羡和洛星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喝着上好的茶,一旁规规矩矩的站了四个穿着整齐的店员。

    她们都在为这两位客人服务,而两人的正前方,有一条光线充足的小型t台。

    t台上,有五个模特轮流的展示着身上的衣服。

    江羡一边喝茶一边打量着模特身上的衣服,遇上合适的,就抬一下手。

    一旁的店员立马把衣服的型号记录下来。

    洛星佯装镇定的学着江羡的模样,挑挑选选。

    心里却激动坏了,以前都是她在台上展示各种衣服,现如今占了江羡的光,也感受了一把富家千金的奢靡生活。

    真是腐败啊。

    她现在满脑子就一个成语,骄奢淫逸。

    难怪都想当有钱人,因为是真的爽啊!

    跳完衣服,又去买包包。

    模式和买衣服差不多,江羡一进去,都会被请入vip包间,由店员将店内最新最好的包包一个个的展示给江羡看。

    洛星忍不住好奇的问她,“别人进店还需要出示会员卡什么的,你到好,直接刷脸,别跟我说,这家商场是你家开的。”

    江羡看了看她,没说话。

    洛星瞪大眼睛,“真是你家开的?”

    “也不全是,我爸只占一半股份吧。”

    洛星觉得这个回答真的很欠打,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这个败家子!”

    江羡否认这个称呼,“我可是凭自己一己之力,拉动了整个商场的gdp好吗?”

    “怎么?销售冠军?”洛星半信半疑,毕竟没听说江羡带货的事儿。

    江羡顿了顿,答,“消费冠军。”

    洛星,“……”

    和江羡做朋友,早晚会被呕死。

    两人买买买了一天,居然还不累,洛星说这是她逛得最舒适的一个街。

    毕竟全程都坐着被人服务,根本不需要自己去逛。

    她想着江羡白天请了自己逛街,那晚上她就请她吃饭吧。

    结果还没开口,人家老公就打电话来问她什么时候回家了。

    江羡接完电话就跟洛星说要回去了,语气那叫一个欠揍啊,“我要回去陪我老公吃饭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去吧去吧。”洛星嫌弃的赶她走。

    就听不得她那口头禅,动不动就是我老公怎么怎么怎么的,酸死人了。

    等江羡一走,洛星站在街头,突然又有些落寞起来。

    算了,还是回家吧,她打了车回到住所。

    住所也是清清冷冷的,安静得有些可怕。

    她窝在沙发里睡了一会,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开门声。

    刚以为是遭小毛贼了,正打算反击的时候,却看到了来人的脸。

    那举起的拖鞋……尴尬的停在了空中,“怎么是你?”

    盛景淮看了看她手中的拖鞋,挑了挑眉问,“你就打算用这东西自卫?”

    洛星讪讪的重新穿上拖鞋,去给盛景淮倒了杯水问,“你怎么知道我在江海?”

    她对外的假期只有一天,因为情绪不太稳定,就跟经纪人多请了两天假的。

    这个问题问出口之后,她才想起来,自己那经纪人不也是盛景淮的人么?

    知道自己的事,还不少易如反掌。

    所以又浅浅的补了一句,“当我没问。”

    盛景淮接过她递来的水,随手放在一旁,抬眉看了看洛星问,“你经纪人说你身体不舒服?”

    她是用身体不舒服的理由请的假,所以盛景淮才会这么问。

    洛星摇摇头,“其实就是累了,所以才找了这个借口,没什么事,谢谢盛少关心。”

    关心?

    盛景淮微微的扯了扯唇角,“我只是怕你身体不适,影响到身体的造血功能,别想太多。”

    这一大盆凉水,浇得洛星心里哇凉哇凉的。

    果然,狗男人始终改不了狗的属性。

    “现在你看到了,我也没事了,盛少就请回吧,毕竟时间也不晚了,我要休息了。”洛星很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反正他们之间本就是一场交易,和需要客气。

    盛景淮微微挑眉,深邃的视线落在她脸蛋上,抿起薄唇,五官显出一丝阴霾,“以前还知道做做面子,现在连面子都不想做了?可以啊,胆子肥了。”

    这话像刺一样扎在了洛星的心里,她很不舒服的说道,“盛少这是哪里的话,我们本来就是合作而已,我不过是本分的划清界限而已,盛少又何必说这种酸唧唧的话,好在我不是那种自作多情的人,不然还以为盛少在意我呢。”

    “就因为你不是自作多情的人,我才会与你合作。”盛景淮脸色极淡,不阴不阳的笑了一下,起身整了整西装寡淡的道,“既然你没事,那我就不打扰了,你好好休息吧,工作的事,如果觉得累随时跟经纪人说就行,不用勉强自己。”

    洛星淡淡的点了个头,直接不回答了。

    盛景淮也不再开口,直接离开。

    等门关上了许久,洛星才回过神,定定的看了看那放在桌上的水杯。

    还有些许热气从里面冒出来,提示着她,盛景淮真的来过。

    楼下,盛景淮坐在车子里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车载烟灰缸里已经塞了满满一缸的烟嘴了。

    车子里烟雾萦绕,有些呛口。

    他打开车窗,让冷风灌了进来。

    冰冷的风,能让人及时清醒。

    他抽完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这才咳了一声,低低的笑了起来。

    那笑,带着几分自嘲的意思。

    昨天她还在嘲笑乔忘栖呢,说他匆匆忙忙连夜从原京飞江海,甚至不惜坐货机,就为了一个女人。

    结果今天自己就打脸了。

    他也坐的货机,也是找的许荡。

    只因为听洛星的经纪人说她病了。

    许荡当时还嘲笑他来着,他没理,匆匆忙忙的赶到了江海,就为了确认她的状况。

    洛星有句话说得对,他们之间不过一场合作,牵扯太多的关系就没意思了。

    所以盛景淮才会自嘲自己的行为,愚蠢至极。

    车子迅速离开了小区,消失在了黑夜的尽头。

    ……

    网络上关于江羡的绯闻持续发酵,引起了很多人的热议。

    黑粉一直在嘲江羡就是个公交车,尽管有江铁板们的反驳,可黑粉们却叫嚣得更厉害了。

    【就是就是,江羡本来就是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听说很小的时候就出国留学了,像她这种家境的富二代说好听点是留学,说难听点其实就是在外面各种

    浪,之前不就有个名门千金被爆在国外滥交吗?她江羡必然也是这种人,还有粉丝给她洗地呢,真是服了。】

    媒体找不到江羡采访,到是蹲到了平日里就很高调的宋继颜。

    记者问宋继颜,“请问你跟江羡的绯闻是真的吗?你们真的在交往吗?”

    宋继颜颇为不屑的道,“我有看到最近的新闻,我跟江羡是合作认识的,她是个挺有趣的人,我们之间并没不是那种关系。”

    “那被爆出来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你们的举止很亲昵啊,这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记者不死心的追问。

    宋继颜轻笑了一声,“男女之间除了纯友谊和暧昧关系之外,就没有第三种关系吗?”

    “什么第三种关系?”记者十分好奇。

    只见宋继颜对着镜头,故意卖了个帅说,“比如追求的关系。”

    “原来是宋少在追江羡啊,二位可真是男才女貌呢。”记者恭维的道。

    宋继颜却摇了摇头,“我从来不主动追求人。”

    记者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江羡在追宋继颜啊。

    他正想再问的时候,宋继颜却离开了,不再回答任何的问题。

    很快这个采访就被放到了网上,传来传去,最后有了一种说法。

    这说法说江羡正在对宋继颜死缠烂打,馋人家的颜。

    没多久,就有个上了热搜的话题叫#江羡也得不到的男人#。

    里面全都是宋继颜的粉丝在冷嘲热讽,还顺带宣传了很多宋继颜的作品和代言等。

    拉踩不要太明显,还处处贬低江羡,说江羡永远高攀不上她们爱豆什么的。

    江铁板都快被气死了,四处在澄清解释。

    但江羡还没澄清,粉丝的解释就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

    事情发酵到第三天的时候,已经是世人皆知了。

    宋继颜那边见江羡没什么反应,更为嚣张的跟记者说他江羡不是他喜欢的那个类型,大放厥词。

    连好脾气的红姐都忍不下去了,直接给江羡打电话问,“你到底还要忍到何时?我是真忍不下去了!”

    “好好好,不忍了。”江羡挺无奈的笑,“明天不是有个活动吗?你把消息放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