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不是一无所有你有病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乔忘栖那边完事,江羡这边的妆也化得差不多了。

    “江小羡,我的表现可还满意?”乔忘栖略带调侃的问道。

    “还不错。”江羡有被那句风月场上的诡计不叫诡计叫情趣而折服。

    “那有奖励吗?”

    江羡觉得这男人也够厚脸皮的,他见别的女人,自己没生气已经够给面子的了,他居然还好意思要奖励哦。

    也真只有他这样大胆了。

    “奖励啊,看情况吧,我要去拍戏了,下午记得早点来接我。”

    “好。”

    江羡挂了电话,将手机递给秦粤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秦粤在一旁感叹道,“羡姐,你这身材也太好了,这身衣服穿在你身上简直了!我一个女的都把持不住!”

    此时的江羡,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裤,上半生是半截皮衣,露出小腹的那种。

    江羡很庆幸自己还有那么一丁点儿腹肌能秀一秀,她照了照镜子,颇为满意的吩咐秦粤,“你一会问去问问道具组,这衣服可不可以送给我。”

    “啊,你要这衣服做什么呀?”秦粤不太明白。

    “让你问你就问,哪那么多为什么。”

    “哦。”

    晚上,乔忘栖和江羡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在问奖励的事。

    江羡说了,“没有奖励。”

    乔忘栖心想没有也没关系,反正他有办法要到奖励。

    回到酒店后,他本想借着帮她搓背的借口进去和她来个鸳鸯浴的。

    结果江羡怎么也不答应,乔忘栖只能退而求其次,打算关灯后再来个强买强卖算了。

    过了一会儿,江羡开门探出一个头叫他,“乔忘栖,你过来一下。”

    “怎么?要我搓背?”

    “不是。”江羡摇头,除了头之外,身体全都掩在门后。

    乔忘栖走进,捕捉到她眼底的狡黠,眉梢微微一挑。

    江羡恋家微微一红,有些紧张的打开了门。

    男人原本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她的脸上,可门打开之后,他愣住。

    下一刻,他眼底浮上狂喜,“奖励???”

    “怎么样?”江羡紧张的问。

    回答她的,是男人的一声嚎叫。

    随后她整个人就被扛了起来,江羡紧张的抓住他的衣服,“你干什么啊!”

    “这个我可以!”

    江羡羞得捂住了脸,要不要那么大声啊,叫人听去了多不好意思啊。

    ……

    国内新闻在发酵,可江羡一直没出面回应。

    文允诺自己也不好一直跳出来诉苦,毕竟说多了,容易过度装可怜,会引起反感。

    国外这边情况更糟糕,学校领导全都是一个态度,坚决维持原来的决定,?不做任何改变。

    如果有人质疑,学校还给予了法律援助,让他们走司法程序。

    其他人本来就是看好戏,哪里会真的去帮她出头。

    反倒是文允诺本人这边进退两难。

    她若是真的硬钢,选择走司法程序,那就一定会错过这次的lishen教授研究小组的选拔。

    而且还有可能得罪学校的人,得不偿失。

    文允诺着急上火,只能去找苏同恩商议。

    谁知见到的是喝的烂醉如泥的苏同恩。

    房间里更是一片凌乱,一看就是她刚刚砸过。

    文允诺找了一圈才在窗帘的后面找到了躲在那里的苏同恩,她担心的将她扶了出来问,“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喝这么多酒?”

    “我放弃了。”苏同恩抓着文允诺的手臂,喃喃的开口。

    “什么?”文允诺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放弃了。”

    这一次,文允诺听清楚了,可她不知道她说的放弃了是放弃了什么。

    只好扶着她坐在沙发上后,去给她倒了杯水。

    回来的时候,发现苏同恩浑身都在颤抖。

    文允诺将水递给她,问,“你到底怎么了?”

    “我放弃了,放弃乔忘栖了。”苏同恩的神志明显有点不清楚,“我们就这样吧,不回去了,也回不去了,苏家早就没了,回去又有什么用呢?”

    从前都是文允诺承受不住打击,说要放弃。

    每次都是苏同恩耳提面命的让她坚持,鼓励她继续往下走。

    可这一次,是她先说放弃。

    “不行。”文允诺直接拒绝,“我们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就差一点,差一点就能成功了,再坚持坚持。”

    “我坚持不下去了。”苏同恩捂脸痛哭,“他的心已经属于别人了。”

    看来是在乔忘栖那里受到打击了。

    这一点,文允诺到是能理解。

    她当初也受到过打击。

    只不过她只是单纯的暗恋乔忘栖,并没有苏同恩投入得那么多,受到的伤害也就没那么深。

    文允诺坐在一旁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要心做什么?钱和权才是最好的东西。”

    反正她现在是看明白了,所以能保持一点理智。

    她希望苏同恩也能保持这一份理智。

    第二天一早,文允诺在宿醉中醒来。

    苏同恩蜷缩在一旁的沙发上,没什么反应。

    她摸索到手机看了看时间,过了,过了时间了。

    她终究还是没能改变最后的结果,文允诺浮躁的抓了一把头发。

    既然自己改变不了结果,那就绝地反击吧。

    她故意抓乱了头发,还把眼睛揉得红红的,用原相机拍了个照片,用修图软件修了修脸上的瑕疵和脸型后,才打开微博,更新了一条微博。

    微博刚刚发出,就惹来了众人的同情。

    随后众人统一口径,一致发起要江羡出来道歉的话题,甚至还直接上了热搜。

    事情闹得有些大,红姐已经没办法控制场面了,只能紧急联系乔忘栖,看看他打算怎么处理。

    乔忘栖已经搬出电脑打算来个一网打尽。

    江羡迷迷糊糊的起床,见乔忘栖坐在电脑前,就叫了他一声,“老公,我好困,起不来,你抱我去洗漱。”

    “好。”乔忘栖暂时放下电脑,抱她去洗漱了。

    洗漱完,江羡也清醒了不少,就问他,“你大清早抱着电脑在做什么?”

    “帮你处理一下新闻的事。”乔忘栖没有隐瞒她。

    “是刷了论文的新闻吗?”

    “嗯。”

    江羡好奇的问,“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国内的主流媒体,基本都跟乔家有关,我只要打个招呼就可以让这些新闻消失。”乔忘栖言简意赅的道。

    很常规的处理手段。

    各大家族或者企业在出大事件的时候,都会用这种手段。

    毕竟有效。

    乔忘栖为了她,都开始动用家族权利了,是真没把她当外人呀。

    江羡挺满意的,不过在满意的同时,她又觉得,这点破事哪里需要乔忘栖出面呢?

    自己伸伸手指头就能搞定的!

    所以她拦住了乔忘栖,“我有个更好的解决办法,不用花一点钱的那种,还能逆风翻盘,你信不信?”

    “我信。”

    江羡听到

    这回答,顿时就泄了气,“你怎么不按套路来啊,你要说不信,我才能做给你看啊!你这样回答,我一点成就都没有!”

    “那你再问我一次。”乔忘栖失笑的道。

    “我能逆风翻盘,你信不信?”江羡还像模像样的再问了一次。

    这一次,乔忘栖按照她的安排回答,“不信。”

    “那你就等着瞧好了。”江羡瞬间得意起来。

    虽然他相信江羡有办法解决这事,可他还是有些担心的问,“羡羡,真的不用我帮你?”

    “真的不用!”江羡拒绝得干干脆脆。

    “那行吧。”

    江羡出门的时候,还给了他一个香吻。

    昨晚她听到席年说乔忘栖今天有很重要的会议要开,所以她不让他送自己去片场,坐了剧组的班车。

    在车上的时候,秦粤忍不住看微博,想知道事情发展到哪一步了。

    最近她可是连夜在网上奋战,以一敌百,骂哭了不少的喷子。

    连乔十一都加入了这支队伍,有秦粤的教导,他居然也能跟人对线了。

    而且还特别申请了一个微博,id名叫粤粤是我爷爷。

    秦粤当时看到这用户名,差点没吐血。

    让他改名吧,他说改过一次,再改的话,要会员。

    秦粤说给他冲会员,他不干,就那么挂着了。

    “不是吧!”秦粤突然惊呼一声。

    江羡随口一问,“怎么了?”

    “有新的八卦,把你的话题都给压下去了。”

    江羡拿过她手机看了一下。

    #宁可复婚#。

    啧……

    让她说什么好呢?

    江羡将手机还给秦粤,拿出自己手机找到宁可的微信发消息过去,“又为了我牺牲这么大?”

    “谁说不是呢,你不以身相许都说不过去了。”宁可半开玩笑的回复。

    江羡才没那么容易上当呢,“保不齐是你那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的老公威胁你复婚的吧?”

    “一半一半吧。”

    其实江羡知道,宁可这样做是为了给她挡热度。

    毕竟她复婚这种事情,也没必要公布不是?

    就像她之前为给江羡挡夜御数男的热度,故意自爆离婚一样。

    这份情,江羡是记在心里的。

    “别跟我说谢谢这种矫情的话,我就一个要求,回头跟我比一局。”

    江羡那些感谢的话才打到一半呢,宁可这条消息就发过来了。

    她无奈删除了那些字,重新打了一个字,“行!”

    “那我等你约我。”宁可发了个挤眉弄眼的表情来。

    一旁的秦粤还在那吃瓜呢,“天呐,宁可这故事也太戏剧性了,之前她忽然自爆离婚,我就觉得挺奇怪的,这会儿又复婚了,简直跟儿戏一样,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这种新闻呢,你看看就好,何必当真。”江羡还劝她。

    “道理我都懂,但就是抵不过这颗八卦的心呀。”秦粤感叹道,“不过有了这新闻,咱们的热度到是降了不少,文允诺这出戏是白唱了呀,想知道她是不是哭晕在厕所了。”

    江羡被她这话给逗笑,拿着手机登入微博搜索了文允诺的名字,还一边回答秦粤,“是啊,不能让她这出戏白唱了,那多没意思。”

    秦粤没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刚想问呢,手机就收到提示。

    她的特别关注江羡v发布了微博。

    秦粤急忙点进去一看,有点……傻眼。

    羡姐这又是什么神操作啊?

    一秒钟前,江羡转发了文允诺早上发布的那个微博。

    ——

    江羡:当我江海第一嘴炮是病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