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第三百五十九章 管管你老婆吧
    江羡得空翻了一下秦粤送来的有关于荣诗诗的资料。

    听秦粤说起的时候,她已经觉得荣诗诗不容易了。

    可亲眼看到了她的履历,就更加觉得她不容易了。

    江羡答应去先声夺人当嘉宾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荣诗诗。

    除了乔觅荷和她说起过前几期录制的情况,她也问过楚狂歌和贺岁言。

    两人在提起荣诗诗的时候,都是赞许有加的,说她很努力,很有才华。

    她这个人,毛病还挺多的,其中就包括惜财这一项。

    前有司乘连舟陈思茶,后也有蓝千瑾之辈。

    甚至还有一些她没有去细问过名字的人,比如资助过一些优秀的人等等。

    就如她之前和秦粤所说的那样,她喜欢努力又清醒的人。

    江羡亲自联系了荣诗诗,接到电话的荣诗诗非常惊讶,“我没想到江老师会亲自联系我,我有点紧张。”

    “别紧张,我听说你参加了先声夺人的节目,所以打电话来给你加加油。”江羡鼓励的道。

    “谢谢江老师。”

    “第一期的节目我已经看了,你的表现很不错,只是选歌有一点点问题。”江羡客观的给着建议。

    荣诗诗都虚心的听着,“节目组的规则是要么选节目组给的歌,要么唱自己的原创歌曲,我之前的那些歌版权都在以前的公司,不能唱,所以……”

    “后续没有写么?”江羡问道。

    “有,但……”荣诗诗顿了顿,才道,“回国之后,我为了曝光率不得不去演戏,好给自己累积人气,以至于在音乐这块没什么发展,写的歌也没公司愿意出,所以就搁置了。”

    这一点江羡还是能理解的,现在的乐坛已经没有了以前的辉煌,发展很局限。

    不少歌手都不得不跨界转行去当演员。

    更别提像荣诗诗这样从国外回来的艺人,她们本身就没什么人气。

    有背景的,还能得到好一点的角色。

    没背景又没资源的,只能从不知名的女配角做起,这等于是重新开始。

    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重新开始的,荣诗诗做到了,所以江羡还挺佩服的。

    “这样吧,我们一起吃个饭,我介绍一些人给你认识。”

    圈子里都知道,江羡背后的背景有多深。

    别的人想巴结还巴结不上了,所以荣诗诗没想到她会帮自己。

    她有点受宠若惊,磕磕巴巴的感谢着江羡。

    两人约了个时间见面,江羡叮嘱她带一些最近写的曲子过去。

    荣诗诗兴匆匆的去箱子里找之前写的曲子,陈心进来的时候,看到一地的东西有点不高兴,“大晚上的你在找什么呀,我差点被你的东西绊到了。”

    “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收拾。”荣诗诗急忙说道。

    因为有摄像头在,陈心也不会表现得太明显。

    她还假意的帮着收拾,“我帮你吧。”

    “谢谢。”荣诗诗感激道。

    陈心捡到那一叠稿纸的时候,愣了一下。

    这是荣诗诗写的曲子?

    她眼眸一转,背过身去拿其他地方的东西,就顺手将草稿纸塞到了鞋子里。

    很快荣诗诗收拾好了东西,谢过了陈心。

    陈心不以为意的去了洗手间。

    来参加先声夺人的所有选手都住在节目组为他们准备的房子里,两人或三人一间。

    前面几期节目录制下来,已经走了一些选手。

    所以住宿这边也是流动性的,前面荣诗诗并不是和陈心一起住的。

    只是在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荣诗诗的人气很高,陈心就起了小心思,想方设法的和荣诗诗住在一起,就为了能多一些镜头,再装个好闺蜜什么的,能博人眼球一些。

    陈心躲在洗手间里,将那张草稿纸拿了出来,看到上面的谱子,心里咚咚直跳。

    不得不说,荣诗诗真的很有才华。

    连陈心这个半吊子的歌手,也觉得她这首曲子很不错。

    昨晚跟秦诗涵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就给陈心提过建议。

    节目到了后期,拼的就不是运气了,更看重实力。

    最好是自己有拿得出手的作品,能给自己加很多分。

    陈心除了外形长得好看一点,却没什么才华,哪里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她寻思着去买几首歌,就找那些怀才不遇的底层音乐人,买断版权和署名权。

    反正这种事情在圈子里也是心照不宣的事。

    可她手上没多少钱,正为难的时候,就看到了荣诗诗的曲子。

    陈心把草稿纸藏好后出来,假装不轻易的问正在整理草稿纸的荣诗诗,“这些都是你写的歌么?”

    “嗯,随便写的,不是很完整。”

    “你好厉害啊,写这么多,只是我怎么都没听过呢?”陈心好奇的问道。

    荣诗诗无奈的解释,“这些都是第一手草稿,都没成型呢,怎么可能听得道。”

    “哦,也是。”陈心躺床上玩手机去了。

    荣诗诗挑了一下,发现完整的曲子不多,拿得出手的也只有那么几首。

    其中有一首本来还不错的,可她怎么也没找到前半段的草稿纸,估计被自己弄丢了吧,还挺遗憾的。

    第二天荣诗诗提前到了和江羡见面的地方,在那里乖乖的等着。

    可她没想到最先到的会是贺岁言,荣诗诗急忙起身,恭敬的跟贺岁言鞠躬打招呼,“贺老师好。”

    “原来见的是你啊。”贺岁言有点诧异,早上接到江羡电话,让他过来这里一趟,说要介绍个人给他认识。

    他没想到是荣诗诗。

    这俩人是怎么认识的?贺岁言还挺好奇的。

    荣诗诗有些拘谨,说话也有些紧张。

    江羡是她的偶像,贺岁言也是她的偶像。

    她喜欢电竞,更喜欢音乐啊。

    而贺岁言在音乐上面的造诣,是荣诗诗最为崇拜的。

    只是平时录节目的时候,有很多人在,她又不善于表达自己,只是把这份崇拜默默的放在了心里。

    贺岁言瞧着她那肉眼可见的紧张,不得不安抚道,“你别紧张,把我当朋友就好。”

    “好的贺老师。”

    贺岁言都被她逗笑了,好在这个时候江羡到了。

    荣诗诗又一次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给江羡鞠躬,“江老师。”

    “哎呀,行这么大礼做什么,来来来坐下说。”江羡热络的拉着荣诗诗坐下,一边跟贺岁言说话,“你们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今天带她来是想让你帮个忙的。”

    贺岁言觉得帮忙这个两个字说得有点严重了,毕竟他和江羡之间的关系还需要那么生疏么?

    “尽管说就是,你可是老板。”贺岁言回应道。

    “你有最好的录音室,我想让你借诗诗用一下。”

    这么点小事,贺岁言怎么可能会拒绝。

    江羡又问荣诗诗,“曲子带了吗?”

    “带了。”荣诗诗将自己整理过的曲子拿出来,双手递到江羡那里。

    江羡快速的看了一下,随后把其中觉得不错的两首给贺岁言看,“这两首还可以。”

    “你都觉得不错,那肯定不错了。”贺岁言一向很相信江羡的眼光。

    江羡翻到那张只剩了一半的曲子,有点疑惑的问,“这个是没写完吗?”“原本是写完的,放了太久,另一半就找不到了。”荣诗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是觉得不错,就带来了,不过那一半我记得一些,回头可以再补充。”

    江羡就拿去给贺岁言看了,两人商讨了起来。

    荣诗诗从两人的对话里,听出了些许端倪。

    江羡在讨论曲子的时候,提的建议都非常的专业,看得出来她对这些很了解。

    之前江羡写过一首歌叫九思一生,荣诗诗听过,很好听的一首歌,还拿过奖的。

    也因为只有一首,所以网上的评价褒贬不一。

    有人说,估计那首曲子并不完全是江羡一个人的创作。

    甚至有可能是江羡花钱买的,只为了给自己造一个才女的人设。

    不然为何只有一首歌?

    因为红了不敢买了,怕人设崩塌之类的。

    现在看来,江羡的才华的确是真实存在的,只是网上人云亦云,错传罢了。

    两人讨论了一阵后,江羡挑了两首出来跟荣诗诗说道,“我们都觉得这两首不错,你把缺失的部分补齐,再看看曲子的完整性,合适的话,到时候可以先去试音,录个小样看看。”

    “好!”荣诗诗感激的点着头。

    贺岁言那边有专门的制作团队,这也是江羡找到他的原因。

    毕竟距离先声夺人的总决赛,没剩多少时间了。

    找贺岁言,可以大大的缩短时间,能赶在总决赛之前把曲子搞定。

    谈妥了曲子的事情之后,江羡又问起荣诗诗官司的事。

    荣诗诗是真没想到,江羡会这么关注自己的事情。

    这两年来她所经受的委屈,从没对任何一个人说过,连自己的父母,她都没有提起过。

    一直都是咬着牙一步步走过来的,第一次有一个陌生人这样关注自己,让她险些没绷住。

    她忍着情绪回答着江羡的问题,“h国那边的公司一直在拖着,导致我有很多工作都不能接,这次的先声夺人节目,也是我跟节目组签了‘生死状’才争取来的机会,毕竟谁都怕麻烦,换了好几个律师,都说很难赢这产官司,因为对方的律师很厉害……”

    “你先专心比赛,不要因为这事儿影响你的状态,其他的以后再说。”江羡安慰道。

    “嗯。”

    和两人道别后,江羡在回去的路上又给好久没联系的陆景行发了消息,“帮我接个案子呗。”

    陆景行一看到江羡的名字就觉得后背发凉,“……什么案子啊?”

    “小案子。”

    陆景行,“……”

    以他对江羡的了解,说是小案子,就绝对是大案子。

    说是大案子,就绝对是很难搞的那种案子。

    他不想接,真的,一点儿都不想。

    但他没办法拒绝啊,只能硬着头皮说,“好吧,把资料发给我吧。”

    反正都躲不过。

    江羡把资料发到了他邮箱里,陆景行点开看了一下,差点享年三十三岁。

    跨国案子跟他说是小案子!?

    对方公司的背后可是背靠着h国财阀啊!

    很难搞的!

    有什么事就不能用钱去解决么!真是的!

    陆景行惨兮兮的给乔忘栖发消息,“乔爷,可管管你老婆吧,她太欺负人了。”

    很快陆景行就收到了乔忘栖的回复,“我老婆善良又可爱,怎么可能欺负人,肯定是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找找自己的问题吧。”

    陆景行,“???”

    乔爷,是什么蒙蔽了你的双眼?!

    ——

    江小羡:是爱情呀!

    :周末,懂?阿璃璃在家哭成个孩子,所以只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