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妈咪,他才是爹地 第567章 被盯上了
    ,。

    “……”

    阮小冉沉默下来。

    男人的话,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敲打在她的心间。

    让她整个人变得混乱了起来。

    爱?

    这个人竟然说爱她。

    还说她再也不是岚歌的替身,而是跟岚歌一样,说他厉封爵深爱的女人。

    如果换做从前,阮小冉一定心花怒放,开心得找不着北了。

    因为男人现在所说的,是她一直渴望却又不可求的事。

    从前,跟男人在一起时。

    阮小冉一直活在岚歌的阴影之下,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让自己接受她只能屈居人下的现实,可现在男人的话,却颠覆了这一切。

    她甚至都快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了。

    不然。

    这个一直思念岚歌几乎魔怔的男人,怎么可能说出这些来?

    “阮小冉,你的答案呢?”

    男人的声音,将阮小冉的意识拉了回来。

    她猛然回过神。

    这一刻。

    阮小冉又无比清醒地认识到,一切都不是梦。

    男人真的说了!

    说出了他爱她这番话。

    她不是替身,而是他深爱的女人!

    但是。

    阮小冉却根本高兴不起来,相反,她更加迷茫了。

    因为曾经受过的种种伤害,想到突然从云端狠狠跌入低谷的痛苦,万一这次男人又是心血来潮,万一到时候他又反悔了,怎么办?

    阮小冉很害怕。

    一次次地伤害叠加,让阮小冉变得胆小起来。

    她没有勇气再去爱这个男人。

    因为害怕再次被伤害。

    阮小冉低垂着头,沉默了许久。

    她耸拉着肩膀,嘴唇嗫嚅着,半晌,才再次有了动作。

    只见她抬手,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慢慢地取下来,低声缓缓道:“抱歉,我不能答应。”

    说着。

    她将那枚钻戒还给厉封爵。

    “……”

    一时间。

    空气仿佛陷入了沉寂般。

    男人看到递到自己面前的戒指,脸上期待的神色渐渐淡去。

    他没有接过那枚戒指,而是看向她。

    “你不信我说的话吗?”

    “对。”

    阮小冉直接承认。

    她紧咬了下嘴唇,哑声道:“我忘不了你曾经所做的一切。”

    “……”

    “说实话,我也不相信,自己能跟你心目中的岚歌平起平坐。”

    “……”

    “或许你现在真的喜欢我,但也不能代表今后不会再次抛弃我,请原谅我的胆小,厉先生,我真的不想再跟你扯上关系了。”

    说完这番话。

    大家又变得沉默了。

    其实阮小冉以前不是这样的,她应该还算敢爱敢恨的人吧。

    喜欢。

    那就是喜欢了。

    所以当初哪怕得知自己永远无法名正言顺,哪怕得知自己爱上的男人心中住着另一个女人,阮小冉也认了。

    谁让她就是喜欢这个男人呢?

    但后来。

    阮小冉发现自己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正如陆辰澜说的一样。

    心理失衡。

    看到自己深爱的男人对另一个女人执念如此,甚至可以为了她,直接对她翻脸不认人。

    那一刻。

    阮小冉真的失望了。

    她以为自己可以当个老二,但她没想到第一跟第二的差距是如此的悬殊。

    在男人让她跟孩子离开时。

    阮小冉失望极了。

    又难过死了。

    她不想再重蹈覆辙,也不想再跟一个死人比来比去。

    所以哪怕男人再多的甜言蜜语,阮小冉也不敢再去相信了。

    因为她坚信。

    活人是比不过死人的。

    深吸口气。

    阮小冉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随后扯动了下手铐,淡淡道:“厉总,我得回去了,麻烦你把手铐解开一下。”

    “……”

    听到阮小冉淡漠的语气,男人心脏阵阵抽痛。

    他低头看着手铐。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能跟阮小冉一直铐在一起。

    可惜这并不现实。

    要放手吗?

    真的要放手吗?

    一想到彻底失去这个女人,厉封爵就感觉身上的血肉被深深地剜去了一块。

    鲜血淋漓地疼起来。

    可是。

    事已至此。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挽回阮小冉的心了。

    回想了下自己曾经对这个女人做过的事,想到她为他流过的眼泪,男人就感觉呼吸一阵顿挫,好像快窒息了般。

    之前明明有颗真心捧在他的面前。

    结果他没能珍惜。

    现在失去了,才幡然醒悟追悔莫及。

    但已经造成的伤害已经抹不去了,他彻底失去了对方的信任,也敲碎了她再次爱人的勇气。

    真的。

    回不去了。

    男人闭了闭眼,努力让自己的翻腾起伏的气息平稳下来。

    最后。

    他薄唇微启,声音微颤,哑声道:“过去做过太多伤害你的事,抱歉。”

    “……”

    阮小冉听到对方道歉,鼻子一酸,眼睛忽然有点涩涩的。

    好像快掉眼泪了。

    她不得不狠狠地掐自己的大腿外侧,将眼泪逼回去。

    随后又咬着牙,硬是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的平稳,道:“你的道歉我接受,所以,让我走吧。”

    “……”

    男人这次只沉默了短短数秒。

    随后他便听阮小冉的话,拿出了手铐的钥匙,解开了两人的锁。

    手铐落下。

    阮小冉终于重获自由。

    她收回手,轻轻地揉捏了下自己的手腕。

    被铐了一晚上,她的手腕被勒得通红,还有点破皮了。

    “破皮了吗?”

    男人伸手,想要查看她的手腕伤势。

    谁料。

    阮小冉直接躲开了,她生分道:“没事,就一点破皮而已,过个一天就好了。”

    “……”

    男人的手悬在了半空中。

    阮小冉别开眼,忽视掉对方的手,直接从床上跳下去,用刻意淡漠疏离的声调,说:“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厉总,请多保重。”

    说完。

    她便快速离开了卧室。

    男人看着她消失在卧室门口的身影,一拳头重重地砸在床上。

    他像是在懊恼。

    又像是在悔恨。

    一切,都糟糕透了。

    ……

    阮小冉回到家后。

    果不其然,被小宝鄙视了一番。

    只见孩子板着张小脸,抱着手臂,满是不悦地看向她,说:“妈咪,这明显就是那个男人的套路,你怎么还傻傻地上套呢?”

    阮小冉在孩子面前,有点抬不起头。

    她小声辩解说:“我没办法啊,王秘书说他发高烧还不吃药,何况这件事我有责任,过去看看也是情理之中吧?”

    “王秘书?”

    孩子低着头,眼底闪过一抹思索的神色。

    那个男人还真是学不乖。

    得想个办法,再整整他才行。

    同一时间。

    正在厉氏财团总部兢兢业业工作的王阳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小宝,别生气了嘛,我这次真的跟厉封爵说清楚了,以后他不会再过来了。”

    “真的?”

    孩子半信半疑地看向她。

    “当然是真的!”

    阮小冉重重点头,眼中真诚无比。

    孩子见状,撇了下嘴,闷声道:“要真是这样就好了,下次,那个男人再借故找妈咪你,你一定要跟我说,不要再擅作主张。”

    “好好好。”

    阮小冉连忙应下,笑着说:“妈咪保证,以后出什么事,都告诉你,好不好?”

    “嗯。”

    听阮小冉这么说。

    孩子的毛才总算被顺下来。

    见阮小宝消气了,阮小冉也暗暗地松了口气。

    之后。

    她就送两个小家伙去幼儿园。

    “妈咪再见!”

    阮小贝冲阮小冉挥了挥手。

    阮小冉也微笑着,跟孩子挥手道别。

    然后她就折身去了戈兰。

    但谁也没注意到。

    某个巷子的角落里,一道毒怨的眼神紧紧地盯着他们,眼中充满了刻骨的恨意……

    :还有两章,么么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捉鬼天师〕〔君子之谋〕〔废柴逆天:重生四〕〔六零小夫妻〕〔九界轩辕决(修罗武〕〔御剑寻侠〕〔都市龙渊战神〕〔一代兵王秦风〕〔妖怪调查局〕〔木叶的幻变自在〕〔打造毕加索〕〔洪荒之太清问道〕〔从斗破开始逆袭〕〔深渊的领主〕〔原来我在小说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