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摄政王的极品医妃 夏婉儿篇196
    莫名其妙又被吃了一顿,夏婉儿无力的趴在床上,暴露在被窝外的肌肤满是激动过后留下来的痕迹。

    如果人生有选项的话,她想直接睡死在这里。

    难得的假期,外面已经有些昏暗了,而她,还没成功的从这床上爬起来。

    甚至她连翻个身的力气都没有,有种意识已经神游,大脑却说游个鬼起来嗨的不真实感。

    反观乔明邺,真的和白天没什么两样!好气啊!突然,一股清清凉的舒服感从后背蔓延开,她艰难的抬起眸子,便见乔明邺动作轻柔地给自己擦抹着什么。

    “婉婉乖,抹上这个,过几个小时这些痕迹便会消失,身子也会舒服一些。”

    闻言,夏婉儿心里仅存的那么一丢丢感动瞬间消失殆尽。

    她瞪着好看的眸子,有气无力地问道:“有这么好的膏药,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

    若是早点拿出来,她今天就不会请假,现在也就不用瘫在这了。

    她有权怀疑他是故意的并且有证据!“是我不对,以后会以前备着。

    是我不好,让我的婉婉受苦了。”

    乔明邺心疼的亲了她一下。

    “其实,也还好。”

    听着他自责的声音,夏婉儿有些心虚的咬唇,其实主要责任在她自己身上。

    如果可以重来昨晚,她一定会在自己说出那番话之前狠狠的扇自己一巴掌,然后若无其事的说一声,是的明天要早起,是应该早睡呢,晚安。

    就在她神游之际,乔明邺发烫的大掌往下,最终覆在她不盈一握的腰间。

    “明明都没怎么用力,怎么会这么重,真的不疼吗?”

    那里的青紫痕迹最为可怖,他心疼道:“我今晚轻一点。”

    “什么?”

    夏婉儿吓得猛地翻身,拽紧被子往后退,“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怕我会死在这里。”

    没想到乔明邺只是轻吻了一下她的唇,将被子给她拉好,含笑道:“逗你一下,别着凉了。”

    夏婉儿将信将疑的看着他的脸。

    他笑着走到衣柜前,背对着她脱下浴袍:“今晚我有点事,要很晚才回来,你吃完饭早点睡,不用等我。”

    “什么事?”

    夏婉儿这才发现,他的后背也有着一道道红痕,斑驳交错,有的似乎还结痂了。

    夏婉儿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自己身上只是吻一痕,看着可怖其实不疼,但是他后背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伤痕,而且自己都没察觉到。

    “南风说李东和买家约了今晚在酒吧交易,我去看看。”

    乔明邺穿好衬衫,回头边扣纽扣边回头,见她扁着嘴坐在床上,关心的上前问道,“怎么了?”

    夏婉儿看着他担心自己的样子,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她伸手去解他刚扣好的衣服扣子,另一只手去够放在床头的药:“脱下来。”

    “老婆,”乔明邺揪住她的小手,亲了一口,道,“现在时间不大够,我尽量早点回来。”

    夏婉儿羞红了脸,没好气的抽回自己的手,晃了晃药膏:“想多了,我只是想帮你擦一下后背上的伤痕。”

    乔明邺心下感动,瞧着她微微嘟起的红唇,仍是忍不住将她圈进怀里肆意亲吻了一番,眼底有火焰跳动,气息微粗:“那等晚上的一起。”

    夏婉儿被吻得浑身乏力,只能瞪着眼睛做无谓的抵抗。

    是了,之前好像有个人说过,某人单身了二十八年,得有人盯着,不然不知收敛——当时只以为是玩笑话,没想居然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