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81章 风云!桶狭间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真正的杯具,就是把最美好的东西,在你面前毁灭给你看。

    而所谓的餐具,就是当你下定决定打破杯具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那货居然是钛合金的……

    ……

    ……

    这天,是这个世界的五月十八日。

    不过如果以现代的历法来算,则应该已经是六月了。

    早晨起的浓雾也诉说了,现在的的确确就已经是梅雨季节了。虽然天气晴朗,由于湿度和气温都很高,因此感觉相当闷热。即使不下雨也没有阳光,只是持续的阴天……

    总之就是很潮湿很潮湿很潮湿,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反正整个环境都是湿乎乎的。

    就算是在先进发达的现代,人们也会因为这个持续天阴有雨的气候现象,而对生活带来定的困扰。因此在各方面的条件都相对而言非常落后的战国时代的话,那种感觉就更加的膈应人了,甚至已经可以说是属于折磨的级别了。

    阴雨连天,不见阳光,空气湿度大不说,气温也高的要命——

    出行做事都不方便,稍微多运动几下就会让人感觉身上的衣服黏糊糊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人自然就会感觉到胸闷、压抑、郁闷、烦躁,浑身感到不舒服,做什么没有兴趣。

    穆修的各方面身体素质倒是远超普通人,因此自然也要好受许多,但是他却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相反的是,每当看着阴沉沉的天空,感受着空气之中湿润的水气,踩着脚下泥泞的道路,这个时候,他的脸色就会再次黑上分。

    ——这让他下辖的几个足轻组头和近百名士兵们,都因为如此而战战兢兢的。在发现自己等人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办法让这位脸上的表情稍微好看点之后,他们的行军训练无疑也只能够加倍用心,生怕触了这位大人的什么霉头。

    尽管在这几天的行军之中,与偶尔爆发的几次小规模的战斗之中,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位新晋的足轻大将,似乎对于战事并不如何精通,所以直都在默默的学习记忆,基本上少有发言或者亲自做出什么决定,只在他们过于轻慢放松的时候才会出声制止。

    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会没有眼色到,觉得自己等人有资格对这位玩什么欺上瞒下的戏码了。

    要知道眼前的这位,据说可是从遥远的大海对岸的那个神秘古国,远渡重洋而来的异人。

    之所以如此年轻就成为了足轻大将,正是因为约莫十天之前他个人逼住了整个织田军的本阵,打乱了对面敌军的计划,所以才被嘉奖。而且还不是跟随侍大将的独立军团作战,而是跟随本阵,直接听命于国主大人的那种。

    况且年轻什么的,绝对不是可以小觑他的理由——

    这几天,本阵的士兵们都已经亲眼见识过了,这位少年的那手高明到极点的剑术,可谓是真正的斩人无血,削铁如泥的剑士领域!

    以钢铁就能够斩断钢铁,切削铁器如同斩剁泥土样,是丝毫不打折扣的斩铁境界!

    这群丘八,在这个时代之中本身就是暴力的象征与代名词,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比谁都更加要明白力量的本质,并且会下意识的尊重更加强大武力的拥有者——

    当然了,其中未尝没有穆修设置的古中国背景的时髦值加成,以及某种微妙的、类似于所谓的“崇洋媚外”的心理原因。

    穆修倒没有考虑这么多,在他看来现在的时间紧迫,只有出现了什么问题或者隐患的事情,才值得去过多关注。而自己的手下的这些丘八们明显是已经对自己心服口服,并非阳奉阴违的那种,这就已经足够了。

    再说了,眼下需要关注的事情明显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东西……

    这么想着,忧心忡忡之间,时间还是无情的过到了第二天。

    ……

    ……

    时间:公元1560年6月12日。

    或者说……永禄三年,五月十九日。

    “今天……可能也会下雨,也许真的就是今天?”

    某处荒山野岭之中的,四周都是茂密森林的狭窄的山下平地上,数千的军士严阵以待的在四周安营扎寨,设置各种关卡。

    而在本阵之外,穆修用力的吸了口空气,然后虽然说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空气之中的那种湿润程度,依然让他紧皱眉头。

    这样的天气,等到了触发“桶狭间合战”的剧情的时候,就算是正好如同原剧情那样赶上暴雨,都是件很大概率的事件。

    所以说,这根本就是天要亡今川氏啊!

    更加别说自己的顶头上司,那个有着如日本人偶般端整漂亮的脸蛋,如同朝廷公卿贵族的大家闺秀的少女,本身的个性却是……极其的恶劣——

    这么苦涩的想着,穆修向前方不远处的本阵看去,更加是觉得未来前途片漆黑。

    因为昨晚连夜从沓挂出发的黑长直国主大人,在今天太阳升起的同时,已经又开始抱怨着“今天也好热”这样的话语,然后命令大军就地驻扎了。

    而这里的四周却是个狭窄的平地,仅有的依仗就是西边的座山可以稍稍作为屏障,也就是说今川军总大将、今川义元大小姐的本阵,现在是在视野不好的山脚下驻军。

    还有的就是,根据斥候的回报,西边的那座山的名字——

    非常巧合的,就叫做“桶狭间山”。

    所谓的命运,大抵上就是如此的恶意了。穆修对此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要不是考虑到自己终究还是领人家工资,旺盛的责任感不允许的话,他这个时候大概已经在认真的考虑撂挑子走人的事情了。

    现在都还在坚持的他,可想而知是到底多么的守诚薄己,取信厚人……

    好吧,虽然说其他原因多少也还是有点儿的,不过真的只有点儿啊!

    重新打开了「主神」发布的那个支线任务看了眼,穆修长长地叹了口气,在本阵外面巡视了圈之后就回去了。

    他虽然本身没有掌握多少军事战略之类的知识,就连领兵打仗这样最直接的军事行为,也是这几天才开始进行实践的。然而此刻他却也还是眼就能够看出,在这个鬼地方安营扎寨,到底是多么的不智的行为。

    只能够说,光是本阵就拥有五千的兵力,只要个本阵就能够碾压尾张全境的今川军军势,不但相对来说过于强盛,而且也不可避免的让那位黑长直大小姐太过骄傲自满了。

    “元康?元康——?”

    “是——我来了,义元大人——”

    正在本阵优雅的纳凉的黑长直大小姐,这个时候把正在四周忙个不停的跑来跑去的松平元康,叫到了自己的面前。

    而面对着嘴里边喊“好热啊”这些话,边却怎么都不愿意脱下身上的盛装十二单,只是让侍女们在旁用团扇伺候的国主大人,松平元康也是表现出副随时都愿意赴汤蹈火的顺从态度。

    “咱家要在这里休息阵子,养精蓄锐。不过这天气看上去好像就要下雨了,快来给咱家的本阵搭个屋顶……”黑长直的少女国主悠闲地说道。

    “好的,义元大人。”狸猫般的女孩脸上永远都是那副爽朗的笑容,直接口就答应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帷帐的幕布被掀开——

    “等等,不能够真的在这里驻扎吧,国主大人。”穆修皱着眉头走了进来,首先看了看帷帐四周空荡荡的样子,只有自己和对面三人,顿时挑了挑眉毛。

    “嗯?”

    今川义元眨了眨乌黑的大眼睛,似乎面对穆修略微有些不自然的样子,她微微侧过脸去,状似疑惑地歪了下头,“那么,你有什么其他的见解吗?”

    “两万部队摆出长龙大阵,纵使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军势壮盛,但是也未免太慢了,按照这样的速度,就算是路上帆风顺都好,我们想要成功的抵达京都,也至少需要接近个月的时间……”

    少年倒是没有想太多,老实说他现在满脑子都只剩下了很可能会发生在今天的某件事。

    “这么慢的移动速度,而且战线拉的这么长,委实也太过冒险了点儿。只要是有心的话,织田家很大可能会摸清楚国主大人你的本阵的具体位置,从而发动奇袭……尤其是在这里,四周的平地太过狭窄,树木茂密遮挡视线,如果再下雨的话,那就麻烦了——”

    完全顾不得注意眼前的大小姐的表情,穆修边低着头思索着,边组织着语言,将自己心里思前想后才斟酌完毕的想法,缓慢的道了出来。

    他回头看了眼,视线仿佛直接穿透了帷帐的幕布,看到了外面那样,连连摇头:“所以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在这个地方驻军比较好。如果国主大人你真的累了,想要休息下的话,还请移步到附近的山上去,那样子的话至少不用担心敌军奇袭……”

    织田信奈现在甚至还没有完全统尾张全境,能够集结起来的兵力最大上限,也不过就是和今川大小姐现在的本阵的兵力相仿罢了。所以如果是驻扎在山上的话,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奇袭的。

    尽管几天之前刚刚被提拔,有了点儿说话资格的穆修已经尝试过好几次了,现在他还是要再努力把,看看能不能够从细节方面改变“桶狭间合战”的命运。

    只是,如果是那么容易被改变的轨迹的话,那就不是命运了。

    同样的,「主神」既然已经针对这个历史转折点发布了相关的任务,那么就说明那份奖励绝对不是空口白牙的几句话就能够获得的。

    如之前的,今川义元并不打算采纳穆修的建议,只是态度相对来说好了点儿罢了。

    黑长直少女举起和扇,眼神飘忽着看向了另个空无物的方向:“不行不行,爬上山上去也太累了,本小姐才不干……”

    “可是国主大人你之前不是改乘轿子了吗?又不用你自己走路……”穆修略显无语的样子。

    “不要。搭轿子爬山会摇晃得很厉害,咱家会晕轿。”眸子里闪过抹不满的恼怒,国主大人强自镇定,冷静自若的继续摇摇头。

    “可是这带的土地实在是不利于我军在此立足,还是上桶狭间山比较好,万敌人真的发动奇袭的话……”少年苦笑着劝诫对方。

    他觉得在山上驻军有充分的必要。

    但是鉴于某些原因,他没有证据之前又总不可能直接和对方说“织田军定会发动袭击,你今天很大可能会失利甚至战死桶狭间”这样的混账话吧?

    于是——

    “哈,你在说什么蠢话呢!在傻瓜的治理下摇摇欲坠的织田家,恐怕见到咱们今川军的威势,就吓得逃跑了!”

    今川义元先是微微愣,然后便毫无淑女风范的笑了起来,“你没有看见这几天我的进军如入无人之境吗,你说有织田家谁敢对本小姐这个东海道第弓取发动奇袭?不,别说是织田家了,这个世上根本没个武将敢这么做……”

    这么说着,这个黑长直少女举起扇子遮住了下半边脸,高昂的白皙脖颈如同高傲的白天鹅般。

    但是她这么说,也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从晋升为足轻大将,并且跟随本阵起进行上洛计划的这几天,穆修也率领麾下的百人打了几场规规矩矩的、属于战国时代的战斗。

    结果却是让他无语,虽然因为前几天刚刚做过相关功课,所以他早就知道十区的战国时代除了后期出现过二三十万人的真正大型战争之外,前期的战争说是“村庄械斗”的级别也不为过。

    然而这种虐杀碾压般的横推,依然能够让穆修很直观的对比出今川家和织田家现在双方的实力对比——

    甚至于这几天就连进到尾张境内,很多时候所到之处,农民们也只是高举双手欢呼“今川的公主殿下大驾光临了”,完全没有遭遇到半点像样的抵抗。

    “但是,不怕万总怕万吧?国主大人。”穆修还想要说些什么。

    然而他这种纠缠不休的行为却让少女的眉头跳动着,感到自己已经到极限了,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意识到我才是他的家主哎!

    深深吸口气,大小姐猛地瞪圆了眼睛——

    “都说了不上山了,你为什么还要说这个话题!而且就算是织田军真的进行了奇袭的话,我们本阵五千兵力,还不能够抵御吗?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的能力不足以胜任自己的职位,保护不好你的家督?”

    “……”

    “好了,不许再说了,现在马上去给我搭个屋顶!”

    ……

    ……

    帷帐之外。

    念想终究还是成空了的穆修叹了口气,但是却没有什么失望的表现,来是因为他之前就已经旁敲侧击的,从其他的多个方面努力过了,最终还是没有改变这个发展。二来则是因为他可能从开始就不奢望有这样的好事吧,动动嘴皮子就能够收获笔不菲的奖励点数和支线剧情什么的——

    “帮助今川义元逃脱桶狭间战死的命运,奖励四千五百奖励点数,c级支线剧情两次。”

    重新看了眼大光球的任务要求,少年深深的预感到了接下来的事情的难度系数,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如果只是他自己的话,想要个人对抗支两千人的军队,哪怕是冷兵器时代的农军足轻都好,那也肯定不可能。

    但是如果只是突围出去,杀出条血路的话,倒是没有什么困难可言。

    可是,要带上那么个在战场上都穿着行动不便的盛装十二单,某种意义上来说任性到不得了娇柔少女,还要确保对方的安全的话,这个难度就……比较让人抓狂了。现在少年恨不得自己的储物空间能够装下活人,直接在剧情发生的第时间绑架了国主就跑路。

    “话说回来,我为什么感觉国主大人刚刚似乎有点儿奇怪的样子?”

    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什么,穆修突然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扭头看向了旁边连连叹气的松平元康。

    松平元康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抽搐了下,然后带着少年走出去了十几步开外,才用种无奈的语气说道:“那个,穆修阁下,你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纤细的吗?义元大人昨天不小心摔下马之后,才改成换乘轿子的,你刚刚这么说不是专门让义元大人想起这么件丢脸的事情吗?”

    穆修睁大了眼睛,用种奇怪的眼神射向对方:“但是她失足落马的时候就是我救了她啊,这种事情难道还要我当作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

    “……”

    松平元康脸无语的转过头去,秒钟后才重新转回来,再次换上了那脸的爽朗、好似是没有心机的笑容:“所以说啊,纤细啊纤细啊,穆修阁下。如果不是昨天你救了义元大人的话,她今天又怎么会放心只让你和我们在同个帷帐里面?”

    “这个也是,我真要是有什么歹心的话,当时就能够劫持她了——诶?不对啊,我刚刚明明察觉到了服部半藏的气息,怎么说是只有我呢?”

    下意识的点点头,但是穆修的注意力马上就又跑偏了。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手冢国光之青梅竹〕〔家有傻白甜:首席〕〔变身之穿越异世界〕〔宠妻上瘾:祁王,〕〔深宫娇宠:皇上,〕〔梨花田园:农家丑〕〔都市至尊丹神〕〔一胎二宝:冷血总〕〔爆笑修仙:师姐,〕〔不良佳妻狂想娶〕〔神鸟警探零零鹉〕〔灵异录一猫的头七〕〔重生之资本巨鳄〕〔神级透视高手〕〔林门闺暖〕〔灵异直播间:冥王〕〔末世航海系统〕〔您的黑粉已上线!〕〔狐说扒道:渡魂使〕〔如果这是未来的我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大唐好相公〕〔风是叶的涟漪〕〔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九转道经〕〔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蒸汽时代的道士〕〔官梯〕〔贴身战龙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