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90章 这时间巧的不科学

时间:2018-06-14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毕竟今川义元这位大小姐内政才能卓绝,外交手腕高超,然而却并不能够算是精通药理。

    她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想着对方怎么说都是一个武人,身上可能会随时带着一些应急用的保险药物也说不定。

    然后,她就只在对方的身上找到了那么一支奇怪的油膏,看上去倒是如同意想之中的秘密药油之类的东西印象很符合,似乎像是南蛮那边的特产。

    而且她在仔细的嗅了嗅之后,确定其中的确有着属于许多草药特有的那种气味,这已应该能够说明其中定然是有着药物成分的,而且主要使用的油脂似乎也是经过多次精制的优质品……最重要的就是,尽管还有诸多不确定的地方,但是她也只有这么一个希望了。

    因为穆修当时已经遍体鳞伤,浑身痉挛、抽搐,不断地从口中涌出鲜血,似乎再不想办法遏制一下那严重的伤情的话,很快就会撒手人寰、驾鹤西去的样子——

    今川义元甚至不敢想象那种全身都是的各种伤势,以及如此惨烈的出血量,对于一个人来说,到底是怎么样才能够坚持下来的。但是她却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这么拼命,才会招致了这么一身的惨烈伤势……

    不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吗?!

    任何人对此都不可能完全的无动于衷,更加别说是年方十六,还有一颗少女心的国主大人了。

    于是,黑长直少女在某种异样的情愫激荡的驱使下,颤颤巍巍的拿起了自己的佩刀,宗三左文字。然后掀起湿漉漉的宽大和服袖子,鼓足勇气,咬紧牙关,在自己白皙如玉的手臂上划了三道伤口,一刀比一刀深。

    ——她本来并不想要试验这么多次的,但是终究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把握不好。割得浅了生怕没有说服力,割得深了又怕药油的效力不足或者作用不对,连自己的伤势都控制不住。

    反正就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眼睛都不眨的,在自己的左臂上割了三刀了。

    来不及过多考虑,眼泪汪汪的国主大人赶紧开始了试药。

    不过幸运的是,这一次上天总算是眷顾了她——那支油膏的疗伤效果不能够说是不好,确切的来说简直是太好了,仿佛专门就是为了治疗外伤而准备的神药。

    至少纵使贵为一国之主,出身骏河名门,而且还是统治了远江等地域的东海道最强大名。今川义元也从来未曾见到过,更加未曾听说过,有什么疗伤药物是能够一抹上去,伤口就能够快速的痊愈,肉眼也能够看得到药膏被快速吸收的。

    ——只可惜那份药物的总量还是太少了,而某个人身上的伤口却又太多了。

    ……

    ……

    “……可能会留下疤痕,可恶……那群尾张的山猴,我以后一定要她们好看!”

    看着自己白皙的左臂上,一条最深的割痕已经淡到几乎看不出来了,但是另外两道割伤却才刚刚凝血结痂不久。很是罕见的,虽然在嘟着嘴说着恼火的话语,但是国主大人却是反而一副觉得满心欢喜的样子。

    因为这意味着那份用掉了的药物的确是很有效,至少在旁边的少年的状态明显是已经安定下来了。她非常的清楚,在眼下的情况下,到底谁才是自己的依靠,如果穆修的状态不能够好起来的话,大概她的生命也剩不下几天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黑长直大小姐明显还有另外一件更加在意的事——

    “……”

    扔掉了手中的树枝之后,国主大人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番沉睡的穆修,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紧接着又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就这么看着少年那毫无防备的姿态呆呆出神,好一会儿后才突然微微红着脸,用力的摇了摇头。

    对方明显年岁不比自己大上多少,现在如此近距离的仔细端详,则更加能够发现这么一个事实。也许这人和自己一样,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但是这个年龄段,不是农民的出身的话那么应该还是飞扬跋扈的少年心性才对,怎么会掌握有这么一身惊人的技艺?

    他到底是什么个来历?在这么一个大战乱时代,到底为此吃过了多少的苦头?

    说起来,松平元康似乎也说过这人似乎是来自大洋彼岸的那个天朝上国的,不过今川义元却不大相信这么一个说法。因为尽管那个国度太过强大,处中国以治万邦,却也太过神秘,只有借外交使才传于天下——

    这里的这个“天下”,指的是上自奥州,下自九州四国的瀛洲全土。

    只不过中间终究是隔了茫茫大海,万顷碧波,所以资料有限,史政的记载也相对较少。

    今川义元只是知道自己喜爱的蹴鞠是从那个国家传出来的,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的遇到那个国家的来人,而且即使是她也知道那个国家的传统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所以不剪发不剃须的。

    因此她一直对穆修的来历抱有某种怀疑,并且也没有就这么一个问题继续追问——如果对方不想说的话,不管怎么追问,也不过是从一个谎言跳到了另一个谎言罢了。况且在对方真的暴露出什么问题之前,她又不好直接将对方当作是敌人来对待。

    所以她更加相信自己的观察以及自己的判断。

    不过现在……

    对方那毫无防备的姿态,因为沾染着血迹而更加耐看的侧脸,以及之前的那种浑身浴血的印象与现在这种安安静静的对比,莫名其妙的让今川义元心中一阵阵的悸动。国主大人连忙转过头去,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还用力地捶了一下地面。

    然而这个动作却不小心牵动了手臂上的伤口,她顿时疼得想要叫出声来。

    接下来,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生起气来了,气呼呼的抓起几颗石头又用力的扔了出去。但是同样也是很快的,这样的无意义还有可能会引来危险的举动,就被她停止住了。

    “唉,本小姐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肯定是着了凉脑子迷糊了……”

    国主大人无奈的再次叹了口气,伸手将旁边的一块从十二单上撕下来的布帛拿起来,迟疑了一下,俯起身子弯下腰,凑上前去想要将某人脸上的血迹擦掉。

    然而就在只差一点儿的时候,她却突然看到了对方的睫毛轻轻的动了一下,紧接着再没有任何的其他征兆,那双眸子就这么的睁了开来,并且正好与僵住了的她对视在了一起。

    “……”

    今川义元一下子就完全僵住了,几乎感受到对方呼吸的气息,轻轻拂过自己的脸部,这才发现这姿势有多么的接近与暧昧。于是她的脖子像是生锈了一般,咯吱咯吱地慢慢抬了起来。

    然后,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

    脸色通红,仿佛能冒出蒸汽一般的少女,低着肩膀**着身子,慢慢的向身后挪去,与微微眯起眼睛的穆修逐渐的拉开了一点又一点的距离。

    ……

    ……

    半个小时之后。

    桶狭间山,山上的某处隐蔽的陡崖下。

    “这种东西啊,是南蛮那边的一种秘药——我在以前费尽千辛万苦才从一个老海盗的身上,得到了这么一份失传的秘方,后来搜集了许多珍贵的药材,才终于熬制出了这么一份。”

    穆修轻轻的背靠着平整的山崖陡壁,呼吸平缓的拿起了那份装着油膏的空药盒,向国主大人解释说明——为什么这东西的疗效会好到这么的不正常的程度,不但不科学而且还很玄幻。除非是出生在一个神秘主义盛行的世界里的人,否则只要是心智正常的人都会首先注意到这东西的问题所在。

    “还是多亏你了,国主大人。要是我自己的话,肯定是没有办法醒过来,给自己上药的,怕不是这一次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的,而且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所以同样的脸不红心不跳的,就编织了一个无法证伪的谎言。

    况且,他也只能够这么解释,而不可能真的将这东西的来历全盘托出。

    ——骑士疗伤油膏,需要五百奖励点数和一次d级支线剧情,才能够兑换一份的价格。

    这是穆修之前给自己所准备的一道保险,因为他有点儿担心自己不一定能够撑得过去,到时候如果不能够依靠「主神」的修复功能的话,大概就需要靠这种据说对封号骑士,都有相当不错的疗效的外伤伤药了。

    只不过,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完全的按照计划来进行的,如果真的有所谓的“命运”之类的轨迹线的话,那么它也肯定是高于人类本身的存在的,绝无可能按照什么人的意愿来向前推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他同样的也没有能够预料到,达到极限之后自己甚至就连最后做出决定的时间都没有了,药效燃烧催发让他达到了最强大也最脆弱的某个临界点,而第二阶段的禁区解放之后,产生的后遗症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几乎是在勉强的最后找了个藏身之处,穆修就再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了。

    紧接着就是无边的黑暗……

    还有无尽的痛苦……

    直到现在才苏醒过来。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寻尸人〕〔末世小厨娘,想吃〕〔牧神记〕〔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就是如此娇花〕〔帝姬传奇:华都幽〕〔重生警花军嫂〕〔恶魔就在身边〕〔逍遥小地主〕〔龙组使命〕〔海贼之恶魔料理〕〔绝地求生之抗战时〕〔重生系统暖暖〕〔铁骨铸钢魂〕〔在下慎二,有何贵〕〔无限武者道〕〔工业之王〕〔植物崛起〕〔为所欲为系统〕〔天下我为峰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绝世巫医〕〔恶魔就在身边〕〔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最强红包皇帝〕〔一路仕途〕〔蒸汽时代的道士〕〔都市至强者降临〕〔崇祯聊天群〕〔九转道经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