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166章 实验、战斗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魔法少年而已。”

    穆修歪着头看着眼前体型纤细,有着脱色白发的瘦弱少年,良久之后才缓缓的这么道。

    “什么?”一方通行先是疑惑,然后更加的不满了,他扭头看向了四周试图找到自己熟悉点儿的实验人员,看看到底有什么解释。难道说今天的实验取消了,为什么没有人来告诉自己?

    还有,眼前的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又是谁?

    白发少年不觉得对方是敌人,也不认为对方有什么威胁性,所以他虽然不满但是却没有更加多的实质性敌意举动。

    但是——

    “不用看了,他们没有这么快反应过来的……至少在那之前,我应该有足够的时间解决你。”

    穆修保持着那样微微歪着头的姿势,他注视着眼前的白发少年轻轻地道,清越的声音振动成的话语,在四周空荡荡的黑暗空间之中扩散出去不远,就被猎猎吹来的夜风吹散了。

    听着脑海里终于因为自己的行动,而触发了的支线任务发布声音,随着大光球熟悉的冰冷提示声的徐徐落下,穆修的眼神终于变化了。

    ——“击败一方通行,奖励五千奖励点数外加c级支线剧情两次!”

    奖励不算多,甚至有点儿对不起一方通行的身价,但是却只能够说明以穆修现在的状态以及准备条件,一方通行已经不是特别重大的威胁了,抛却剧情身份的加成,也许只能够达到c级的相对等级层次。

    也许直接击杀的话,倒是能够让奖励上升到至少b的级别,因为那样子的话绝对会导致剧情的巨大改变……但是既然大光球的任务本身也只是说要「击败」的话,那么想来应该是它判断自己目前根本就没有击杀对方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吧。

    就好似是穆修一直都没有触发什么针对上条当麻的支线任务那样,就是因为没有那个可能性,所以就连发布任务的必要都没有。

    事实上甚至不需要大光球这样的明示暗示,就算是没有任何的提示都好,穆修自己也非常的清楚。

    因为他只要起了真的要杀死对方的念头,马上便会直觉般的产生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就仿佛一旦自己真的这么做了的话,下一刻就会发生让自己后悔不及的事情。

    对于一般人来说,所谓的直觉只是应该早早就扔进垃圾桶的东西,但是对于他来说却并非如此。不管是“金风未动蝉先觉”还是“不见不闻,觉险而避”,都是描述高手未卜先知的精神境界的词句。

    他现在也的确处于一种可以前知的玄妙状态之中。

    说不上对于未来洞悉秋毫,但是只要是想要做一件事情,都会直觉的预感到接下来的后果倾向性,能够本能性般的瞬间判断出自身的行为所导致的结果,以及关于结果的模糊好坏问题。

    也许是因为目前在亚雷斯塔的棋盘上,一方通行的重要程度要比穆修重要得多的缘故吧,上条当麻是怎么的都不能够损失,一方通行可以损伤却不能够真的被杀死,至少在当前的这个剧情时间段来说的确如此……这应该是倒吊着的理事长的容忍底线。

    只是穆修本来也没有必要太过激进,现在要是干翻了一方通行之后自己还有可能一起赔进去,这自然更加不肯了。

    那么——就击败对方吧!

    不过说起来虽然讽刺,但是这个杀害了近万名的“mei mei”,亲手制造了数以吨计的血、肉、内脏,还有等量的罪业和憎恨的怪物,本性却的确不是一个嗜杀的人。

    或者应该说还是一种消极的想要守护他人的性格类型,尽管他自己对此嗤之以鼻并且自诩为“恶党”。但是实际上却的确如此,为了不伤害他人,他甚至不会随便与他人产生争执,尽管经常都有一些没脑子的家伙想要袭击他从而成为“最强”,可是也最多结果只是伤而不死。

    没错,虽然总是有些看不清楚形势的家伙,不分昼夜的袭击他,但是却基本上没有谁真的为此而送命。

    将来犯者打倒了之后,一方通行一般都是直接无视对方,从来不屑于补刀。因此除非是本身的能力太过致命,被反射回来之后直接导致自身抢救无效,所以基本上和一方通行正面对决后还能够留下一口气,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奇迹,而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只不过白发少年自己却是觉得,这是因为今天能杀的人明天也能杀,明天能杀的人一年后也能杀。

    和那些家伙认真起来是一件蠢事。

    ——但是只要是被他真的视为敌人的对象,就会毫不留情地使用能力,而且作风大胆又残忍。

    所以这大概能够解释他的行为,他心中的一点点不耐烦就可能让他人送命,所以就不能有任何感情起伏。唯有成为一个像冰一样的人,才能避免自己的力量失控,危及他人。因此他并不会轻易的对倒下的人发出最后一击,也不会对不能够成为敌人的人认真起来。

    至于被杀的“mei mei”……

    只能够说没有表露出任何感情的她们,大概只是人偶,还不被一方通行当作是真正的人类吧。

    ……

    ……

    空洞的大楼还没有装修起来,只有空洞的框架和基本构筑,夏日的晚风在空荡荡的毫无阻隔的楼间穿行,传出了一阵又一阵奇怪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声。

    黑暗,无光。

    只有远处的楼房轮廓隐约可见,有着城市的星星点点的光辉,几乎让人会下意识的误认为自己是在城区之外的郊外地区。

    “……足够的时间、解决我?”

    红色的瞳孔瞬间放大,几秒钟后,一方通行的嘴巴似乎抑制不住的开心地咧了开来。

    然后他扶着额头哈哈大笑,“什么嘛,我还以为你是个不小心误入这地方的无知者呢,看样子居然还是专门为了我来的……哈哈哈哈,我说这到底是什么搞笑的戏码?你以为给自己套个奇怪的外号就能够对抗我……”

    声音戛然而止!

    伴随着巨大的噼啪作响的电流击穿空气的声音,穆修收回了手掌,huo dong了几下五指,同一时间,大地和楼房都似乎震动了一下。

    不对,这不是错觉,借助刚刚一闪而过照亮了整片空间的蓝白色电光,白发少年清楚地看见了闪耀的雷霆似乎是将这栋大楼的一角击穿、轰崩了。

    结实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的表面被撕开,本来还算平滑的楼层表面被裂开了一道十多米的巨大“伤口”,让人牙齿发酸的怪异的金属摩擦声音响起,密密麻麻的、为了保证各施工过程顺利进行而搭设的脚手架,上面的木板、竹脚、钢管等缓缓倾斜,最后轰然倒塌砸落下来!

    弥漫的烟尘,不可抑制的升起。

    从头到尾,仿佛要灼伤视网膜,残留在这黑暗空间的空气中的,都只是一道蓝白色的刺目电光。

    没有任何的辅助或者取巧的手段,也并不是利用超强力的电磁铁,将金属制的弹丸击发出去的方式……就只是单纯的释放出来的能量电流而已,但是电场却太过强劲,一瞬间击中后的热效应也太过强大,造成的物理破坏力完全足以比拟大威力大口径的**弹。

    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击,就至少有几十万伏特的恐怖能量,足以瞬间将人体化成飞灰。

    而且看对方那仿佛意犹未尽的模样,这样的举动似乎只是小儿科罢了,连热身都谈不上。

    所以一方通行停住了之前的挑衅与尽情嘲弄,虽然他依然没有什么紧张或者警惕的情绪波动,可是并不代表着他就自大到了这样的地步——自大到了完全没有能够发现对方那种平静到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

    这不应该,也太不对劲了。

    和以往那些连让自己正眼看上一眼都兴趣缺缺的对手不同,对面的那人的眼睛很是澄澈,没有布满血丝。对面那人的眼神很是冷静,没有任何过度的紧张、不安、恐惧与焦躁,甚至不要说是过度的了,而是一丁点儿都不存在。

    不是和以往那种大叫着鼓足勇气冲上来的蠢货一样,战战兢兢又满怀期望,而是从一开始都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些什么事情?!

    那种事情根本就绝对不可能吧!自己可是拥有「可以自由变换接触到皮肤的动能、热能、电能等各种能量方向」的能力,学园都市最强的能力者,没有之一。对方也许在电的领域上比自己更加全面更加强大,但是涉及到了电能的矢量方向的时候,却是绝无可能比拼过自己的。

    所以对方怎么可能真正认为自己能赢?

    但是……

    一个明显能力等级达到了level5的对手,真的会是那种大大咧咧到没脑子的人?连这样简单的问题,都没有考虑过?

    白发少年若有所思,但是作为拥有“最强的能力者”这样头衔的学园都市的第一位,他依然习惯性的没能够完全认真起来,只是漫不经心的在脑中思索着自己所见所闻的信息,本能性的计算统合成有用的情报而已。

    然后,他冷笑了一声,双手懒散地下垂着,什么都没有做。

    “很不错嘛,和那些劣质的人偶简直一模一样,不过却更加的全面而且强大……难道说你就是她们的「原型」?不对,我记得她们的素体好像性别是同样的……”一方通行不满的咂了咂嘴巴。

    “这样子就有意思了,同样的事情重复近万次的确是很烦,如果你觉得仅仅依靠这样的力量就能够挑战我的话,虽然是痴心妄想了点儿,但是看在你让我多了点新鲜感的前提下,我可以在最后饶你一命……”

    “……”

    穆修静静的观察着对方,没有说话,或者说是没有立刻就说话。

    他的确非常清楚自己刚刚的那一击,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穷尽一生都无法企及的恐怖力量,但是对于眼前的白发少年而言,却还是不行,还是差得远了。

    所以他才只是向着旁边发射了一记雷电长矛,用以证明自己的能力等级,而不是直接对着一方通行发动攻击——那样子的话毫无意义,反而还会被直接“反射”回来的。

    因此还不如只是证明自己的身份,让一方通行稍微认真起来的同时还带歪对方的思考方向,大概只有等到自己用直接的能力对抗之外的其他方式揍趴下他的时候,他才会明白自己首先放电的本意何在。

    “我觉得我优势很大……”

    藏在长长的袖子里,食指轻轻抚过小刀的表面,感受着那种冰冷的金属触感,穆修突然若无其事的说道,并且轻轻地笑了起来。

    就目前来说一切正常,接下来只要按部就班的演戏就可以了。

    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么一个念头,穆修看向一方通行的目光之中,突然就充满了怜悯。他的表情之中,突然就充满了同情。只是这样的成分不但没有让白发少年感觉到任何的温暖关怀,反而还成功的激起了其怒气。

    一方通行微微眯起眼睛,神色迅速的变成了极度不耐烦的样子,他往旁边吐了一口口水:“算了,看样子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好意呢……那么,你的死期也差不多该到了吧!”

    精准的脚步声,听起来就像是限时炸弹上秒针的声音。

    对峙之中的两人同时扭头看去,走出了黑暗来到现场的是一个国中生年纪的女孩,有着及肩的茶色头发,身穿灰色的百褶裙、短袖上衣与夏季用薄毛衣,与御坂美琴别无二样。

    但是她头上戴着着军用夜视镜,而且给人一种不经心或者说不用心的感觉。

    “距离实验开始还有一分二十秒,为了确认你是本实验相关人员,御坂建议先进行密码的确认……”少女象是一个装上了计时器的人偶一样,淡淡的说道,然后她看向了穆修,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出现了意外因素的入侵干扰,是否继续按照计划进行实验,御坂有些困惑的报告。”

    一方通行皱起眉头,然后再次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仿佛要将什么恶心的东西吐出似的,自言自语道:“切!”

    “……这是怎么回事?”

    穆修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抽搐,他指了指出现的少女,“这不是御坂美琴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话说回来——你们的实验是什么?”

    演技瞬间上线。

    无论是表情以及眼神的细微变化,还是心跳、脉搏、体温、瞳孔等的变化,都很好的表明了穆修对此似乎毫不知情的“真相”。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龙脉君王〕〔最强玄宗系统〕〔最好的我们〕〔官道巅峰〕〔我的医仙老婆〕〔重生之杀手至尊〕〔天骄战纪〕〔喜上梢头,谁家少〕〔一品农女:拐个王〕〔漫漫婚情:薄少超〕〔婚谋已久:夫人拐〕〔宦海仙途〕〔一笑倾城:魔后很〕〔妖灵位业〕〔痞子女帝〕〔破封武神〕〔龙凤大传奇〕〔穿越之农家小娘子〕〔邪尊丹神〕〔浴血武神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九转道经〕〔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一路仕途〕〔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蒸汽时代的道士〕〔神话禁区〕〔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官梯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