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245章 女儿前夕女装诅咒啦啦啦~

时间:2018-06-14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content>

    商店街。()

    咖啡馆之,靠窗的卡座。

    “我的生日?”

    低着头用勺子搅拌着咖啡杯里的褐色液体,并且孜孜不倦的往里面不断的加糖的少年的身体一瞬间停顿了一下,手的杯子也微微一颤,荡出几滴咖啡色的液体掉到了桌子,然后他慢慢的皱起了眉头。

    桂雏菊的表情微微僵住,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似乎这个问题对穆修来说非常的困难的样子,他稍稍凝神并且将手的杯子稳稳搁置在了桌子,用一种几乎听不出叹息的声音说道:“我不知道。”

    “等等,不知道是什么说法啊!”桂雏菊不满的追问道,觉得对方未免太过敷衍,难道说连这个事情自己都不能够知道吗?

    “……”

    “……”

    穆修似乎突然很疲惫的样子,他摇摇头举起手的咖啡杯啜了一口,沉默良久之后再次露出一个很是怪的表情,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表情,甚至可以说得是一个凄然的微笑。

    “抱歉,我好像……忘记了。”

    他不再像是对着桂雏菊说话,而是换了一种类似于自言自语的轻声。

    “为、为什么?”桂雏菊的心脏微微颤动,只是下意识的问道。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个微笑让她不忍心继续追问下去,因此当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开口了的时候,顿时更加慌张了。

    粉发少女想要解释一下,但是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虽然想要收回刚才的话语阻止这个话题继续进行下去,但是喉咙里面似乎梗着了点儿什么的样子,让她发不出声音来。

    因为她看见了,看到了对面的那个人竟然前所未有的露出极其疲惫的、极其彷徨不安的表情,仿佛正处于某种极度危险无助的绝望境地之——

    她只觉得巨大的焦虑与心疼刹那间主宰了自己的全部思维,心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再接着……她醒了过来。

    ……

    睁开眼睛,侧着头睡在床的少女看到了窗帘的缝隙间透过的柔和辉光,让房间里显得正好光暗适。

    “是梦吗……不,不是梦啊……”

    桂雏菊呆呆的看着前方,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明白这是自己的房间。她微微揉着眼睛在床坐了起来,然后无声地叹了口气。刚刚的那个场景的确是梦境,却又不是梦境,准确的来说其实是昨天才发生过的事情。

    ——而且大概是昨天的印象与冲击太过深刻了的缘故,她昨晚一晚几乎都在不断的反复做着这同一个梦。

    呆呆的在床坐了好久,直到外面的阳光变得更加明亮了的时候,桂雏菊才似乎更加清醒了一点儿,她伸出手在枕头下摸索了几下,将一块圆润的青玉拿了出来,在掌心之看了好久。

    “他……其实是和我一样,背负着同样的痛苦吗?”

    攥紧纤细的手指,少女轻轻的拂了一下垂落在自己额前的粉色长发,然后转头看向了床头柜的台历。

    今天是……3月2日。

    ……

    ……

    人的记忆与情绪实在是很微妙的关系。

    有些时候也许只是别人无意之的某句话,自己不经意间的一瞥,都能够让回忆的潮水涌脑海的沙滩之,然后勾动某些特殊的情感。

    只要是存在情感、拥有人性,能够交流沟通的存在,都必然会如此。

    穆修同样的也不例外,在昨天和桂雏菊见面之后,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很不好了起来。并不是因为什么而愤怒,而是因为桂雏菊的一个问题,让他忍不住思考,然而却没有得到答案——

    因为自己过去的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似乎都已经彻彻底底的烟消云散了。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何者是我?

    他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关于原来世界的记忆,只有一些大概的模糊印象,然而越是思考回忆则越是模糊、不能确认。

    有些事情一直忽略的话,不会在意,但是如果探究的话,会发觉有很大的问题。尽管之前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份来历可能有问题,然而穆修却压根没有考虑过症结居然有可能出现在“存在”的层面。

    也许是因为八云紫的妖术「境界补完」的缘故?所以涉及到了自己的存在之力的变化,因此过去的某些脉络也被牵连了出来?

    穆修并没有办法确定,毕竟如果不是桂雏菊主动询问起来那个问题的话,他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的遗忘了自己所谓的“过去”——

    仿佛只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然后对梦的一些印象习以为常。

    于是将那些印象当做了是自己的以往经历,但是等到真正的仔细回忆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那其实只是一场宛若真实的梦境。也许在最初的时候非常的清晰,但是到了如今,自己已经忘却。

    那些无意义的资讯,那些碎片,早已经被生命的本能整理清空,唯一还拥有的效果是让他没有发觉到那所谓的过去的认知,只是一场梦。

    “也许是我现在只有一半的存在,所以连过去未来都被分割成了截然不同的两部分?”

    穆修倒是有个猜想,毕竟既然是“存在”,那么肯定涉及到自身的方方面面,如果连自身的过往经历都被分割走一半的话,他也不是不能够接受。

    但是无论如何,他在意识到了那个问题之后,都彻底的失去了归属感,失去了一种心灵的依靠。说不清楚是愤怒还是悲伤,但是更多是一种无助,无奈,以及无味。

    不过也正因为穆修那个时候完全的被吸引住了注意力,所以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当时的说法给桂雏菊造成了怎么样的误会,少女似乎将他当做了同样被家人所抛弃的那一类人了。

    只是……造成的影响也不坏是了。

    ……

    ……

    穆修的坏心情其实并没有能够持续多久,因为他很快的被一通电话叫了过去,地点是三千院家的豪宅之。

    正在宅院之撒欢乱跑,追逐着蝴蝶的老虎球球,在看见了少年之后马撒丫子跑。似乎是以前穆修的那一次的对老虎用过肩摔,对它造成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

    而且作为野兽,本身的直觉要人类敏感太多太多了,它大概也是感觉到了眼前的来人看去柔柔弱弱的,表面没有什么威胁性,但是实际却要最可怕的猛兽都要更加凶残百倍的原因吧?

    穆修倒没有要和老虎过不去的念头,只是在玛莉亚小姐的带领下,去往了豪宅的庭院之,而且他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位优秀的女仆的表情的古怪。

    “请问一下,玛莉亚小姐,这么匆忙的叫我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这个,实在是一言难尽,穆修先生……”玛莉亚小姐低声道,“之所以叫你过来,其实是伊澄小姐的提议,你过去看看知道了。”

    “……”

    穆修挑了挑眉毛,他其实已经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了,之所以问一下只是想要确认而已,况且他有些失望,难道说自己送给欠债管家的开运宝石没有任何的作用?哪怕是一点点的影响都没有改变?

    庭院之有一个喷水池的景观,一群人聚集在旁边正在交谈着什么,穆修一眼看到了在所有人当都是鹤立鸡群般显眼的绫崎飒——

    因为欠债管家现在穿着女仆装,是那种以白色用荷叶边装饰的围裙加白领素色连身长裙,领口用缎带绑了个蝴蝶结的装扮,而且头还戴着名为喀秋莎的女仆头饰,主要以黑白色系为主。

    “噗哈哈哈哈……”

    穆修突然笑出声来,他举起手稍微挡了一下,然后发现没有什么用之后,干脆这么的扶着膝盖笑得弯下了腰。

    “……”

    “……”

    所有人都满头黑线,尤其是欠债管家的脸色貌似是更加糟糕了。

    “抱歉抱歉,实在是……哈哈哈……忍不住……哈哈哈……”差点儿没有笑抽过去,一分多钟后穆修才缓过劲来,摆了摆手让大家不要见怪,然后还是压抑着笑意问道:“绫崎同学这是……”

    “——觉醒了真正的自我?”

    “才不是啊!”欠债管家头疼的捂住自己的额头,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让脸色不那么难看,“那个,伊澄小姐拜托你再解释一遍吧。”

    “好、好的……”鹭之宫伊澄弱气的点点头,前一步。

    在和服少女的身旁,是另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女,有着灰色的头发和碧绿的眼眸,身穿简洁的洋装并且在外面套着一件高领毛衣,正好的用审视的眼神看着穆修。

    又是五分钟之后。

    “也是说,伊澄小姐为了明天的人偶祭准备的诅咒人偶遭到了破坏,封印解除了并且让附近最倒霉的人遭到了穿女装的诅咒,是这样吧……”

    忍住笑意,穆修重述了一边刚刚鹭之宫伊澄的解释说明,并且看向一旁的欠债管家。

    “没错,我是那个最倒霉的人……”绫崎飒无力地点头说道。

    爱沢咲夜心虚的转过头去,因为说到底都是因为她多手的缘故,否则的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听去是个连说谎都不会的傻瓜编出来的低智商说法呢……”穆修感叹着,然后追问了一句,“这个诅咒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吗?”

    “有的,那是在明天女儿节结束之前,如果没有解开诅咒的话,会……”鹭之宫伊澄眼神严肃认真,语气沉重,“变成一辈子都喜欢穿女装的男孩子喔!”

    ……真是好微妙的可怕诅咒。

    “实际还不止如此,之所以叫穆修先生你过来,是因为这个——”鹭之宫伊澄伸开手掌,掌心之是一颗漂亮的蓝宝石。不过当出现了很明显的开裂,连带着铭刻在面的那个符号都被破坏了。

    “嗯,这个不是我送给绫崎同学的开运宝石吗?这么快坏掉了?”穆修微微眯起眼睛。

    “是的,因为宝石阻挡了诅咒的力量,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成功的完全抵御……”和服少女举起袖子放到了嘴边,轻声说道,“因此造了一个很麻烦的后果,很有可能人偶的诅咒力量分散变成了两部分。”

    “……你是说除了绫崎同学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也招了?”穆修挑了挑眉毛。

    “的确如此,但是我不能够确定另一个人是谁。因为小飒是附近最倒霉的人,但是另一个人招的话应该不是以运气好坏作为判断机制了……”鹭之宫伊澄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说道。

    “而且如果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错过了明天的最后期限的话,很有可能——永远都解不开这个诅咒了。”

    ……

    ……

    城市的一角,某家冷饮店外的一张桌子,对话正在发生。

    “已经又一个星期了,你为什么还不去和那个副会长说清楚……”

    御门玛丽娅简直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她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的憋屈受气,自己亲手制作的爱情巧克力居然被对方转手送给别人了,不但没有如愿的达到协商目的,还使得情况恶化了。

    “我不去……实在太丢脸了……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已经没有勇气面对他了……”

    棕色长发白色长裙的少女趴在桌子,闷声闷气的再一次拒绝道,她觉得自己也是倒霉透了,为什么最近简直好像是事事不顺的样子呢。

    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有种怪的感觉——

    于是宫小路瑞穗下意识抬起头来,然后坐直身子,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却发现没有什么变化,然后困惑的又趴了下去。

    她权当作是没有听见御门玛丽娅气恼的叫声,让后者很是恼怒的在她的头捶了几下。</content>

    本书来自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寻尸人〕〔末世小厨娘,想吃〕〔牧神记〕〔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就是如此娇花〕〔帝姬传奇:华都幽〕〔重生警花军嫂〕〔恶魔就在身边〕〔逍遥小地主〕〔龙组使命〕〔海贼之恶魔料理〕〔绝地求生之抗战时〕〔重生系统暖暖〕〔铁骨铸钢魂〕〔在下慎二,有何贵〕〔无限武者道〕〔工业之王〕〔植物崛起〕〔为所欲为系统〕〔天下我为峰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绝世巫医〕〔恶魔就在身边〕〔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最强红包皇帝〕〔一路仕途〕〔蒸汽时代的道士〕〔都市至强者降临〕〔崇祯聊天群〕〔九转道经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