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259章 取名字是个问题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屋子里的设施相对于整个村子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不过还是相当之简陋。

    不过毕竟是要受到环境条件的限制,就算是竹取翁对于蓬莱山辉夜再怎么掏心掏肺都好,也只能够是有心无力。

    只是看着优雅自如的端坐在帘幕后面的黑长直少女,就可以知道她其实并不是那么看重物质条件,即使是之前在月之都锦衣玉食都好,此刻也能够轻松自如的适应因为身份转换带来的变化

    嗯,的确是不注重物质条件。

    穆修仔细的端详着帘幕后的绝美身影,也许是想到了某个奇怪的说法,例如说姬什么的,他的眼神禁不住当场就变得相当诡异了起来。

    ——没错,也许只有游戏、、手办、动漫等除外。

    不过那是物质需求吗,那是“精神粮食”!尔等无知的凡人,怎么能够知道月之公主那高尚的情操与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精神需求?

    “你的眼神为什么这么失礼?”

    蓬莱山辉夜本来还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走进来,想要看看他怎么向自己行礼,并且考虑着应该怎么回礼比较好。却浑然没料到对方丝毫不讲究礼节,直接就在自己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而且,打量自己的目光竟然还这般古怪。

    于是黑长直少女沉默了一下,双手规矩的放于膝上,保持着这种端庄的姿势,语气平静的问道,内中隐有指责之意。

    “没有,只是在考虑着应该怎么为公主大人你取名字而已。”

    穆修对此自然是矢口否认,他收回了目光,好整以暇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却发现这一次蓬莱山辉夜竟然没有控制双方的安全距离。

    “不过公主大人竟然这么放心在下,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

    “毕竟你已经表现出诚意了,妾身再表现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那就未免太过不近人情。”蓬莱山辉夜微哼一声,“而且只要有必要,妾身马上就能够在你眼里的一瞬间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

    言下之意,就是大家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但是这只是双方的一个态度问题而已。不能够代表更多的东西,也并不是说在保证什么事情。

    穆修撇了撇嘴,但是也收敛了笑意,稍微坐直身体,认真了许多:“不知道公主大人想谈什么?”

    蓬莱山辉夜拥有操纵永远和须臾程度的能力——

    “永远”不是停止时间,而是让事物不会发生变化,甚至制造出复数不同的历史。“须臾”则是极短的时间单位,一千兆分之一的数词,例如说她可以在须臾中行动,也就是在一眨眼的功夫,完成任何能够完成的事情。

    因此某种意义上来说,即使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的确能够有着补救的手段就是了。

    甚至因为穆修不可能比她更快的原因,所以看作是她在事情发生之前或者同一瞬间,就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准备也并无不可。

    黑长直少女优雅的举起一只袖子,不动声色的说道:“不急,你难道不打算先尝试着为妾身取个名字再说吗?”

    “唔”

    果然是试探吗?

    这个时候,正确的答案就是“竹取的姬”什么的了,接下来这个名字就会理所当然的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名气越来越大,就连都城的公卿贵族都知道了,纷纷上门求关注什么的。

    恶搞一点儿的就是“大女儿叫丰姬,二女儿叫依姬,三女儿就叫姬!”之类的。..

    只是穆修这个时候也没有装傻吐槽,插科打诨的兴致,所以他眨了眨眼睛后,干脆直接道:“那便叫蓬莱山辉夜好了。”

    “”

    “”

    黑长直少女慢慢地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说:“看样子与地上的异类不同,你果然知道妾身的本名,而且还知道关于月之都的事情不过为什么是蓬莱山?”

    咦?什么意思?这个不是你自己的等、等等!

    穆修突然觉得事情不大对头,貌似这位公主的本名的确是“辉夜”,但是“蓬莱山”这个姓氏就存疑了啊。要知道月面上还有两位月之公主,名字分别是“丰姬”和“依姬”,但是姓氏都只是“绵月”啊!

    而这个时候,黑长直公主已经若有所思的转眸过来了——

    “莫非你是为了蓬莱之药而来的?”

    对了,蓬莱之药!穆修突然感觉到脑海中豁然开朗。

    蓬莱山正是竹取物语中据说有着“蓬莱之玉枝”的、位于东海之中的灵山,居住着不老不死的仙人,拥有传说中的不死之灵药的三神山之一。蓬莱之药正是以此取名的,指代不死之灵药的意思。

    这位公主大人正是因为蓬莱之药而被处刑流放的,在物语的时间段之中,她的状态大概都是“竹取的辉夜姬”,或者直接称呼“辉夜姬”,没有其他的说法。

    而等到她和八意永琳背弃月面,隐居大地上的时候,再次出现就已经是幻想乡建立起来后的时间线了,而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是“蓬莱山辉夜”的状态了。

    这是不是可以表明,这代表的是一种与月面彻底决断的抉择?

    不过这个时候实在不是发散思维的什么好时机,因为问题是穆修随口的那么一说,貌似就被这位公主殿下当做了是自己对她的某种暗示啊!

    只是泼水难收,已经说出去的话也不好马上就矢口否认,但是如果要解释起来,却又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好的说法,暂时解释不了。

    穆修只好有些胃疼地不说话,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完全就是一副“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的做法,而且他表面上还要装出淡定自如,波澜不惊的样子。

    然而这已经足够误导黑长直的公主大人了。

    蓬莱山辉夜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认真的考虑着什么事情,随后她语调清冷地道:“很好,此事妾身可以做主允你,不过须得有一个条件——你如果能够护妾身周全,三年之后妾身可以赠送你一份不死灵药。”

    只是几息的时间,她就已经考虑清楚了,如果能够用一份蓬莱之药换来自身的安全,那么这笔买卖无论怎么看都是值得的。况且她之前就有过考虑,决意要在三年后自己刑期满了之后,给竹取翁夫妇俩都分别留下一份不死药。

    毕竟当初她和八意永琳并非是只做了两份的蓬莱之药,而且这东西又不是说多吃几份药效就会叠加的。

    剩下的那些虽然珍贵,但也只是被月人视作禁忌的东西,与其让月面的人发现了直接销毁,还不如在适当的时候用掉算了。

    “”穆修略带讶异地看向蓬莱山辉夜,一时间没有说话。

    他突然就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变成这样的展开了,一时间有些踌躇。

    而公主大人却已经蹙起眉头,语气稍微有些古怪地说:“为什么要犹豫?难道是对蓬莱之药不感兴趣,你不是为了药而来的?”

    看见帘幕后的少女身影略微改变的坐姿,就知道她是从相对的放松重新jin ru了警惕戒备的状态,穆修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没有兴趣的都是傻子!”

    他打开大光球的兑换界面,查询了一下“蓬莱之药”的项目,然后这么说道——

    “我只是有些其他方面的顾虑,恐怕不能够答应公主大人你而已。”

    “诶?”蓬莱山辉夜意外地看着他,隔着一层普通的帘幕丝毫不能阻挡两人那非人的感知能力,她想要看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和眼神,分辨这话语的可信度。

    “为什么?你对自己的能力不放心吗,只是三年的时间而已,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不,不是这个,事实上我认真起来我自己都害怕。”穆修摇摇头,略微有些苦恼的道:“我只是等不了三年”

    “哦,很有信心呐!既然如此,你又不是普通的人类,寿命方面难道也有问题?就算是人类都好,也不可能区区三年都撑不过去?”

    黑长直公主眼睛看向一旁,脸上不动神色地道,“况且妾身现在身上可没有蓬莱之药呢,你就算这么说,妾身也没有办法提前给你。”

    “也不是这个原因,我觉得我的寿命完全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遭遇到横死的意外的话。”穆修轻咳一声,“其实是这样的,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在这里停顿了一下,穆修等待片刻,没有发现主神光球有什么表示。

    看样子除了八云紫那种本来就知道异世界存在,能够自己推测出正确的答案的情况之外。自己只要不直接对任务世界里的原住民说自己是轮回者,只要简洁的换个说法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穆修还是首先将关于空间的次元问题隐去,小心的将界线定在关于历史的时间轴上再说。——他不是“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人,所以说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也没错啊!

    蓬莱山辉夜愣了愣,然后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似笑非笑的问道:“难道你是以前的人?古修行者?这个时候才出世?”

    “不,是未来”

    穆修无限惋惜的看着帘幕后面的优雅少女,总觉得对方现在这个时候还不够宅,所以思路还是月之公主的模式,而不是姬的模式。要是以后的那个蜗居永远亭千年的辉夜公主,恐怕马上就会脑洞大开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时候的蓬莱山辉夜还只是一个落魄的被流放公主,还没有接触过宅文化。

    ——不过在这个距离二十一世纪一千三百年前的、正处于飞鸟时代末期、奈良时代初期的时代,怎么看也没有能够发展出宅文化的可能就是了,月之都上面更加不可能有这种诡异的元素存在。

    “未来?”

    蓬莱山辉夜却完全没有注意到穆修的奇怪眼神,她只是微微动容。

    倒不是没有怀疑这样的说法,只是如此一来的话,却就能够解释得通了。她总觉得对方似乎对自己很了解很熟悉的样子,不是那种单纯的知道月之都的事情,并且听说过自己事迹的那种了解。

    而是一种仿佛是认识自己很久了的感觉,哪怕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就是让她有这样的感觉。偏偏她又能够确定,这是一种单方面的熟悉,在以前自己的生活中对方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况且如果是来自未来的话,那么对自己没有恶意也说得过去

    蓬莱山辉夜顿时有点发愁,难道这家伙真的是自己以后的熟悉的人?如若真的是如此,感觉自己好像接下来能够松口气的样子,但是在那之后相对来说却有种更加古怪的感受了。

    因为她并不完全相信这个说法,相反怀疑成分居多。

    但是她又生怕这的确是真的,感觉自己有种被人看透了的心底发毛感。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重生之狂暴火法〕〔重生之嫡女风华〕〔凡人穿越生存法则〕〔时空穿梭之龙帝〕〔王牌军痞:傲娇老〕〔绝世神王在都市〕〔大明第一祸害〕〔大靠山〕〔极品透视学生〕〔神武至尊〕〔死人经(洛带)〕〔王妃神动天下〕〔武帝重生〕〔妖娆至尊:魔主,〕〔女村长的贴身兵王〕〔史上最强店主〕〔重生之投资之王〕〔阴阳郎中〕〔萌狐悍妻〕〔贴身狂医俏总裁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大唐好相公〕〔风是叶的涟漪〕〔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转道经〕〔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蒸汽时代的道士〕〔官梯〕〔贴身战龙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