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266章 心魔这就来了?

时间:2018-06-14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为您。

    蓬莱之药,传说中的不死之灵药,在主神光球关于整个《东方project》的系列兑换列表之中,高居榜首。

    服药者的身体状态将会永远定格在服药的那一刻,确切的说应该是时间被彻底恒定了,从而达到概念性的不死。

    从此之后,不管是受到何等类型、多么严重的伤害,服药者都会在不定的时间内,以相对快速的速度恢复到记录的恒定状态。

    而且因为药效是铭刻在灵魂上的,所以几乎没有办法通过外力直接的针对性破除,只能够间接的用其他的方法磨灭——就和心灵之光的性质那样。

    虽然不需要什么消耗,但是只要意志松懈了,那么就是有机可乘。

    不过反过来也可以认为,如果服药者求生的意志强烈到了无论如何都不想死的程度的话,似乎还真的是没有办法被消灭了。

    当然,世界上的好事情总不可能被一份蓬莱之药全部独占,因此它也还有其他的相对弱点存在。

    或者并不能够说“弱点”,只是如同所有的s级强化或者技能那样,在某些方面有着强悍到涉及到法则层次的效果,却终究不可能方方面面都兼顾到就是了。

    举例而言,就好似是一种安眠药的效果主要是镇静催眠,做不到消炎止痛治感冒防中风。所以最多只能够遗憾它不是“包治百病”、“专治各种不服”的,却不能够说是缺陷。

    蓬莱之药也是如此——

    譬如说受到的伤害越重,需要的恢复时间就越是漫长,蓬莱山辉夜在月球上被处刑了之后再流放大地,虽然不死但也足足三个月的时间才勉强恢复过来……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被封印了,或者是受到的伤害太过沉重,会导致无限漫长的时间沉睡的话,那么和死了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又譬如说身体层面状态的彻底固化,无论如何都再也得不到一丝一毫的成长,主神的强化也将不能够起作用……

    如果是本来就走精神力或者灵魂能力路线之类的还好,否则的话服药者简直就是原地爆炸的心都有了,接下来不出意料的话,他需要经过一段极其痛苦的转型期。

    不过这些都是正常的,就算是同样s级的吸血鬼真祖的血统,也没有可能达到这种级别的不死性。只是要达成这种概念性的不死,副作用也未免太大了,要知道吸血鬼可没有彻底停止身体方面成长的惩罚。

    因此穆修只是惊叹于这份不死之灵药能够赋予人的不死性的等级之高,却没有多少想要自己服用的打算。

    毕竟对于他来说,所谓的不死药的副作用的弊端,是要远远大于主要作用的药效的,也许最多就是用来预防在四阶中级之前被大光球抹杀的危险?

    ——不过更多的可能,大概是会让自己送给其他的什么人吧?

    将药壶妥善的放进自己的储物空间之中的时候,刚刚看见了其中的那些巧克力,穆修禁不住一愣,然后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只是,不死灵药终归只有一份啊,自己到底想要送给谁呢?

    等、等等!这个想法似乎很危险啊,感觉深究下去的话会让自己完全没有办法面对。穆修用力地摇摇头,想要将这个危险的想法驱逐出脑海去,一点儿都不愿意往更深处想。

    但是,让人不要去想大象,人的脑子里会想什么?大象……这是潜意识的本能,心理学上的常识。

    因为涉及到了蓬莱之药的问题,就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简单的情感选择了,而是——想要让谁继续

    网网推荐:

    活下来,永永远远的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的问题。

    但是相对来说,做出了选择,就必须也要有所取舍……

    明明早已经寒暑无忌,可是在这一刻穆修却突然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他似乎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最为珍惜的那些宝贵“日常”随着时间的流逝,始终是要逐渐的改变,直到彻底的失去的。

    纵然是对他而言所谓的主世界都好,时间也未曾驻足过,一直都在从已知过去流向未知未来。

    这个时候,一旁的黑长直公主本来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将蓬莱之药收起来。

    “话说回来,你之前不是说自己等不了三年的吗?为什么这次又答应了永琳?”

    但是发现他突然开始发呆,眼神也慢慢的愈发的茫然起来,周身的气息也逐渐紊乱起来之后,她忍不住皱起眉毛,然后冷不丁的这么问了一句。

    “……”

    “……”

    然而穆修却是回过神来之后直接摇摇头,仿佛一点儿都没有被突然袭击的失措感觉。

    他只是伸出手去撑住身边的地板,稍稍凝神,然后才很是平静的述说道:“只是出了点儿特殊的原因,我觉得我似乎有了完成这件事的可能性……”

    特殊的原因就是大光球几天前才发布的分阶段主线任务,才给予了穆修一定程度上的操作空间。毕竟既然是主线任务,那么肯定是需要充足的时间去完成的,例如第一阶段的主线任务就默认接近三个月。

    正好是穆修这一次所兑换的剩下来的全部时间。

    但是如果第二阶段的任务开启了,穆修的兑换时间却已经没有了,再或者他干脆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呢?主神明显不大可能会继续发布任务,然后任由时间流逝,最后判断他任务失败的。

    最大的可能就是,在他离开当前世界之后,下一次再进来的时候还是这样的时间与地点,任务才会继续开启。

    这样子一来的话,自然也就有了可操作的余地,只不过也需要把握好度的问题。

    “是这样吗?”蓬莱山辉夜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笑眯眯的温声细语:“呐,妾身有个问题要问你。”

    “你之前不是说你没有问题了的吗?”穆修低下头去,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中央,“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突然有些困……”

    “不是之前的问题,而是想要问问你——你说你来自未来,但是却不是月之民,也就是说未来的妾身没有回到那上面去吧?”蓬莱山辉夜歪着头问道。

    她显得兴致勃勃的,似乎突然就从之前的那种流亡者心态,恢复到了无忧无虑的性格一般,而且就连好奇心也开始旺盛了起来。

    说不清楚是因为自来熟的性格,还是因为有了八意永琳的背书,所以觉得已经不需要再怎么警惕防备穆修了。

    “没有,八……嗯,永琳来接你的时候,你已经不愿意回去了……”

    穆修努力的思索着混混沌沌的记忆,他只觉得一阵阵困倦的感觉从意识的最深处传来,就连少女的动听声音也变得飘忽不定。

    “于是她杀害了其他一同前来带你回去的使者,然后和你在地上隐居了相当长的岁月,最后jin ru了幻想乡之中。”

    “原来是这样吗……”黑长直公主愣了一下,然后神色有些复杂,“幻想乡又是什么地方?”

    大约也是隐约有些不妙的预感,穆修也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强自振作精神:“在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东的深山边境那里的一片荒芜而无人迹的地域……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要等到紫、紫她……唔——!!”

    ……怎么突然间的自己就这么困倦,难道说心魔这就开始发作了?

    等等,心魔这种东西一向都是和负面情绪联系起来的吧,难不成说自己就是刚刚下意识的迷惘了一下,就马上给了它可乘之机?话说回来,它似乎的确用不着给自己准备的时间啊!

    仇恨心、贪念、妄念、执念、怨念……等等等等,精神上的缺陷,修行上的瓶颈,只要有机会马上就侵蚀心灵,所以才是心魔。

    它怎么可能会先给你打声招呼——“嘿,我要过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一丝警觉自心底深处生出,但是就如同人熬夜了几天终于有时间休息了一样,无论如何理智都好,也对抗不了那种睡意涌上来的感觉。

    穆修只觉得现实之中的世界正在快速的远离自己而去,最终神思一片恍惚,茫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慢慢的就陷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奇怪状态当中去了。

    ……

    ……

    仿佛是在黑暗无光的海洋之中不断的坠落。

    一直的往下沉。

    不,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在坠落。——因为在这里,什么也没有。不仅是没有光,连暗也没有。因为什么也没有,所以什么也看不到,就连坠落下去这层涵义也没有。

    没有上下,没有四方,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就连“无”这个概念,恐怕也不存在。

    只有超越了肉-体的纯粹精神,才让穆修保持了最后的一丝名为自我的执念,没有被这彻底的虚无所同化。但是仅仅只是为了保持这样的状态,他就几乎要发疯了,因为那与其说是观测,不如说是更接近于战斗的激烈。

    这并不是什么剧烈痛苦的磨砺,而是单纯的什么都没有,让人连存在意义都彻底失去的地方。

    一个唯有死者才能抵达,活人无法观测的世界。

    因为这里同样不存在时间,虽然能够观测到类似于时间的东西,但是因为没有对比的参照物,所以他也无法确定是过去了多么短暂、或者说多么漫长的时间。

    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亿万年。

    穆修没有办法凭借自己的意志苏醒过来,但是却也没有一直沉沦下去直到彻底消失,他奇迹般的在这里保持了感知,却也只能够静静的悬浮在这片像流动一般自然,像腐败一般难看的虚无之海当中。

    纵然一直、一直凝视着远方,却什么也看不到。

    纵然一直、一直等待着什么,却什么也看不到。

    他总觉得自己来过这里,却又无论如何都没有丝毫的印象,而且也没有什么熟悉感,就只是一种莫名奇妙的直觉认定。

    “是的哟,你来过这里……”

    呢喃的声音,像是梦幻一般响起,十分的突兀,也非常的自然。

    在这无比深邃,无比黑暗,空无一物的虚无之海当中,名为穆修的自我“看”了过去,然后他就真的确切地看到了——

    自己真正的恐惧,她就在那里。

    身着白色和服的陌生少女,似乎和自己认识已久的样子,浮现出柔和的笑容。

    “——好久不见了,织。”,。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清风笑浊〕〔超时空代购大王〕〔漫不经心的爱着你〕〔放开那个学生〕〔旅明〕〔神魔之传〕〔阴阳时差〕〔出闺阁记〕〔绝命毒尸〕〔闪婚蜜爱:慕少的〕〔明月谋夫记〕〔诱宠娇妻:总裁大〕〔你管这也叫金手指〕〔霍先生爱到最深处〕〔冤家喜嫁〕〔吃鸡我用平底锅〕〔妃常本色:嫡女驯〕〔都市最强特种狂龙〕〔傅少的亿万甜妻〕〔都市一品狂徒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恶魔就在身边〕〔一路仕途〕〔都市至强者降临〕〔九转道经〕〔逆乱,青春〕〔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钻石王牌之投手归〕〔猎户出山〕〔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