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268章 理所当然

时间:2018-09-01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人格这种东西究竟存在于什么地方呢?

    要知道,只要能够让脑髓完全存活,人根本不需要什么身体。品書網 只需从外部加以电流的刺激,可以让仅仅是脑的区域一直做梦从而活下去。

    但是,如果谁真的仅仅是一个脑的话,那么那个人不得不造出一个「只有脑的自己」的人格。也是不得不舍弃身体这个大我,而保存知性这个小我。

    因为虽然仅有脑部也可以活下去,但人必须先拥有身体才能产生真正意义的自我意识。

    而在有了身体之后,与之同步培养出来的才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人格。

    然而作为知性根源的身体,本身是谈不什么知性的。

    如同没有办法说清楚颜色本身到底是什么一样,不管是哪一种颜色它们本身只是一种描述,没法子说黄色是黄色的,红色是红色的……

    诸如此类。

    回到正题来的话,那是毕竟身体本身也只是一种存在而已,但是不可否认其本身的确也拥有人格,只是无法思考事物,因此既没有知性也没有意义。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譬如说穆修自己是最好的例子。

    当他jin ru生命禁区解放第四层之后,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因此产生了微弱的本能意念。尽管他拥有细胞级别的掌控能力,可是在没有完全统合起来细胞意识之前,这种“掌控”都是会遭遇到反抗的。

    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举例而言,如果将他身体整体喻成一个无庞大的超级帝国,那么无数细胞产生的本能意识是国家内部的那数十万亿人民的意志。

    但不是每一个人民的思想都与国家意志完全相符的,毕竟人民既然有自己的意识,那肯定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唯唯诺诺全无立场的傀儡。

    在互相之间的利益立场冲突的时候,他们多多少少都会产生反对、对抗的逆反心理和叛逆情绪。

    如果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人民积累的怨气越来越多,自然会开始爆发。

    而这种爆发每次被国家意志所打压,都只会加剧这个不太美妙的进程,最后会出现意图颠覆国家的反叛势力……

    从主体意识和细胞本能的关系来看,这是狂暴意识的生成与主体意识对其的抑制,而抑制到一定程度会爆发,甚至形成所谓的心魔。

    实际是身体产生了自己的人格,不再如同以前那样,完全无条件的服从于主体意识的任何指令。

    因为当身体失去了理智的统御,便只剩下了最为原始的本能。

    ——名为生存。

    但是,「两仪式」并不同,她是那个身体本质的起源被唤醒了,而且还被赋予了知性……

    于是,本来只是传说之的终极概念成为了实体的存在,事情变得惊悚恐怖了起来。

    世界会防止因为自身的缘故而导致毁灭的事物,所以接近根源的生物一般而言,是不能够拥有身体被生下来的,这种情况也是理应该不可能存在的。

    但是,还是那句话,凡事总有例外。例如说八云紫那样的境界妖怪是很好的个例。

    所以,很像是巧合,又不像是巧合,原本没有知性的根源本身,居然是迹般的被赋予了可以行动的人格。

    虽然只是与根源联系在一起,但她是根源本身的一部分,所以也等于同样的存在。与其说是连接了根源之涡,不如说是她是根源流出后诞生的一个人格。

    ……

    ……

    “很好笑吧?其实我本该作为一个未成熟的胎儿消失掉的,结果这样得到了自我这种东西。”

    和服少女轻轻笑着,但是眼神之却毫无笑意。

    “我本该是保持着那种状态对外界一无所知地存在下去的,但是,他们却唤醒了我。然后,外面的世界硬是被推到了我的眼前……因为实在是太过麻烦,于是我决定把一切都推给「shiki」。”

    “……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完全没有办法拉开距离,穆修只能够努力的偏过头去试图躲开少女的触摸,并且努力的搜索着混混沌沌的脑海里,尝试着从过往的人生经验之找到可以应对当前情况的最好选择。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要简单利落的以更加直接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

    可是这一刻,他完全没有办法发动攻击,确切地说是连发起攻击的想法都生不出来,似乎一系列的相关概念都从自己身被删除掉了一样。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因为外面的世界所发生的都是一些一见即明无聊透顶的事情啊。”和服少女蓦然一笑。

    “但是,你已经有了自我……”

    穆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她很可怜的样子,禁不住叹着气说道,他隐约的明白了什么。不过在此期间,他也继续尝试着后退或者向两边移步,想要与对方拉开距离。

    “……”

    “……”

    “是啊……只不过,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只会让我感到很累,和做梦没什么两样。”

    停下手来,在穆修身前不足一米处站定,「两仪式」缓缓点头,他似乎在诉说着谁也无法了解、哀伤的感情一样——

    “所以,我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想,做着一个连梦都不做的梦。那样既痛苦又无聊而且无意义,所以我闭眼睛……然而一切仍然持续着,与以前没什么两样。”

    说到这里,她微微侧过身去,眺望着远方的夜晚:“多么无聊的现实,多么无聊的——我。”

    “……”

    “……”

    “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穆修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确定的问道。

    “因为意识到了你的存在,然后,我和式做了不同的梦啊……不是以前那种无聊的梦。”

    说着,和服少女转过眸来,轻轻的笑了。

    简直有如在轻蔑自己般,她说着这真是愚蠢。

    “「shiki」说她讨厌孤单一个人,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啊……如果能够一直睡着的话好了。连梦也不做,什么都不用想,一直那样下去。最好是直到某个时候,到了身体腐朽消失时,也察觉不到梦的终结。”

    停顿了一下,她再次用那种类似羡慕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人:“——可是,在那之前,我却被唤醒了呢,被赋予了知性与人格。”

    “……”穆修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对方似乎不是来与自己为难的,但是却也绝对不只是单纯的来告诉自己一声。

    “我当然不是来与你为难的,像我不会干预式的行动和织的选择,同理对你而言也是一样。”「两仪式」和声说道,“因为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毫无价值。”

    她再次举起手来,想要触碰穆修的脸:“虽说有点遗憾,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呢,我问你一个问题,我也正是为此才来的——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

    “……”

    “……”

    这种突如其来的转折,让穆修一时间无话可说,他后仰着头保持着距离的同时,想要尽可能地看清楚对方的表情神态,到底是怎么样的。

    伸出手来的少女瞳孔透明,内有着无尽深邃。但是似乎能够看到人心深处的瞳孔,却缺乏人性这种东西,看去让人感觉是在面对着真正的神。

    她叹息的说:“为什么要沉默?我其实并不介意你是谁,哪怕是利用织的情报制造出来的另外一个拥有「虚无」起源的人也好,现在你只是组成了我这个太极的两仪之一,我的权利也属于你。”

    ——她的确是神。

    “你想要得到的东西是什么?说出你的愿望,我什么都能够做得到,无论是何等骇人听闻的愿望,只要你希望能够直接达成。”

    无可抑制的,穆修突然感觉到了心脏正在自己的胸膛之怦怦跳动,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了。

    激动吗?亦或者是在恐惧着什么?

    因为穆修有一种感觉,那是少女说的是真的,她真的什么都能够做到,没有任何的限制。换言之,是自己似乎现在正手握着一个难以想象的可怕愿望的实现机会,唯一能够限制自己的……

    也许只有自己的想象力?

    他歪头思考的那副模样很怪,让她不禁笑了出来。

    但是,时间过去了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或许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穆修依然没有做出决定。而且不仅仅只是沉默不语,而是他的眼神越来越清明。

    于是少女不再笑了,她像一只躲避阳光照射的蝴蝶般移开了目光,用纷纷而下的雪还要柔缓的动作放下了手指。

    她逐渐领悟到自己与他之间的差异,有着不可能混杂的绝望。

    最终,穆修仿佛是在确认着什么那样,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如果我许愿说,想要更多个愿望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也会被允许吗?”

    “是的,即使如此。”她闭眼,吁了一口气,但是不知为何听去仿佛非常的遗憾,却又似乎带着放心般的怜爱。

    “是这样吗……那我——什么都不要。”穆修点点头,然后把他的愿望说了出来。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想要吗?”和服少女沉默不语,却不如何惊讶,一会儿之后轻声问道,声音空灵清冷。

    “不,我想要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但是……总觉得不应该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向你索要的。”穆修摇头道,在终于做出了抉择之后,他仿佛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并不是无欲无求,也不是不相信她。

    “是这样啊,是这样啊……那该是时候说再见了呢,也许还有机会再见的吧。”

    「两仪式」将视线从他身移开,她呆呆地注视着远方的黑暗和夜的尽头,有如在看着什么很重要、再也无法见到的事物一般。

    穆修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生怕自己脱口而出改变想法,所以他最终只是犹豫着说了一句:“……我该抱歉吗?”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但是总觉得……自己似乎做出了非常残忍的选择。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她低声说道。

    “毕竟如果能够为某个人做点什么,与外面的世界能有所关联……可是,你不愿意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果然一切都是那么毫无意义而徒劳,该结束了。”

    穆修什么都没有能够说出口,只是凝视着她的侧脸。

    和服少女仰起头来注视着天空飘落下来的晶莹,不是向任何人说话,话语低声从唇间漏出。

    “理所当然般的活着,理所当然般的死去。”

    啊,那真是——

    “多么的,孤独——”

    本书来自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最强小神医〕〔一吻成瘾:总裁老〕〔法医探警〕〔宗主人呢〕〔独家婚宠:军少,〕〔豪门少奶奶:谢少〕〔娇妻良医〕〔倾世妖妃〕〔特战医王〕〔清穿之德妃日常〕〔乡野透视高手〕〔三国之龙图天下〕〔九天神皇〕〔我在仙界开杂货店〕〔黄河禁忌〕〔降服你的杜妖孽〕〔都市狂少〕〔美食诱获〕〔暴力丹尊〕〔乡村最强小神医
热门小说推荐:仙墓〕〔九转道经〕〔抗日之烽火系统〕〔都市之妖孽公子〕〔神话禁区〕〔大唐好相公〕〔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重生九零蜜汁甜妻〕〔武破九霄〕〔极品仙尊混都市〕〔仙医小神农〕〔明日传奇〕〔我的美女主播姐姐〕〔邪皇宠上瘾:爱妃〕〔茅山捉鬼笔记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