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326章 命运注定会……

时间:2018-06-14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无形而又庞大无边的次元之海,每时每刻都在起伏动荡,没有片刻的宁静。

    在这纯粹就是由时空乱象所集成的混沌虚无之中,只有着真正意义上无尽的风暴与乱流,无限的宇宙位面以及无限的时空次元。

    一切的世界位面,所有的时空次元,所有存在的信息,都包藏在这个宏大无边、超越一切的无尽虚空之海当中。

    既没有声音,也没有光线,又或者是既有着宛若雷鸣的次元震荡的声响,也有着无穷无尽的瑰丽炫目的光芒,谁又能够知道呢?

    ——因为这个地方是世界的外侧,没有距离也没有形状,只有无限。

    所谓的“虚空海洋”也只是为了能够让人更好的理解的形容而已,如果有什么存在能够以一种超越了的视界来俯瞰的话,才会真正的看到这动荡之海的模样。

    如同一个超巨大的滚筒洗衣机一般,只是在其中旋转的是过去现在未来整个无限世界。无穷次元的倒影,层层叠叠的位面,以及那如同镜像回廊一般瑰丽曲折的、壮观的无限曲线衍生图——

    那是所有可能性认知的一瞬间产生的无限个平行世界,是属于「if」的世界线。

    与真实的宇宙并非是对立的关系,事实上它们都是真实的宇宙进程的某种可能性而已,超越了光芒,在时间的流动之中,向着过去和未来延伸。

    如此使得世界线的进程不断地从“可能”变成“确定”,于是世界线就这样被不断的收束,从已知过去流向未知未来。

    同样的,也使得世界线拥有了跳跃不定的可能——未来并非被彻底限定,过去也不是毫无改变的余地,一切皆有可能。

    命运注定会在某一瞬间……撕开平淡的伪装,向整个世界开一个最恶劣的玩笑。

    一颗颗道标石在时空乱象的混沌虚无之中瞬间被风暴席卷,顷刻之间便已经完完全全的不知去向了。也许随后就会因为乱流而恰好撞上某个位面,然后被扯入其中的。

    只是在这里、在这个地方,各个次元位面之间的时间流速都不等同,因此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于是,有一枚道标石在时空乱象的次元风暴之中,既是偶然的巧合,也是限定的必然,直接砸进了某个宏大至极、规则严密的世界里侧。

    并且在那瑰丽浩大的辽阔宇宙星空之中,精准的落下到位于银河系的猎户座旋臂,太阳系第三环,总体位置离银心较远,离边缘较近的某颗行星上。

    太阳系八大行星之一,国际名称为“盖亚「gaea」”,希腊神话中的大地之神,所有神灵中德高望重的显赫之神。

    地球。

    ……

    ……

    在遥远的大陆尽头,爱因茨贝伦城内,某个穿着黑色风衣,下巴上有着短短胡茬的男人正在确认礼拜堂中央的魔法阵的完成情况。

    对于完成的结果十分满足,他点点头站了起来,往祭坛中摆上了圣遗物——传说中圣剑的剑鞘。

    一个银发赤瞳的女人在一旁看着,她似乎觉得这么简单的准备有点出乎意料之外。

    ……

    在冬木市深山镇的角落,某片杂木林中的空地。

    凝神确认过周围没有人监视之后,韦伯·维尔维特开始准备召唤仪式。今天整整一天都在挣扎啼叫,始终折磨他的神经的三只鸡,首先被他心情爽快地送走了。

    韦伯一边咏唱咒文,一边小心翼翼地把鲜血洒向大地。

    ……

    同样位于深山镇的远坂屋邸的地下工房中,也在准备同样的仪式。

    优雅的魔术师正在朗声吟诵,同时在布下魔法阵。画出魔法阵的并非祭品的血,而是溶解的宝石——为这一天而充填、储蓄的所有宝石,他正在毫不犹豫地全部使用。

    祭坛上所放的圣遗物是一片一眼看上去跟木乃伊的碎片毫无区别的东西,实质上号称是遥远的太古时代,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条蜕皮的蛇所蜕的皮的化石。

    ……

    深山镇山丘顶上矗立着间桐屋邸,而屋邸地下深处隐藏着这样一个阴暗潮湿的空间。

    四周充满腐烂和酸臭的味道,被深海一般的墨绿色黑暗所笼罩。

    在这让人厌恶至极的黑暗之中,魔力的神秘也正在涌动着,咒文也随之响起。

    ……

    这一天,在不同的地方,面对不同的对象而唱颂的咒文,却几乎同时响起,这是已经完全超出了偶然范畴的一致。

    无论哪位施术者,他们的夙愿都一样——

    只属于一个人奇迹即将降临,为了获得它,他们都不惜浴血相搏。向着时空远方的英雄们,现在,大地上同时响起了几个人祷告的咏叹调。

    同样的,命运的齿轮也正在缓缓的咬合,毕竟……

    并不是只有剧情人物们在召唤英灵的降临,来自于异域的轮回者们同样也正在获取着参与这一场盛宴的资格。

    ……

    ……

    时空的尽头。

    另外的一个位面世界之中。

    穆修往自己的房间走回去,一边低头沉思着,回想了好一会儿之后,确认自己方才对谏山冥的说法完全没有问题,都是建立在辉夜给自己随便扣了一个的身份的基础上展开的。

    虽然说他也有想过解释,不过考虑到这个身份设定本来就是用于糊弄魔王和勇者一行人的,如果让对策室的人知道了,那么秘密迟早也就不是秘密,始终会被识破的。

    再加上他本身的身份也存疑——

    原来不知道是虚构事项还是因果屏蔽,反正穆修在这个世界的身份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等到他自己意识到某些事情之后,「主神」的干涉力量就已经消失了。

    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特别的黑户,有着合法身份,却查不到过去的记录。行踪飘忽,过往成谜,仿佛就是在半年之前左右的时间就突然冒出来的样子。

    不过穆修却觉得正好。

    因为可以重新给自己设定一下身份来历,明面上的身份不用变化,但是暗中却可以给心灵业界的高层一个交代。

    也许那些家伙不会立即就相信,或者不会毫无保留的完全接受,但是也没有关系,权当作是首先打个预防针好了。

    毕竟自己以后要做的事情肯定会牵涉越来越广,也肯定会越来越难以隐藏或者伪装。与其到时候再另行找个借口,还不如现在就未雨绸缪,首先将应该给出的背景情报铺垫好。

    ——反正到时候让他们自己脑补去就好了。

    “唔……怎么这个时候——等等!”

    不过就在这一刹那,穆修突然有种恍惚的感觉,似乎一瞬间看到了某些奇怪的景色,不同于现实的特殊景色正在他的视界之中重叠。

    满溢的光芒,以及奇怪的魔力,还有脚下出现的魔法阵的纹路……

    “……!!”

    一瞬间,他险些以为自己估算错误,“幻视症”提前发作了。不过只是稍微慌了一下,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重新恢复了平静与镇定。

    莫说这根本就不是被迫穿越,就算真的是,他也完全不需要慌张。毕竟今时已经不同往日,他已经掌握了主动开启时空之门,往来世界之间的技能了,不再像是以往那样只能够随波逐流。

    而且那些异常景色也只是重叠在了他的视野之中很是短暂的一刹那,就消失不见了,加上视觉残留的成像都没有一秒钟。

    穆修停下了脚步,他已经清晰的捕捉到了刚刚一闪而过的光芒与景象,甚至就连脚下的魔法阵纹路都记了下来。然而终究还是时间太过短暂了,所以无法得到更多的有用线索。

    但是这样的变化总没有可能是突然出现,不讲道理的,因此他稍稍思索,认为最有可能的大概就是自己扔出去的道标石可能被触动了。

    因此跨越世界的与自己产生了因果联系。

    毕竟不是什么物质都能够穿越时空,并且无损的透过一个位面的壁障,jin ru另一个世界之中去的。就连流星在jin ru地球大气层的时候,都会因为与大气发生剧烈摩擦,从而燃烧殆尽。

    更加遑论是另外一个位面,而不是另外一个星球这样的概念了。

    道标石可以说是穆修在大光球的兑换列表之中,目前所发现的少数的几种特殊例子之一,这种物质本身就因为特性原因,除了特别坚固之外就只有作为神魔的信标的功能。

    它们能够在时空乱流之中也存在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并且有着屏蔽位面的法则屏障,不受影响的穿过如同气泡似的世界壁垒,jin ru气泡内的空间的特性。

    而穆修在空白的道标石上刻画符文,烙下自己的印记,就相当于是制成了自身的神灵信标——

    如果恰好在另外的一个世界,某个信标被触动了的话,他的确是能够与之产生因果联系的。只是要不要呼应的问题,还有就是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不同的问题。

    这才是真的麻烦,因为除了在信标被触动的那一瞬间之外,两边世界的时间肯定是不对等的。

    可能穆修这边过去了几天、几年甚至几百几千年,那边才刚刚过去了几秒钟的时间,反正谁也不知道跨越世界的因果联系彻底构筑、巩固,到底需要多少时间就是了。

    “……总觉得有些在意啊,是不小心正好砸进了某个魔法师的阵法里面了?还是被人当作了施法素材用来召唤什么了?”

    穆修摸着下巴思考着刚才自己看到的景象所代表的含义,然后忍不住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事情顺利到超乎想象,但是发展的方向却有些微妙的感觉。他虽然有心想要顺着刚刚的联系去看清楚对面世界的情况,然而之前才刚刚利用千里眼窥伺了安特·伊苏拉的位面。

    再来一次的话,他非得彻底瞎掉不可。

    “穆修先生……”

    低声细语的打招呼声音响起,沉思中的穆修抬头看去,站在走廊前方的却正好是穿着天蓝色浴衣的黑发少女,鹭之宫伊澄。

    “伊澄小姐,晚上好,你也来这里了啊!”穆修回应道,然后稍微展开感知力了一下,发现欠债管家和三千院大小姐的气息都不在旅馆之中。

    或者说,是不在这座城市之中。..

    “没关系的,他们没有问题,明天我们就可以看见他们了。”

    鹭之宫伊澄仿佛并不担心,轻轻摇头这么说道。然后她犹豫了半晌,上前一步将本来就很轻柔的声音再次压低——

    “那个,穆修先生,我能够和你谈一下吗?”

    “呃,可以是可以,只不过……算了,走!”

    穆修眨了眨眼睛,迟疑着还是答应了下来,怎么今天晚上谁都想要和我谈一下?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非典型原始社会〕〔最强神话帝皇〕〔最强打脸秒杀系统〕〔逆天九小姐:帝尊〕〔剑破九天〕〔崛起美利坚〕〔梦想为王〕〔开局一个大天使〕〔植物崛起〕〔重生之大梦七年〕〔大梦七年〕〔星武通神〕〔血染侠衣〕〔无穷重阻〕〔乡村透视小仙医〕〔宋末之乱臣贼子〕〔扑倒小娇妻:老公〕〔我的1979〕〔仙界赢家〕〔倾危大秦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神话禁区〕〔网游大魔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都市至强者降临〕〔九转道经〕〔逆乱,青春〕〔钻石王牌之投手归〕〔猎户出山〕〔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