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363章 我们不需要裁判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冬木市言峰教会,教堂中厅。

    “正如你们所知的那样,这一次其实已经是冬木市所举办的第四届圣杯战争了,而且前面三届都是以失败告终的。”

    响亮清脆的声音响起,祭台后的麻花辫少女正在认真而严肃的说着话,看她的样子简直就仿佛是在发表演讲一般。

    “具体的规则框架是从第一届圣杯战争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下来的,在那之后经过接连三届的试探以及失败作为代价,方方面面的细节也被逐条界定了下来。”

    有意思的是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祭台前方的众人,仔细的观察着他们的微表情和眼神。

    就仿佛是老师讲课的时候下意识的注意台下的学生,想要看看自己说的知识点他们是否真的听明白了。

    “……”

    “……”

    祭台前的众人虽然表情各异,也许各怀心思,但是至少在这一刻,都非常安静的倾听着台上的ruler的解释说明。

    “尽管细节方面在不断的完善调整,但是根本上的规则理论上应该是不会改变的,譬如说大圣杯只有一个,参与的master和servant总共只有七组……诸如此类的。”

    贞德也不管台下的人到底是不是各怀鬼胎,甚至在考虑着对付自己,反正她只是自顾自的按照自己的思路快速的说下去。

    “但是在上一次也就是第三届的圣杯战争之中,有人通过不合理的非法手段,召唤出了第八个servant,这明显是属于违规行径。可是,监督方却没有能够约束住这样的行为。”

    大约是她自己也知道,想要让这些家伙真的心平气和的互相相处,才是最不可能的事情吧。

    因此只能够趁这不可多得的机会,尽快的将需要交代的事情交代清楚,免得待会儿时间拖得太久,他们互相之间突然觉得哪个家伙不顺眼,再次打起来那就麻烦了。

    下意识的看向了台下左侧的某个满脸桀骜与不耐烦神色的黄金archer一眼,少女心中微微一叹,然后继续说道——

    “而这一次,我被召唤了出来,就是说明那种违规情况再一次的出现了。原本限定的七骑从者之外,出现了额外的、不在名额之中的从者……而且不是一骑,而是整整七骑!”

    换言之,也就是参与第四次圣杯战争的master和servant的组数目,莫名其妙的增加了足足一倍之多!

    众人都已经或多或少的知道了这件事,因此也是表情神态大不相同。

    夏洛特只是低着头抱着自己的布偶,微微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是在假寐,还是在进行着冥想、修炼精神力什么的,反正穆修就在她的身后,安全方面绝对无需担心。

    爱丽丝菲尔似乎有些震惊,而她身边的saber同样脸色沉重,毕竟两人都有着必须得到圣杯的愿望与决意——

    前者是因为虽然不管如何,爱丽丝菲尔自己的命运都已经注定要灭亡。可是一旦没有能够赢得圣杯战争,那么她的丈夫和她的孩子的下场就几乎已经可以预见有多凄惨。

    后者是因为想要利用圣杯否定过去的自己与历史,改变国家的结局。阿尔托莉雅太过憎恨不列颠的灭亡,甚至为此拒绝了自身的救赎,对于王来说,寻求圣杯就从此时开始。

    但是,这个世界是非常的残酷与现实的。

    它不会因为你的执念有多强烈,你的决心有多坚定,就直接判定你应该赢得胜利。

    而想要在正常的圣杯战争之中赢得胜利——想要打败那些史诗上的英雄,书页上的勇者,从而赢得最终的胜果,这样的事情本来就已经足够不易。

    没有任何人敢说自己就一定是必胜的……好吧,有某个家伙的确敢这么说就是了。

    反正对于她们来说,残酷的现实就是本来就已经足够困难的圣杯战争,现在难度系数增加了足足一倍,面对的敌人同样也是。

    如果说之前还是需要实力与运气并存的话,那么现在似乎就是运气的因素占据上风了,毕竟没有谁是能够一打十三的。

    至于另外两个,韦伯·维尔维特和远坂时臣都是眼神在剧烈的动摇着,似乎都是因为屡屡见识到自己接受能力之外的事物,而受到严重的精神冲击一般。

    不过他们的英灵,却又都是浑不在乎的样子,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人还真是相似呢,也许会很有共同话题也说不定。

    “请问一下,贞德小姐。既然你是规则之servant,那么就应该是为了处理这样的情况而被召唤出来的吧?”

    爱丽丝菲尔上前一步,如同小学生问问题一般,举起手来语气温和的轻声问道,这位美丽的太太脸上是那种非常困扰的表情。

    “是的,我没有master,是经由大圣杯直接召唤出来的,因此我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只会为维护圣杯战争的正常进行而挥剑。”

    ruler坦荡荡的说道,抬头挺胸完全就是一副无愧于心的样子……等等,为什么突然要强调这样的事情?

    她不偏袒任何一方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毕竟她现在的确就是作为圣杯战争的维护者以及裁判的身份,从而出现在这里的啊!

    “所以呢?多出来的那一部分参与者,直接取消资格?”

    征服王却忍不住皱起眉头来,他觉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似乎哪里有问题。况且敏锐如他,早就已经从对方的言辞之中察觉到了,即使是ruler也判断不出谁才是违规的那部分。

    毕竟基本上,魔术师都是在同样的时间开始召唤的,也许会有例外——譬如说远坂凛就搞错了召唤时间——但是终究是极少数例子。

    也即是说,就算是他们自己,也有可能是属于“额外的servant”?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这么轻松呢!不过现在的情况并不只是单纯的多出一两个额外的servant,而是多出了整整一倍。”

    ruler稍稍开了个小玩笑,缓解了一下紧张气氛,然后言简意赅的说道。

    “因此不能够简单的认定额外被召唤出来的那部分servant就应该被取缔参与权,还有就是大多数人都是在同时召唤servant的,无法判断谁先谁后的问题。”

    “那你的意思是……?”优雅魔术师表示疑惑。

    “我将你们召集过来,也不是说为了简单的区别出哪部分人是有合法资格的,哪部分人是应该被直接排除的,而是为了重新制定相应的规则。”

    再傻瓜的运营也知道,如果举办的活动出了差错,一刀切的做法才是最弱智的选择。

    真正明智的做法,其实是根据已经发生的状况,针对性的调整,尽可能的使得开展的活动被引回到正轨上,得以继续顺利举办下去。

    很显然,贞德就是抱着这样的打算的。

    “新的规则?具体又是怎么样的呢?”魁梧的征服王有些困惑的抬起一只手臂,捏住了自己的下巴。

    “因为我还没有将情况完全搞明白,所以暂时还不能够完全确定。不过这个还请放心,不是刻意想要限制针对你们,而是为了更加的公平公正——因为如果规则变化了,但是有人却不知道的话,这无疑是不合理的。”

    贞德眨了眨碧蓝如海般的眼睛,然后用非常谦逊的声音,无比诚恳的这么回应道。

    “我要做的,就是将变化后的状况告诉所有参与者,尽可能的让大家都处于一个相对公平的起跑线上——”

    她想了想,补充说道:“不过因为我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赶到冬木,将这件事公布,因此有参与者已经遭遇不幸,也有参与者从中获利,这样的情况则需要特殊对待。”

    “……”

    “……”

    “也就是说,已经有人退场了吗?”saber皱起眉头问道。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身后的如雪般闪耀的银色长发的女子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去,似乎对于这个话题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爱丽丝菲尔其实是能够察觉到有servant死亡的,因为每一个servant退场,灵魂都会流入小圣杯。只不过,现在她还没有告诉saber关于自己的真正身份……以及命运。

    “这个我也不能够确定。”

    出乎意料的却是贞德摇了摇头,她沉吟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

    “我是在出现违规召唤状况的那一瞬间,因为大圣杯启动了特别规则,然后被同时召唤出来的,而且因为某些原因昨天晚上才赶到冬木市,因此我暂时也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还需要仔细调查一番……”

    “调查?”

    “是的,我没有办法让这场已经变得混乱起来的圣杯战争恢复绝对公平的起始,所以就只能够尽量从现在开始营造出相对公平的环境了。”

    贞德似乎很是苦恼的说道。

    “如果有人已经提前击败了其他对手,借此积累了更多的令咒,这方面可能需要稍微协商一下……再有便是,如果有人继续违规召唤的话,这个就不能够放任不管了。”

    “……”

    “……”

    穆修微微眯起了眼睛。

    而轮椅上的少女却是仿佛从假寐之中醒来,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隐晦的血色光芒只出现了很短的一瞬间,就已经消失不见。

    ……

    ……

    半小时之后。

    “她第一步就是要公布圣杯战争的变化,我们隐在暗处的优势被抵平了许多……”

    刚刚离开教会,夏洛特就已经在心灵锁链之中,以冷淡的语气和穆修交谈了起来。

    “不过大家都是如此,所以这方面不算太大问题……真正麻烦的是,如果按照她的想法来进行的话,我们至今建立的优势都会被限制得死死的,那就没有意义了。”

    “……”

    “……”

    穆修只是默然不语,他推着轮椅少女在街道上前进,直到冬木教会的教堂建筑的尖塔都消失在自己身后的时候,才突然开口道——

    “先下手为强,找个机会做掉她吧!”

    饶是以夏洛特这样的三无少女也好,在这个时候也禁不住在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诧,她仰起头来以一种奇怪的可爱姿势,仰视身后的穆修。

    而在确认对方似乎并不是开玩笑了之后,她顿时皱起眉头道:“这么一来的话,也太激进了吧,而且真正需要对付的不是那个金闪闪吗?”

    没有反对,只是提出了问题。

    “那个当然也需要对付,不过我们可以打一个时间差。”穆修回答道。

    没有丝毫的迟滞与犹豫,似乎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并且随时能够拿出来相应的具体计划了一样。

    “——我们不需要裁判。”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怦然心动:腹黑老〕〔盛夏之时,当风而〕〔校园的传奇高手〕〔蜜爱100分:不良鲜〕〔重生之绝世修真〕〔冷王独宠,霸上小〕〔凤霸天下极品小太〕〔种田有道:娘子先〕〔游龙赘凤续〕〔帝尊妻狂废柴逆天〕〔无良女帝太腹黑〕〔涅槃重生,杀手太〕〔媚骨驭兽师〕〔重生之贵女嫡妃〕〔亿万次轮回只为你〕〔重生之浴血相女〕〔农女珍珠的悠闲生〕〔异能神医在都市〕〔豪门甜宠之宝贝一〕〔重生肥妻:首长大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九转道经〕〔蒸汽时代的道士〕〔贴身战龙〕〔御鬼者传奇〕〔绝美女神的贴身小〕〔神话禁区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