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388章 交锋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这个恶心的魔术师妄想追求的是不老不死之术。

    为了完美实现这个目标,则是需要名为“圣杯”的愿望机……能够支撑这个活了数世纪的老怪物继续活下去的,就是实现奇迹的希望了。

    也许曾经的他的确是一个为了从世上根绝此世所有之恶与人类的恶性,而奉献一生的魔术师,自己也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实现这个愿望,于是才决定用魔术延命。

    为的是让后代感受到不论如何困难也不放弃愿望的意志。

    只是,在经过长久岁月后,他灵魂渐渐损耗,并因为灵魂的损耗与伴随的痛苦,意志和记忆都被遗忘或变质。

    于是,他渐渐的将手段和目的倒转了过来,变成以追求不死为目标的纯粹恶徒。

    “六十年为一个周期,但这一次的圣杯战争里,间桐家已经明确出局,是时候开始计划下一个周期的圣杯战争了……”

    转过头去看着自己身后幼的女孩的面容,矮的老头的嘴角顿时往上一拉,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像是人类的情绪,这简直就是怪物的笑容。

    没错,就算错过了这次战争,六十年后仍然有胜算。远坂家女儿的胎盘中,一定能孕育出优秀资质的术士,他对间桐樱这个绝佳的容器可是有很大期望的。

    只不过,女孩的影属性和间桐家的水属性并不相合,还是需要使用印刻虫对她体内的魔术回路进行改造才能够逐渐达到适合自己的需求的程度。

    “虽然答应了你的雁夜叔叔,暂时停止了对你的改造,但是很可惜他自己没有能够争气一点儿呢,所以契约到此为止了……”

    间桐脏砚愉快地从喉咙深处发出了潮湿滑腻到让人厌恶,仿佛是一条黏滑毒蛇那样的声音。

    “那么,你知道的,樱,自己进去吧!”

    他微微举起手中的拐杖,在地面上重重一顿!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一股腐臭的恶心气味突然出现,弥漫在了这个阴暗潮湿的空间之中。虫池已经打开了,仔细听去还能够听到无数细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是,我明白了,爷爷。”

    被手铐与脚镣勒紧了柔软皮肤的少女,脸上没有任何悲伤和不安的表情,只是木然而且顺从地点了点头,目光迷茫而空洞。

    幼的间桐樱木然的向着前方的虫池的方向走去,脚上的脚镣锁链拖在地面上,发出金属摩擦的声音。

    看到那如人偶一样冰冷、空洞而阴郁的眼神,间桐脏砚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之前因为间桐雁夜的原因暂时停止了对她继续进行虫术改造,但是明显之前的改造成果非常显著。

    孩们的心灵是稚嫩的。

    他们还没有成型的信念,也无法将哀叹转化为愤怒。面对残酷的命运,他们还无法选择凭意志力去抗争。而且,由于孩们还没有充分认识人生,所以希望和尊严也都还没有完全培养起来。

    因此,当面对极端的情况时,孩比大人更容易封闭自己的心灵。

    在间桐脏砚看来,现在的间桐樱已经完全抛却了那些无谓的希望了,这对于自己接下来控制她非常有利,也许接下来就算是不锁住她,她也不会再有逃跑的心思了。

    从这个方面来看,似乎间桐雁夜的死也不是全无好处。

    毕竟要知道,给人最大的伤害不是失望,而是首先给予希望,然后再把这希望毁灭……

    间桐脏砚如心满意足的猫在打咕噜一样,从喉咙挤出几丝阴冷的笑声。看着间桐樱从自己身前走过,木然向着虫池的方向走过去,他拄起拐杖转过身去就要离开地下室。

    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并且眯起了眼睛,紧接着脸上的表情消失了,露出了一张非人的魔术师之脸——

    “有外来者触动了间桐家外宅的防御术式了呢,这么不礼貌的客人……可是不受欢迎的啊!”

    他眯起来了的眼睛里放出野兽般的锋芒,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够让人真切地感受到,这个干枯瘦的老头,是一个实力高强的邪恶魔术师。

    只可惜,他面对的是更加高位而且狡猾的存在。

    下一个瞬间,阴暗潮湿的地下空间之中,突然绽放出了一道闪耀华贵的黄金色的剑芒,在这个老魔术师完全不能明白也完全不能够理解的视线之中。

    将他的整个身体当头劈开变成了左右两个部分,神速的拔刀一闪连空气都已经撕裂,使得其发出了雷鸣般的轰响。

    就这样,在常人的神经反应都没有办法完成一个最简单的反射的时间内,活了至少几百年的大魔术师间桐脏砚的躯体,就这样被一击粉碎。

    彻彻底底的粉身碎骨!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间桐脏砚的脑神经细胞甚至根本就没有时间本能的产生惊骇之类的情绪,就等到了全世界的安静——没有什么精彩的战术反击,狗血的大战一场,理所当然的结局。

    “计划成功,你们触动外围结界的时候,他就有所察觉了,不过也如同预料那样只关注了外围,所以被我一击得手了!”

    少年的轮廓从黑暗之中显现出来,他轻轻的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黄金之剑,然后通过心灵锁链向还在外面的大部分队友汇报自己的成绩。

    “不过你们的行动比原来预定的时间早了点儿吧?美狄亚根本跟不上节奏,要不是我动作快的话,也抓不住时机。”

    作为最高位的caster,同时还拥有基本的潜行技能,两者搭配起来让穆修能够无视任何魔术师的魔术工房,不管是什么防御术式都挡不住他,甚至于被他破解了可能原主人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端倪。

    更进一步的话,也许就能够提着大剑大摇大摆的走进目标的神殿,将目标的脑袋砍下来了……

    “抱歉,我们这边出了点儿问题,间桐宅邸的外围的魔术术式不是我们触动的。”夏洛特那已经让人习惯了的冷淡声线在心灵锁链之中响起,“阿尔托莉雅找过来了,所以兰斯洛特失控了。”

    “saber?她找过来是什么意思?”

    “不清楚,不过似乎是专门为了你而过来的,我们没来得及问个明白,兰斯洛特就已经和她厮杀起来了,现在还在战斗之中,间桐家外围的宅院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穆修挑了挑眉毛,然后问道:“你控制不住兰斯洛特?”

    夏洛特回答:“我现在已经契约了三个serant了,你以为呢?”

    master的责任之一就是为serant提供魔力,但是相比起从者来,大部分人类所拥有的魔力上限都还是太低了,越是强大的从者所需要的供魔就越是要求高,尤其是berserker职介的serant——

    一个不心,魔术师被吸干魔力而死都是很有可能的。

    然而现在,夏洛特却是契约了包括兰斯洛特这个berserker在内的三个serant,这样的表现简直已经惊世骇俗,而且还能够支撑三个serant的战斗不受太大的影响。

    在这样的情况,谁还能够继续要求她的控制力也要过得去?!

    穆修张了张嘴,然后叹了口气:“好吧好吧,那你们处理好这件事情吧,我们这里也还有一些需要处理的,不过让你们队长进来开始搜刮已经可以了。”

    心灵锁链之中的交流属于精神意念的直接交流,因此速度极快,等到穆修结束了与夏洛特的联系的时候,外界还没有过去几秒钟的时间。

    正在向着虫池走去的间桐樱停下了脚步,她迷茫而空洞的目光,忽然聚焦在了向她靠近的穆修身上。

    似乎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美狄亚,接下来的靠你了。”穆修直接越过了幼女孩的身边,快步的走到了虫池的边缘上,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黄金之剑。

    纵使面对的不是神性目标,作为宝具也远远不如本体所持有的权能,但是言灵化作的黄金剑芒,依然属于奇迹的结晶。其威力并非一般人可以抵挡,虫就更加不行了。

    一剑挥落,什么都没有留下,满池的印刻虫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灰飞烟灭。

    优雅从容的脚步声响起,接近着地下室,很快的又有一个穿着暗紫色法袍,戴着兜帽,只露出白皙下颌的女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就是这个女孩吗?”

    美狄亚轻声问道,她环顾了四周一圈,然后似乎是有些厌恶这里的环境一样,即使是穆修已经清理掉了四周的所有虫了,她的魔术造诣还是能够让她通过残留气息判断出那到底是什么恶心的东西。

    “是的,拜托你了。”穆修确认附近绝对没有任何虫逃脱之后,回过身来点了点头。

    魔女轻轻颔首,然后缓缓的走到了表情木然迷茫的间桐樱的身前,俯下身仔细端详了女孩好一会儿之后,发出了一丝轻笑声。

    下一刻,法袍飘扬,她的手臂已然高高举起!

    寒芒一闪,一柄锋利的匕首已经精准的捅中了间桐樱的心脏!

    万戒必破之符,作为武器的性能等同于没有,却可把以刃刺中的对象的所有魔术“破戒”。不管是基于魔力的魔术契约,还是借助魔力而诞生的生命体。

    遗憾的是,印刻虫就属于后者。

    “啊啊啊啊啊——!!”

    发出绝望的悲鸣声的,不是间桐樱,而是本应该已经死掉的间桐脏砚。

    一缕缕青黑色的烟雾从**着的少女的身体表面浮现了出来,印刻虫因为万戒必破之符的力量,正在被全部连锁消灭掉,还原成为纯粹的魔力。

    间桐脏砚的惨叫声音,也是越来越微弱,一两秒之后,就再也听不到了。

    “果然是狡兔三窟,居然在别人的心脏里也留了一手……”

    美狄亚好整以暇的收回了自己的宝具,然后穆修却是嘲讽的笑了一声。他顺手就将昏阙过去即将软软倒地的萝莉接住,然后夹在了腋下就往地面上走去。

    “可以了,不过为了保险一点儿,还是让master用精神力扫描再检查一遍吧!”

    ……

    ……

    间桐宅邸的外围,已经被夷平,郁郁葱葱之间出现了一片满目疮痍的战场。

    兰斯洛特与阿尔托莉雅的交手已经结束,两人的身体都在交错的那一瞬间停止了行动,后者的圣剑在前者突然停手的一瞬间贯穿了其黑色的甲胄,胜负已分。

    阿尔托莉雅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在最惊险的那一瞬间突然停顿了一下,但是她还是本能性的抓住了那个时机。

    她的手清晰的感受到了berserker逐渐消失的心跳,浅薄的贪念让她感到羞耻,她不禁哭了起来。

    泪珠滴落在**的护手甲上,与顺着剑刃滑落的berserker的鲜血混在一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呜咽声中,王的膝盖软软的跪在了地面。

    “即使这样,我还是要得到圣杯……如果不这样做,我的朋友……如果不这样做,我就根本无法对你做出任何补偿。”

    .*? w. ms.m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灵异录一猫的头七〕〔重生之资本巨鳄〕〔神级透视高手〕〔林门闺暖〕〔灵异直播间:冥王〕〔末世航海系统〕〔您的黑粉已上线!〕〔狐说扒道:渡魂使〕〔如果这是未来的我〕〔会穿越的橘猫〕〔篮坛超级巨星〕〔腹黑boss霸宠:逃〕〔医后倾天〕〔我有一个巫师世界〕〔炮灰女配大逆袭〕〔贴身战龙〕〔都市阴阳师〕〔头条婚约〕〔重生国民千金:冷〕〔隋炀也是帝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大唐好相公〕〔风是叶的涟漪〕〔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九转道经〕〔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蒸汽时代的道士〕〔官梯〕〔贴身战龙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