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394章 心之蜕变:属于自己的力量

时间:2018-06-19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麻烦了啊……”

    夏洛特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忍不住叹了口气看向了正在与贞德对战的阿尔托莉雅,冷淡的表情也没有办法继续维持下去。

    她突然觉得这个似乎也是一个巧合,因为自己的魔力没有办法再将阿尔托莉雅契约到自己的名下,所以也就没有动用美狄亚的宝具破除掉对方与卫宫切嗣的契约。

    现在问题就来了——

    对方依然还是属于卫宫切嗣的servant,而后者似乎还有着两划令咒……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茬,夏洛特才会如此果断的准备出手击杀卫宫切嗣,只是她突然发现自己除非使用不分敌我的大范围群攻,否则的话很难直接解决对方。

    只是,那个办法导致的结果只会是更加糟糕。

    下意识的,夏洛特回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圣杯,黑泥至今还在不断的滴落下来。

    “……”

    卫宫切嗣似乎被这一击吸引了注意力,本来只是拖动着重伤残破的躯体,在血与火的城市之中走着的他,这个时候终于察觉到了什么那样,抬起头来看向了这边的方向。

    黄金色的光芒在黑色的夜空中闪耀着,黑泥却在其上面不断地滴落下来,以及因此演化出来的红莲地狱。

    随风传入耳中的惨叫声,舞动的火舌,烧焦的人类残骸——就是这样的一副万物崩坏的场景。

    与之前相比,黑泥早就已经不仅仅只局限于那几条街区的范围了,而是化作黑色波涛迅速的扩散。熊熊燃烧的红莲业火已经吞没了三分之一的冬木市,就在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内。

    圣女贞德与骑士王阿尔托莉雅其实是在一边战斗一边后退,否则的话就会有被黑泥直接吞没的危险。夏洛特也是在尽可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的前提下,远离黑泥的汹涌区域。

    只是她一路上造成的破坏丝毫不逊色于灼热诅咒的红莲之火给城市带来的伤害。

    只不过因为黑泥紧随其后的淹没过来,被这个银发黑裙的luoli踩烂粉碎的街道、地面自然也被淹没了。

    至少一点儿痕迹都看不出来。

    只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就已经吞没了三分之一个冬木市的黑泥,与圣杯之中的整体相比起来,肯定不是同一个量级的。

    要是全部释放出来,又究竟会在这个世界上展现出一副怎样的地狱图呢?

    只怕——真的能够将人理都给彻底烧却吧。

    卫宫切嗣,这个比任何人都充满理想,却因此而绝望的男人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红莲地狱。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泪水在一瞬间夺眶而出。

    舍弃了所有之后,他终于看到了自己所追求的圣杯。

    但是、但是……为什么会是这种鬼东西啊!

    无法克制到达沸点的感情,他绝望地笑了起来,一阵混乱思维骤然从脑中涌现。

    慢慢的他咬着嘴唇,带着如同鬼魂一般空洞的目光,卫宫切嗣抬起**的右手,露出刻在手背上的令咒。

    这种东西……绝对不是什么万能的许愿机!

    而是诅咒人类,永存远方的必要之恶,现在却被释放了出来!

    ……

    ……

    阿尔托莉雅正在与奥尔良的圣女的交战之中,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苦战,明明是她更有优势的近战对抗,然而却没有能够占据上风并且快速的终结掉这一场战斗。

    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她之前接连经过了与迪卢木多还有兰斯洛特的苦战,消耗了太多的魔力与精神的缘故。还有就是,刚刚她硬生生的承受了一发来自奥尔良圣女的“神明裁决”。

    只是凭借自身的a级对魔力,阿尔托莉雅就生生的将来自于令咒的强制命令抵消掉了。

    而贞德貌似的确是第一次行驶ruler的权力,也从来没有遇见过竟然能够硬抗令咒的servant,一时间竟然呆住了,没有抓紧时机利用第二划令咒进行补刀。

    正当阿尔托莉雅咬紧牙关,拖动着沉重而且疲惫的身体,打算一口气向着对面的奥尔良圣女攻过去的时候。

    “使用宝具,破坏圣杯!”

    低沉的话语从她的灵魂深处响彻,撼动了她的身体。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正在清楚而坚决地宣布着所下达的命令。

    “什么——!!”

    saber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然而身为servant的肉体已经忠实地接受了令咒的命令。

    卷起的旋风驱散了四周的火焰,从被解除的风王结界中心,现出了约定必胜的黄金剑的轮廓。紧接着宝剑开始交织光束,完全不理会执剑者的意志。

    对面的贞德也是一下子惊住了,张口结舌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不……不是的!”

    阿尔托莉雅怒吼了起来,那是她拼尽全力发出的惨叫。伴随着这样的怒吼声,她手中高高举起的黄金之剑,忽然在半空中停止不动了。

    作为传说中的骑士王,同时也是位于最优秀职阶的servant,她拥有的a级对魔力甚至能勉强抵抗令咒的束缚,现在她正是在用全身的力气阻止着自己挥下宝剑的动作。

    强权与抑制,两股相对的力量在少女的体内激烈碰撞,她纤细的身体仿佛随时都会被撕裂。不,是已经被撕裂了,一道道伤口就此迸开,鲜艳的血之花在骑士少女的身体上处处绽放。

    刚刚才对抗了一道令咒,现在又是一道,她的身体已经绷到了真正的极限,随时都有可能自灭。

    但是,卫宫切嗣已经下达了第二道令咒,重复强化命令。

    “住手!!”

    眼见自己的最后的希望立刻就要在自己的剑下刹那间灰飞烟灭,阿尔托莉雅流着眼泪尖叫了起来。

    然而完全没有办法继续对抗了,双重令咒的巨大强制力蹂躏并压榨着她的身躯,同时将她体内残存的魔力全部引出,编入破灭之光中。

    光在奔流。

    光在咆哮。

    魔力解脱束缚,化成一道闪光。喷薄而出的这道奔流,卷起无数漩涡。将前方的黑泥全部蒸发的同时,直击天空之中的黄金圣杯而去!

    就仿佛被看不见的巨人之手横扫大地一般,开出了一条笔直的道路,汹涌的黑色波涛被从中间切开,曾属于爱丽丝菲尔身体一部分的黄金圣杯,也在这闪光的灼热中静静地失去了形态,接着消失了。

    接着,透过被炸飞到天空中的无数建筑物的瓦砾、碎片,在场的任何人都在暴露出的夜空中看到了“它”。

    黑色太阳——这个世界终焉的象征。

    它的实体其实是个真正的“孔”。

    在原剧情之中,圣杯形成之后就只剩下两个servant了,因此孔的存在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此世一切之恶也没有能够一直流淌下来。

    在孔被关闭了之后,绝大部分的黑泥也就自然被隔绝在世界之外了。

    这是因为圣杯战争的本质只是一场宏大的魔术仪式,servant以及master们斗志斗勇的厮杀,只不过是表面上看到的圣杯战争。

    实际上,从小圣杯的机能与设计,就能够看出圣杯战争最根本、最原初的目的——为什么需要servant的灵魂,才能够让圣杯得以降临现世?

    因为servant来自世界的“外侧”,对于英灵来说,就是所谓英灵之座。当这些强大的灵魂在圣杯战争之中退场,回归英灵座时,会造成世界的“穿孔”,形成通往世界外侧的通道。

    ——同时,为了稳定这个通道,需要使用小圣杯这个“稳定装置”。

    由于打通了连接世界外侧的“孔”,外部的魔力会流过来,这就是圣杯战争的副产品,近乎无限的魔力。

    而对于魔术师来说,“近乎无限的魔力”几乎可以等同于“实现一切愿望”,这才有了圣杯是“许愿机”的说法。

    也就是说——

    圣杯战争之中的圣杯,其实仅仅只是副产物,不过是对于“到达根源”这一最终目的的掩盖罢了。

    只不过,这些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servant的退场以及灵魂回归,能够造成世界“穿孔”这样的事情。原本应该很快就自动关闭了的“孔”,在现在servant多了一倍以上的情况下,却是完全不同了。

    隔三差五的就有servant退场,导致“孔”一直都没有关闭,而且似乎还有着继续扩大的趋势。

    和原著相比这简直就是坑爹,看看黑泥落下并且扩散的速度就知道了,要是在天亮之前都还没有分出最终的胜负,结束这一场圣杯战争的话。

    在这期间流淌到现世的黑泥也许还没有真正的毁灭全世界的力量,但是至少这个远东的岛国以及周围的国家都有可能会被烧掉,所以也难怪阿赖耶会行动起来了——

    要是只和原著那样小打小闹的,抑止力怎么可能会有空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

    ……

    “果然,还是这样的结局呢……”

    轻声的呢喃着,看着四周的恶意翻滚的黑色世界,穆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察觉不到过了多长的时间,也许是短短数分钟,又或者是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毕竟在这里时间空间的意义都非常的混淆模糊。

    但是时间肯定已经不多了,自己却一点儿希望都看不见,似乎……已经失败了?

    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了?

    只剩下了金色的灵魂,穆修的脸上却是重新出现了笑容。

    紧接着阿瓦隆的守护力量悄无声息的被他所封印了起来。

    之前被隔绝了的黑泥瞬间以百倍的恶意席卷而来,将他彻底吞没。

    怪异的声响如同海潮一样袭来,穆修主动熄灭了神性的光辉,任由无数的恶意将自己污染,重重黑色的魔力叠加,很快的就将他的灵魂染成了绝对的漆黑。

    “身在其中却找不到的话,就将它全部抽干吧!”

    于是——

    憎恨、悲哀、痛苦、孤独、无助、绝望,怨恨、愤怒……等等等等,浓稠得呈现淤泥状的黑色恶意魔力,尽情的侵蚀着穆修的心灵。

    然而伴随着他主动的抽取无尽的恶意魔力之后,慢慢的情况就变得有些不对劲起来了。

    或许应该说是物极必反吧,狂暴与混乱在到达了极致的终末之后,就是疯狂的冷静和空洞的极度理智。

    虽然少年眼眸之中闪过了一抹崩坏和空虚,但是却足够证明他在这一刻依然保留有完整的知性与绝对的自我。

    从灵魂深处产生的悸动,让他突然有了一种明悟。

    假的,都是假的。

    他的心灵之光其实并不是自己的,因为他没有执念没有领悟,就连过去的记忆和人生都是被伪造的记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轻易的个人化心灵之光的可能性?

    那无法控制的心灵之光,以及其诡异的特性,其实都已经昭示了,它只有可能是制造自己的“原初人格”的残留馈赠。

    然而穆修需要的、不是这种来自于他人的遗留。

    想要摆脱眼下的困境,他需要的是由毫无迷惘的信念铸就的“道”,真正属于自己的坚不可摧的精神意志,足以背负起全世界的心灵!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美女总裁的极品兵〕〔报告!空军少将已〕〔重生安安逆袭记〕〔罪,夜〕〔重生大宋做权臣〕〔龙城新羽〕〔源起末日〕〔妙手偷天〕〔英雄无敌之圣堂崛〕〔震惊藏宝阁〕〔福贵〕〔未来巫师〕〔超级农场主〕〔亿万军婚:首长,〕〔都市小神医〕〔我的全能世界〕〔篮球高校〕〔太古龙帝诀〕〔帝少心尖宠:宝贝〕〔王者归来:失忆高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九转道经〕〔蒸汽时代的道士〕〔贴身战龙〕〔御鬼者传奇〕〔绝美女神的贴身小〕〔神话禁区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