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440章 以令咒之名——

时间:2018-09-01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

    “……”

    和煦的微风吹过森林,枝叶摩挲着发出沙沙声,带来了一阵奇怪的沉默。

    “万、万花写轮外道……那什么来着的?”贞德·alter一脸懵然,那句话的每个发音她都能够听明白,偏偏就是连在一起不明白。

    “万花写轮外道天生霸王色武装千本樱隆基努斯之初号机!”穆修依然保持着那种高傲冷漠的样子,毫不尴尬的将自己随口胡诌的外号重复了一遍,“你要好好记住我的神名。”

    “哈?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奇怪的神明?那名字是用来搞笑的吗?”

    贞德·alter却是丝毫没有畏惧,相反的是一脸嫌弃和看白痴的表情,并且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而且我为什么要记住你的这个奇怪的名字啊!”

    因为穆修时刻收敛气息,没有丝毫的气势威压外放,如同深潭死水波澜不惊。所以她并没有感觉到对方身上的神威,再加上对方那一点儿也不严肃的自我介绍……

    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真的认为对方是什么神明的话,那就肯定是这个人本身有问题了。

    不过穆修却是一脸理所当然的直视龙之魔女的双眼,理直气壮的说道——

    “因为我刚刚将你召唤出来了,所以你要实现我的一百个愿望……听说过阿拉丁神灯的故事吧,现在你就是神灯那样的定位,是我的仆从了。”

    “什么?!你是不是之前被法夫纳打坏了脑子?”

    贞德·alter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普通“人”,她怀疑对方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竟然胆敢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算了,我没兴趣和你纠缠,趁我现在还不想杀你……”

    不过她似乎也失去了耐心,不耐烦的摆摆手等了对方一眼,强烈的威压毫不掩饰压迫过去了一瞬间,然后她就支撑着手中的旗杆想要站起来。

    眼下最重要的是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又是哪里。

    她打量着四周的森林风景,顺便皱着眉头低下头去看着自己脚下的巨大龙躯——

    如果不是还能够感觉到邪龙法夫纳因为呼吸而起伏的身体的话,她甚至会以为对方已经死掉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法夫纳会在这个鬼地方昏迷不醒?

    等、等等,也许这个人类知道些什么!

    “你站住……诶?”

    贞德·alter马上抬起头来,想要叫住那个人,然后才发现对方压根就没有转身走开,而是还站在自己的面前。

    果然,这家伙的脑袋肯定是被法夫纳打坏了,毕竟正常人被自己刚刚这样子恐吓一下,早就已经屁滚尿流的逃跑了吧,弱鸡一点儿的甚至直接吓昏过去也不出奇。

    而这家伙却还傻愣愣的站在自己跟前。

    她略有些忧心忡忡的这么想,开始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够从对方的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情报来了。

    “不对,在这里我要纠正一下——我的脑袋没有问题,也没有被这头大蜥蜴打坏。或者应该说,事实和你的想象属于恰好相反的两个方向。”

    少年好整以暇的说道,并且慢条斯理的用自己的左手掀起了右手的袖子,缓缓地举了起来,露出了手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奇特魔术刺青,一共有三划。

    “所以说,要认清现实,给我乖~乖~站~好~啊,贞德·alter小姐。”

    一划令咒瞬间消失在他的手背上,言语的逻辑化作了无可抵御的绝对命令,难以想象的庞大魔力一瞬间支配了龙之魔女的身体。

    “什……什么!!”

    贞德·alter的瞳孔猛地收缩,却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她身为servant的肉体就已经被夺走了控制权,机械而自然的从巨大龙种的身躯上轻盈地跳下,然后走到一旁乖乖站好。

    “可、可恶,你这家伙,对我做了什么!”

    她一时间愤怒到了极致,苍金色的眼睛之中仿佛有着小火苗开始燃烧。

    她开始后悔自己刚刚的不耐烦了,要是直接一旗子捅过去杀死对方,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穆修轻轻一笑:“没有什么,只是接手了你的契约而已,毕竟你直接自己送上门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不可能!我的契约是在圣杯那里的!而圣杯就在我的手中!”

    虽然控制不了身体的动作,但是却没有被禁止说话的权利,贞德·alter小姐愤怒的低吼道,她的眼眸里面是熊熊燃烧的怒火和永不熄灭的憎恶。

    和之前一般无二,只不过现在针对的对象换成了穆修自己罢了,不算是什么特别的变化。

    如果能够取回行动力的话,大概她会不暇思索的直接扑上来,用旗杆将穆修捅死吧。

    但是她说的也没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贞德·alter是被以caster职阶现世的吉尔所召唤出来的,然而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因为原本的贞德并非英雄而是圣女的缘故,从别侧面而召唤的可能性为零。

    这位漆黑的圣女的根本部分是吉尔斯·德·莱斯的愤怒,或者说更像是偏见或希望是如此的愿望……因为这些东西混入其中的缘故,所以本绝不该有的“侧面”浮出了水面。

    对法兰西进行复仇的龙之魔女。

    一脸理所当然的诉说着正义、并且对其毫无疑心的众人驱使怒火的圣女,方才是吉尔斯·德·莱斯所希冀的她的姿态。

    因为本质是吉尔斯·德·雷通过贞德的尸体,利用圣杯的魔力,以caster的执念所制造出来的伪英灵。所以她不像是真正的servant那样是从英灵座召唤出来的,也没有相关的契约。

    尽管契约依然存在,但是那只保管在圣杯当中,因为她的存在性质更加类似于吉尔斯·德·雷通过圣杯的力量制成的魔力生物。

    如果拥有圣杯的话,就能够拥有她的契约,但是偏偏吉尔斯·德·雷并不是为了役使她而这么做的,因此他将圣杯也给予了龙之魔女。

    换言之,也就是圣杯本身才是贞德·alter的魔术契约,同时也是供应她魔力的master。但是偏偏圣杯此刻就掌握在她自己手里,因此她的行动无需受制于任何人。

    “理论上的确是这样的,但是圣杯又不只是只有你手上的哪一个。而且对于魔术师来说,魔力就是实现一切愿望的前提与资本……”

    穆修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也许他没有那样的想法,但是在贞德·alter的眼光当中他却的确就是表现出了一种得意洋洋的态度和微微讽刺的语气。

    “同样是圣杯,拥有同样相似的扭曲现实的特性,如果两个圣杯相遇了的话,它们分别导致的两种效果正好属于互相抵消的类型呢,又会出现怎么样的现象?”

    “……”

    黑贞德小姐死死的咬着嘴唇瞪着他,没有说话,不过看得出来她正在竭尽全力的对抗着绝对命令的魔力,想要尽快恢复自由之身。

    然后,用自己手中的诅咒之旗好好教训一下对面的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让他提前体验到世界的残酷。

    直到现在,这位魔女小姐依然认为对面的那个家伙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掌握了自己的契约,通过令咒来反制自己的,但是他本身却没有什么能力。

    所以只要等到令咒的效果过去了……那么,这家伙就死定了啊啊啊啊啊!

    “真是无趣,我告诉你吧,圣杯都拥有扭曲现实的特性,强度根据圣杯中的魔力而裁定。当两个圣杯的力量分别被用于不同的、甚至是互相冲突的方面的时候……”

    看到对方没有出声,并且读取到了对方心声的穆修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回过身来指了一下自己身后的巨大金色的“墙壁”,如此说道。

    “当魔力的量相同的时候,扭曲现实的强度就会相等,因此两者互相抵消,什么都不会发生。而当一方的魔力远远超过另一方的时候,那么就只有强大的效力在抵消了弱势的那一方之后,继续发挥作用。”

    他若无其事的就偷换了概念,并且将一切的原因都理所当然归咎于魔力量的多寡之分,如此误导对方的思维认知。

    贞德·alter并不知道这件事,而且她并不精通魔术,也看不出其中的问题所在,只是觉得这样的说法似乎没有什么不对的,所以就顺理成章的认为是这样了。

    然而她并不知道的是,通过魔力角力的短暂瞬间,逆向反召唤并且强行从圣杯那里篡改她的契约。首先需要的不是庞大的魔力,而是达到了魔法之域的神秘,是最顶尖的魔术师才能够拥有的魔术造诣。

    庞大的魔力虽然也是必要,但那只是位于第二顺位的。

    如果没有魔术水平从无到有的构筑起沟通交互的桥梁,那么再庞大的魔力也没有输送抵达并且发挥作用的渠道。

    “等、等等!那是……圣杯?这怎么可能!!”

    当贞德·alter被庞大的魔力波动吸引住,看清楚了那到底是什么之后,也没有办法保持沉默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圣杯,慢着!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个时候,她终于发现了视野的上方有些不对劲,微微抬头看去,于是看到了一颗正处于人理烧却的状态之中的死寂行星。

    “……”

    “……”

    于是,理所当然的又是一阵死一般的静默。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穆修相当满意的点点头,他很高兴对方现在终于认清楚现实了,于是再次举起手臂来,发出了消耗掉第二划令咒的命令——

    “将法夫纳弄醒,然后带着它跟我一起过来!”

    “你——!!”

    贞德·alter暴怒,她能够感觉到之前的那枚令咒的效力正在消退,明明即将就要夺回对身体的控制权了,却浑然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这么果断的又补上了第二划令咒的绝对命令。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都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真正意义上身不由己行动起来,开始按照对方的命令去做事。

    “哦,小丫头片子实在是不懂礼貌呢……这是第三次命令,从现在开始对我的称呼要改口,叫我……嗯,叫我神大人!”

    穆修微微眯起眼睛,却丝毫不以为意,直截了当的将第三划令咒也给消耗掉了。

    令咒快速的燃烧起来,最后一划魔术刺青的图案也从他的手背上快速的消失,巨大的魔力化作了强制执行的绝对命令。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诛神战尊〕〔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最强不死系统〕〔绝色狂医:暴君的〕〔娇妻甜如蜜:战少〕〔最强黄金眼〕〔头狼〕〔捡个杀手做老婆〕〔学霸女神超给力〕〔逍遥兵王的美女公〕〔盛世贵女:暴君的〕〔九霄神剑〕〔太古至尊〕〔御天神皇〕〔神州古情〕〔我家有条大狗子〕〔网游之自创乾坤〕〔大周九千岁〕〔篮坛大流氓〕〔海贼之极品置换系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之少将仙妻〕〔重生九零之军妻撩〕〔剑鸣九天〕〔九零学霸小军医〕〔女战神的黑包群〕〔一世倾城〕〔最强剑仙〕〔造尸成神〕〔东北野仙录〕〔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天龙邪尊〕〔高冷学霸撩妻365式〕〔颤抖吧,渣爹〕〔诸天世界自由行〕〔绝世召唤师:妖娆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