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被穿越的境界线章节列表 第458章 回归……日常?

时间:2018-09-01    小说作者:刹那辉煌  章节目录   书页
    “咱可没有被蒙蔽,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咱和你一样同样能够看清楚,其他人看不清楚,因此才会发现这个问题。”

    八云紫摇摇头,放下扇子,很是冷静的说道。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只有咱和你从一开始就不受影响,其他人都是在被点破了之后,才意识到这个现象,之前她们甚至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

    换言之也就是——

    “持有与根源相关的能力,才是主要的关键点吗?”穆修微微眯起眼睛,快速的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妖怪少女之间的共同点,然后得出了结论。

    “哦,穆修大人是发现了什么吗?能不能够和咱家说一下……”八云紫故作惊讶的看了穆修一眼,摆了摆手里的小扇子,笑眯眯的凑上前来。

    “……”

    “……”

    “没错,紫你也应该知道。世间的万事万物、一切事象都是从根源之中流出的,然后通过无数的轮回演化不断向前,在这过于漫长的过程中分化出各种形态……”

    穆修眨了眨眼睛然后却是不退不让的上前一步,他直视着妖怪少女那漂亮的瞳仁,很是认真地说道。

    “根源是万物流出之始,所以理论上所有的起源都可以追溯到根源的无,但是一般来说越靠近根源,某种意义上的层次也就越高。”

    “……所以呢?”

    八云紫倒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反过来欺身上前,顿时下意识的向后退去,紧接着马上反应过来脸蛋微微一红,她把脸一偏,强作镇定的看向了屋子里的其他地方。

    “所以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我已经补完自身的境界了,而且……我知道了我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问题。”

    穆修摊了摊手,然后他顿了一下,再接着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不过最重要的就是,曾经残缺的那部分已经补完,存在之因也终于是被完整的唤醒,我的起源——就是这个。”

    他毫无迷惘的抬起头来,不带任何杂念的伸出一只手,金色的神火静静的燃烧了起来。

    一如往常的神圣而又温暖。

    “……!!”

    然而能够察觉到其中的本质与真实的八云紫,生平第一次的感受到了,一种全身彷佛都被冻结住的恐惧,她下意识的再次后退一步拉开了距离。

    这种感觉,不会错的,就是当初自己帮他利用妖术维持境界完整的时候,所引发出来的那种……力量形式?

    但是当初只是一丝丝的气息,而且相当的不完整,仅仅属于残缺的部分,因此八云紫也只是觉得有些忌惮而已。可是现在,境界的大妖怪是真的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存在。

    这似乎是……已经完整的觉醒了的力量?而且也有着与根源相关的危险气息。

    以科学的观点,也有所谓转生的理论存在。所有分子都会流动吧?除了精神、灵魂、生命之类的观念以外,所有的物体都能转换为其他物体。

    所谓的起源,便是追溯这种无秩序法则的方法——

    “有人试着让前世的自己附身而使用其拥有的能力,这是尝试让自己出生前的能力超越时代而继承下来。而起源则是指更上一层的东西。”

    穆修轻声的解释道,他似乎是突然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如果有前世的话,那之前应该就还有前世吧?前世不是人,再前世甚至连东西都不是,但存在之线还是会一直延续下去。你这个灵魂的原点,创造你这个存在的场所,确实存在。”

    但是那个地方并没有什么生命之类的东西,有的只是某种开始之因,决定事物的某种方向性而己。

    在开始之因所发生的事物方向性,也就是让所有有形物体存在的绝对命令。

    对此,八云紫只是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她无言地点点头,然后开口道:“简单来说就是本能吧,从存在的一开始就累积到现在的起源方向性……”

    “没错,一切都是从根源之中流出,一切都能够追溯到最初的根源,但是就如树杈一样,从主干分离出枝干,枝干再分离出枝桠……总会有一些就是属于最早的几次分离的形态的起源。”

    穆修笑了下,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如果说起源觉醒者可以取得累积而来的前世,那么这大概就不是上辈子或者上上辈子,而是最早从根源流出之后的那几次转生。所以紫你的起源就是无限接近根源的境界,而我的起源就是……”

    “——与根源互为表里的虚无,是吧?”

    八云紫带着浅浅的笑容,抢先说道,她似乎已经恢复了镇定与冷静的思考能力。

    “正因为根源本身是全部的有,所以作为其反面,你的起源是终点的不存在一切的无,属于本身就不存在的概念与境界。”

    穆修的嘴角顿时歪了一下,“我觉得抢人家的台词是不道德的行为……”

    “这么一来的话,也就能够解释清楚了,难怪你之前能够免疫绝大部分的境界线影响,甚至本身也一直被境界排斥……”

    妖怪少女却是浑然没有理会他,只是啧啧有声的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着穆修。

    “只不过,不完整的时候咱还能够理解,适合那个流动的物质会集结成形体,而那个东西有时会变成生命——但是完整的虚无怎么可能单独显现?因为那不是开始,而是终点才对。”

    永劫的无是人类绝对无法抵达的终点。

    一切从根源流出,在无尽的流淌中,于万象之尽头化作完全的虚无。正是因为其本身位于终点,一切都已完结,所以才是终点的不存在一切的“无”。

    ——这种属性怎么可能会作为起源,成为开始之因?

    “……”

    “……”

    “这个,大概是因为纯粹的生命体本身的起源不可能是虚无,但是如果是人格残留的话,就没有问题了吧。”

    少年摇摇头,自己也不确定的说道,毕竟谁也不知道主神的手段到底有多么的不可思议与超越逻辑。

    “而且觉醒起源者,必然受制于起源。我估计会逐渐变得有着毁灭世界的同时毁灭自己的强烈倾向,而且也会因此而掌握终结之理的吧……”

    在shiki这个太极中,两仪家填入了代表完全肯定的女性人格式,和代表完全否定的男性人格织。而这容器,即为两仪式这个肉体。

    完全对立、本来无法相容的两个人格,却存在于一个身体中,这个个体非二元论所能界定,因为本身就包含“全能”和“皆无”,也就是魔术师所追求的终极之理——

    根源。

    穆修没有前世可言,但是他的前身的确可以说是两仪织的人格本身,因此在成为了生命体之后拥有相同的起源倒是可以理解。

    而两仪织代表的就是完全否定的人格倾向,被限定只能朝否定、伤害他人的方向发展,所谓的皆无不就是将一切都给破坏吗?

    否定一切,破坏一切,世间万物无论是什么都注定会在终结之理的引导下,走向必然的终末结局。

    “……是吗,那还真是遗憾,主要倾向于终结方面的法理啊!”

    八云紫微微皱眉然后哦了一声,她慢慢的向前走了一步,确切的站在了穆修的面前。

    “那似乎是一把双刃剑来着的,如果你压制不住的话,最好以后还是不要轻易的对什么事物产生彻底毁灭的念头比较好……不过,我们是不是跑题了?”

    她突然有种感觉,会不会月夜见的情况就是那种情况?

    那位月神触碰到了某种真理领域,然而却也因此反过来受制于那种理——无法驾驭力量的下场就是反过来被力量操纵住。

    “……”

    “……”

    面对用不满表情盯着自己的妖怪少女,穆修移开视线:“一开始就跑题了吧,只不过你真的在意月夜见的问题吗?”

    “嗯,说得也是,那我们继续吧!那个话题没意思,月夜见怎么样也不关我们的事。”八云紫叹了口气,然后有些无力的说。

    与之相比,她的确更加愿意和对方讨论刚刚的话题。

    关于理的领域,作为境界的大妖怪她也是一直有所耳闻,但是却总是不得其门而入。境界之力一直都只是境界之力,而不是境界之理。

    怎么说呢——

    区分她以后还是“境界的大妖怪”,或者干脆是“境界之主”的关键,就在于这道门槛上。

    ……

    ……

    地点:主世界,东京都练马区。

    时间:4月3日。

    房间之中的空气之中,链接两个世界的时空之门缓缓的关闭,依稀可以看见漩涡其中那熠熠生辉的异时空通道。

    ——其中的时空隧道宛若是宇宙空间之中的虫洞一般,古怪的波粒二象性使得其中的光涟漪在不断的波动、变化着。

    穆修轻轻的踩在了自己的卧室的地板上,感知领域展开将四周的一切都印在了心中。

    然后少年回头看了一眼,伸手一指像是戳破了一个泡泡那样,让正在缓慢消失的时空之门加速破灭。

    “这边的世界刚刚是早晨吗?真是的,离开了一段时间,感觉都有些陌生了啊……”

    穆修往窗外看了一眼,然后快步走到书桌前伸手拿起了台历,顺便快速的点开电脑登陆上去,同步联网看了一下时间。

    其实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可是却总还是觉得这个必须要确认一下才行——不久之前第三个学期完美落幕,紧接着就是两个星期的春假,一直放到四月七号,然后四月八号重新开学。

    现在的话,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假期时间,很快自己就会变成高级中……咳咳,高二了。

    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挂历,顺便让电脑待机,穆修回头瞥了一眼外面的景色,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的样子,一转身拉开门就跑了下去。

    只不过在经过客厅的时候,穆修稍微停了一下,因为他看见了客厅之中的坐垫、零食有些乱七八糟的,显示器的屏幕上也正定格在奇怪的游戏页面上。

    对了,自己过去那边的时候,辉夜当时正在玩游戏吧,看样子后来也是走得匆忙啊……

    外面的天色刚刚亮了不久,空气带着清晨特有的清新气息,穿着粉色的运动服的粉发少女在肩膀上搭了一条洁白的毛巾。她刚刚走出家门,然后就听到了——

    “雏菊同学,早上好啊!我今天过来了,应该能够看见明天的太阳了吧!”

    “哈?”

    桂雏菊有些不明所以的转过头来,看着悄无声息的如同鬼魅般出现在自己身后,站立得笔直端正的少年,“什、什么?什么明天的太阳?”

    “那个,你昨天在干掉我之前不是说过,如果今天我再不出现的话,就让我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吗?”穆修笑眯眯的说道。

    “你突然说什么蠢话呢,昨天晚上我没有和你说什么吧,你是不是还在做梦?”

    桂雏菊竖起眉毛,毫不犹豫的训斥道,她突然觉得一阵火大,自己怎么可能有这么暴力……呃,好、好吧,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这家伙的时候总觉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那样。

    但是——

    这明明是对方太容易拉仇恨了的原因啊,他的嘲讽光环肯定点满了,而且都是那种越是关系好就越是忍不住想要揍他的那种。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诛神战尊〕〔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最强不死系统〕〔绝色狂医:暴君的〕〔娇妻甜如蜜:战少〕〔最强黄金眼〕〔头狼〕〔捡个杀手做老婆〕〔学霸女神超给力〕〔逍遥兵王的美女公〕〔盛世贵女:暴君的〕〔九霄神剑〕〔太古至尊〕〔御天神皇〕〔神州古情〕〔我家有条大狗子〕〔网游之自创乾坤〕〔大周九千岁〕〔篮坛大流氓〕〔海贼之极品置换系
热门小说推荐:重生之少将仙妻〕〔重生九零之军妻撩〕〔剑鸣九天〕〔九零学霸小军医〕〔女战神的黑包群〕〔一世倾城〕〔最强剑仙〕〔造尸成神〕〔东北野仙录〕〔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天龙邪尊〕〔高冷学霸撩妻365式〕〔颤抖吧,渣爹〕〔诸天世界自由行〕〔绝世召唤师:妖娆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