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王的倾世医妃〕〔异常魔兽见闻录〕〔仙子请自重〕〔兵王隐花都秦风〕〔烂柯棋缘〕〔王的女人谁敢动〕〔交手〕〔主神竞争者〕〔王牌大高手〕〔妖孽弃少在都市〕〔穿越之妃常闹腾〕〔无限气运主宰〕〔龙抬头〕〔最佳娱乐时代〕〔废柴嫡女要翻天〕〔最强狂婿〕〔五神天尊〕〔腹黑奶爸PK偷心妈〕〔盛少私宠:天价弃〕〔三国之巅峰召唤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错误记忆 章十八 幻觉
    我仿佛被抛置于波涛汹涌的狂浪中,阴霾沉积的空气压迫着脆弱不堪的神经,方才些微的轻愉均在这妖异的低吟内幻灭。

    “......快来救我......”

    我歪过头,将视线投向大汉,他则一扫先前诙谐的神态,脸上的每一块皮肤都肃穆的可怕。我俩就这样四目相对的沉默着,生怕发出一丝多余的响声,招惹来远超我们能力之外的麻烦。

    幽邃的绿光不停闪动,宣告着荧光棒的寿命即将抵达终点,黑暗也会在不久后席卷而至。逼仄狭窄的仓库间血红的砖墙像是活物,在我缩聚的瞳孔中缓缓膨胀,越来越近。逐渐凝重的气氛堵得我无法呼吸,紧绷的耳膜只能接收到极其细微的嗡鸣和心脏猛烈的搏击。

    我趋近于癫狂,可那个声音却石沉大海般再无动静。

    听错了吗?

    大汉看出了我疑虑,但他也没法找到一个令自己信服的解释。

    “柘,你能分辨出来到底是谁在呼救吗?”

    思索无果,他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可我沉吟片刻后只得摇着头答道,

    “不行,太小了,别说是谁了,就连男女都听不出来。”

    接着我顿了顿,看向不时有灰尘落下的天花板,

    “但是似乎是从......那里传来的。”

    言罢,大汉也跟着抬头紧盯着上方。

    可我却皱着眉头,脑海里冒出一个可能,

    “这声音……会是她吗?”

    显然,我的喃喃自语也吸引了大汉的注意,他偏过头来,看上去有些困惑,

    “谁?会是谁?”

    “那个女孩儿啊?你之前没听到她的尖叫吗?在我进来之前?”

    大汉的表情有些奇怪,他捡起宛若风中残烛般的荧光棒反问道,

    “女孩儿?我在这儿呆了不短了,可从来没发现她也在啊,更别说听到声音了。诶,你该不会是幻听了吧?”

    “什么???”

    我愣住了,完全没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在我下到矿井后女孩惊恐的尖叫绝对是响起过的,因为这也是我促使前来古堡的重要原因之一啊。

    “你该不是……被吓傻了吧。”

    大汉停下了掰折荧光棒的手,略有担忧的问道。而我却揉着脑袋,尝试着捋清所有的经过,

    “不对……我下到矿井后,的的确确是有听见的,按理来说你在这儿应该比我更早发现才对啊?”

    大汉却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否认道,

    “虽然我也没比你知道的多多少,但这里绝对没什么所谓的女孩儿!”

    我听完嘴角不停的抽搐着,感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崩塌了。莫非是我有问题?我疯啦?不仅把怪物认成了大汉现在还幻听了?!

    “靠!什么情况?!”

    我骂道,只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相较于我极易钻牛角尖的性格,大汉倒是拎得很清,在发现使用已久的荧光棒彻底没戏后,他叹了口气将其扔在一旁,

    “你啊,就别纠结了,现在不管那个是不是她咱们都得去看看,再说了……”

    大汉边从口袋里摸出另一根全新的荧光棒丢给我,边调侃道,

    “咱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了,是吧?”

    我豁然开朗,却也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他说的没错,毕竟和这场面比起来,死去活来的我们明显更为怪异。

    当烟雾般的绿光再次充斥于四周后,我朝着大汉点了点头,他也提起一旁的长剑,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架势,

    “哼!管他什么妖魔鬼怪,遇上老子都给他劈个稀巴烂!”

    被这份的气场所感染,我忽然自信了许多,漫无目的的奔逃似乎变成了紧张刺激的冒险。

    “走!”

    一声呵令,大汉率先朝着我们来的方向迈去,我也紧握着荧光棒跟在他身后。

    走过大开的门扉,穿过阴暗的洞窟,我们再次站到了被怪物所锤出的裂缝处。细长身躯的人蛛已经不知所踪,现在只有四散的石块、碎砖能够说明先前这里遭受过多么可怕的重创。

    大汉冲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去检查一下,而他则将散发着寒光的长剑横摆在胸前,剑端直指裂缝,打算一有不对便猛刺而出。

    我不敢怠慢,猛吸了口气后贴住墙面,将左眼挪到缝隙边谨慎的观察着,同时也做好了闪身后撤的准备。但视野尽头除了空无一物的走廊外丝毫不见怪物的身影。为了保险我又微微探出半个脑袋看向走廊上方,所见皆是是古堡暗红的色调。

    见到这般景象我安心了不少,

    “安全。”

    语罢,我先手将荧光棒扔了出去,然后侧身钻过裂缝,再次回到了这个让人魂牵梦萦的长廊中。

    拾起唯一的光源后我看见大汉也走了出来,他依旧微弓着腰不肯放松半毫,

    “柘,还是老样子,我前你后。”

    我轻声应了一下,便立刻随着大汉的脚步走了出去。

    说实在的,这个场景像极了当初学校走廊给我的感觉——逼仄、昏暗、危险,似乎每一个角落,每一片尘埃,都饱含着无法言语的恶念,没有尽头。

    我们从未停过,由于紧张我总是数不清时间,或许过去了十分钟,又或许是五分钟,我只感觉牙根酸痒难耐,注视着大汉后背的眼睛也有些发涩。

    按理来说,我是绝不敢说话的,但一路窒息般压抑的氛围将我的精神逼到了极限,于是挣扎了一番后我小声抱怨道,

    “艹,这破地方没个头吗?”

    “闭嘴!”

    果然,回应我的是大汉的呵斥。

    我甩了甩脑袋,心里暗骂,

    你就这么脆弱吗?!这时候开口是找死吗!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靠着对自己的凶劲和大汉坚定不移的步伐,我多多少少还是得到了些许慰籍。不知是错觉还是人体神奇的内分泌调节,在认清现状后我竟完全地冷静了下来,甚至连关节间轻微的战栗也消失了。

    嘿,你这不可以的吗!

    像是找到了救命的法宝,我又恰到好处的在自夸了一波。

    但就在我计划利用心理暗示将这条艰难的路走到底时,一股奇异的香气却不合时宜的闯进了我的鼻腔——这气味如梦似幻,沁人心脾,淡雅的芬芳里不带一丝甜腻,让人忍不住想多吸几口。

    “嘶,怎么——”

    话还未出口,我只听得安静的长廊内突然响起了万马奔腾之声,嘈杂吵闹如同战场一般!我赶忙回过头去妄图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可就在视野完全移向后方的刹那,声音也戛然而止,残存于耳中的只有一段若有若无残鸣。

    “蛤?这tm……”

    我不知作何感想,但可以肯定的是大汉绝对无法再说自己什么都没听到了!于是我飞快地转过身打算同他讨论一下刚才的现象。

    可是大汉的表现却出乎意料,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也没有任何反应,就这么愣愣地怔在原地,出神地望着右肩的方向。

    “喂,怎么了?”

    没有反应。

    我明白想要让大汉被惊到动弹不得需要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震撼,他铁定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这下我再也按耐不住慌张,焦急的把目光撇向了他盯着的位置,同时心里也在不停的猜测,

    怎么,莫不是那个怪物跟了我们一路?还是说这些砖头其实都是活的?

    我自觉这些推测已经够离谱了,可事实证明,人类的想象力还是过于匮乏。

    因为我看见大汉身旁的墙面上,有一扇门,一扇铝合金质感的金属门,以一种扭曲的违和感凭空嵌在那里。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反射着耀眼光芒的门框之上,正竖立着一块长方形塑料牌,我举起荧光棒,照出了上面标刻的字符,

    保安室。

    突然,我的手抖得厉害,脑子里一团乱麻,这景象如重锤般砸在胸口,曾经惨痛的回忆潮水般挤满了视线。我两腿一软,差点当着大汉的面跪了下来。

    “喂……”

    我轻声呼唤着他,语调颤抖着如同襁褓中的婴儿。我多希望有人能告诉我这都是幻觉,我们其实依然在古堡当中。

    可是,回应我的只有死寂。

    直到这时我才发觉,两旁的墙壁早已不是先前的砖墙,而是漫无止境的惨白!我如同困兽般左右环顾!却发现了更多的门,更多的指示牌,都写满了各个班级的名称!甚至连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都是!

    “这tm是怎么了!”

    终于,

    我崩溃了,冲到了大汉身旁揪起他的领口发疯似地咆哮着!

    但话音刚落,我的手便触电似弹开,整个人狠狠跌到了地上!

    因为我看见,那不是他!

    这苍白的面容,混浊的瞳孔,溃烂的皮肤混杂着血肉,骸骨乖张的凹进颅内,腥臭的粘液自裂至耳根的齿间奔涌淌出——这是人蛛那张被撕烂、歪曲的脸!

    “你是谁?”

    我颤抖着问道,冷汗从每一个毛孔中宣泄而出,肌腱锁死般卡在一起。我知道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就像是猎物被撕破喉咙时的唳叫,都只是面对死亡时的自然反应。

    还是一样,那张残破的脸没有任何回答。

    “你tm是谁啊?!”

    我带着哭腔大吼着,恍惚间感觉紧张的都快把胃呕出来了。

    可是这次,它动了,只不过动的是攥着长剑的那只手。

    我猛然一怔!大脑还未反应过来,躯干先滚到了一旁!还未等我爬稳,一点寒芒便带着尖锐的破风声直插进了的地面当中!顿时暗沉的走道内火花四溅!

    “靠!”

    我疾呼道,也顾不上去管身后提着大剑的怪物没命似的跑了起来!

    刷——!

    长剑扫过地面的摩擦声响彻整个空间!我冲的极快,但死亡的威胁仍然鬼魅般追随着我!

    “啊啊啊啊啊啊!”

    我怒吼出声!双脚被踩的发麻,可我能感觉到自己与怪物间的距离还是在不可逆转的缩小!

    不论那是什么东西,拼速度我断然比不过它!

    再这样下去必死无疑!

    思绪腾转间,我忽然看见左前方的一扇门似乎有些不同,它的上面印着一个巨大的隼鸟标志,粗犷的笔触像是某种古老的图腾。

    没有办法也要创造办法!

    虽然我不明白图案的含义,但是我清楚,要是自己再不有所行动,结局就只剩劈头还是劈腰的区别了!

    于是我右脚猛的一踩,左臂弯折挡在脸前,借着巨大的冲力向那扇不同寻常的门飞了过去!

    哐!

    架不住我的孤注一掷,金属门栓应声断裂!还未落地,我在空中便调整好姿态,落到室内的同时随手抄起一把椅子打算和怪物殊死一搏!

    但接着,令我费解的一幕出现了。

    我看见门口黑影掠过,那个怪物像没发现我一样冲了过去。

    “哈......”

    我喘着粗气将椅子丢在地上,刚才肾上腺素飙升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一停下来,剧烈运动的反应便立刻体现了出来。

    “这到底,呼——是,呼——什么地方?”

    可惜来不及找到答案,我便惊诧的发觉,教室中还站着一个人!

    “艹!”

    我拼了命的勉强再次扶起座椅,背靠着冰冷的黑板警惕的观望着前方。透过被汗水打湿的发丝,我发现人影却没有表露出任何攻击的欲望。无法判断是敌是友的情况下我干脆把荧光棒丢了过去,心想这样举着椅子也轻松些。

    只见荧光棒在空中划过一道幽绿色的轨迹,竟从那人身上穿胸而过!

    我目瞪口呆,双臂肌肉震颤着再也没有动弹的力气了。随着一声巨响,座椅从我手中滑落。

    完了。

    我在心中暗嘲道,

    今天真是栽到这儿了,好不容易逃开居然还有碰不到的主,可以,我还真是好命啊。

    或许是怕死不瞑目,我深吸了口气,抬头想看看这个鬼东西和先前那张脸比起来究竟哪个惊悚些。

    但只一眼我便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只是个无知的傻子。

    因为那张脸!正是我自己的!

    准确的说,应该是上一次在学校时的我!那个眼神!满脸的胡茬!甚至连衣物的皱褶都没有变化!我记得清清楚楚!

    是我!那是我!

    就在来自灵魂深处的震动将我惊的无法思考之际,远处目光疲惫,嗓音嘶哑的“我”开口了。

    他浅笑着,语气无比沧桑,

    “你,终于回来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价宠婚:霍总的〕〔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重生最强丹帝〕〔千金归来:傲娇石〕〔奶系甜心:吸血殿〕〔红豆〕〔元仙纪〕〔极品逍遥少年〕〔快穿:病娇哥哥,〕〔沉沦之海〕〔大罗天纪〕〔校园修仙学霸〕〔兽医皇后〕〔婚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