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锋叶寸心〕〔火影世界的mc玩家〕〔韩娱之光阳〕〔天降萌宝神助攻陆〕〔夜先生和亦小姐〕〔我有一个可成长的〕〔无限电玩城〕〔朕有帝皇之气〕〔林凡凌雪菲〕〔最佳豪门女婿〕〔入骨情债共缠绵〕〔不败狂婿〕〔叶城〕〔龙门兵少〕〔叶轻魂沈碧晨〕〔天骄战王〕〔杨尘凌雨瑶_〕〔绝世狂龙战神沈七〕〔退役兵王沈七夜林〕〔东海王者沈七夜林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兽之墟 第五十四章 敌人来了
    梦呢喃

    昨夜夜半孤枕畔

    佳人至

    依旧桃花面

    共语多时却低眉

    半羞又半喜

    互诉衷肠红烛催

    欲去又依依

    惊雷一声方觉来

    知是梦,不胜悲

    那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地震了吗?还是某个山洞里瓦斯爆炸?

    老兽王身后原本站着为他倒酒的,之前那一位领队侍女,突然动了,只见她走到四道窗子中间,拉了一下墙上的一根挂索,只听那没有窗扇的窗框外面,一阵“嘎啦嘎啦”的动静,就见那窗框之外,一道宽宽的木梯子从这风后祠的二层天台顶部挂了下来,紧接着这女子就翻身从窗框跨了出去,沿着那梯子攀爬了上去。

    老兽王基本属于半瘫痪,龙儿手脚不太灵光,我心里急,便也从窗框处翻出去,脚在半米多宽的挑檐上一垫步,纵身便跳到神庙顶上。

    我和先我一步上来的那位侍女均是抬手搭个凉棚向那巨响传来的方向望去,我目力虽是极佳,但也主要是夜能视物,此地距离那昨夜我和龙儿歇宿的山崖上的平台,直线距离差不多有一公里还多,我也看不真切,但隐隐约约似乎能看到,此刻,几条黑黑的影子,正从那平台之上的密道口晃悠了出来,站在那平台的悬崖边不动,似乎也是正向我们这边张望!

    我还没来得及努力仔细看个真切,却见那几条黑影动了,一动起来就大致能看请,那里共有四条黑影,其中三个正以极快的速度,从那个破朽的山道疾奔而下,很快他们的身影就被那座由高大树木形成的,所谓的虎林的林木树梢给挡住了,另一个身影,速度稍微慢些,但他移动的方向,也正是下山的山道。

    我正想赶紧下去通知龙儿和兽王凿齿,身旁那个侍女却似乎也看到了那些人影,对我轻声道:“别急,再看看,他们进了虎林,不见得能出来。”

    我心想,若那四条人影是先前的两个赏金猎人再次返回,且带来了帮手,只怕那林子里的老虎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果然,短短两分钟之后,那片原本寂静的虎林的树梢上方,突然间就掠起了一大群鸟,似乎受到什么人或事的惊扰,那群鸟是四散飞去的,其中一些在努力向天空飞去的时候,还发出了很惊恐的“叽喳”声。

    而紧接着,那片虎林的方向,一声接一声地,不断传来虎啸声,那一声声的虎啸,充满了怒气,似恶吼、似哀嚎,却偏偏失去了老虎那独有的王者霸气。

    而以此同时,靠近神庙背后那个林中村落里,也猛地传来一声威震山林的长啸声,那声音绵延不绝,刚开始时是在神庙后面,片刻之间,声音已经到了林中村落之外,并朝着虎林方向绕了过去。

    这下我身边那位侍女领队才慌了神,道:“不好,敌人太强,虎群挡不住,少主人......”

    我不待她说完,疾跑到屋顶边缘,从屋顶跳到二层,纵身回到屋内,对老兽王和龙儿道:“不好,应该是那两个赏金猎人又找了两个很强的帮手,炸开了大墓被堵的通道,此刻已经从山上下来了,正在虎林中殴打那些老虎,这些人的体术据说甚至还在兽人族兽王之上,我的体术只怕也占不了便宜,而且还掌握这极其先进的各种科技的玩意儿,龙儿你也吃过他们的亏,咱们还是快走吧。”

    这时那个侍女也顺着梯子回到了屋中,对老兽王道:“敌人有四个,正在与林中群虎纠缠,少主人和大狰兽已经赶过去支援了。”

    说来惭愧,我虽然尚且还算得上是个年轻人,此刻却没有了什么胆气,而那老兽王却突然问了我一句:“小友,这些什么赏金猎人,依你看就是囚禁了我族兽王梼杌的那些人吗?”

    我想了想,肯定地点了点头。

    老兽王又问道:“我能看出,你也是体术高手,依你看,这些赏金猎人的体术和你相比,孰弱孰强?”

    我虽然不愿承认,但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地道:“我虽然没和他们用体术战斗过,但我见过其中一个猎人,那人是手臂都是一双机械手,想来不好对付,而且此刻那边只不过三个猎人,就能将你们虎林之中的群虎揍得哀嚎震天,这种实力和手段,我绝对办不到。”

    老兽王垂手静思了大约十秒钟,忽然抬起头来,神色变得十分镇定,且一改之前颓丧的模样,眼睛里也有了些光芒,只听他豪气干云地哈哈大笑道:“该来的始终要来,我们凿齿家族清闲了几千年,传到我这里,没想到我都快老死了,还能遇上点大阵仗,通知孩儿们,拿上家伙,全部到神庙前列阵!”

    那个侍女也不说话,略一屈膝躬身,转身便下楼去了。

    老兽王又转头看了看我和龙儿,道:“二位小友,此事与二位无关,而此刻敌人所在虎林的那个方向,等下若是虎群和我那孩儿挡不住了,他们应该会是从此间的前门攻过来。

    这里一层大厅里,从神庙的后门出去,穿过林子里面我那些家人所住的村子,你们细细数,在第十二处和第十三处屋舍之间,有一条小路,可以绕道过去到达虎林,既然大墓被堵的通道已经炸开了,那你们穿过虎林,就从山道那里上去,还是回到上面的世界吧。

    我原希望二位能将小犬带离这场祸事,但这孩子已然带着狰兽和敌人动上了手,若是败了,只怕无法全身而退,看来这也是天意,不过这孩儿小小年纪,就有此胆色,老夫甚是欣慰。

    若如你所说,这些敌人过于强大,老夫也毫无怨言,家族使命所在,虽死亦不避之,但那灾祸之源,想来他们就是掘地三尺,也找不到,哈哈。

    能在死前认识二位,老夫甚是荣幸,但还有一件事,老夫不吐不快。”

    说到这,老兽王又仔细地看着龙儿,口气温和地道:“这位姑娘的身份似乎有些蹊跷,你身子虽然羸弱,但你身上的灵力,也就是你们异人族所说的灵气,却似乎比老夫这个兽王的灵力还要强上数倍,这么强的灵力,老夫不但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而且依老夫看来,你只怕还没有真正觉醒,你这样的人物,有朝一日一旦真正觉醒,想来,你若为善可拯救天地,你若为祸则可毁天灭地,还望姑娘慎之,慎之。”

    说完这话,老兽王不再说话,闭上了双眼,似乎在调整休息,准备即将到来的一场不可避免的护宝之战了。

    老兽王慷慨陈词,似乎已经决意赴死,这般悲壮铿锵之话竟然是从一个兽人族的兽王口中说出,令我也不免有些动容。

    但想来这却是我第二次听到有人说龙儿将来可以毁天灭地了,上一次是轸水蚓那妖妇,若这些人所说的,不是没来由的屁话,那龙儿身上似乎应该还蕴藏着极大的潜力,想到这儿,我也不禁也看了看龙儿,却见她依旧眉目和顺,脸上没有一点点表情变化,似乎她对于老兽王的这番话,心中未起任何一丝波澜。

    就在此时,楼下人声攒动,显然是那些村中之人都到齐了,四个侍女上到二楼,又是轻手轻脚地将老兽王抬到软榻之上,就向楼下走去,我和龙儿赶紧跟上,那四个侍女下到楼梯转角平台上,将软榻放下,这时,我才看到,下面大厅里,竟然站着约有三十多人,男女都有,这些人排成四排,两排女子在前,两排男子在后,都是身着劲装,手持长戟,见到主人下来,原先一点点窃窃私语,都没有了,几十人在这偌大的风后神庙中,寂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却见那垂垂老矣的兽王凿齿,用他几乎快要睁不开了的眼光向下面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突然用双手在榻上一撑,站了起来。

    我和龙儿都是一愣,有两个侍女想要搀扶他,也被他甩开了手。

    却见这老兽王神情坚定,用极有气魄的声音大声道:“众位家人!我凿齿一族自祖先风后葬到此处起,诸位的先辈和我凿齿的先辈,一直安逸自在,与世无争,不想今日,我们却将要遇到最为危险的敌人,这些敌人和之前遇上的不同,实力极其强大,但我想要问一句,诸位可还记得我族祖训?”

    一层大厅之中,此刻整整齐齐站着的三十多人竟然异口同声齐刷刷地大声道:“记得!”,顿时,这声音在大厅之中回响了几次。

    除了高中和大学时候的军训,我从未有过这样的体会,不免也有些震撼。

    只听老兽王又道:“诸位可曾忘了,凡我凿齿一族门下,头可断,血可流,人在虎魄在的誓言?”

    那三十多人又是齐声叫道:“不忘!”

    “好!”兽王凿齿大叫一声,旋即又喝道:“诸位,且随我出门迎战!”

    像是经过多次演练一般,下面那三十多人,随着老兽王这一声“好”,整齐地转过身子,齐步走,从前门处鱼贯而出,很快,无声地在风后祠大门前的场地上,依旧站成了四排,这次却是两排男人在前,两排女人在后,这次队伍站的间隔更大了些,所有人都沉下腰,将手中的长戟,斜斜举起,对着湖中大堤的来处。

    老兽王向着我和龙儿挥了挥手,回身便走下楼梯,步履轻捷,完全不像个老人,那四个侍女和四个穿短铠甲的侍卫就跟在他身后,很快这九人也走出了大门,站在大门的台阶之上,四个侍卫向台阶下走下去,却没有走远,就站在最下面一层台阶下,却没有像那四排男女一般斜举长戟,依旧是直挺挺地杵着。

    而那四个女子,却没有走下台阶,而是依旧站在兽王旁边,只不过,这次她们站到了兽王的身前。

    我和龙儿并没有急着逃,也下到大厅里,站在门内望着这个场景。

    这时到了外面,我才看清楚,前面的队伍,刚好每排八人,四排共有三十二人,但这些人里,却并不都是成年人,其中有些人很年轻,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甚至后排的女人队伍中,还有几个孩子,男孩女孩都有,但他或她,却没穿铠甲,和女人们一样,穿着斜襟的短劲装,而每个孩子,却依旧手持长戟,巍然站立。

    虽然这里足有四十一人,男女老少都有,然而他们竟然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

    空气仿佛也凝固了,没有风,神庙前面这个小小的广场之上,此刻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那一刻的宁静一般。

    而且我还看到,在场包括兽王在内,所有的人,都是一脸坚毅。

    到了这时,我心里的某些柔软之处似乎也被触碰到了,我回头看了看龙儿,没有说话。

    而龙儿心中某些坚强的东西却也似乎被点燃了,她伸出小手放在了我的脖颈后,我心里立刻就传来龙儿用那传音入密的超能力传过来的话语声:“死鬼,我懂你的心意。其实我也和你的心思一样,此刻我们不能走,若是那把灾祸之源被那些居心叵测的赏金猎人夺了去,只怕会给人世间带来无尽的灾祸。

    等下敌人来了,能战而胜之固然好,但若是实力差距太大,你也不要勉强,我们尽力就好,情势若是不行,你就背着我用最快速度逃出去。”

    我温柔地望了望龙儿,对她点了点头,这样危急的时刻,忽然我那越到关键时候越不靠谱的臭毛病又犯了,我见龙儿的手还放在我脖颈后,依旧贴着我的皮肤,于是心里就开始想一件事,果然,有着比我养父更牛的读心术的龙儿,立时便察觉到了。

    看到这里不知道你们中有多少人想歪了。

    我心里想的事情是:不管我和龙儿此生,或者就是今天,会有怎样的结局,就算我今天战死在了这里,下一世我依旧会找到龙儿,我让龙儿记住,如果我死了,过了十多年,一个飘着小雨的晚上,当龙儿独自在家百无聊赖之时,突然听到窗外有人在哼唱一首威猛乐队的careless whisper这首歌,不用怀疑,那个人,就是我。

    龙儿却一脸疑惑,不解风情地又用那传音入密之法在我心里说道:“你说的这是首什么歌?开尔力思威四排,那是什么意思?”

    我心头大囧,我这才想到,十多次轮回转生的龙儿,唯一不懂的事,恐怕就是英文了,我忙在心里想:这是一首很好听的英文歌,歌名用咱们中文讲,叫做无心呢喃,歌里的主要意思就是:和你跳过一支舞,此生我再也无心和任何人再跳舞了。

    龙儿微微一笑,又在我心中传音道:“我们跳过舞吗?”

    我抓了抓头,心里又想:好吧,算了,换一首歌,你听过的,就那首送情郎吧,就是你记得的那首歌,一不教你忧来呀啊,二不教你愁啊,三不教你穿错了,小妹妹的花兜兜……

    龙儿到这时似乎才明白了,但她马上传音道:“这也太不吉利了,我不许你这样想,你给我快点收敛心神,敌人马上就到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大堤对面,那果林方向,几头猛兽踉踉跄跄地正向我们这里跑了过来,为首的,正是那头大豹子狰兽,后面仅仅只跟着三头老虎,它们速度很快,一千多米长的暗堤不到一分钟就跑完了,到了我们这边的广场之上,一头异兽和三头猛兽,都是气喘吁吁,身上还带着伤。

    那三十几头老虎,难道就只剩下这还带着一身伤的三只了吗?!

    而刚才它们经过湖中大堤之时,我隐约看到,那一大一小两边湖水之中,似乎同时有人从水里冒出了头。

    应该是那两只鱼人水妖。

    两个水妖从水中冒头出来,就未再沉入水中,看起来她们也似乎正在做着应战的准备,但这次的对手可不是普通人,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对其施展那诱惑之术。

    这时那三头老虎穿过严阵以待的前面队伍,走到四排人群的侧后方,就停了下来,继续喘。

    而那狰兽却没有停下,径直走到台阶之上老兽王凿齿的身前,俯下身子,这时我才看清楚,那狰兽的背上,并没有那个兽王的儿子,小兽王的身影。

    老兽王凿齿伸出手掌不断抚摸着那高大狰兽的背,过了一会儿,口中有些悲凉地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不消说,这老兽王,肯定有与这些异兽沟通的秘术。

    这时老兽王凿齿又回头看了看,见我和龙儿并没有逃走,苦笑了一下,对我道:“敌人果然很强,正如你所说,群虎挡不住,几乎都死了,我那小儿也被他们擒住了。”

    说着,老兽王转了回去,挺直了身子,大声道:“好好好,这样最好,老夫身为兽王,一辈子却庸庸碌碌,看来是时候变身和强敌痛快打一场了,说起来,力战而死,总是绝对要比寿终正寝来得过瘾一些!”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追妻令:老婆〕〔六零小夫妻〕〔坤宁〕〔我的主播升级系统〕〔红豆〕〔莲灵漪〕〔绝世杀神〕〔武道凌天〕〔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国际倒爷〕〔穿越到异世界的建〕〔烈血狂枭范建明李〕〔名门婚宠:温少宠〕〔进化吧二哈〕〔相师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