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狂龙战神萧〕〔武心潜龙〕〔至尊武魂〕〔陈平江婉小说〕〔陈青阳〕〔超级王者〕〔家财万亿〕〔海洋传说之魔法王〕〔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命运在我手〕〔陈平江婉〕〔顶级富二代〕〔我不想继承亿万家〕〔我不想继承〕〔超级人生〕〔送外卖的陈平〕〔顶级富二代陈平〕〔乔管家给我打十个〕〔我怎么这么有钱〕〔陈平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际之虫族宠婚 第58章 源源不断的恶意
    席凌正有此意。

    今儿是自己跟奥贝的婚礼,来的都是主星上的贵族,跟各个星球的主虫或是继承虫,看着婚礼,吃着蛋糕、喝着果汁,还有红烧肉什么的,这些东西一桌一样就一盘,吃完就没了,只能舔/舔舌尖算是回味了。

    开连锁饭店很挣钱的,还可以玩流动广告,都是钞票。

    席凌一方面打开了自己的知名度,另一面自然就是扫钱了,利用名人效益,自己的店也能红,只要他在明星这块能站在顶峰就行了。

    席风明面上是芒星最大的贵族之一,但他拥有军队,拥有话语权,只要狠狠心,玩玩手段,那些之二、之三就可以销声匿迹了。费斯已经在做了,他怕席凌嫁给奥贝后,奥贝又被虫陷害没有容身之地,而芒星比较远,又有守备军还算安全。

    “先在主星上试运营,若是可行再说,”席凌打起了太极。

    席风幽怨的看了眼自己的小虫崽,眼角已湿,一把抓着席凌的手:“比我高了,心眼也多了,什么时候跟雄父隔肚皮了?”

    呃……

    席凌面对席风的眼泪总是有些受不了:“可能跟你什么都没给我有关吧www.shukeba.com。”

    席风愣了愣,疑惑的看向费斯:“我以为你给了。”

    费斯的俊脸都黑了,能说什么?以为你肯定会给很多?于是两虫都忘了给席凌钱钱上路了!

    其实席凌面上正常,心里已经抽了,因为自己从席家拿走的那些东西都是顺手牵羊的→_→算偷不?真心郁闷。

    奥贝眼见席凌的雄父雌父不悦,淡定的开口了:“一切由娶的一方负责,你们放心,席凌在我这里没受半点委屈,以前如此,以后也如此我保证。”

    席风有些哽咽:“好好好,好虫崽,席凌就交给你了,若是缺什么记得跟我开口。”

    费斯目光闪过一道厉芒,不着痕迹的打量席风。这句话看似没什么,也没说实质上的内容,但费斯跟奥贝都是军虫,马上就明白席风这意思代表加入!共存亡!席风有那么喜欢席凌吗?奥贝伸出手,跟席风握了一下。

    席凌没有说话,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个便宜老爸除了雌性问题,似乎对自己真的挺不错,刚醒来那阵子,席风的眼泪可是真真切切,滚烫无比的,眼神中的关心与心疼无半分虚假,再加上费斯柔和的目光,甚至可以说满足了席凌没有父母的缺憾。一开始席凌更喜欢席风,因为他爱说话,字字肺腑,只是费斯娟秀,犹如细水长流般的温暖,源源不断的涌入心海,更无微不至。

    这个世界全民b/l且n/p风,席凌不该用有色眼镜对席风。

    而且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机,周围全是吃瓜群众,一个比一个耳力好。看席风跟费斯亲密的样子,肯定相处的非常不错,好奇啊,但席凌拉住了奥贝的手,跟雌父雄父告别,回自己的座位吃点东西,顺手发条短信,跟席风约定好地点,离开芒星这段日子,虽然没怎么联系,但席凌还是思念两虫的。

    奥贝都看在眼里,捏了捏席凌的手:“有你这样的小虫崽,是他们的福分。”

    “是啊,有你以后,我的福分也来了。”

    不正经,但我喜欢,奥贝红了耳尖,紧了紧身上的兽皮,席凌夹起一块红烧肉,喂给老婆吃。为了公平起见,所有桌上的红烧肉、糖醋排骨之类的都是一小盘,非常精致,其余肉菜都是大盘的,管饱。

    所以席凌把好吃的都夹给奥贝,自己吃点别的垫吧垫吧。

    啊……很多雌性软了,碎了,这么温柔的雄虫谁见过啊?瞧瞧,把最后一口糕点送入奥贝嘴里了。席凌好帅哦,那一头黑色的头发,柔顺无比,那目光总是波光闪闪的,璀璨又明亮,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雄虫呢?

    好想嫁给他!

    奈何席凌目不斜视,根本不跟他们对视,哪怕扫一眼也能明白红心一朵朵啊!

    奥贝更是挥拍高手,一旦有雌性坐不住了,想走过来攀交情,立即冰冷的瞥一眼,警告威胁。刚才杀巨兽的时候一下就完事了,根本没过瘾,谁要比划比划?╭(╯^╰)╮

    但……总有神经病挑战你的极限。

    这不,方言起身了,拿着玻璃水杯,这也是席凌弄出来的新玩意,特别漂亮。

    奥贝总不能瞪方言一眼吧?至从方言起身,一步步往前走的时候,周围热闹的气氛就凝固了,很多权利不如方言的都低下头,当没看见,但长辈那么多,基本一般都直视方言,甚至有些已经眯起来眼睛,不悦之色非常明显。

    婚礼,是神圣的,只有雌主、雌君才可以跟雄主举办纯洁的仪式,不容亵/渎。

    但方言惨白着一张小脸,目光一直落在奥贝身上,那些岁数大的虫一目了然,感情债最难平,还要看虫品,希望方言不要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才好。但方言的势力太大,野心勃勃,不仅娶了奥克当雌主,还有心跟几个王子有婚约,不容小视。

    奥克扬起笑容,也拿着杯子要跟在方言后面,奈何勃兰特按住了小虫崽的手。

    “雌父?我担心方言有事。”

    “你这么贴着没用的,只有吃了苦,他才懂得收敛,”勃兰特喝水,吃了席凌的蛋糕,微微点头:“瞧瞧别虫家的雄性,体贴入微,注重细节,方言可给你送过吃的?”

    奥克低下头,转着杯子,语气也清淡了:“雌虫天生就该为雄虫服务。”

    勃兰特冷笑:“没有谁天生就该为谁而生而死,你喜欢方言,我成全你了,但不能这样为他惹一身腥,让虫帝不快。他方言今儿可以让你当雌主,明儿也可以让老八老九当雌主,除非你能越走越高,明白吗?雄虫的爱并没有那么珍贵,只有你自己有权有势,他们才会爱你。”

    说的是他们,而不是他!

    爱和珍贵,是一样的吗?

    有权有势,自然有虫趋炎附势,这是千古不变的。但心呢?真能毫不芥蒂吗?

    奥克稳稳的坐着,不想反驳雌父的意思,于是视线扫了一眼老八,老八点了下头,起身追方言而去,毕竟是雄虫,再独特再稀有依然不是雌虫的对手,让老八跟着,奥克才放心,不过……奥克捏了捏雌父的手,以示安慰。

    老一辈的事儿奥克知道不少,自己这个雌父也算是万虫迷了。

    但雌父说的话,奥克并不苟同,掺杂了太多利益跟戒心,还不如不爱,奥克爱方言,至从见到蹲在草虫里软软的一团,晃动触角的小方言那一刻,奥克就知道自己栽了。方言的眼泪,无助的目光,令冷酷俊美的奥克心动不已。

    勃兰特的声音却悠悠传来:“方言太幼稚了,没事总往权利中心凑热闹,也不避嫌。”

    奥克皱眉:“怎么了?”

    勃兰特不悦的瞥了一眼小虫崽:“方言自以为天下第一,变异雄虫又如何?只要虫帝不悦,一杯□□足以,奥克,别看你雄父高高在上,他毕竟只是六级雄虫,除了权术跟狠心,什么都不会,嫉妒心倒是比天还高,方言此行跟作死无疑。”

    奥克已经脸黑了。

    勃兰特却没有放过他:“宇宙虽大,但虫帝必须独一无二,不容亵/渎,奥克,方言贵就贵在米青子上,可别你的肚子还没鼓起来,方言就被弄死了,你要以后代为重。”

    浑身一僵,雌父的话虽然难听,却字字诛心。而且这世上最了解雄父的虫,自然是雌父!难道虫帝一直在意方言吗?方言风头太盛了,奥克立即看向右前方,今天是奥贝大喜的日子,自然坐在虫帝下首,以示宠/爱。

    方言已经站在奥贝前方了,递出手里的水杯:“恭喜你,可惜,雄主不是我。”

    奥贝居然没说话。

    避嫌吗?方言眼睛都红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看似柔弱的不可思议。

    八王子错开一步站在方言后面,因为冷场了,他怕方言难受就主动开口跟奥贝说话:“恭喜哥哥,祝你幸福。”

    虫族没那么多华丽的词语,面带笑容,说句恭维话就行了,连礼物都不用准备,多好!

    “谢谢,你什么时候过门?”奥贝目光落在老八脸上。

    这话跟打脸一样,老八嘴角一抽,明明态度谦和恭顺,还是让四哥不快了。过门这种事,不是雄主说的算吗?我哪能现在回答。不过,老八还是充满期盼的看了眼方言,希望雄主怜悯,别让自己丢脸才好。

    奈何方言一颗心都放在奥贝身上,居然没有理老八。

    虫帝就坐在上面,方言在自己的小虫崽堆里左挑挑、右捡捡……

    虫后心里美滋滋的,低头看了看指甲,就在这时,旁边伸过来一双更加漂亮的手,将自己的手包在掌心里。

    虫后抬头看去,笑的更加美丽动人了。

    虫帝很喜欢虫后的指甲,亮晶晶的,血红一片:“怎么想到的?”

    “席凌做的,你看奥贝的指甲,比我的还漂亮呢,”撇撇嘴,看似不悦,实际上充满自豪感。

    虫帝果然看向奥贝,奥贝的指甲上画着花,格外美观大方,将手指衬托的更加修长好看了。虫帝的目光扫到勃兰特,他跟奥克交头接耳,在周身释放了一层能量罩,在说悄悄话,好想听!

    “要叫他过来吗?”

    “你不是讨厌他?”虫帝反而问了。

    “当然讨厌,可你喜欢,”虫后没那么大方,很想让虫帝灭了方言这种没眼力健的,或是挑起事端让勃兰特跟虫帝发生冲突,但……今天是小虫崽的大日子,虫后宁愿息事宁人,更不想让虫帝生气:“你瞧方言,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启八六〕〔都市神龙狂兵〕〔极品逍遥少年〕〔天价宠婚:霍总的〕〔千金归来:傲娇石〕〔极品上门女婿〕〔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六零小夫妻〕〔科举兴家:首辅小〕〔重生之第一名媛〕〔我一定是到了假的〕〔特种兵王都市逍遥〕〔大罗天纪〕〔重生最强丹帝〕〔宇宙最强挂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