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狂龙战神萧〕〔武心潜龙〕〔至尊武魂〕〔陈平江婉小说〕〔陈青阳〕〔超级王者〕〔家财万亿〕〔海洋传说之魔法王〕〔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命运在我手〕〔陈平江婉〕〔顶级富二代〕〔我不想继承亿万家〕〔我不想继承〕〔超级人生〕〔送外卖的陈平〕〔顶级富二代陈平〕〔乔管家给我打十个〕〔我怎么这么有钱〕〔陈平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星际之虫族宠婚 第102章
    奥贝瞥了一眼,看资料。

    席凌围前围后,抓耳挠腮:“我真的很喜欢,只是,昨天怕一激动伤了你,我……老婆,别不理我嘛www.shukeba.com。”

    撒娇卖萌了,趁机露/露毛乎乎的耳朵,摆了摆,应该很可爱。长长的大尾巴故意蓬松着,缠在自己腰间,把尾巴尖抓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席凌很纠结,目光泛着可怜兮兮的情绪,小模样别提多委屈了。

    席凌这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奥贝还真就吃这一套,以前是,现在也是,眼前的资料立即变成乱码,一个字都看不下去,眼神总是飘到席凌身上,若是不道歉,就是自己残忍。叹气,奥贝一摆手,席凌屁颠屁颠的坐在老婆怀里,又乖,又呆,还眨眨大眼睛刷刷眼睫毛。

    奥贝……一点脾气都没有了,真的。

    亲了亲席凌的眼角,这里真的有泪,奥贝又不高兴了。

    “老~婆~你别生气了,你知道我有多喜欢碰你,只是昨天真的被你吓到了,以后,我一定干……喂饱你好不好?”

    “好,”奥贝耳尖也红了,只是脸上依旧没什么好表情:“席凌,我知道你在装可怜,但这眼泪,我……难过。”

    呃,席凌连忙道歉:“没哭没哭,就是困了,你也知道我学了一夜嘛!”拉长音。

    “好好说话。”

    好吧,奥贝是纯爷们 ̄へ ̄

    “刚收到宫里来的消息,不如我们趁机逛逛吧?或许还能看虫后呢。”

    奥贝嘴角一抽,目光不悦:“打着看虫帝的幌子我们逛?”眼角也抽了,这席凌,真是天大的胆子,不过我好喜欢。奥贝咳咳两声,知道席凌也是想让自己出去走走:“那……好吧,咱们不能太猖狂。”

    “行,低调的猖狂!”

    “……”

    席凌搂着奥贝香了一口:“放心,虫帝不会见我们的。”

    “怎么回事?”

    “他那么聪明我只是提个醒而已,不用管了,咱们过好日子比什么都强,”席凌转移目标,又亲了几口,被奥贝按住加深了这个吻。席凌翻身压住,来个法式辣/吻,奥贝的所有经验都来至席凌,自然不是对手,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媚眼如丝了。

    “雄主~”

    “想要?”席凌勾起嘴角,昨天才三次,确实是被奥贝刺激了一下才不敢做第四次,早上吃完饭了没什么事,就补回来吧。席凌一冲动马上执行,扒了、吃了、播种!就算肚子里有崽也播种,我是勤奋的小园丁,嘿嘿~

    奥贝其实很喜欢在沙发上,地方小,却……挺刺激的。

    做完了,黏/黏/糊/糊一会儿才进宫,果然跟席凌所料一样,虫帝称病不见,希伯也没出来。护卫手一伸请虫离开,还提了一句允许探视虫后。

    于是奥贝跟席凌往虫后宫走去,路过花园时脚步变慢,逛了逛,吃吃水果魔植果,喝喝果汁,来口蛋糕,席凌怕奥贝饿,把肉干都拿出来了。虫后得知他们俩优哉游哉,担心被抓把柄什么的,特意发消息提醒他们虫帝还病着别笑赶紧离宫。

    看着奥贝光脑的席凌帮老婆回一条:我们来看你喽妈~

    因为禁足的事儿,真的很想念小虫崽们。虫后亲自站在宫门口翘首以盼的模样,别提多着急了。

    席凌拉着奥贝行礼,虫后直点头,平时大大咧咧那是装的,今天可不是,今天太高兴了。虫后马上把他们俩迎进去,把最好的都摆上,摸摸奥贝的肚子,关心关心席凌的学业,稀罕的不得了。

    席凌最会哄人了,马上逗的虫后笑得很开心。

    一直待到傍晚吃完饭,才往行宫走,奥贝又困了,整个虫奄奄的,眯着眼睛。席凌看不过去,打横抱起,奥贝有些吓到了,却没有拒绝,干脆搂住雄主的脖子闭上眼睛,熟悉的味道令奥贝很安心,不知不觉中真的睡着了。席凌就一直抱着慢走,没坐任何交通工具,这样挺好,怀中的重量让他觉得无比幸福。

    很多虫都看见了,默默羡慕,席凌与奥贝的爱恋早就有名了,远播星际,家喻户晓,甚至席凌的地球都改法律了。度蜜月时占领了地球,地球又为了生存送来很多和亲的王子,而奥贝军中那些接受王子的虫,又申请了星际调离。

    奥贝准许了,包括贝克在内,都移居地球,成了那里的领导者,贝克更是做了统帅,他所爱的奥尔加斩荆披棘,成了统一全球的雌性帝王。这又是一段艰辛的故事,席凌都知道,也送上祝福,他们的婚礼也很盛大,席凌还送了一个亲手雕刻的玉玺→_→让奥尔加的皇位变得更正统。

    奥尔加级别那么低又如何?

    都是贝克宠的,一个4s已经可以横扫地球星域了。

    席凌的目标比安分守己的贝克高多了,他要守护的是未来的星际帝王,奥贝!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奥贝已经显怀了,席凌没有踏出过行宫一步,自然天天围着奥贝转,而奥尔也没恃宠而骄,也没发过脾气,两虫甜甜蜜蜜,天天见面还难舍难分,黏糊的像连体婴儿一样。

    这一日,席凌贴在奥贝肚皮上,感受里面的小生命,而奥贝在看八卦。

    奥翔出了不少问题,遇到了两回危险无比的暗杀,奥翔心有余悸,真的差点死了,而死的自然是挡在前面衷心无比的属下。奥翔干脆玩起了计中计,弄个跟自己很像的家伙,招摇撞骗。别说,还真就抓住一个奸细。

    严刑拷打之后,奥翔面色阴狠,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其智囊团也商量出一个结果,勃兰特的可能性是百分之30,奥贝有百分之70.

    谁都知道奥克的最大阻碍不是奥贝而是奥翔,奥翔健健康康,已经有虫崽子了,地位牢靠,虽安分守己数十年,但手下虫才辈出,隐藏在暗中的势力庞大无比,非同小可。最重要的是奥翔非常狠/辣,又极会隐藏自身,收敛锋芒。

    想做/掉奥翔很难,他东征北战,打理不少极其偏远的星球,因为不发达、不富裕、甚至没有经济价值的矿产,又是被奥翔攻占的星球,虫帝也没多关注,基本上一股脑都交给他打理,因为附近除了奥翔的部队没有其它选择。

    奥翔很聪明,从来不在主星晃悠,远远的,看似无害,实则抛光隐晦。

    所以,奥贝对奥翔动手,大家会怎么想?一定怀疑勃兰特。若奥翔死,勃兰特跟奥克就是最大的受益者,一般来说,只要不傻,就会有所顾忌。但……也更有可能忽然下手,勃兰特极其受宠,只要肯装无辜的话,应该不会有麻烦。

    因为奥翔心里明白,虫帝雄父对自己没感觉,就像捡来的小虫崽子似的。

    奥翔极其睿智,也没多想,把烦恼丢给奥贝了,只要奥贝不傻便会与我合作。于是,今天早上刚吃完肉/肉,奥贝就收到视频了。

    奸细被打得皮开肉绽,身上没一块好地儿不说,脸上红一道绿一道,跟厉鬼似的将奥贝的命令说出来。

    席凌虽然没看图像,却听见了声音:“一瞧就是陷害,陷害我们家小宝贝的都欠收拾。”

    奥贝倒一点都没受影响,大手摸/摸肚子,又摸/摸贴在身上的席凌:“还小呢,你能听见什么?”

    “不小了,都鼓出来了,”席凌蹭了蹭奥贝的掌心,柔软的发丝从指缝中穿/过,让奥贝有些失神,席凌却没发现:“你知道吗?我听说勃兰特怀了。”

    奥贝眉头一挑:“他……”怎么可能?奥贝多多少少清楚雄父的意思,宫里一虫一个崽子,不多不少,看似无情,实则给每个雌虫都留了退路。但前提是你必须知情识趣儿,若贪/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就另当别论了。

    “在想什么?”

    奥贝回神,垂帘看着席凌,另一只手轻轻的捏了捏雄主的小嫩脸:“没什么,奥翔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问我喽?”

    “是啊,不是你说的我不可以多思多想吗?”奥贝装无辜了,非常难得,抿了下唇又道:“你说过我不可以辛苦,不可以操劳的。”

    席凌目光晶晶亮,顺势往上靠来:“最后问你一遍,对奥翔真没一点手足之情吗?”

    “没有,我只认虫后的肚子。”

    席凌歪头一笑,邪气横生:“行,奥翔身边肯定有虫帝的奸细,我们顺水情还是要做的,只要奥翔迟迟不出事,急的会是勃兰特跟奥克。”

    “你啊,越来越坏了!”

    “怪我喽?”席凌也装委屈,那小眼神,小表情,跟真的似的。

    “不怪你,怪我。”

    “那……你既然知道错了,你就亲一个呗!”席凌顺杆爬,闭上眼睛,奥贝靠近,呼吸喷在脸上,闻着熟悉的味道,席凌陶醉了。

    这个吻很悠长,就像奥翔发完视频后却石沉大海的心一样,奥贝到底什么意思?一来没跟自己联系,二来没派遣属下过来,三来就像撇清关系似的。而实际上,奥贝跟席凌有派虫过来,暗中保护奥翔调查刺杀事件,看似忙碌气氛紧张,实则装模作样。

    装给谁?自然是虫帝。不跟奥翔联系是不想被泼脏水,若奥翔拿通话记录做文章,反咬一口就麻烦了。

    又过了几天,希伯发来消息:谢谢,很感激你。

    席凌摸着奥贝鼓鼓的小肚子,眨下眼睛,歪头看向奥贝:“希伯……希伯这是也怀了?”

    奥贝沉思了一会儿才点头。

    当天傍晚,席凌的脸色忽然古怪起来。奥贝挑眉询问,席凌表情更精彩了。为什么?因为这比后院起火更严重。先有希伯,再有虫帝突然出现造访,这日子,没法过了/(t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启八六〕〔都市神龙狂兵〕〔极品逍遥少年〕〔天价宠婚:霍总的〕〔千金归来:傲娇石〕〔极品上门女婿〕〔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六零小夫妻〕〔科举兴家:首辅小〕〔重生之第一名媛〕〔我一定是到了假的〕〔特种兵王都市逍遥〕〔大罗天纪〕〔重生最强丹帝〕〔宇宙最强挂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