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顾道长生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凤凰山产业基地(下)

时间:2018-06-21    小说作者:睡觉会变白  章节目录   书页
    “喔喔喔……”

    鸡鸣声声,打破了小村庄的宁静。

    九月份的天还很长,太阳尚未升起,但天光已经透亮。这个刚刚苏醒的小村子,就在白城南面,名为太平庄。村民世代以务农为生,与北方的大多数乡村一样,不算贫瘠,也不算富裕,就这么喘喘息息的活着。

    高明德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今年五十多岁,年轻时也曾闯荡过,后来落叶归根。膝下有个儿子,在盛天落户,还算孝顺。

    人一到了年纪,睡眠就变得很轻。他早早的就爬起来,先是手脚麻利的拌猪食,喂完了猪又喂鸡,喂完鸡又开始扫院子。

    约莫七点多钟,他才回屋煮了锅面条,算是早饭。

    老头饭量颇大,就着自家种的黄瓜和大酱,一锅面呼噜噜的就下了肚。他一抹嘴巴头子,穿戴利索,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出了门。

    压着坑坑洼洼的土道,七拐八拐的出了村,然后往北,又上了一条柏油路。老头蹬着车,目视前方,貌似精神专注,实际脑子里在莫名走神。

    他活了五十多岁,没啥大本事,如果非要挑出一样,那就是干了二十年的酿酒手艺。

    年轻的时候在外省酒厂,从学徒做起,慢慢熬成了正式工,又慢慢熬成了老师傅。钱赚的还行,可惜身体也累了病,不得不提前退休。

    回乡之后,他就远离了那套手艺。本以为不再提起,谁成想在两天前,一个姓曾的年轻人登门拜访,说是办了一家小酒厂,请自己过去指导指导。

    瞧瞧,指导!这就是会说话的。

    当然,光凭这个还不够,等人家把一摞子月薪拍在桌上时,高明德才彻底动了心。

    老头不傻,全国的酿酒厂都没有这个价,但他也不怕,一把年纪有啥可图的?更何况儿子准备结婚,买房的钱还没着落。

    “哎,老高头!”

    他正骑着,忽听背后有人叫喊,回头一瞧,却是同村的一个老家伙,姓李。这位是祖传的木匠手艺,十里八乡的扛把子,正载着工具箱,满面红光。

    “你去哪儿啊?”他问。

    “去山北那边,接了个大活,你猜多少?”李老头得瑟道。

    “我管你多少!”

    “嘿嘿,这个数!”

    李老头比划了一下,见对方一脸淡定,颇有些自讨没趣,问:“哎,你去哪儿啊?”

    “我也去那边。”

    高明德不愿透露,便道:“哎我说,那边是不是要搞开发区啊?这段就没消停过。”

    “管它搞什么,咱们有钱赚才是正茬。”

    俩人结伴同行,很快过了凤凰集,再往北走三十里,眼前突现出一片小巧的工地。没有尘土飞扬,机械轰鸣,反而显得十分安静。

    工人也不少,但一瞧都是老把式,搁别处是大师傅,搁这纯当小工用。

    李老头招呼一声,自去寻找组织。高明德却有点蒙,只约了大概地点,可究竟要去哪儿啊?

    “您好,您就是高师傅吧?”

    正此时,一个年轻人跑过来询问。

    “呃,对对。”

    “等您好一会了,您工作的地方不在这儿,我带您去。”

    人家非常热情,高明德不明所以,但也只能跟着对方。结果走了几分钟就感觉不对,这是要上山啊!

    “那个,我是来看酒厂的。”他小心提醒。

    “是啊,就在上面,不算太高,二十分钟就到了。”年轻人笑道。

    没办法,老头只得继续前行。

    果然,没过多久,就见前方出现一条岔路,往左面延伸开去。俩人左转,拐过一小片树林,终于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座小院子,三面林木环绕,山泉水汇成的溪流在门前经过,清澈潺潺。地势不高,约有七八十米的海拔。

    “这是酒厂?”老头一愣。

    “我们规模不大,应该叫酒坊吧。”

    俩人进了院,见四面大屋,空间宽敞,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听到响动,跑出来迎接。

    “这位是郭飞,以后就是您的徒弟。”

    “师傅好,我在酒厂干过几年,什么都会一点,就是不太精通,请您多教导。”

    他的态度很让高明德满意,点头道:“好说,先看看设备。”

    “好的,这边请。”

    说着,三人进到酿酒间。

    老头抬眼一瞧,立马惊着了,这可是国内最顶级的酿酒设备,一般大酒厂才舍得引进。他忍不住问:“你们成本太高了吧,能挣着钱么?”

    “呵……”

    年轻人没应,笑道:“听说高师傅精通固态酿法?”

    “嗯,有过几年经验。”

    “那太好了。我们主要酿白酒,原料是米糠,以后您多多费心。”

    “只用米糠?那味道可一般啊。”老头皱眉。

    “暂时先这样,以后还会有别的原料。”

    “你是东家,你说的算。”

    紧跟着,三人到各屋转了转,仓库、酒窖、卧室、厨房、卫生间等等,一应俱全。尤其库房里的米糠和大米,老头拈出一点搓了搓,心中愈发惊异。

    这米好生古怪,到底是什么酒坊?为毛要建在这种地方?

    而逛到最后,年轻人仍挺着一张笑脸,道:“高师傅,如果您满意的话,我们就把合同签了。如果您不满意,之前的那点钱就算辛苦费,我送您回去。”

    “……”

    高明德抿了抿嘴,终究抵不过现实压力,咬牙道:“行,我签了!”

    “我也签!”郭飞道。

    “那好,我们的合同很简单。”

    年轻人摸出一纸文书,道:“三年期限,每月两天假,一切保障福利全有……我们的要求就两点,一是酿出好酒,二是,你们千万要保密,不要对外透露。”

    说到最后一点,他的表情忽然很诡异,还带着点神经兮兮的味道。

    老头文化不高,郭飞便把合同翻看了几遍,奇道:“违约责任方面,你怎么没写?”

    “违约责任?嘿嘿,你们最好不要违约……”

    年轻人咧开嘴,让他们签字盖章,临出门又叮嘱一句:“记住,一定要保密。”

    …………

    那家伙走后,高明德就跟郭飞聊了聊。

    郭飞是草河口的,迁移到白城,以前开过酒厂,后来染上赌瘾,把积蓄和安置费输个一干二净。现在老婆孩子都跑了,他算是幡然悔悟,重新做人。

    他也不清楚啥情况,只知道待遇好,薪酬高,便来试试运气。

    高明德一听,愈加发愁,吧嗒吧嗒抽了一袋土烟。最后想通了,愁也没有,反正合约都签了,那就干呗。

    老头是行动派,说来就来。

    按照一般程序,酿酒之前要备好曲。酒曲分大曲和小曲,大曲用麦,小曲用米。既然原料是米糠,那自然制小曲。

    过程很繁琐,先把米粉碎、过筛,加水拌匀,在曲模中踩成曲坯。然后在曲房内铺上稻皮,将曲坯运入房中排好。

    上面先放一些芦苇秆,再搭一层曲块,再放一些卢苇,一共能叠放三层。

    到这里,第一天的工作就算完成。接下来,便是将曲室封闭,温度会逐渐上升,经过36-37小时,曲坯就能上霉。

    然后是晾霉,起潮火,养曲,需要一周左右,曲坯才能正式出房。

    高明德身带病患,主要负责指导,郭飞也有经验,干的非常利落。不知不觉,就到了黄昏时分,夕阳残照,层林尽染。

    老头搬了张藤椅,坐在溪水旁,看着四周风景,忽然觉着有些惬意。

    唉,还是酿酒最爽快!喂猪喂鸡什么的,自己压根就不喜欢。今天的活儿不错,有信心能制出一批好曲,然后酿出几锅好酒。

    高明德坐了一会,看看时间,便要约上郭飞一起回家。

    他刚站起身,就听耳边传来一句轻轻柔柔的问话,仿佛在虚空中骤然出现:

    “咦,您就是酿酒师傅吧?”

    “谁?”

    老头激灵一下,瞅了瞅左右,却不见半个人影,“你是谁?”

    “哈,我来给你送草药的。”那声音忽变,像有两个人在讲话。

    咝!

    高明德猛然抬头,只见屋前那棵十几米高的树上,竟然坐着两个小姑娘。年纪不大,皆是秀美脱俗,像极了两只吸收天地精华的山中精怪。

    “……”

    老头连牙床都在打颤,一个字都讲不出口。

    “这个给您!”

    就见稍大一点的姑娘摸出个陶罐,随手一扔,那陶罐平平稳稳的落在地面,连点尘土都没溅起来。

    “里面有一些草药,可以加在酒曲里,您就分开酿。”

    老头见她态度亲和,装起胆子问:“你,你们到底是人是妖?”

    “废话,我当然是人了……哎哟,你别心软了,咱俩回去还有事呢!”

    稍小一点的姑娘颇不耐烦,不断晃着同伴的手臂,同伴拗不过,只得叹了口气,然后屈指一弹。

    高明德睁大眼睛,有两只古怪的像蚊子样的小虫突然出现在跟前。其中一只嗖地就钻进了肉里,另一只飞了两圈,逮住闻声赶来的郭飞,也溜溜钻了进去。

    老头身子一抽,只觉心神中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好像被对方掌控的感觉。

    “啊!鬼,鬼……”

    郭飞更吓得摔倒在地,胡乱抓着脸,似想把虫子抠挖出来。

    “嚎个屁啊!”

    小姑娘特讨厌,掰下一截树枝就甩了过去。那不尖不钝的树枝扎在郭飞身上,丫痛的一抖,还真止住了哭喊。

    “记住,听话就没事!”

    她警告了一句,又拽着大姑娘教训:“走啦走啦,婆婆妈妈的……”

    话落,俩人身形一闪,跟着几个起落,转眼就消失在林中。

    高明德简直目瞪口呆,诡异的安静了一会,又听呜呜咽咽的声音响起,郭飞居然哭了:“呜……我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婆孩子没了,家产也没了,好容易找份工作,还能撞到鬼……呜呜……”

    这哥们五大三粗,心思倒很柔弱。他嚎了半天,老头也烦,吼道:“行了,鬼什么鬼?你见过有影子的鬼?”

    嗯?

    郭飞被他一吼,也慢慢清醒过来,抹着眼泪道:“师傅,她们,她们到底是什么人?咱们吃了虫子,会不会死啊?”

    “我特么上哪儿知道去!”

    高明德也很糟心,不过顿了顿,神态又变得很模糊。老年人最信这个,害怕的同时又生出一种蛮期待的念头:

    “难不成,难不成真有神仙?”

    …………

    “我跟你讲,那帮人不用点手段不行的!那是酒坊啊,人家酿出来肯定自己先尝尝吧?只要一尝,傻子都知道你有问题。

    咱们家的酒可是灵酒,一口金枪不倒,两口百病不生。你怎么防,他们都得偷着喝。偷着喝就算了,你知道谁是间谍,谁是见利忘义,今天得着消息,明天就给你卖了!

    所以啊,咱们就得控制住。又不是害人,只要他们自己不作死,还能亏待了他们?”

    俩妹子回谷的路上,小堇一直在巴拉巴拉的给龙秋灌输思想。龙秋挠了挠头,道:“你说的我都懂,可是……”

    “别特么可是了!哎哟,我怎么也跟带孩子似的?”

    小堇的耐心到了极限,懒得再张口,拽着小姐姐蹭蹭赶路。

    很快,俩人过了半山亭,再往上,景致已经大变模样。那些没啥用的树木都被放倒,清出大片大片的空地,单以内山来看,分为前山,山谷,后山三块区域。

    前山种果树,后山种茶树和灵米。

    山谷以方圆二十公里为界,不能再开垦了,不然就坏了气氛,以后主要修些建筑。

    顾玙正拿着图纸跟小斋商议,见她们回来,问道:“怎么样?”

    “草药给他们了,看样子还不错。”龙秋道。

    “嗯,那就好。”

    小堇则凑过来,抢过图纸一瞧,惊道:“哇,你们俩大手笔啊,这是要开宗立派么?”

    龙秋也好奇,巴巴跟着一瞅,见上面密密麻麻的满是建筑规划,奇道:“哥哥,我们这么做,政府那边不会有意见么?”

    “当然有了,但他们不会说什么,我们可是在紧跟节奏。”

    顾玙拿过图纸,笑道:“凤凰山刚到手的时候,我们没动,是因为他们不想动。现在他们想动了,我们也就跟着动一动。”

    “听不懂。”龙秋苦着脸。

    “呵,多看点新闻就知道了!”小斋揉了揉她的脑袋。

    (晚上还有……)顾道长生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都市至尊系统〕〔点这开宝箱〕〔绝世天才系统〕〔绝色总裁的极品仙〕〔校草的专宠:池少〕〔最强开光系统〕〔官路风月〕〔快穿攻略:男神,〕〔至尊剑皇〕〔绝世符神〕〔妙手透视小神医〕〔超级怪兽工厂〕〔无限多元宇宙〕〔直播国民男神:染〕〔兽世逮捕令:小萌〕〔超维机战〕〔女公关的奇闻怪录〕〔冒牌嫡小姐〕〔电影剧情穿梭戒指〕〔末世神魔录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九转道经〕〔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最强恶魔妖孽系统〕〔一路仕途〕〔网游大魔王〕〔御鬼者传奇〕〔重生之少将仙妻〕〔奶爸的科技武道馆〕〔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