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顾道长生 第二百五十八章 真正的实力(3)

时间:2018-06-18    小说作者:睡觉会变白  章节目录   书页
    黄庄。

    一道修长的身影在枯衰茫茫的雪林中穿行,脚踏寒岭,飘忽若神,竟比那冬雀还要灵巧几分。

    小斋神识全开,将感知的范围扩到最大,迅速且精准的巡山搜索。她没有用布虚术,就踩着硬土和残枝前行,一会就找了半个山头。

    她主攻这个方向,另外两边则是龙秋和金蚕。她相信妹妹的智商,肯定会留下什么线索,便如扫荡一般,将这片山岭狠狠犁了一遍。

    “沙沙!”

    “哗啦!”

    随着枯枝颤动,小斋嗖地冲出雪林,眼前豁然开阔,却是跑到了山脚。

    嗯?

    她不禁皱眉,差不多都找过了,没发现半点痕迹。难道那帮人的手段如此高明,竟能让小堇一路昏迷?

    她当然不肯放弃,循着野径又来到一片农田,略走了几步,忽地弯了弯嘴角:就在自己的右前方,贴着路边的一蓬哀草上,隐隐附着一层微弱的气息。

    小斋凑过去,仔细感应,果然,正是凤凰山独门的小封禁术。

    “还不算太蠢!”

    她拨弄了一下草茎,然后摸出骨笛。

    “咻……咻……”

    尖锐刺耳的笛声在她的神识牵引下,稳稳的被送入林中。等了一小会,龙秋带着金蚕飞奔而来。

    “姐姐,找到了?”小秋急问。

    “应该在那边。”

    她指了指远处,顺着小路蜿蜒而去,隐约显出一片村落。两侧的农田中,也不时看到几间土胚房,乃农忙时节供人歇息之用。

    “那我们快走啊,堇堇说不定有危险!”

    龙秋大喜,这丫头一直怀着内疚和自责,拉着她就往那边奔去。

    约行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村庄。村里显得很破旧,没什么公共设施,几个小孩子跑来跑去,冷不丁见到漂亮姐姐们,还一时呆住。

    她们又找了找,终于发现第二个小封禁术。

    以此为基准,便开始顺藤摸瓜,对方的路线非常奇怪,好像没有固定地点,始终在绕圈子。

    整整溜了两个小时,她们横跨村庄,又来到另一座山岭脚下,这才停步。

    只见道旁立着块牌子,上写:延北林场。从西到东则是一圈高高的铁丝网,前面还有扇铁门,门里有个看守小屋。

    “咳咳……咳……”

    她们正打量间,从屋里走出一个病弱老头,裹着羊皮袄,咳的满脸通红。他慢吞吞的凑过来,道:“这是私人林场,你们干什么的?”

    “大爷,我们打听点事儿,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高高的女孩子?”小斋上前两步。

    “没有!”

    老头的脾气很不好,不耐烦道:“这里半年都见不着一个人,你们到别处找去。”

    “大爷,你再好好想想,真的没见过?”

    小斋又上前两步,用手扒着铁门,一脸急切。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我还没糊涂到……”

    嘎!

    老头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只雪白的手掌穿过铁门空隙,一下捏住他的脖颈,然后一拧,嘎嘣!

    连脖子带脑袋整个转了九十度,瞬间软成一坨烂肉,扑通瘫倒在地。

    “啪嗒!”

    一个古怪的,弯刀样的武器,也从他的皮袄中滑落。

    “姐姐……”

    龙秋吓了一跳,猛然觉得这个朝夕相处的大姐姐,散发着一股连自己都害怕的气息。

    “走!”

    小斋不想多言,又拧断门锁,迈步入内。

    这林场就是一座山,里面满是光秃秃的高大树木,半个人影都没有,四周波动着一种诡异的安静感。

    她在前,龙秋在后,就硬桥硬马的往里冲。

    小斋身体微倾,目光扫荡着前方区域,冰冷而肃杀。

    “吼!”

    突然间,一阵腥臭扑面。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林中跃出,砰的四足落地,随即上身抬起,怒吼连连,居然是一只人熊。

    这东西的学名叫罴,姿态五官似人,性猛力强,可掠牛马而食。

    一般的人熊,身长170-280cm,而这只一站起来,竟有三米多高,仿佛遮天蔽日,泰山压顶。

    “吼!”

    它双目赤红,比常人头颅还要大的肉掌一挥,就要将对方拍成肉泥。

    小斋右手一翻,亮出青叶刀。双面刃,刃尖朝下,斜斜的往上一撩。

    “嗤啦!”

    一声爆裂又尖锐的声音响起,刃尖带着雷弧,从它的右肋划到左肩。就这么一下,直接劈成了两段!

    小斋丝毫未停,从肉山般的尸体上跃过。

    “吼!”

    “吼!”

    这只人熊的倒地,似奏起了某种信号。紧跟着,山摇地动,吼声一片,又接连钻出数只巨兽,后面还跟着几个怪人。

    关外萨满教的体系,与西北完全不同。

    他们自古生在白山黑水,与野兽相伴,所以信仰的图腾也是野兽。而这些巨兽,瞧不出本体,还带着其他兽类的特征,眼泛红光,凶残狂暴,又非常听从指挥。

    “好胆!区区两个人,就敢闯进这里!”

    为首之人颇为奇怪,裹着一身破烂布条,连脸上都缠着布,只露出两只眼睛。

    “我妹妹在哪儿?”小斋问。

    “嘿嘿,她早被我们作了祭品,你也别急,很快就会跟她一样。”

    此人伸手一指,指向一只巨兽。

    那东西长手长脚,毛发浓密,乍一看,是只硕大的猿类,可再往脸上瞧,却分明是一张秀气的女人面孔!

    这女人双目紧闭,充满了恐惧和痛苦,就像生生把一张人脸,硬嵌到了里面。

    “啊!”

    龙秋忍不住叫出声,因为确实有点像堇堇。

    萨满教传到今天,早已变成了邪道。西北的死灵,关外的兽灵,都是以活人献祭(试验),然后炼制出一种新的伪生物。

    小斋一见,新仇旧恨同时涌出,面若冰霜,“找死!”

    她手一挥,就招出大葫芦,再轻轻一拍。

    “噗!”

    一道由细砂组成的黑色洪流,顿时从葫芦嘴喷出,连绵不绝。这洪流漂浮在半空中,很快形成了一片乌云,将对方全部笼罩。

    “这是什么?”

    为首之人虽然不认得,但本能的感觉不妙,忙喝道:“快躲开!”

    “哼!”

    小斋冷哼一声,屈指一弹,一缕气劲没入黑云之中。

    铺天盖地的黑砂受此牵引,马上发生激烈的碰撞,而在碰撞中,又有噼里啪啦的雷光闪烁。

    轰!

    轰!

    刹时间,一道道手指粗细的紫色神雷轰下,那一方区域的光线瞬间黯淡,仿若雷神震怒,天劫降世。

    “啊!”

    “啊!”

    他们就像闷在瓮中的蝼蚁,毫无反抗之力的承受着天威,夹杂着巨兽的哀嚎。

    仅仅数息之后,那块地皮就像被几百头发情的公牛狠狠踩踏了一遍,足足矮了数寸,要么灰飞烟灭,要么只剩一堆乌炭。

    “呼哧……呼哧……”

    领头的那个功力最深,跑的也及时,只是重伤,挣扎着还想逃命。

    “扑通!”

    结果一眨眼,就被踩在脚下,青幽幽的刀刃横在颈间。

    “我妹妹在哪儿?”

    ………………

    “唔……”

    小堇蒙着眼,躺在一张**的床上,手脚都被绳子牢牢捆住。

    这一天以来,她少有完全清醒的时候,那帮人怕她挣脱逃走,每隔一个小时,都要打上一支毒刺。

    这种毒有强烈的麻痹作用,虽然她的金雷可以干掉毒性,怎奈修为不高,需要一定的时间。往往还没消化干净,下一发又捅了进去。

    她索性不再尝试,而是趁着短暂的清醒机会,在沿路埋下一个个小封禁术。这种术无声无息,非先天不能施展,那帮人自是毫无察觉。

    而她就在半梦半醒中,好像绕了好久好久,才扔到这个地方。

    “唔……”

    小堇扭动着身体,一点点试探,双脚只挪了数寸就有悬空之感,便连忙缩了回去。随后,又费力的举起手,想把眼上的黑布扯开,刚刚碰触到,就听外面传来对话声。

    啊啊啊,装死装死!

    她特专业的挺尸,却支棱着耳朵偷听。

    “刚传来消息,齐云的人一到,就被拉去长青村。那边确确实实听到了枪声,哈哈哈,我们的计划达到了!”

    “达到?我看是天大的麻烦,我们原意是拖延时间,你竟然擅作主张,掳了一个回来!那位已经赶来黄庄,现在怎么办?”

    “我们有人质在手,那边想必也是焦头烂额,麻烦的应该是凤凰山。再说了,她那么容易就找到这里?不过安全起见,我们马上转移。”

    这里是山林深处,辟出了一大块平地,修了不少建筑。而在一栋木屋前,两人正低声争论,一人瘦高如竹竿,一个矮小似侏儒。

    萨满教的组织结构,**师——法师——执事——普通教众。

    **师主持教区,法师掌控一座城市的资源,执事比较复杂,有的委派地方,有的负责专务。

    这二人便是专务执事,在此训练教中战力。

    话说凤凰山一行来松江河,由于关攀的关系,被萨满教知晓,遂派侏儒跟踪。此人与关攀是亲兄弟,父辈就是教徒。哥哥天赋异禀,自幼就被选走培养,学了一身遁地术和操纵小兽的本事。

    弟弟则是另一条路线,顺利打入政府,如今更成了喜都分局的副局长。

    按原本的意思,没想着牵涉过深,结果好死不死,顾玙发现了人参精。关攀一琢磨,就想借机搞事情,上头也同意。

    于是乎,松江河这边,挑动双方撕比;另一边,则拖住龙秋和小堇。结果小堇自己作死,蹦蹦哒哒的下车玩,侏儒也是果断,当即绑票。

    而穆昆等人到了之后,大小事务便由总局负责。关攀再探听消息,就难免迟了一些。

    “砰!”

    木门被一脚踹开,外面的冷空气疯狂灌入,吹的小堇一抖。她只觉一个带着某种恶臭的人凑近,抱起自己出了屋门。

    可没走几步,就听:

    “轰!”

    “轰隆隆!”

    冬日闷雷,落木萧萧,竟有一阵响雷声从山前传来,伴着无数凄厉嚎叫。

    姐姐!

    小堇心中一抽,强忍着没动,怕打草惊蛇。而接着,又听一人脚步踉跄,连滚带爬的跑到跟前:

    “不,不好了!有人杀进来了!”

    “两个,都是女的!队长他们都被杀了!”

    咝!

    竹竿和侏儒对视一眼,面露惊骇,“你们留守,走!”

    嗖嗖!

    俩人拔地而起,往后山飞奔,竹竿还不忘给小堇捅了一针,这丫头pia地又昏了过去。他们真的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快,更没想到,那些教中精锐分分钟被团灭。

    “啊!”

    “啊!”

    他们如同两条丧家犬,狼狈至极的在山中狂奔。身后不断有惨叫声传来,一股强大的,无可匹敌的气息越来越近,像尖刀一样刺破了脊背。

    彻骨!冰寒!恐惧!

    实质化般的种种情绪,顺着伤口疯狂涌入,搅碎了任何理智和抵抗心理。

    “轰!”

    而随着一声雷响迅速逼近,俩人只觉背后一凉,拼了命的拧动身体,左右分开。

    砰!

    一道丈长的金紫色刀芒,刚好从中间劈下,黑硬的地面上立时斩出一个又长又深的大坑。

    他们魂飞魄散,跌撞着转过身,见一女子持刀而立,“放下她!”

    “……”

    俩人近乎窒息,一种从未有过的死亡感笼罩全身。而侏儒转了转眼珠子,猛喝道:“交给你了!”

    话落,他身形骤地一缩,整个人遁入地底。

    “想逃?”

    小斋神识放出,迅速锁定,随手一挥。

    砰!

    又是一道刀芒劈出,那侏儒随着崩裂的泥雪飞上半空。

    砰!

    第三刀劈出,那家伙连叫都没叫出来,就在空中四分五裂,碎肉掉了一地。

    “你,你……”

    竹竿强自镇定,伸出一根仿佛蝎尾般的手指,顶端红勾尖刺,抵住小堇脖颈,“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

    嗯?

    对方果然停步,竹竿眼中一喜,又道:“放下兵器!”

    小斋没动。

    “我让你放下……啊!我的手,我的手!”

    竹竿厉声怒喝,一秒钟又转为哀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指,像橡皮擦抹掉铅笔画一样,就那么凭空消失。

    “留活口!”小斋提醒。

    “回来!”

    从后面赶来的龙秋将金蚕召回,也不管晕在地上的敌人,扑过去抱住小堇:“堇堇……呜……你没事太好了……”

    (晚上还有……)顾道长生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醉卧河山〕〔逆武丹尊〕〔仙武帝尊〕〔快穿:攻略系统,〕〔毕生的守护〕〔禁欲男神好高冷〕〔抗战之第十班〕〔无敌至尊小村民〕〔天为媒:钦天女妃〕〔我乃全能大明星〕〔宸系灵心之邪王霸〕〔玄天龙尊〕〔戏闹初唐〕〔终极美女保镖〕〔都市最强融合系统〕〔绝代战兵〕〔废妃逆袭:戏精王〕〔科技男神是女神:〕〔升斗无米〕〔恶魔甜甜宠:公主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神话禁区〕〔风是叶的涟漪〕〔大唐好相公〕〔一路仕途〕〔恶魔就在身边〕〔都市至强者降临〕〔九转道经〕〔逆乱,青春〕〔钻石王牌之投手归〕〔最强红包皇帝〕〔天下豪商〕〔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美妻如玉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