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顾道长生 第四百二十四章 在民间

时间:2018-06-23    小说作者:睡觉会变白  章节目录   书页
    第四百二十四章

    “镇魔谷?”

    赤气升腾,氤氲缭绕,顾玙看着自己当年一时玩闹立下的那块石碑,不禁摇头失笑。

    这里什么都没变,还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放眼望去仿佛天绝地禁一般。他越过石碑,直接走到一座山壁跟前,此处乱石堆积,明显是人为震塌——正是萨满教的地窟入口。

    他仔细打量,见并无异常,才施展虚空御气术,身化空空,嗖的就钻了进去。

    洞窟被封了四年,空气有些憋闷,顾玙顺着长长的通道往里走,很快就到了岔路口。左右各有一条通道,通往两个养虫窟。

    他本想直行,忽地心中一动,身形一转,先往左边拐去。

    这条岔路越走越窄,漆黑一片,约莫半小时后,只见一道厚实的石门挡在前面。他伸手搭在斑驳的石门上,用力一推。

    “轰!”

    “沙沙……沙沙……”

    随着千年石门的笨重开启,另有一股细细碎碎的古怪声响传来,在黑暗中尤为清晰,仿佛无数只小虫从四面八方奔涌而至。

    顾玙毫不在意,迈步进入。

    这正是连通外面山隙,让他颇为狼狈的一个虫窟。有篮球场大小,周围密封,顶上用铁素吊着一口口木制悬棺。

    悬棺呈玩偶式样,正面刻着一张红色瞳孔,血舌大嘴的婴孩鬼脸。

    “沙沙……沙沙……”

    站了片刻,那些声响便愈发靠近,快到身前时,他才抽空看去。

    果然,仍是一只只半个拳头大小,披着黝黑甲壳,八条锯齿长足,口呈莲花状的怪虫。这些怪虫从地底、石顶,甚至石壁中冒出,吱吱啪啪的互相纠缠嘶叫,转眼堆成一片。

    顾玙可不像当初那般狼狈,挺立身形,一动不动。而刹时间,周身金焰奔涌,裂开一圈圈金色剑气,犹如湖面荡起波澜,又一层层的向外推去。

    “……”

    悄无声息的,没有风焰猎猎,没有痛苦嘶鸣。这一圈圈的剑气荡开,就像大海夜半潮涌,柔缓且无可抵抗的,吞噬着沙滩上的杂质污秽。

    那些怪虫被剑气扫过,连停留尸体的时间都没有,直接气化。

    不仅如此,待虫群被清理干净,金焰又蜿蜒直上,将一口口悬棺笼罩,顷刻间也化作灰灰。

    “不知你们是谁家的孩子,生前受尽折磨,也算解脱。”

    顾玙看着石顶,轻叹一声。

    他清楚,那棺材里装的都是婴儿尸体,并且手脚折断,在活着的时候被淋上一种特制油脂,然后用火灼烧,以留下一种像蜡尸似的遗留物。

    残忍至极!

    当初来的时候,自己实力不足,还有蜰鬼威胁,走的匆忙。这次有了底气,自然要将虫窟隐患消除。

    于是乎,顾玙搞定这边,又转向另一处虫窟,如法炮制,灭的干干净净。做完这些,他才下到地窟二层。

    二层是个更大的洞窟,灵气极其浓郁,化成?一团黑气,一团赤气,泾渭分明。而在它们交接的地方,凹陷着一方大池,里面是粘稠的,宛如胶质的混色液体。

    池边则是祭坛。

    据《玄珠心境录》推断,这祭坛应建于唐朝,当时东西方交往频繁,高昌地势极重,各大教派都想占据其中。

    所以爆发了几次大冲突,萨满教一败涂地,遂想召引蜰鬼,挽救颓势。

    他以前不明白,如今已是人仙,知识面不可同日而语。

    蜰鬼者,虫形,六足四翅,上古奇兽,见之天下大旱!而《山海经》有载,有蛇一头,两身,四足,名曰蜰,见则其国大旱。

    二者形态就不一样,一个是虫,一个是蛇。

    或许经过几千年衍化,蜰鬼是祖辈的血脉弱化,形成的残障后代——这就不得而知了。

    但甭管怎么说,蜰鬼可能有神仙境的实力,灭了顾玙是轻轻松的。而他这次来,也是查探情况,看看有无异动。

    “……”

    他站在祭坛上,小心的探出神识在池中一扫,只觉一个庞然大物浮现在脑中。双目紧闭,身形蜷曲犹如幼胎,虽在沉睡,却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股骇人气息。

    他不敢深入,一触即回。还好还好,没有什么状况。

    顾玙打量左右,挥手布下一层禁制,跟着回到二层地窟的入口,又布下一层,接着在返回的路上,又连设七层禁制。

    最后在石壁外面,施展五行土术,一根根粗大岩柱拔地而起,向对面的石峰疯狂延伸。

    轰!

    当两边合拢时,发出一声巨响,原本低洼的地势,已然变成了一小片起伏的岩山。

    “呼……”

    顾玙吐出一口气,他不是防蜰鬼,而是防止以后涌来的诸多修士,虎了吧唧的闯入洞窟。真要惊扰到那只怪物,可就天天吃鸡,大吉大利了。

    “唉,一个境界的压制,终究是底气不足……”

    他随手拔掉镇魔谷的石碑,喃喃道:“吴山那老小子精的很,轻易不会吐露神仙之道,还得想想办法才行。”

    …………

    “噗!”

    一只修长的手掌托着一枚椭圆形,仿佛圣女果般的赤红果实。这果实的火气极其浓郁,具有易燃性,顾玙稍稍引了一丝明火,它就烧成了一个火球。

    丁点大的东西,居然烧了一个时辰,且温度超高,火苗稳定。

    这是在火洲西南部偶然发现的一棵怪树,十米多高,瘦骨嶙峋,几乎没有叶子,枝桠突兀,仿佛单薄的骨头架子。

    树上结了好些果实,星星点点。

    他试验完后,又摘了一枚,索性塞进嘴里嚼了两下。

    “唔……”

    顾玙皱眉,他小时候淘气,啃过爷爷做好的香泥,这果子的味道就差不多。你想想,植物的花、叶、树皮磨成粉,用水和成泥,再用爪子捏来捏去,pia成一团……嗯,就那个味道。

    而当他完全吞下去时,又觉内脏灼烧,体内五行气紊乱,火气暴涨,瞬间压过了金木水土。尤其是水气,几乎缩成一团,退避肾宫。

    他连忙运气调息,才恢复平衡,眼中满是惊喜。

    好东西啊!

    丹方里有一味,叫沙荆棘的块根,吃了能规避水气。现在没有沙荆棘,不过发现了这种果子,完全可以一试。

    何况它还有强烈的燃烧性,是不是可以代替木头,用于炼丹烧炉?

    “以后就叫你火龙……啊不对,叫赤炎果吧!”

    顾玙一拍储物袋,树上的果子顿时少了一半,之后又在附近寻找,百里内只发现五株,算是稀有。

    咱们说,火洲自大灾变以来,除了他炼制火云针,偶尔来过几次之外,无人进入。

    这里的生态圈已经恢复,成了一块崭新的处女地,资源种类繁多,从草木金石到飞禽走兽,甚至先天罡风(约克逊县的风口)等等,应有尽有。

    顾玙呆了半个多月,还没探查完整,只收集了需要的几种材料。

    不过呢,他倒是有个大胆的想法,这里以后肯定会开禁,会有大批量的修士涌入。那不如先行适应,等一年期满,由师门长辈带团,火洲一月游。

    地图天成,落地成盒,真人版吃鸡,美滋滋!

    …………

    不知不觉,顾玙在外面晃了一个多月,腰包鼓鼓。

    欠缺的二十四种材料,已经找到了十五种替代品,他成天在野外晃悠,多是异兽成灾的禁区,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如今已是十二月,渝城。

    他刚在巫山县的江底采集了一些怪鱼鳞片,闲来无事,便跑到渝城的主城区逛逛,略作休整。

    这货的样子完全不同,中等身材,小帅,三十多岁,气质沉稳,像个事业有成的小老板。所谓人仙幻法,信手拈来,直接影响对方的意识,他们看到的便是这张脸。

    顾玙找了家不错的酒店,进门登记。这次可不是实名了,由于凤凰山的地位特殊,国家特批,给四位主子各办了张官方假证。

    搞定之后,乘电梯上七楼,电梯门一开,外面就站着位服务生。

    “先生您好,请问您住几号房?”

    “718。”

    “哦,您这边请!”

    服务生接过房卡,麻溜的拐了个弯,停在最里头的一个房间门口。

    “先生,请问需要订餐,或者其他服务么?”

    “不用了,谢谢。”

    他摸出一张纸币递过去,小哥儿一看是大票,哟,眼睛一亮,试探道:“先生,我们最近新加了一个服务项目,都是专门培训过的,绝对专业,您想看看么?”

    嗯?

    老顾反倒一愣,现在都这么直接了么?

    服务生见状,还以为对方动心,趁热打铁道:“我们有1298的,1598的,1898的,至尊无上是2898,您有兴趣就跟我去瞧瞧,不满意再回来,也耽误不了多久。”

    “1298起步,你这价格虚高啊?”他笑道。

    服务生也乐了,道:“嘿嘿,一听您就是明白人。自从dong莞覆灭了之后,这种生意不好找了,我们靠山硬,保证安全,价格高点您也能理解。”

    “呵呵,我没兴趣,你去吧。”他摆了摆手。

    “哦,那您好好休息。”

    服务生很有眼色,没再纠缠,颠颠的又跑到电梯口。刚巧,从另一条走廊过来一个女人,穿着领班服,年纪不大,却很有威望的样子

    “薇薇姐!”他立马招呼。

    “又没揽成?”女人笑道。

    “唉,就差一步啊!”

    “差一步就差很多事呢,我刚才瞄了一眼,那人单身住宿,还有点小钱,正是我们的目标客户。”

    “哎哟,你这是动心了?那妥妥的,薇薇姐一出马,手到擒来。”服务生拍着马屁。

    “油嘴滑舌,看我的……”

    女人白了他一眼,扭啊扭的走到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谁?”

    “先生打扰了,我是服务领班,您现在方便么?”

    “……”

    顾玙站在门内,用神识一扫,表情颇为微妙。

    这女人一米六左右,皮肤白皙线条柔顺,胸部饱满,腰肢微润,下面是一双裹着黑丝的肉腿。深蓝色的制服将其紧紧咬住,嚼成一副姿态妖娆,光看就会想象着床上风景的美妙身体。

    瘦子没意思,老司机们都知道,什么叫软温新剥鸡头肉,润滑初凝塞上酥……

    当然,顾玙不是热衷这个。

    他好奇的是:这女人身上透着一股淡淡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绝不掺假——那是修行同类的味道。顾道长生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青溪残影〕〔仙侠世界在都市〕〔征战万界〕〔绝世战神〕〔女总裁的贴身神医〕〔凌仙神尊〕〔婚内燃情:娇妻,太〕〔正牌美女总裁〕〔破产魔王战记〕〔文化入侵异世界〕〔白狐之我的同桌〕〔二次元的完美人生〕〔绯闻老公太难缠〕〔婚不由衷:霍先生〕〔穿越之腹黑军嫂〕〔华氏春秋〕〔玄幻武馆〕〔帝国盛宠:纨绔校〕〔重生八零:弃妇带〕〔神级抠抠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蒸汽时代的道士〕〔贴身战龙〕〔御鬼者传奇〕〔不朽狂神〕〔我的老婆是校长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