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王的倾世医妃〕〔异常魔兽见闻录〕〔仙子请自重〕〔兵王隐花都秦风〕〔烂柯棋缘〕〔王的女人谁敢动〕〔交手〕〔主神竞争者〕〔王牌大高手〕〔妖孽弃少在都市〕〔穿越之妃常闹腾〕〔无限气运主宰〕〔龙抬头〕〔最佳娱乐时代〕〔废柴嫡女要翻天〕〔最强狂婿〕〔五神天尊〕〔腹黑奶爸PK偷心妈〕〔盛少私宠:天价弃〕〔三国之巅峰召唤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之四世三公 第七六六章 还有没有天理了
    “父亲,女儿好想你啊!”

    不等吕布走近,吕玲绮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投入到吕布的怀中,一脸甜腻的撒娇到。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有在父亲的怀中撒娇了,她终于又有了这样的待遇。

    “乖女儿!”

    吕布抱着吕玲绮,脸上布满了疼爱和怜惜。

    吕玲绮是吕布和严氏所生,吕布对这个女儿自是疼爱有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当初之所以狠心把她丢给袁常,一来是因为他明白自己女儿的心意,让她跟随在袁常身边,好好培养一番感情,想来吕玲绮也是愿意的;二来,如今的天下乃是乱世之时,想要能够保证平安,要么自己打造一个势力,要么投靠一个势力。吕布自己是懒得搞什么势力,所以就投靠一个势力了。而就吕布的眼光来看,袁常无疑是个潜力股,至少,到目前为止,吕布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乖女儿…”

    吕布慈爱的唤了一声,这在威严的吕布脸上,也是极少见到这样的表情。只见吕布的目光从某个家伙身上扫过,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在这里是否受到了委屈,有没有人欺负你?若是有,你尽管说出来,为父定当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哎呀!”

    吕玲绮抱着吕布的手臂娇呼一声,撒娇的说道:“父亲你不要整天打打杀杀嘛,女儿跟在袁公子身边,过得不知有多好,怎么会受委屈?再说了有袁公子罩着,谁敢欺负我?在这里的日子太幸福了,女儿都差点忘记父亲了,嘻嘻!”

    吕布虎目之中含着泪,有种农民伯伯辛辛苦苦种了大半年的菜,结果却是被猪给拱了,心头一阵凄凉。

    “好,好!”

    吕布点了点头,欣慰的说道:“既然乖女儿在这里过的好,那为父就放心了。”

    只是,吕布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是顶着袁常,一副要将袁常给生吞活剥了的表情,怎么看都觉得他这话说的言不由衷。

    “咳咳!”

    袁常干咳一声,不得不打断互诉衷肠的父女二人,在场这么多人看着他们父女二人在撒粮,这果断不能忍。

    “温侯这些年潜伏在徐州,辛苦了!”

    看着迎上来的糜竺一家,袁常再次说道:“子仲你们也是同样辛苦了。”

    “为主…委员长分忧,是我等的分内之事,岂敢言苦。”糜竺领着糜芳、糜贞,先是行了一礼,而后才温文尔雅的回话。不愧是以儒雅而闻名的糜竺,行事作风就是这般让人赏心悦目。

    “好了,这些客套话就不用说了。你们一路行来,想来也都有些疲乏了。且先回各自的府邸漱洗修整,你们的住处我都已安排好,稍后自是有人带你们前去。待晚上之时,我为诸位摆下宴席,好好庆祝一番。”

    “多谢委员长!”

    糜竺等几人自是一脸恭敬的感谢了一番,随后跟随着袁常安排的人员,前往他们的住处。至于吕布,跟自家闺女诉说着家常,哪里有空搭理袁常。对于如此傲气的吕布,袁常也感到很是无奈,骂又骂不得,打又打不得,只能听之任之了。

    倒是吕玲绮很贴心,见自家老子丝毫不给袁常面子,连忙说道:“父亲,我们先去袁公子安排的住处歇息一下,晚上再去参加袁公子的宴会,父亲定然会喜欢的。”

    “既然乖女儿都发话了,那为父便听你的。”

    吕布酸溜溜的回应了一句,自家的闺女都还没嫁出去,胳膊肘就已经开始向外拐了,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爽,因此,眼神恶狠狠的瞪了袁常一眼,都是这小子的错,才让自家乖巧的闺女变成这样,早晚要找个机会收拾这小子。

    “娘亲,二娘,我们回去吧!”

    另一边,吕玲绮拉着严氏和练霓裳的手臂,一脸欣喜的在前头带路。如今,有袁常这个自己喜欢的人在身边,还有父亲、娘亲和二娘也回来了,吕玲绮觉得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呼!”

    等大队人马都进了城之后,袁常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面对吕布这样的大爷,真是让人感到无奈,还好他的女人里面,也就吕布这么一个准岳父让他头疼。否则,真不知道这日子还能不能过得下去了。不过,还好吕玲绮能治得住吕布,不然,这局面还真是让人头疼。

    “嘿!”

    典韦凑到赵云和太史慈几人跟前,一脸得意的说道:“你们肯定想不到,温侯已经同意让我担任副将了。”

    “哦,那恭喜了!”

    “恭喜!恭喜!”

    赵云和太史慈几人一脸兴致缺缺的道喜了一声,他们要么是一路统帅,要么是一路主将,都没有到处嚷嚷,典韦不过讨来一个副将的职位,用得着在他们面前这么得瑟。

    “我说你们都什么反应!”

    典韦见了赵云他们的反应,顿时就不满的嚷道:“子龙你们定然是害怕我比你们勇猛,让你们拿不到功劳,所以才不让我做你们的副将。不过,你们不答应,温侯可是同意了。到时候,我典韦一定会拿下最大的功劳。不过,你们放心,好歹是兄弟一场,我吃肉,你们还是有汤喝的,哈哈!”

    赵云几人相视无语,对于典韦的自我感觉良好,他们也不打算发表意见,就让他自己好好做场白日梦,毕竟不可能实现的事情,难道还让人家有点念想。

    另一边的吕布一行人,也都到达了他们的住处。

    “嗯,这府邸倒是别致,虽然看似精简,却又让人感觉到不一般的磅礴大气;虽没有奢华的装饰,却又让人觉得每一样的装饰都是世间少有的珍宝,可见袁公子是花了心思的。绮儿,看来倒是挑了个好夫婿。”

    严氏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称赞了一番后,又借机调笑起吕玲绮。

    “娘亲,女儿不理你了!”

    吕玲绮嘟着嘴,撒娇了说了一句。随后,抱着严氏的手臂,兴奋的说道:“正如娘亲所说的,这房子的装饰,袁公子可是花了极大的心思。袁公子先是问女儿父亲、娘亲和二娘的性格爱好,根据你们的性格爱好,设计了好长的时间,才定下这样的装饰,如今看娘亲和二娘如此欢喜的眼神,想来是喜欢的,那就不辜负袁公子的一番心意了。”

    “哼!”

    见吕玲绮一直在夸赞袁常,吕布顿时就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娘亲和二娘满意了,为父可没说满意。若是为父不满意,袁常这小子别想娶我家闺女。”

    “父亲…”

    吕玲绮糯糯的唤了一声,好似在提示他不要对袁常有如此大的意见,见吕布表情垮了下来,吕玲绮才接着说道:“袁公子又岂会忘记父亲呢,在府邸的后院,袁公子特意修建了一座练武场,里面的设备齐全,能够让父亲尽情的在练武场内发挥,丝毫不用担心会影响到他人。女儿已经试过了,练武场内多大的动静,都传不到此处,袁公子可是真的用心了,父亲你就莫要对袁公子有什么情绪了。”

    “是嘛!去看看,是否真如你所说的这么厉害!”

    吕布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随后,在吕玲绮的引领下,朝着后院的练武场走去。吕布倒是有些不相信,练武场真的有这么厉害。要知道,到了他这等境界,练武时所造成的动静是极大的,因此,以前在徐州的时候,吕布经常都要压抑自己,免得影响了严氏和练霓裳休息,只有她们二人不在家时,吕布才能尽情发挥自己的实力。

    “嘻嘻,父亲你且在外面看着,女儿先给父亲试验一番。”

    说完,吕玲绮走进练武场内,并且将大门给关闭。而吕布和严氏、练霓裳则是透过练武场的窗子,可以看到练武场内的情况。

    只见吕玲绮提着一杆长枪走到练武场的一角,此处摆放着众多的木桩。眼神一凝,吕玲绮挥舞着长枪,如同蝴蝶般舞动了起来,木桩在吕玲绮的长枪攻击之下,动荡、摇晃,可见吕玲绮的攻击是何等的凌厉,不过,木桩过了片刻之后,便又再次站立起来,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咦,这木桩为何没有倒下,还能自己站立起来,却是好生奇怪。”

    吕布凝眉望着,眼神之中透着一丝好奇。随后,他似乎才想起来,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听到练武场内传出丝毫的声响,难道,真如闺女所说的,练武场内的动静传不到外面来?

    “哗啦!”

    “呼!”

    吕布还在思索之时,吕玲绮却是开门走了出来,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看着吕布娇笑道:“父亲如何,是否听不到里面的声响?”

    若是这练武场是自家闺女修建的,吕布当然不会吝啬赞美之词。不过,谁让这练武场是袁常鼓捣的,当下,吕布板着个脸,丝毫不客气的说道:“说不定是闺女你的实力太弱,动静太小,自然传不到外面。若是为父出手,那效果自然不一样。所以,是否真能够达到你说的效果,尚未可知。”

    “哼!”

    吕玲绮顿时不满的娇嗔一声,父亲竟然说她实力太低。不过,跟吕布比起来,她的实力确实低了些。原本,吕玲绮的实力不过是二流中下的层次,这些年在袁常这里,时不时的找赵云、典韦、太史慈他们请教,如今,吕玲绮的实力看看达到了一流的层次。不过,跟吕布、赵云他们比起来,自然还是弱。

    所以,吕布说她实力弱,还真没有说错。

    眼珠子转了转,吕玲绮抱着吕布的手臂,娇笑道:“既然父亲你不信,那女儿便与你打个赌,如何?”

    “如何赌法!”

    吕布自是没有丝毫的惧怕,见吕布答应了,吕玲绮这才开怀说道:“就赌这练武场的声响能否传出来。若是声响传不出来,那便是女儿赢了,父亲以后在袁公子面前当好礼相待,不许横眉冷眼;若是声响传出来丝毫,那便算父亲赢了,父亲有任何吩咐,女儿都会听从。”

    “果真?”

    吕布挑了挑眉头,心头却是一阵泛酸。想到自家闺女为了袁常那小子,竟然要跟自己立下如此赌注,想想就极为不爽。因此,吕布心头更是一阵战意升腾,为了挽回自家闺女的心思,吕布决定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力求改变自家闺女的三观,莫要再被袁常那小子给迷惑了。

    “自然当真,父亲莫不是不敢赌!”

    吕玲绮一挑秀眉,反而激将到。她却是没想到,她越是如此做法,就越是让吕布对袁常的怒气更加高涨。

    “为父和你赌了!”

    吕布头一点,随后挑眉说道:“若是为父赢了,往后你要与为父同一个阵营,一致对外,胳膊肘可不能朝外拐。若是为父与袁常那小子争吵,你可要站在为父这边,替为父加油助威,你可敢答应?”

    “哼,有何不敢!”

    吕玲绮深信袁常建造的这个练武场功能强大,又岂会害怕。吕玲绮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吕布老是跟袁常不对头,让她也是很烦恼。看看人家刘曦、甄姜一个个的对袁常千依百顺,而她们的亲属跟袁常的关系也是颇为友善,就算蔡琰姐姐的父亲,蔡邕跟袁常相处时也是其乐融融的场景,唯独她的父亲跟袁常见面好似仇人一般,唯恐惹得其他姐妹的不满,那她可就难做了。所以,为了不让自家夫君难做,就只好约束下自己的父亲了。至于为什么是约束吕布而不是约束袁常,很简单嘛,有句话说的很好,做老子的不就是拿来坑的,不然又怎么会有坑爹这么一个词。

    要是吕布知道吕玲绮心中的想法,怕是更会气得吐血,养了这么大的闺女,胳膊肘朝外拐也就算了,如今竟然更是想着来坑自己,这世间,还有没有天理了?

    “那好,便让你娘亲和二娘做见证,为父就出手让你看看,袁常那小子建造的玩意,是否有如此神奇!”

    说着,吕布便迈步朝练武场内走去。

    “父亲,等等!”

    正当这时,吕玲绮却是突然开口喊住了吕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价宠婚:霍总的〕〔网游三国之召唤神〕〔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重生最强丹帝〕〔千金归来:傲娇石〕〔奶系甜心:吸血殿〕〔红豆〕〔元仙纪〕〔极品逍遥少年〕〔快穿:病娇哥哥,〕〔沉沦之海〕〔大罗天纪〕〔校园修仙学霸〕〔兽医皇后〕〔婚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