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武神天尊〕〔乱晋我为王〕〔踏星〕〔篮坛紫锋〕〔神级基地〕〔小妻爱你如初〕〔摄政冷王俏医妃〕〔夏子安慕容桀〕〔攻略极品〕〔重生末世当宅男〕〔秀才家的俏长女〕〔五行御天〕〔全职武师〕〔重生之仙帝归来〕〔流浪之城〕〔武侠仙侠世界的厨〕〔咸鱼系文豪〕〔带着无敌分身闯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之四世三公 第四二一章 战事起(十四)
    “第六队准备,进攻!”

    通县城头上发生的事情,跟渤海郡一方的士兵没有丝毫的关系。因此,在第五队士兵退回来之后,赵云继续有条不紊的下达着命令。

    有了前车之鉴,幽州的士兵们也不敢再松懈,都提高警惕的注视着渤海郡的举动。不过,这一次第六队的进攻还是佯攻。

    “啊,可恨!袁常小儿,本将定要取你首级,以泄心头只恨!”

    公孙续在精神如此紧绷之下,也是异常的难受。时刻都在注意对方的攻势,却是被对方忽上忽下的吊着打,任谁的心情都不会好。公孙续还能保持常态,没有疯狂,都已经算是不错的心理素质了。

    “第七队准备,进攻!”

    渤海郡第七队五千士兵又冲了上来,同样是一轮箭雨射出,然后强行攻城。这一次,幽州的士兵并没有松懈,但是,在经过三、四个时辰的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幽州士兵都已经出现疲惫之色,相对而言,渤海郡的士兵状态就更好了。因此,虽然攻守的情形还是一样,这一次,幽州士兵和渤海郡士兵的伤亡竟然达到了一比一的状态。不得不说,郭嘉提出来的这一个虚实结合的攻城方法,还真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第八队佯攻,第九队强攻,第十队强攻。当渤海郡十队五万士兵都攻城结束之后,天色也差不多暗了下来。持续了整整一日的攻城,双方都有近二万的伤亡。在刚开始的时候,渤海郡一方的伤亡明显比幽州一方高,不过,在使用了郭嘉的主意之后,局势就峰回路转。伤亡竟然开始持平。经过一天的战斗,袁常五万士兵战死了五千有余,轻伤、重伤一万有余。而经过今天这一战,活下来的士兵都得到战火的锤炼。朝着精锐士兵的方向趋近。只要再有机会锤炼,并且活下来,他们成为精锐士兵,都是早晚的事情。战斗是锤炼士兵最佳的场所,这一点没有一个将领会否定。

    “呜、呜、呜!”

    绵长而沉重的号角声响起,这一次,是大军撤退的信号。在这个号角声响起之后,双方的士兵俱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渤海郡的后勤部队跑到通县城墙之下,将己方士兵的尸体都抬走,战场上的潜规则,谁也不会在一方处理尸体的时候动手。虽然没有明文规定,潜规则的约束力有时候比正式的规则还更有作用。

    当渤海郡的士兵离开之后,公孙续也让幽州士兵出城将己方士兵的尸体抬回来处理。任何一名战死士兵的骨灰,都应当带回他们的家乡埋葬,若是战死了都不能回去,怕是谁都死不瞑目。

    通县十里外,袁常大军便驻扎在此处。此刻在袁常的大营之内,袁常一方自然在开会讨论今日的战况。

    “子龙,无须有太大的压力。任何一名合格的统帅。都是经历过无数次战斗才成长起来,不是一蹴而就,你不用给自己太大的负担。”

    袁常拍了拍赵云的肩膀,轻声安慰到。

    赵云是怎样的一个人,袁常是很清楚的。因此,在战场上的时候,袁常就一直在注意着赵云的神情,虽然让赵云接受这些有些太过残忍,但是。袁常也是不得不为之。赵云是他寄予厚望的大将,是手下。更是如朋友。要实现自己的理想,让璀璨的汉族文明能够脱离历史上的轨迹。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当初在冀州之时,突然出现的冒牌吕布,更是给袁常一种极大的危机,似乎局势已经脱离了袁常知晓的范围。因此,袁常必须加快自己发展的进程,幽州是他崛起的起点,也是实现他理想的根基,袁常必须更加努力。

    “主公放心,云定不会让主公失望的!”

    赵云正色的向袁常承诺到,虽然袁常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神情。但是,赵云、郭嘉、典韦、韩恂和于禁等袁常的心腹麾下也时常聚在一起,他们也讨论过、商议过,知道袁常心中的念头。因此,不仅袁常一个人在努力,大家也都在努力,为了实现他们共同的理想,谁都不想落后。所以,赵云强迫着让自己去接受这一切。

    “嗯,子龙办事,我是放心的!”

    袁常欣慰的点了点头,而后看向郭嘉,询问到:“奉孝,若是按照今日的攻势,怕是我们还未与公孙瓒接触,大军就所剩无几,你可有何良策?”

    郭嘉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属下心中有上、中、下三策,至于选择哪个,便由主公决定。”

    “不愧是奉孝,如此短的时间内便想到三策,且说来听听。”

    “上策,主公可放弃通县。据属下所知,通县西面有一山,名为落霞山。从落霞山攀过,可绕过通县,抵达故安城,主公可与袁绍合并,两面夹击公孙瓒,从而一举拿下故安城,再与袁绍同时进军涿县。”

    “嗯,此计不错。中下策如何,奉孝可莫要再卖关子了,直接说出便是。”

    “主公有令,属下自当遵从。”郭嘉佯装出一副顺从的姿态,在袁常的瞪视下,这才接着说道:“中策,主公可分兵奇袭通县东面五十里处的方城,待拿下方城之后,可从方城出兵直达通县后方,我军两面夹击通县,使得通县首尾难顾。不过,此计耗时较多;下策,便是将计就计!”

    郭嘉虽然说是上、中、下三策,但是,出自鬼才郭嘉之口,俱是良策,在很多人听来,没有哪一个计策差了。不过,让赵云、典韦他们有些纳闷的是,郭嘉的下策将计就计,又是从何而来?

    “军师,俺就不明白了,公孙续未曾用计,我等何来将计就计?”典韦挠着脑袋,有些不解的看向袁常和郭嘉。

    “哈哈!”

    袁常和郭嘉相视一笑,显然。袁常也明白郭嘉口中的将计就计是何意。不过,怕是也只有他们两个人明白,其他人都不明白。

    “此计是奉孝提出的。还是让奉孝给你们解释吧!”

    听袁常这话好像袁常是在谦让,但是。再看袁常此刻一副惬意的表情坐在一边,品茗着茶水。显然,并非袁常表现出来的那样谦让,而是这厮在犯懒了。

    郭嘉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还是向赵云、典韦等人解释到:“诸位,你们白日之时是否看到通县城头上发生的事?”

    典韦脑门上冒出了一堆的问号,不解的说道:“城头上发生了什么事?今日都在战斗,哪有什么事发生?”

    郭嘉脑门都是黑线。果然跟典韦说话,还是很吃力的。

    不过,幸好赵云还是挺给力,在听了郭嘉的话之后,思索了片刻,恍然大悟道:“军师,莫非你说的是公孙续斩首麾下士兵的事?”

    作为主帅,赵云自然时刻都在注意城头上的情况。因此,公孙续当时下令执法队将烧火的士兵给拖到城下斩首的事,赵云虽然没听到公孙续说什么。但是,看那架势,只要动下脑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子龙如今已有一名大将的敏锐意识,能够时刻注意到战场上的事情,想来不用多久,便能够成为主公所期望的标准了。”

    郭嘉一脸笑意的称赞了一句,随后接着说道:“今日公孙续在城头之上便执行军法,看似很正常,其实却是有些不正常。两军交战之时,处罚己方士兵这种事情是很忌讳的,一旦处理不慎。便会引起士兵喧哗。而公孙续却还是做了,除了要破解我军的疲兵之策外。同时,也是为了施行他的计策而做出准备。”

    “计策?公孙续那小儿能有什么计策?任他们来多少人。俺都统统干掉!”典韦咧着嘴,露出大板牙,很是嚣张的说道。不过,转头一看袁常那副要发飙的模样,典韦立即就蔫了,安静的蹲到一边去了。

    “军师,莫非公孙续是要诈降?”

    “没错,正是如此!公孙续若是要处罚士卒,在战后再处罚也可,可是他却是非要在战场上处罚,除了做给麾下士兵看之外,也是要让我们看到。若是今夜有通县士兵前来我军营中投降,借口不满公孙续的行为,难道不是很合理?”

    “听军师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云又受教了!”

    郭嘉谦虚的跟赵云拱了拱手,随后看向一旁的袁常,笑问道:“主公,属下上、中、下三策,主公当选何策?”

    “哈哈,奉孝莫不是在考验于我!”

    袁常大笑一声,看向郭嘉带着深意的笑容,缓缓说道:“上策虽好,能够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而且我军与袁绍军合兵一处,实力自是更加强大。然而,幽州是我们日后的根基,每一个城池都要用心去打理。如今绕过通县,放弃公孙续,即便击败公孙瓒,对我们日后也是一个隐患。故此,上策虽上,却非最佳之策。下策用计虽亦有可取之处,然而,前番我军拿下容城之时曾经用过此计,想来公孙续也知晓,必定还会再有防备。虽说我军不惧公孙续,然而在此凭空消耗兵力,也不是什么好事。故此,中策才是真正的上策,分兵奇袭方城,只要拿下方城,公孙续必定会因此失了方寸,反而为我军提供可趁之机。故此,我认为应当选择中策!”

    “主公想法与属下不谋而合,当浮一大白!”

    看着袁常和郭嘉如此“暗藏杀机”的交锋,赵云几人都深感无力,看来他们还是动手的好,这种动脑子的事情,还是让袁常和郭嘉去做吧!

    “既然如此,便分兵奇袭方城,奉孝,你以为当以何人领军?”

    袁常奸险的看向郭嘉,又把一个难题扔给郭嘉。在场的赵云、典韦、韩恂和于禁四人,除了典韦之外,赵云、韩恂和于禁三人都有领军的能力。而赵云是此次大军的主帅,若是没有在场,必定会引起公孙续的注意,一旦公孙续明白袁常的意图,便会派兵追击。到时候,奇袭的这支士兵反而会落入敌方两面夹击的下场。因此。能够领军的便是在韩恂和于禁中选一人。

    不过选谁也不好做决定,韩恂和于禁二人能力差不多,各有优势。奇袭方城成功。便是大功一件,作为一名将领。谁不想建功?即便不是为了功劳,他们也想在袁常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力。因此,选谁都是一个难题。所以,袁常把这个难题扔给郭嘉,就是让郭嘉去烦恼。韩恂和于禁自然不会因此记恨郭嘉,不过,埋怨总是会的。到时候,郭嘉说不得要拿些东西补偿其中一人。

    郭嘉自然明白袁常的意图。对于袁常的“小心眼”大家都知道,郭嘉也没想到报复来的是如此之快。不过,这种难题要难倒郭嘉,也是不可能的。

    “莒子和文则皆有优势,我亦是难以选择。既然如此,不若莒子和文则二人毛遂自荐,谁认为自己可以胜任此事,便自己站出来吧!”

    郭嘉这个方法倒是好,我谁都不选,让他们自己去做决定。到时候也不会埋怨到他身上。

    韩恂和于禁对视一眼,眼中都有跃跃欲试的想法,却又都没有人站出来。

    他们二人都明白。奇袭方城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不过,机遇比挑战来的大。只要成功,必然是大功一件。然而,他们又不想争抢这个功劳。于是乎,两人便都同时站在原地,没有站出来毛遂自荐。

    “俺说你们也忒麻烦,不就领军嘛,俺也可以!”

    典韦看到韩恂和于禁二人扭扭捏捏的。顿时就嚷嚷起来。不过,典韦话一出口。就遭到大家集体的眼神盯视,就典韦这厮领军。怕是问题更大。典韦顿时就郁闷了,洒家怎么就不能胜任此事,为何都没有想到他呢?

    “算了,既然你们都这么谦让,便抓阄决定吧!”

    袁常见状也是无奈,袁绍麾下的文武都想要在袁绍面前表现,你争我夺。自己的麾下倒是好,都如此谦虚。因此,无奈之下,袁常只好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抓阄决定,看各自的运气,运气不好,也怪不得别人了。

    袁常随便找了张纸,撕成两半,其中一半写着“战”,另一半则是空白的。等袁常混好之后,韩恂和于禁二人各自抓了一个。

    “战!”

    当韩恂展开纸条之后,上面赫然写着战字。显然,韩恂的运气比较好。对此,于禁耸了耸肩,倒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一次失去机会,下一次还会有机会。

    “文则,多谢了!待我胜利归来,你我痛饮一番。”

    韩恂看向于禁,大声的说了一句。于禁点了点头,二人相视一眼,眼中火花闪现,倒是颇有惺惺相惜之态。

    “好了,你们两个别恶心我们了。莒子你现在便去准备,连夜出发,勿要一举拿下方城。”

    “属下遵命!”

    待韩恂大步流星的离开之后,袁常看向郭嘉,阴险的笑道:“奉孝,我们也可以准备一番,客人怕是快要到来了。”

    “主公所言甚是,哈哈!”

    夜色漆黑,今晚的月光都不是那么明朗,似乎它也知道某些黑暗的事情将要发生,因而躲在云层之中,不忍目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果然,在二更天之时,通县城墙之上缓缓的吊下一个箩筐,在黑暗中盯视的渤海郡探子,飞快的将此事报给袁常。而在一刻钟之后,一名壮汉出现在了袁常面前。这壮汉浑身上下都是伤痕,就连脸庞上也不例外。袁常见状,心中暗叹,这苦肉计用的还真是到位,若是换个人,也许还真的中计了。可惜,他们碰到的是袁常这样的人精,以及郭嘉这个有着鬼才称号的顶级谋士。

    “袁太守,呜呜呜…”

    那壮汉见到袁常,立马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眼眶里竟然还很适时的挤出一串眼泪,果真是实力派的演员,看来公孙续麾下也不是没有人才。至少就从演戏这一方面来说,还是很有发展前景的。

    “这位将军,这是何故?”

    袁常脸上故意摆出一副不解的神色,上前几步扶起壮汉,将惊讶、疑惑等各种表情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很显然,袁常也是一个实力派的演员。

    那壮汉偷偷的瞥了一眼袁常的神色。见到袁常的表情,还以为袁常已经上钩了。当下,这壮汉哭的更厉害了。呜咽着说道:“袁太守,你要替在下几位兄弟报仇。白日之时。袁太守攻城,让公孙续那恶贼损兵折将,公孙续这无德恶贼,不敢出城与袁太守交战,反而将怒火发泄在士兵们的身上。我家那几位兄弟是烧火的士兵,却是被公孙续寻了个理由斩首。想我家那几位兄弟可怜,如今还是孑然一身,正想着此次战事结束之后。便回乡娶个妻子过日子。不想,造化弄人,未能战死沙场,反而被公孙续那恶贼给杀害了。袁太守,在下愿意投效袁太守麾下,并且劝说军中各位兄弟投效袁太守,还望袁太守能够接纳我等,替我们报仇雪恨!”

    “啪!”

    在那壮汉惊诧的目光之下,只见袁常一脸怒色的拍响了案桌,愤愤的说道:“本太守最恨的便是这种无能将领。自己无能,却要将责任怪到麾下身上,简直是畜生不如。这位将军且放心。本太守定会替你们讨个公道,取下公孙续首级,祭奠尔等亲人。”

    “多谢袁太守,袁太守真是我等再生父母!我等无有回报,唯有以命回报,替袁太守拿下通县,以报答袁太守的大恩大德!”

    “将军快快请起,真是苦了你们!”

    袁常一脸忧伤的看着这壮汉,表情端的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袁太守。在下和军中兄弟约定。若是袁太守愿意接纳我等,便以起火为号。待三更天之时,袁太守领大军前往。城内的兄弟们便会打开城门,放袁太守的大军进入。到时,一举拿下通县,幽州早晚是袁太守的囊中之物!在下在此先行恭贺,同时也愿意为袁太守攻取幽州献出一份力。”

    那壮汉一脸的敬服之色,就差没跪下来大呼主公收下我吧!

    “哈哈,若是攻下幽州,将军的功劳本太守必定不会忘记。将军且稍带,本太守这便去集结将士,待时间临近,便前往通县,此番必要拿下通县!”

    袁常拍了拍壮汉的肩膀,而后转身离开营帐。在袁常转身离开之时,那壮士眼中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冷笑,似乎已经预见到袁常的下场了。但是,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还犹未可知,想来,等壮汉知道袁常他们早就洞悉了公孙续的计谋,怕是会大吃一惊吧!

    三更半个时辰,袁常和赵云领着集结好的一万大军,跟随着壮汉向着通县前进。距离三更还有一炷香的时间,袁常的大军已经在通县城外埋伏好。而壮汉对袁常示意了一番之后,走到一边点燃了火把,在夜色之中,火光却是显得极其显眼。当火把闪烁了三次之后,城内紧跟着也闪了三次的火把,显然,城内的内应也已经准备好了。

    “袁太守,城内的兄弟们已经准备好了,可以继续前进了!”壮汉来到袁常身边,低声的说道。

    “典韦何在,还不速速将此诈降之徒拿下!”

    随着袁常一道喝声,典韦带着狰狞的神色跳到壮汉跟前,一只手将那壮汉给举了起来。

    “袁太守,你这是何意?在下诚心来投,何谈诈降?其中莫不是有什么误会?在下的小命无足道哉,然而袁太守趁机夺城却是刻不容缓。”

    那壮汉还不肯承认自己是诈降的,大声的嚷嚷着。

    “小小计策也敢在本太守面前丢人现眼,简直是不知死活!来人,起战鼓!”

    “咚、咚、咚!”

    随着袁常的命令,震天般的鼓声响起,袁常似乎根本没有隐蔽的打算。而随着鼓声的响起,城头之上人头涌现,显然,埋伏在城内的幽州士兵,也现出了身形。想来公孙续也知道计谋失败,也没有继续隐藏了!

    “公孙续小儿,小小伎俩莫要丢人现眼。今日,且收你麾下将领首级,来日,便要取你项上人头,杀!”

    “啊!”

    那壮汉惨叫一声,随后便身首异处。而后,袁常让士兵将壮汉的首级用黑布包好,赵云挽弓搭箭,将壮汉的首级生生的钉在城墙之上。

    随后,在公孙续一脸的怒火之下,袁常领着大军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可恨!”

    空气之中,只传来公孙续充满了怒火的喝骂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奶系甜心:吸血殿〕〔缠绵入骨:总裁好〕〔仙侠邪魅一笑〕〔总裁枕边有埋伏〕〔重生洪荒棋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快穿:病娇哥哥,〕〔守陵家族之西北宁〕〔我成了富一代〕〔奇迹的召唤师〕〔我只想享受人生〕〔六零俏佳人〕〔六零小夫妻〕〔少年篮球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