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零二章 逼迫

时间:2018-06-24    小说作者:水色烟头  章节目录   书页
    一杀得太快!!!

    穆丰的很轻松,杜丘看似调笑了一句,可实际上他和杜二从这句话中听到浓浓的杀意。

    主要原因不是杜丘的那样,两方修为差距太大,而是穆丰从动手开始就没想让他们活。

    动手就是杀人,没有第二种结果,这才造成杀得太快主要原因。

    “这距离匠师大会还有四,还有不少匠师没到,即便是到场的也都在整理店铺,苦行道现在就开始动手了?”杜丘挠了挠脑袋,迷惑不解的看着穆丰:“不嫌太早点了吗?”

    三个人一边着,一边走进挂着福临门铭牌的房间。

    没用杜丘支使就有侍女将茶果奉上,杜二更是亲自动手泡了三杯茶。

    穆丰没有坐下,而是走到窗口前,抬手将窗户支起,任凭冷气呼呼的往里吹着,他不偏不倚的站在窗口正中,平静的向外看着。

    冷风一吹,暖暖的水雾立刻四下飘散。

    杜丘诧异的看了穆丰一眼,跟着走到窗口。

    立冬的风虽然没到冷刀子那么烈,但顺着脖子往里灌时,冷热交替的不适,让杜丘习惯性的一缩脖,咧着大嘴哈了一声,淡淡的白雾飘了老远。

    其实屋里这三个人都到了寒暑不侵的境界,多穿少穿,关窗关门的都是人本能的习惯,并不因人的功力修为而改变。

    “老弟,你这是看啥呢?”

    缩脖哈气后,适应了迎面袭来的冷气,杜丘晃了晃脖子,将脑袋向外一探,四下看了看。

    他除了看到对面自家的寒碧坊外,什么都没看到。

    “那家是白翎军或苦行道的?”

    穆丰淡淡的一转身,看了一眼杜丘。

    杜丘一蹙眉,认真的道:“你现在就要出手,不怕禁武令,也不怕打草惊蛇!”

    “禁武令!”

    穆丰淡然乜着眼睛瞅着杜丘。

    杜丘略有一分尴尬的一摆脑袋。

    在穆丰尚未拜入师门时,也就是九方阴十日屠十门时,禁武令还很有用。

    到了穆丰从涯内域走出时,禁武令只能有点用。

    现在,又是几年过去了。

    禁武令,有点良心的武修为了不扰民,白日还有点用。

    可一旦进入午夜十分,禁武令就是个笑话。

    午夜,对于江湖武林人来,生活才刚刚开始。

    至于打草惊蛇,现在白翎军面临的情况是,无论古台府准备如何充分,他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所以,这句话,还是笑话。

    一句话力两句废话,不怪穆丰不用正眼看他。

    看到杜丘十分尴尬的样子,杜二连忙端起方盘,盛着两杯热茶走了过去。

    “喝茶,喝茶,这是大侄子,我亲大侄子,泡茶有点水平。”

    杜丘顾左右而他言的想将话题岔过去。

    穆丰扭过头,伸手捏起一杯茶,手臂晃了晃,看着翠绿的茶针在茶杯力打着螺旋向下坠去,不由点了点头。

    “两叶抱一芽,平扁挺直,不散、不翘、不曲,全身披白毫,包裹坚实,含而不露。”

    穆丰抬头觑了一眼杜二赞了一声。

    “茶芽外形很象一根根银针,这是银针金镶玉。金镶玉色尘心去,川迥洞庭好月来。好茶啊!”

    杜二眉头一挑,大感兴趣道:“好诗,没想到叔叔还有这么一首好茶诗。这确是银针金镶玉,不过川迥洞庭是什么?”

    穆丰头微微一定,摇摇头没有解释。

    他怎么解释?

    两个世界虽然都有君山银针这种茶,甚至还有极品金镶玉,可去却没有洞庭湖。

    这让他如何解释。

    不过,他的身份在这里,想就了,想不解释就不解释了,谁能耐他何。

    一口饮尽金镶玉,他回手将茶杯放在方盘上,再度转过身,看着外面:“之所以来烽火,是因为人是因为你烽火任务而亡的。虽然他是个人物,但因我而死,我有责任给他报仇。”

    杜丘眨了眨眼睛,也举起茶杯,一口饮尽。

    穆丰一转身,看着杜丘继续道:“再,虽然我不在意朝廷法令,但也不能不给谈开崖一个面子,所以我没找谈府而来到烽火。”

    他又一伸指道:“进烽火之前,我让人将谈公雅叫来了,你不我就问他。再,还未开战,太玄禁令还管不到我头上,你自己考虑。”

    太玄禁令!!!

    穆丰这四字一出口,杜丘身子一震。端过方盘准备继续续茶的杜二手臂一抖,滚烫的开水直接浇在手上。

    妈呀!

    一声惊叫,半途又被杜二生生憋在嗓子里,直憋得他两眼泛白,却还不敢向外吐气。

    刚刚称呼穆丰一声叔叔,是因为穆丰与杜丘兄弟相称。

    出于习惯看不出什么,其实杜二很不舒服。可现在骤然听到穆丰一句,太玄禁令还管不到我头上时,他彻底父亲了。

    一位如此年轻的太玄,莫叫声叔叔,叫爷爷他不服都得服。

    杜二自顾自在那表演着蛤蟆鼓眼的游戏,穆丰没在意,杜丘同样没在意。

    他俩知道,穆丰刚才那番话,就是在给烽火施加压力,以寻求帮助。

    毕竟,穆丰孤身一人,想找白翎军和苦行道的麻烦,人海茫茫,让他上那里寻觅老鼠一般躲藏的人。

    即便他明知道白翎军大本营在阜陵,可还没把他逼到那份上,他也不能去硬闯。

    寻人,古台府除了代表朝廷的六扇门外,就只有烽火。

    “真想要?”

    杜丘突然感觉咽喉发干,话有点费劲。

    穆丰一点头,看着杜丘冷冷道:“这原因就应该是任务中,你烽火应该做。”

    杜丘苦笑道:“任务不包括直面苦行道!”

    烽火是接了苦行道敌对的任务,可那仅仅是保护苍涯一个月啊。

    任何一个大势力都有个面子问题。

    的敌对,一个月,你给我面子,我也给你面子。否则,为什么谭月影不要求保护苍涯一年、两年、三年呢?

    可现在,穆丰一参与,直接变成正面敌对了。

    当然,烽火不给消息不算敌对,一旦给予,立刻代表古台府烽火分部站在苦行道对立面。

    这真不是他们想要的。

    可惜,穆丰冷冷一笑:“现在还是在任务期,没有正面侧面那一。”

    杜丘忍不住长长吁了一口起。

    穆丰又冷笑一声:“想要面子,你们烽火就没得选择。”

    一句话的很明白,我这死人了,是为了你烽火任务而死的,你不能不管。

    真要不管,一位太玄放开手去做,没有做不成的事。

    更别,穆丰真要向六扇门递话,向谈府递话,那两个势力了不得给予帮助。

    现在又不是大势力交战,太玄禁令管不到我头上。

    到那时,谁都知道烽火死了人,惧怕苦行道,不管了。

    一下子把烽火推倒悬崖边缘,不得不做出选择。

    就像谭月影跟苍涯的那样,不要觑一个千年势力对自己信誉维护的决心。天下我为峰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宠婚撩人,第一财〕〔第一豪门:先结婚〕〔百变夫君,娇妻绕〕〔超能学霸〕〔逆天小神医:帝尊〕〔我会修仙以后〕〔圣手小神医〕〔温柔的诱惑〕〔文娱复兴〕〔斗战仙穹〕〔余生为期〕〔剑诛江湖〕〔霸道老公放肆爱〕〔你是全明星〕〔重生之商界大亨〕〔点星圣手〕〔八零小甜妻〕〔我想做个好人[快穿〕〔最佳恶毒女配〕〔首长老公,太狂野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大唐好相公〕〔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九转道经〕〔蒸汽时代的道士〕〔贴身战龙〕〔御鬼者传奇〕〔绝美女神的贴身小〕〔都市少年医生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