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三十八章 缘因是它

时间:2018-07-21    小说作者:水色烟头  章节目录   书页
    中年人古仆的脸挣了挣,似乎表示着微笑,牵着少年走到穆丰的桌前,低头扫了眼桌上的菜肴,最终目光停在矗立在桌旁的大夏龙雀。

    眉头一挑,抬头看了眼穆丰,似乎在奇怪这样的宝刀为何任由他扔在地上。

    一般武修除非是制式钢刀,否则很少有把贴身武器随意放置的,最少也要规规矩矩的横放在桌面。

    穆丰似乎没有注意中年人的目光,随手滑过刀柄,把刀又斜斜的搭在凳子上,抬手做了个请的意思,然后高声喝叫道:“小二,再填两幅碗筷。”

    “好嘞,您呐!”

    小二看到穆丰这桌又多了两个人,这才感觉正常。

    四凉四热八道菜,三个人吃虽然还是有些多,却还是比一个人吃瞅着正常了许多。

    哪知道,他刚刚端着两副碗筷跑过来,就看那中年人顺袖子掏出一锭银子拍在桌上道:“跟着差不多,四凉四热一坛十斤老酒,剩下的赏你了...”

    店小二的眼睛顿时一呆,随即大喜叫道:“四凉四热一坛十斤老酒,十两银子,谢这位爷的赏银。”

    整个酒楼一片哗然,接着就听后厨轰然大喝:“四凉四热一坛十斤老酒,谢爷的赏银。”

    后厨不能不兴奋,接连两位豪客打赏,足够他们多出一月的工钱。

    如此模样,就连掌柜都顺柜台捧出一瓮二斤小酒坛,向小二挥了挥手,向少年比划一下。

    小二顿时乐呵呵的跑了过去,接过酒坛走了过来:“掌柜赠这位小爷一坛二斤黄酒,润润喉。”

    少年大喜,看了中年人一眼。

    中年人先是一蹙眉头,随即散开,向少年颔首,然后转过头向掌柜拱拱手,掌柜也笑着拱手回礼。

    少年有些兴奋的双手捧起酒坛,随手划开,顿时一股醇和馥郁的香气便扑鼻而来,自然沁入肺腑,令人心旷神怡。

    这让少年忍不住口水直流,干干的咽了口唾液,急切的抬起头看着小二捧着一瓮酒坛跑了过来:“碗呢,酒碗呢?”

    这幅样子看的穆丰忍不住直乐:“这也是个小酒鬼。”

    中年人有些看不过少年这幅样子,蹙着眉头把脸扭了过去。

    穆丰一伸手,把碗拿了过来,替中年人和少年摆下,少年感激的向他点点头,直接斟了满满一碗。

    酒色为琥珀色,晶莹明亮、富于光泽,穆丰一眼就看出,这时糯米酿制的好酒。

    “不用温一温吗?”

    穆丰笑了笑,问道。

    少年一摇头:“不用。”

    说着手掌在碗底向上一按,顿时一股暖气顺着酒碗融进酒水中,片刻,一股浓郁醇和的香气在酒碗上空翻滚。

    中年人眉头拧了拧,眼眸上翻,扫了一眼穆丰。

    穆丰笑了,异常开心的笑着,他看过很多人如此吃酒,但这么小的年纪这么贪酒的人却还是第一次遇到。

    少年没有在意穆丰是玩笑还是取笑,急不可耐的端起酒,大力的吃了一口。

    “不错,相当的滋润!”

    酒似乎真的很不错,只乐得少年眉飞色舞,咂了咂舌,后手一翻,一碗酒下肚,畅快淋漓十分开怀。

    “是个会赏酒的人!”

    穆丰赞了句,一抬手,也是一碗老酒下肚。

    如此痛快,看的少年眼眸精光直闪。

    “痛快,是个朋友...”直到这个时候少年似乎才认为穆丰是个可交之人,同时也回赞了句:“游侠儿彤城!”

    穆丰一笑:“穆丰...”

    中年人回过头看了眼少年,转过头看着穆丰一抱拳:“耿南辅!”

    穆丰抱拳回礼时,眼眸直眨。

    他有些尴尬,感觉自己似乎对江湖武林了解的太少了。

    随便一个貌似大能的人出来,他听了都有点懵,根本不认识。

    就好比眼前这两位,耿南辅他能感觉到,半步太玄,那个少年彤城看似年轻,也绝对天罡巅峰,行走江湖绝对不是无名之辈,可偏偏他就不知道。

    幸好,彤城儿关注的是手上的酒,耿南辅关注的似乎是他的刀。

    在穆丰双拳落下时,耿南辅就直接指着大夏龙雀问了起来:“那把刀就那么放着吗?”

    穆丰眨了眨眼:“不这么放着,应该怎样...”

    在耿南辅一开口时,穆丰就感觉到不对,张口回答到一半想起些什么,不由尴尬的一笑。

    从心里讲,他喜欢的是枪,是高宠遗传给他那柄錾金虎头枪。要不然在桐城关,他亲手做那柄錾金虎头枪时,也不能将母亲穆静文遗给他唯一的那套锁链编在外面。

    至于这把大夏龙雀,他用着的确顺手,可在顺手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念想,如果不是荀洛和他说,这柄刀跟他父亲有些关系,硬塞给他,他是不会要的。

    即便要了,用了,可对他来说,跟制式钢刀没什么两样,那里会当宝似得供着。

    耿南辅看穆丰随意的样子,忍不住感觉到有些牙疼。

    “它,耿某似乎有些眼熟...”

    虽然牙疼,耿南辅看着穆丰还是直言不讳的道。

    “眼熟...”

    穆丰看着耿南辅笑了,他终于知道这位大哥为什么从城门跟到酒楼,甚至还十分冒失的生硬的凑了过来。

    他一伏身,提起大夏龙雀递了过去:“大夏龙雀斩,是它吗?”

    “真的是大夏龙雀!”

    耿南辅接过长刀,双眼一眯。

    手,从上缓缓**到下。

    “不知...”

    耿南辅有些迟疑,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

    穆丰又笑了,捻起酒碗道:“桐城关,几年前鬼车寇边时,是一位朋友从揭阳县孝家的摘星楼里得到的,后来赠予我。”

    说完一仰头,又一碗酒倒进口里。

    “好酒量!”

    彤城儿赞了一声,跟着也吞了一碗,瞬间,脸颊就泛起一抹